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嗯,這種大場面,我怎麼可能不出現?你身為對方的首領,竟然對秦紹雲窮追不捨,肯定是想讓我出現在這裡吧,現在我在這裡了,說吧,你想怎麼樣?」

陸方知道陸其峰追擊秦紹雲來到這裡,離的敵軍如此近離,想把敵方的將軍給殺掉,肯定有什麼特殊的目的。

其實陸方一開始也不想把秦紹雲救下來的,但他察覺到了陸奇峰眼中那一絲異樣,肯定是沖著他來的,陸方很好奇這個傢伙到底想做些什麼,才會突然出手擋下了他的攻擊。

「我就是喜歡和你這種聰明人打交道,實話和你說吧,其實我也沒有想怎麼樣,只是想和你聊一些事情罷了,不知道你什麼時候有空?」

這一刻,陸其峰的聲音變小了,小到只有陸方和他兩人能聽到,陸方則是凝起了臉。

「我們兩人之間應該不會有什麼話可談,你們掌握的那些邪惡之術,和我掌握的力量完全不一樣,一旦遇到,我只會將其給毀滅,你認為在這種局面之下,我有什麼事情要和你商談嗎?」

「不!!陸方,這件事你會非常感興趣的。」

就在這時,陸其峰突然呵呵一笑,隨後留下了一個極其詭異的笑容,轉身離開了這裡,直接跳上了那頭金色的獅子離開了這裡,留下了一陣風。

陸方則是獃獃的站在原地,看著陸其峰離開的身影,心中不斷冒出一些奇怪的想法。

這傢伙到底想和他說些什麼??

他就這麼有信心想和我見面,雖然陸方心中這麼想,不過他還是把手中的紙條給塞入了軍服中,這一個動作非常微弱,遼嘯天也沒有發現。

嗚嗚嗚!!

隨著陸其峰的離開,戰場吹起了勝利的號角,秦紹雲帶出去的15萬士兵全軍覆沒,這一陣勝利的號角完全是對方吹起的,對方的陣容里發出了一聲聲歡呼聲,讓皇朝的士兵士氣低落了幾分。

陸方則是重重地呼出一口氣,隨後回到了城牆之上,當他來到城牆上的時候,發現現場的氣氛有點不對勁,秦紹雲正跪在遼嘯天面前,樣子狼狽無比。

「說吧,對於這一次的事情,你還有什麼可說的?」

遼嘯天的聲音非常威嚴,威嚴中帶著濃濃的怒氣,說起來秦紹雲今天的行為可是讓他生氣至極。

他生氣的不是秦紹雲打了敗戰,而是秦紹雲在遇到危險的時候,竟然直接拋棄了他的軍隊,獨自離開,身為一名將軍,無論在何時,都必須帶領自己的部隊離開戰場,脫離危險。

就算到了一種險境,將軍也會想辦法把損失降到最低,秦紹雲卻不是如此,遇到危險的時候,竟自主離開,拋棄了所有的軍隊,導致15萬部隊化為烏有。

讓軍心產生了一定的影響,遼嘯天怎麼可能不生氣?

「遼將軍,這一切都是我的錯,我不應該拋棄士兵獨自逃走。」

說到這裡的時候,聲音中沒有任何狡辯的意思,也是緊緊的低下了頭,也看不到他是一種什麼樣的表情。

「你知道錯了,你以為在戰場上一句錯了就可以解決的,你可否知道你獨自潛逃犯了什麼軍法,照軍法來說,你應該被當場處決。」

遼嘯天被氣炸了。

15萬的部隊出去,就只有一個人能回來,這一切的原因完全是因為秦紹雲的操作失誤,指揮不到位,在關鍵的時候獨自逃走,導致軍隊里的軍心大亂。

畢竟將軍是軍隊中的精神領袖,將軍不在了,這些士兵將會成為一盤散沙,被人打擊破也是輕輕鬆鬆的事情。

這過程中,甚至沒有給他們搶救的機會!!

