那位少女笑著看了唐心一眼,沒有說話,而夜白的答覆,使得少女笑得更加燦爛起來。

當然還是那句——「不借。」

本來,夜白以為這位少女絕對是要惱羞成怒,要撕破臉皮了,沒想到,卻是,

「哇~~你好帥哦~~冷冷的,酷酷的,我最最最最最喜歡的就是你這種男人了!我決定了,我以後一定要嫁給你!」

這番莫名其妙的告白的過後,少女也不等夜白回答,甚至連她自己的名字都沒有說,就那樣笑嘻嘻的沖夜白揮了揮手,轉身冒著雨跑開了。

「這。。。。。。」夜白抓了抓頭,一時間有些搞不清楚狀況,不過他至少知道一點,剛才那位少女的告白,是假的。

不知何時,旁邊的唐心臉sè早已變得慘白。

「完了,完了。。。。。」唐心喃喃一聲,突然轉向夜白,「你快跑!有多遠跑多遠,說不定還來得及!」

「跑?」不等夜白問清楚,周圍早已沒有了其他人,彷彿所有人瞬間都跑得遠遠了,去躲雨了一般。

此時,一個身影,朦朦朧朧出現在不遠處,一耀紅sè,在這廣闊的空間中異常顯眼。當然,此人並沒有刻意隱藏,只是渾身上下散發一股熱氣,使得靠近他的雨水全部都蒸發成了水汽,是以恍恍惚惚,讓人看不清面孔。

不過,單是這氣勢,單是這身影,就已經讓唐心完全確定來人是誰——烈兵!

通常,說一個國家最強的男人,一般都會說是帝國大將軍,也是所謂的鎮東大將軍,是帶領帝國將士,在東壁線抵抗獸人外敵的大將!其代表的是人類,自然是最強之人!但實際上,懂行的人都清楚,獸族雖然可怕,可自從有了東壁線以後,外敵已經不能算是人類最大的敵人了。鎮東大將軍,手握重兵,權利巨大,相比起實力而言,更重要的還是忠誠、信任。

而與之相比,真正的最強之人,往往都在各國didu當中,保護皇室,同時也是對他國的震懾,保衛國家,防止敵人入侵,是為:didu大統領!

烈兵,正是鳳城這didu的大統領,號稱朱雀帝國最強的男人!

所以,在烈兵出現以後,唐心反倒沒了反應,因為不管夜白是誰,他現在已經不可能逃得掉了,哪怕加上她唐心,也不可能。心灰意冷,不外如是,當然,如果她唐心不亂來的話,相信是不會有事的,最終死的,只會是夜白。

唐心不是一個人,她背後還有一整大家族,哪怕心裡很想,此時都是不可能出手幫夜白的。唐心微微偏頭,看著夜白的側臉,這個男人,就要從這世界上消失了嗎?是他的倔強害了他?還是自己害了他?

「堂堂didu大統領,居然偷跑到遊樂場來玩,你這是玩忽職守嗎?」

如果唐心沒聽錯的話,這是,夜白的聲音?

「夜白啊夜白,你什麼時候跑到鳳城來,也不告訴我一聲。現在這不是存心在給我找麻煩,讓我頭疼嗎。」烈兵一邊說著,一邊走了過來。

唐心已經模糊的雙眼瞬間恢復神采,這兩個人,竟然認識?!而且,聽烈兵這口氣,不僅僅是認識,他彷彿還打算要包庇夜白!他難道不知道,這將是多麼大的罪名,哪怕你是帝國最強,但你能一個人抵抗整個國家,甚至整個世界嗎?!

只不過。。。。。。唐心突然背脊一寒。彷彿她不好的感覺應驗了一般,烈兵的眼神放在了她的身上。

「這個女人,不能留了吧。」烈兵淡淡的說道,語氣跟冷傲峰問『殺嗎』的時候差不多,一點寒意都沒有,根本不像是要殺人,就彷彿是很平常的交談一樣。手裡到底有多少殺戮,才能把話說得如此的淡然啊。

唐心突然感覺很冷,讓人瑟瑟發抖的那種冷,明明烈兵還沒有出手,唐心就感覺自己彷彿已然是屍體了,漸漸冰冷的屍體,所以唐心此時根本動不了,準確的說,她是連逃跑的想法都完全沒有過,因為,她已經喪失了思考能力。

沒錯,烈兵想要放夜白走,想要包庇夜白,如果他不準備傻傻的跟整個國家對抗的話,那就只有殺人滅口,把她唐心這個唯一的目擊者殺了就行了。以後只要夜白不被剛才那位少女看到,就一點事情都不會有。此時,相信只要是個正常人,都會做出同樣的選擇,得失優劣,一目了然。

「等等。」夜白說道,這話一下子把唐心拉回現實,雖然還是動不了,但至少她已經能夠思考了。

烈兵停下腳步,

「怎麼?你不怕她說出去?」

夜白轉頭看向唐心問道,

「你會說出去嗎?」

「。。。。。。不,不,當然不會!」唐心連忙答道,差點話都沒能說清。雖然覺得夜白問這種問題很兒戲,但這種時候,唐心可能遲疑,可能犯傻嗎?

當然,很快的,唐心才算真正見識到了,什麼叫做「兒戲」!

; 就見夜白重新把頭轉向烈兵,說道,

「看,她說她不會。..」

不知道此時烈兵是什麼樣的表情,但唐心絕對是瞠目結舌,她哭了!

哭,是哭笑不得的哭。夜白居然就憑藉她唐心自己的一句話,就能直接作出肯定的判斷?是該說他傻呢,還是該說他天真,可就算是傻的人、天真的人,也沒有他這麼傻、這麼天真!

哭,同樣也是感動的哭。夜白跟她非親非故,甚至兩人的關係還稱不上是好。結果此時,夜白居然會替她說話,而且,還是擺明了在幫她。同樣是救命之恩,但不得不說,夜白的這種方式,讓唐心感觸更深。無論什麼樣的英雄救美,或許也比不上夜白這句「看,她說她不會。」

當然,夜白的真實之眼,唐心不知道,烈兵卻是知道的,所以,烈兵清楚,夜白並沒有看起來那般兒戲。只不過,既然烈兵知道夜白的真實之眼,肯定也清楚真實之眼的弱點所在,

「她現在不會,不代表她以後也不會說出去。」烈兵說道,這個世界上,唯有死人的嘴是最嚴的。當然,有些時候,死人的嘴也並不一定有多嚴,所以,不僅要殺人滅口,還要毀屍滅跡!

唐心微微平靜的心再次一緊,就見夜白又轉過來問道,

「你以後會說出去嗎?」

這個問題毫無意義,問了也是白問。不是唐心的答案已經一目了然,而是夜白的真實之眼根本就看不破未來。因此,就算唐心此時說不會,也不代表她以後真的就不會。

這世界上最了解真實之眼的,肯定是夜白自己,那麼夜白明知道這個問題毫無意義,還把這麼一個問題問出來,說明他在乎的不是唐心的答案,夜白只是在表明他自己的態度罷了。

這個女人,他夜白保下了!

沒有其他原因,也絕對不是夜白好心,要知道夜白當初的殺戮,可比眼前的烈兵多多了,夜白之所以幫唐心,不過是他恩怨分明而已。或許唐心是沒有幫上任何忙,但就為她之前說了讓夜白趕快逃,夜白就不會讓唐心死在這裡。

所以,不等唐心回答,烈兵就搖頭一笑,

「也罷。我再不追過去,人就跑遠了,有什麼事,子母碎片聯繫。不過,首先嘛。。。。。。」

烈兵說著,一邊朝剛才少女離開的方向走去,一邊隨手凝結出一支火箭來。這個動作很熟悉,但通常只會在水系魔法師身上看到,結的也是冰箭而不是火箭。要知道火是無形之物,平常就算看似有形,比如火牆、火球這類,那也只是個造型而已。可在烈兵手上,卻是把無形之物,變化成了有形之物,把無形之火,變成了猶如鋼鐵一樣,真正的固態!這是一種極限壓縮,遠遠不是水系二階進化就變成冰那麼簡單的原理。

火系,本就是攻擊xing最強的魔法,而烈兵的極限壓縮,更是將最強火系的攻擊力提升到了極致。 多喜一家人 如果說,夜白的破魔氣是最強之矛,那只是原理上的最強,是以巧破力;那麼烈兵的最強之矛,則是字面意義上的最強,強到極致才是「最」,一力降十會!

沒錯,夜白的抗魔氣,就算擋得下火系高階魔法霹靂火焰,卻也擋不住烈兵的一支普通的火箭。當然,如果有朝一ri,夜白也能把自己的抗魔氣提升到極致的話,那就完全能夠憑藉這世間的根本法則去強壓烈兵了。

此時,烈兵凝結出火箭來,自然不是為了殺唐心,他只是偽造戰鬥痕迹,讓人誤以為夜白已經被他殺了。至於屍體,開玩笑,受他烈兵一擊,還會有殘留嗎?