「將軍,秦將軍……..」

「都給我夠了,如果有誰想要替他說話,就是他的同黨,下場會和他一樣。」

遼嘯天霸氣的說道,他是真正的生氣了,原本他對秦紹雲也是抱著很高希望,最終卻落個如此局面,無論誰也接受不了。

一時之間,現場沒有任何一個人開口說話,遼嘯天的威嚴可不是隨便一個人都可以忤逆的,連皇朝的最高負責人也必須要給他幾分面子。

「遼將軍,不知你是否可以聽我一句?」

就在這時,陸方的聲音再度響起。

原本在暴怒中的遼嘯天,深深的呼出一口氣,對於陸方,他還是挺看好的,陸方已經開口說話了,他也不會拒絕:「陸方,你倒是來評價一下秦紹雲該如何處置。」

「感謝將軍給我這個機會!!不過遼將軍我想和你說的是,每一個將士都會有犯錯的時候,要是犯了錯就不給他一個機會,只會釀成大錯,秦紹雲這麼做只是為了求功心切,事情也沒有發展中的這麼難堪,應該給他一個改過自新,將功補過的機會。」

說到底,陸方的心腸還是太軟了,最終還是忍不住開口幫秦紹雲求情。

這當中也是因為陸方在旁邊感受到了秦紹雲無比後悔的神色,也感覺那臉龐上滑落一絲淚水,很明顯,對於之前的行為,他非常的後悔,已經意識到了自己的錯誤。 對一個世家子弟來說,能做出如此行為,真的表明他已經知道了自己的錯誤,的確應該給他一個機會。

陸方就是這樣,雖然表面上是一個玩世不恭之人,背後里卻不一樣,做事的風格沒有那麼絕情,只要意識到錯誤的都會給改過機會。

這一點讓跪在地上的秦紹雲身體微微一顫,陸方剛救下了他,這一點讓他十分的愧疚,在他犯錯的時候,陸方竟不計前嫌,開口幫他說話,讓他的心情萬分複雜。

「老大他這是什麼情況?這傢伙整天想找我們的麻煩,現在為什麼要幫他???」

葉飛也在城牆之上,完全感覺了這一切,皺起眉頭不明白陸方到底想幹些什麼。

「誰知道啊,如果我能想明白陸方的想法,我的身份就不是這麼簡單了。」

龍凌菲嘟起可愛的小嘴,完全看不懂陸方到底在做些什麼,照一般的情況來說,陸方應該會狠狠的教訓秦紹雲一頓,他卻沒有這麼做,反而幫秦紹雲說話,讓她很不解。

「或許這就是我們的陸將軍,為人講義氣,還以德報怨,其實這一點當初他對我們做過。」

反而站在旁邊的程軍和王麗,一臉敬畏的看著陸方,目光里滿是尊敬。

不僅是戰場的將軍和將士驚訝,遼嘯天也十分好奇,不明白陸方這麼做到底是為了什麼,秦紹雲和陸方之間的爭鬥他看得出來,如今陸方為何要幫秦紹雲?

這一點的確出乎了他的意料,這裡都屬於那種十分極端的處理方式,如果兩個人之間有了一定仇恨,恨不得對方死掉才對,秦紹雲有可能被處死的罪名,正常來說來說,陸方應該會落井下石,如今反倒出手幫助秦紹雲,這樣的一幕連他都想不明白。

「陸方,你做法真讓我感覺奇怪,難道你忘了他是怎麼對你的?心中就沒有一點點的怒氣可言嗎?」

遼嘯天心中的怒氣已經被平復了下來,更是一臉敢興趣的看著陸方,似乎想看看陸方有什麼樣的解釋。

「遼將軍,一馬歸一馬,之前秦紹雲的舉動確實很討厭,和我有一定恩怨,只是每個人都會有犯錯的可能,應該給他一次機會,這是我的為人準則,第一次犯錯可以理解,第二次就不可原諒,所以還請將軍給他一個機會。」

陸方把心中的底線給說了出來,這一直是他的處理方式,包括王麗和程軍,陸方都給了他們一定機會,而他們已經將功補過。

聞言,遼嘯天不由點了點頭,對陸方的表現非常滿意,不得不說,陸方的胸懷真是廣闊,換做是其他人,一定會趁這個機會好好的整理秦紹雲,甚至有可能將其置於死地,這樣才能發泄他們心頭之恨。

陸方卻不是這麼做的,準備以德報怨,這一點讓遼嘯天也肅然起敬。

「很好!!陸方,你的確讓我非常欣賞,不得不說,你這樣的行為是我們學習的榜樣,我就給他一個機會,鑒於秦紹雲的行為極其的惡劣,影響到了將士的士氣,從今以後,秦紹雲三等將軍的職位撤了下來,將成為陸方你的副將,你認為如何?」

遼嘯天笑呵呵的看著陸方,秦紹雲的確有那麼一點點的天賦,沒有那種紈絝子弟氣息,最起碼在軍隊方面懂得拼!!