烈兵鬆手,火箭一頭插在地上,然後肉眼可見的,火箭還在一點點的沉沒下去。唐心知道,不是烈兵的火箭慢慢「化掉」,無法保持形狀了,而是周圍的泥土在熔化,所以火箭才會沉沒。

咕嚕!唐心下意識咽了咽口水,這不僅是偽造現場,同樣也是對她的震懾!唐心相信,要是她真的敢亂來的話,那一定會被這樣一支箭穿心而過,全身上下瞬間燒的屍骨無存。

很快,烈兵的身影消失,朦朦朧朧,就如同他出現時候一樣。

唐心深吸了口氣,如果沒有那還在冒煙的黑坑,她幾乎以為剛才的一切是幻覺。

「你,到底是什麼人?」唐心又一次問出了當初的問題。

「夜白。」

「。。。。。。」

······

夜白跟唐心很快離開了現場,當然,也不用緊張的逃命,因為此時,所有人都以為「罪犯」已經死了,根本不會有任何人跑來追捕,只要夜白不做賊心虛,幾乎就不會有任何問題。唯一需要注意的,就是絕對不能再碰上之前那位少女!不過,要是對方已經不記得夜白了,那就更不會有什麼問題。是的,通常又有幾個人會去留意一個只有一面之緣的「死人」呢!

「剛才那是你們的公主?」夜白沖唐心問道。

唐心搖了搖頭,

「公主的話,何必如此大費周章。是更上面的人。」唐心說著,伸手向上指了指。

夜白眼睛一閃,

「天貴族?!」

天貴族,可以說是如今人類大陸真正的主人,其地位更在各國皇族之上,可以說是人類大陸真正的掌控者。所以,那麼一個少女,才會讓堂堂didu大統領,朱雀帝國最強男人親自保護。所以,得罪了天貴族的話,可不止是跟一個國家為敵,甚至是跟整個世界為敵!

不過天貴族,只存在於傳說中,普通人完全沒有見到過。不過,看今天的情況,他們就算見到了也不會知道。而且,沒有人知道天貴族住在哪裡,人類大陸,說大也大,說小也小,一共就那麼些地方,可所知的地方,從來沒有任何一處是天貴族可能居住的。

難道天貴族住在外海?這當然是玩笑話。可天貴族又是真實存在的,高高在上,虛無縹緲,或許他們真住在「天國」里的。

當然,這是世人的看法,夜白他們知道的可要比世人多得多。不要忘了,七君當年可是人類大陸的統治者,七君子一脈作為七君的後代,自然會知道一些人類大陸的隱秘了。

如果說,天貴族沒有住在人類大陸任何已知之處的話,如果說,天貴族也不是來自外海的話,那麼,他們就只可能住在一個地方:zhongyāng森林的最深處——zhongyāng祭壇! 「呵。」

他低低的笑,「所以,你不怕我受傷,對么?不,我受傷與否,對你來說,都不重要。重要的是,你對我說了實話之後,楚城不會受傷,是么?」

在她心裡,楚城才是一切。

為了楚城,她可以不在乎別人的死活,不在乎他的感受,更不在乎他是否會受傷。

她對楚城,可真是死心塌地……

「我不想騙你,是這樣的沒錯。」

愛一個人,沒什麼好掩飾的。

愛一個人,也不丟人。

一直以來,都是楚城在為她付出,現在終於也有機會讓她付出,她願意傾盡所有。

感情的事,不能拖,越是拖泥帶水,帶給莫風臨的傷害越大。

她不喜歡腳踏兩隻船,也不喜歡留備胎,莫風臨很好,他也值得更好的人來愛他。

這個人註定不是她喬小諾。

「小糯米,你真是……」莫風臨抬起手,按了按額角,「不怕我傷心。」

「長痛不如短痛。」喬小諾望進他眸底,「莫風臨,我還是那句話,你值得更好的。」

「可最好的已經站在我面前了,沒有更好的了!」

她就是他所愛,要他如何去找更好的?

感情已經悉數給了她,讓他拿什麼去愛別人?

「莫風臨……」

「喬小諾,你別對我這麼殘忍。」莫風臨摁滅煙蒂,深吸一口氣,他的情緒也有些不穩定了,比起剛才的淡然,現在神色略顯急躁,「你想對楚城好,想彌補楚城,我都能理解。但是……也給我一點時間,不要一下子就把我撇開。我會慢慢試著去慢慢適應沒有你的生活,前提是,你得幫我走出來,好么?」

「我想我的話已經說得很清楚了,莫風臨,我們已經分手了。在一年之前,我認為,不聯繫不打擾,是對前任最好的尊重。」

「說到底,你還是想像扔垃圾一樣把我扔開!」

他俊美的臉上,淡然一點點龜裂,憤怒的低吼,從喉嚨深處喊出。

夾裹著他所有的憤怒和不甘,如狂風海嘯撲向她。

「你想這麼認為,就這麼認為吧。」

喬小諾無力再解釋什麼,她把話說開,說清,就是為了不再有任何聯繫。

否則,她一邊跟莫風臨不清不楚,一邊又去追求楚城。

她成什麼人了?

她還沒有厚顏無恥到那個地步。

過去的一年時間,跟莫風臨在一起的每一天,都是對楚城的背叛。

如今,她神志清醒,絕不能再犯相同的錯誤。

「小糯米,不要這麼對我。」莫風臨長臂一伸,將她撈進懷裡,緊緊抱住她。

他低著頭,埋在她頸窩裡,痛苦的低喃,「就算要分手,我們也還是朋友不是么?是你說的,我們和平分手,和平分手之後成朋友的,大有人在,我們不是首例。我可以不愛你,也可以不糾纏你,但你不能徹底消失在我的世界里。就讓我以朋友的身份,關心你,照顧你,在你有需要的時候陪伴你,好么?」

「不好。」

喬小諾推搡著他,他高大的身軀,沉重得難以撼動。 人類大陸,有一個最不可思議的地方,那就是zhongyāng森林的最深處,居然有一處按理說本不應該存在的「空白區」。當然,這所謂的空白區,是相當於那些兇猛魔獸來講的,並不代表那裡真的什麼都沒有。zhongyāng森林,越是深處,魔獸等級越高,越是兇猛。所以,正常情況下,不可能有人進得去,也不會有人會冒險跑到那裡去。就像不可能有人會跑到外海去送死一樣。

所以,沒有人能夠想得到,在那人類大陸最危險的zhongyāng森林最深處,居然會有一個巨大的祭壇,裡面彷彿有種莫名的力量,使得周圍的魔獸不會靠近,甚至於這些魔獸存在的目的,zhongyāng森林存在的目的,就是為了保護這麼一處地方!祭壇不知是被何人所建造,也不知是什麼時候建造的,只知道當初發現那麼一個地方的時候,祭壇就已經立在那裡了。

或者,那是神靈所造吧,可能,在人類大陸出現的時候,那個地方就存在了吧。不過,也不排除一種可能,看看如今的東壁線,不也是被世人認為是神靈所建嗎?說不準這世上也存在七君所不知的遠古聞名,這祭壇就是當初的遠古人所建的呢?

不過,不管怎麼樣,這個祭壇祭奠的肯定都是人類的祖先或者人類的神靈,無論是其古老xing、神秘xing、傳奇xing、還有其所處的特殊位置,這都是人類大陸最重要,最神聖的地方!其實不僅是人類大陸,七君子一脈環遊世界,知道其他大陸,也都有類似的這麼一個地方。

或許,就是因為有這種祭壇的存在,使得大陸就是一個種族的根,無論發生了什麼樣的變故,都沒有任何一個種族會舉族搬到其他大陸去的。這裡有他們的信仰,這裡有他們需要守護的地方!

以前,人類大陸還是七君統治的時期,zhongyāng祭壇,就是zhongyāng祭壇,不歸任何國家管,就是各國君主每年拜祭,也是開會商議大事的地方。不過現在嘛,如果夜白等人猜得沒錯的話,那所謂的天貴族,就是直接住到那zhongyāng祭壇裡面去了。

而天貴族,既然作為當今人類大陸的實際掌控者,那麼在夜白等人看來,他們就是當年造反的始作俑者,他們就是知道一切真相的人!一些秘密,各國王室可能都不知道,也沒有任何上個時代的資料,但天貴族,一定清楚!