說明秦紹雲也沒有想象中的這麼差,稍微管教的好一點,或許還能成就一番事業。

因此,陸方苦笑一聲,只能對遼嘯天拱手:「遼將軍都已經這麼說了,我還有什麼話可說?」

陸方沒有辦法,一口答應了下來,現場的人一陣議論紛紛。

「這是什麼情況?難道這才是他最終的報復嗎???」

「不對呀,如果他想報復的話,直接落井下石就好了,絕對可以一勞永逸,現在卻把這個麻煩摟在身上,我想陸方應該不會這麼傻吧。」

「那現在到底是一個什麼情況?」

在場的將軍都不明白,陸方出手幫助秦紹雲是一個什麼樣的意思,越是這樣,他們越是想不明白,此等情況之下,他們能選擇的就只有乖乖的閉嘴。

「好了,秦紹雲,既然你已經成為了我的副將,就跟我回軍隊里報到吧。」

得到了遼嘯天的命令后,陸方沒有在含糊,對著秦紹雲說了一句,隨後走下了城牆。

秦紹雲還處於發懵的狀態中,一直到陸方的身影消失之後,才反應了過來,眼中出現了一絲猶豫,最終還是咬牙跟上陸方的步伐。

在陸方的帶領下,很快就來到了陸衛軍的跟前,所有陸衛軍都是一副抬頭挺胸的樣子,看秦紹雲的目光中更是帶著一絲異樣,或者說大多數都是鄙夷,畢竟這傢伙當初做的行為讓他們非常的生氣,大家都明白,陸方第一次第二次出征,都是因為秦紹雲的原因,若不是他從中作梗,陸方絕對不會有如此情況。

這一次秦紹雲的行為更是讓人感到可恥。

作為一名將軍,竟拋棄自己的部隊獨自回來,足以說明他個人的人品,這一點是所有的將士都看不起的。

「大家不要用這樣的目光看著秦紹雲,從今天起,秦紹雲將是我軍的副將,大家要好好待他,將他當是其中的一員看待。」

許是感覺到了大家的目光,陸方趕緊開口解釋,在場不由自主的發出了一陣驚呼,誰也沒有想到秦紹雲會成為他們軍隊中的副將之一,他們也不知應該歡喜還是應該難過。

畢竟秦紹雲從三等將軍變成了一名副將,說明他已經被降職了,成為了陸衛軍中的副將,還真是複雜啊。

特別是葉飛,看秦紹雲的目光中,越來越是古怪。

「葉飛,瞧你這樣子,是不是有什麼話要說?有什麼你就儘管說吧,憋得多不舒服啊。」

陸方也發現了葉飛欲言欲止的樣子,不由得笑著開口。

葉飛是一個很耿直的人,聽到陸方的話后,忍不住心中的話語開口詢問:「老大,你這麼做是不是有點太那個了,再怎麼說秦……副將!和我們之間也有一點點的恩怨,你讓他來到這裡當副將,是否有點不適合,大家會有一定的意見。」

部隊中沒有任何一個人開口否決,說明大家都是同意這樣的一個觀點。

為此,陸方無奈的苦笑一聲:「你以為我想啊,這是遼將軍吩咐下來的,讓我有什麼辦法,再說了,秦紹雲成為我的副將,未免是一件壞事,好了,大家就很好接受這個事實吧。」

「大家聽我說一句,大丈夫不拘小節,雖然之前我們之間有過一定的過節,但我相信秦紹雲肯定會將功補過,大家就給他一個表現的機會吧,他肯定能證明自己,這一點是遼將軍想這麼做的。」

陸方明白遼嘯天這麼做的原因是為了什麼,就是想陸方培訓秦紹雲,遼嘯天也看得出來秦紹雲是一個可造之材,不過他從小生活在大家族裡,有大少爺的身份,導致整天認為自己牛逼轟轟的,失去了學習能力,讓他意識到自己的不足之處和紈絝之處,或者對他來說以後有更大的改變。

想來遼嘯天為了能退休,也是拼了……

這是陸方心中的念頭,也是無奈的搖搖頭,不再多說其他話。

在陸方準備轉身離開的時候,秦紹雲的聲音突然響起:「你不要以為這樣做我就會感動,我跟你說,你這壓根是黃鼠狼給雞拜年,不安好心,別以為我不知道你在想些什麼,想要讓我當你的副將,然後就可以隨意侮辱我,我告訴你,門都沒有,哪怕我秦紹雲不當軍隊里的士兵,也不願意成為你的副將。」