所以,一直以來,幽偷偷混跡zhongyāng森林深處,目的就是想潛入zhongyāng祭壇,想調查這傳說中的天貴族。當今世上,估計也只有幽能夠不動聲sè的,不驚動那些高階魔獸的,直接穿過zhongyāng森林,潛入zhongyāng祭壇吧。不過可惜,幽花費幾年的時間,小心翼翼,沒有被任何人察覺,最終卻被擋在了結界外面。

想要突破結界,就必然會驚動裡面的人,幽不想打草驚蛇,所以最終還是退了回來。不過,他也不能算是毫無收穫,至少以前這裡是不應該有結界的,畢竟有純天然的防護就夠了。可現在呢,出現了結界,那意味著什麼?意味著就算天貴族沒住在裡面,裡面也是有什麼見不得光的秘密!

如果,現在是幾年前,夜白一行才剛來人類大陸沒多久,那麼,夜白肯定不會放過這難得的機會,他會從之前那天貴族少女身上入手,來探查一些隱秘。只是現在嘛,約定之ri都快到了,之後他們完全可以強行闖入zhongyāng祭壇,如今還用得著這麼麻煩嗎?

「那,剛才那是怎麼回事,那,告白?」夜白突然問道,他因為不願意借傘而得罪了對方,天貴族想殺他,那完全能夠想得通,對於這些人來說,這點理由就足夠下殺手了。但為什麼還要玩一出告白的戲碼?莫非這還是天貴族的特殊習俗?

「因為她現在是在遊歷當中,按照規矩,不允許向人透露身份,也不允許隨意下命令,一切都要靠自己來解決。」唐心替夜白解釋道。

原來,天貴族有一個習俗,那就是族人成年之後,要獨自外出遊歷一次。從出發點來看,這習俗肯定很好,體驗生活,體恤民情,深入基層,了解時代。。。。。。無論是對個人的成長,還是對天貴族的統治,都是非常有益處的。而遊歷既然是遊歷,要起到鍛煉的作用,自然不可能前呼後擁,被各國要員帶著,一定要微服私訪,獨自面對一切可能會面臨的困難!

但,經過了幾千年的發展,一些好的習俗,慢慢的也開始變味了。好比,所有人都知道,包括天貴族自己也知道,雖然說是微服私訪,獨自一人,但暗地裡必然有高手保護,一點都不用擔心會面臨真正的危險。所以,與其說是遊歷,還不如說是天貴族難得能出來遊玩的機會!

而不管是遊歷還是遊玩,總不會永遠都自己一個人,總也要跟人交流,總也要交朋友吧。學會交往,從各種朋友口中,也才能更好的了解這個世界的方方面面。不過,這裡面卻有一個限制,一個絕對不允許觸及的禁忌。沒錯,戀愛!

你可以交朋友,甚至按照規矩來說,就算交異xing朋友也沒問題,可一旦有了超過普通朋友的感情,那這位異xing朋友就要被除掉,畢竟天貴族的婚姻,可不是能夠任由他們自己兒戲的。顯然,剛才那位少女就是利用了這麼一個規則,現在的她,無法直接對暗地裡的人下命令說殺了夜白,但卻能通過這種告白的方式,使得那些人自己出手去殺了夜白。好一個聰明的傢伙,好一個「借刀殺人」啊!

所以說,異xing朋友是很危險的,哪怕本身還沒有任何的情愫,但這種事是旁人判斷的,而不是靠天貴族自己判斷,偶然有了什麼過於親密的舉動,也完全可能引來旁人的誤解,因此,正常情況下,天貴族身邊根本不會有任何異xing朋友,他們自己也不會主動去找異xing朋友,除非是想害死對方!

而且,不僅是異xing朋友,同xing朋友,其實也有一定的限制。雖然按照規矩,三教九流,都可以來往,但上面還是怕高貴的天貴族被一些損友給帶壞了,被一些土鱉給帶土了。所以,發展到後面,能夠跟天貴族做朋友的,幾乎都是提前篩選過的。當然,這種名額,肯定都被各大貴族給包攬了。

貴族出身,氣質佳,人品好,這些都是挑選條件,顯然,這次唐心到鳳城來,獨自一個出現在這遊樂場中,就是提前準備好了,要跟天貴族少女「偶遇」,交朋友的。

; 喬小諾蹙眉,「莫風臨,你不要鑽牛角尖了,好么?」

事情走到這一步,根本沒有任何成朋友的機會了。

「這是鑽牛角尖么?」莫風臨自嘲一笑,聲音低低啞啞的從她頸窩深處傳來,「如果讓你現在放棄楚城,你能做到么?」

「不能。」

「同理,我也不能放棄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