聞言,原本已經準備轉身離開的陸方硬生生停留在了原地,眼中湧現了一股古怪之色,不由回過頭一看,發現秦紹雲臉色堅定的站在原地,臉上儘是憤怒,在他看來,陸方壓根是在侮辱他。

這一切不過是為了同情他罷了,對他來說是天大的侮辱。

「我說你這個人怎麼就這麼不識好歹,我老大親自出手幫了你,你不領情就算了,反倒回過頭罵我老大,你這傢伙真是不知什麼叫人情世故啊?」

葉飛一聽頓時不樂意了,他原本就看不慣秦紹雲,現在他還開口懟上陸方,葉飛又怎麼可能願意?

秦紹雲還是一副極其不爽的樣子,口中說出了一句讓葉飛幾乎暴走的話:「我從來沒有讓他救過我,是他自作多情出手救我的,和我沒有任何關係,我為什麼要感謝他??」

這樣的話捅到了葉飛的痛處,葉飛整個人變得狂暴無比:「你這種人就是那種白眼狼,我真的想不明白,你為什麼能活到現在,連一句感謝的話都不會說,我真是服了你。」

葉飛真的沒有見過如此無恥之人,陸方明明出手救了他,但他不但不領情,還出口嘲諷,讓他不能忍受。

「葉飛,差不多就夠了,我救他不過是我自己的事情,和他的確沒有多大關係,畢竟我是一廂情願,但秦紹雲你要記住一點,不管我剛才是不是幫你,你已經是我的副將了,就說明包括你的性命在內,一切事情都必須由我來指揮,哪怕你想辭去職務,也必須要經過我的同意。」

在葉飛快要忍不住爆發的時候,陸方開口攔住了葉飛的動作,陸方知道葉飛是一個很耿直的人,若這傢伙真的做出了那種白眼狼的動作,葉飛肯定會因此而大打出手,對於這麼一個局面,陸方自然不喜歡。

這番話倒是讓葉飛安心不少,因為這就說明秦紹雲由陸方來管教了,如果陸方當眾把他殺了,他也必須被砍!!

「我去,我從來沒有見過像你這麼無恥的人,老大,你要好好的整理他一頓,不然的話,這小子肯定不會知道什麼叫滴水之恩湧泉相報。」

葉飛還是非常的不服氣,看秦紹雲的目光中,越來越是不屑。 「秦紹雲,既然你已經是我的副將了,你想不幹的事情,我絕對不會同意,這樣吧,你身為一名將軍,已經很久沒有訓練了,今天你就進行一下我們部隊中的魔鬼訓練吧,葉飛,這件事就由你去處理。」

說完,陸方也不搭理秦紹雲是什麼樣的表現,轉身離開了,但陸方移動的步伐卻是遼嘯天所在的軍營。

葉飛聽到陸方的話后,臉上不由露出了一絲邪意,陸方這麼做,擺明是把這個機會交給他,剛好能讓他教訓秦紹雲一頓,葉飛還真的不在意秦紹雲那什麼少爺身份,因為在他看來,只要有陸方在就不會害怕秦家的人對他怎麼樣。

「走吧,還愣在這裡幹嘛?剛才將軍已經說了,讓你跟我們一起去訓練,還傻站在這裡幹嘛?吃了敗仗若是不讓你好好體現一下,也是不會知道什麼叫魔鬼訓練的。」

說著,葉飛牛逼轟轟的走在前面,臉上儘是豪爽直率,反觀秦紹雲,眼中出現了一絲不屑,以他現在這樣的實力,怎麼可能害怕什麼樣的魔鬼訓練?

三千世界中,實力才是一切,只要你有足夠的實力,什麼樣的訓練都能輕而易舉的完成。

當秦紹雲來到訓練場的時候,就為剛才愚昧的想法感到後悔,因為這裡對他來說的確是一個魔鬼訓練,這是陸方特意為他們量身做出來的訓練方案,在軍隊中,每個人的實力都不一樣,有高有低,但是在這裡每個人都必須要帶上一副量身打造而成的玄鐵。

玄鐵的重量是所有鐵器中密度最大的,重量是不可比擬的,此刻,秦紹雲背上了一塊如背包般大的玄鐵。

秦紹雲背上這塊玄鐵的時候,連額頭都冒出了汗水,因為這玄鐵的重量已經到了幾千斤之重,以他的實力剛好能承受,不過承受之後他就沒法做出太激烈的動作了。

更重要的是,他必須要背這塊玄鐵在廣大的訓練場中進行跑步,跑步的時候還必須作出很多應對方案,這些跑道會射出一枚沒有箭頭的箭,為的就是訓練這些將士的反應能力。

秦紹雲可是苦逼的一批!!

原本他還想靠自己的實力在這裡輕輕鬆鬆的完成陸方交下來的訓練,卻被一塊巨大的玄鐵給限制住了他的內力,導致他在奔跑的時候只能用本身體能進行奔跑和反應,所有的元力都用在了身體的重量,導致在訓練的時候,發現自己的反應能力竟比起那些士兵還要低,讓他心中一陣羞愧。

「怎麼,這麼一點點訓練你都受不了嗎?還是自己是什麼三等將軍,不是說自己是天之驕子嗎?這麼一點點訓練都做不起,我真的有點服了你了,看來你不過是一個靠實力欺壓其他人的世家子弟罷了,根本沒有過多能耐,用老大那句話來說,壓根是一個紈絝子弟。」

葉飛看到秦紹雲如此緩慢的動作后,忍不住開口嘲諷這麼一番話,心中十分的舒爽,之前受的氣在這一刻已經全部出來了。

對陸方的敬佩越來越深。

他想解決矛盾的方法就只有一種,就是利用暴力和實力解決一切,但陸方卻用這種訓練方法解決了他心中的怨氣,不得不說這絕對是最出氣的一種方法。

「你用一塊玄鐵制住了我體內的實力,我怎麼可能有過多的反應?你們這麼做壓根就是無恥,我要向遼將軍報告。」

秦紹雲對葉飛的話非常不滿,更是做出反抗。

「喲,你還給我還口是吧?也不看看自己現在是什麼表現,我跟你說,這套魔鬼般的訓練,是針對我們每個人量身訂作的,對於訓練非常有效,如果你實力這麼高都完成不了這麼一套訓練的話,那隻能說明你空有這麼一身的蠻力,壓根不會使用,也不能吃苦。」

葉飛一聽,也是樂了,說話更加的不留情。

「是嗎?如果是這樣的話,你倒來試試啊,我真的不相信你能完成這一次的訓練。」

秦紹雲真的不相信,如果一個人的元力被限制了之後,還能做出這樣的訓練,他以前參加過家族的訓練和軍隊訓練,每一次都高分通過,唯獨只有這個魔鬼訓練,讓他有深深的乏力感。

「好,我今天就讓你來見識一下,我到底能不能完成這魔鬼般的訓練,看好了,這是為我量身定做而成的玄鐵,只要我佩戴上了這塊玄鐵,那就能限制住我體內所有的元力。」

說著,葉飛背起了旁邊一塊小了幾分的玄鐵,秦紹雲所有元力都在應付身體的重量,葉飛卻在訓練場里身輕如燕的行走,反應非常快,能做出很多種極限動作,躲避這些無頭箭的攻擊。

秦紹雲簡直不敢相信這一幕,他能感覺到葉飛身體那塊玄鐵的確已經限制住了他身體所有元力,完全靠本身的實力不斷在這訓練場中急速的奔跑。

反應極其的靈敏,說明葉飛真的能輕輕鬆鬆的完成這一次的訓練,對此,秦紹雲感覺臉上傳來一股火辣辣的疼痛,一股不服輸的想法升了起來………

訓練場這邊的情況,陸方自然不能看到,但陸方也不想有過多的理會,因為他已來到了遼嘯天的休息帳篷之中。

面對陸方的出現,遼嘯天感到非常驚訝,沒想到陸方在這時候出現,完全出乎了他的意料。

「陸方,你突然來這裡所謂何意,我想你不是僅僅過來看看我這麼簡單吧?」

遼嘯天皺著眉頭看著陸方,眼中還帶著一絲若有所失之感。

陸方只是呵呵一笑:「遼將軍,你還真的是對了,今天我過來真是想和你隨便閑聊一番,並沒有其他的意思。」

「哈哈!!你這小滑頭,老是想挑逗我,我跟你說,如果今天我相信你的話,以後還怎麼出去混。」

遼嘯天一聽直接笑了起來,因為他知道陸方來這裡,絕對沒有想象中這麼簡單,畢竟這小子一直是無事不登三寶殿,根本不像是過來和他套關係的人,不過陸方這一句話倒是讓他挺高興的。

「遼將軍,不知你這個帳篷是否安全?是否可以說話?」

這時,陸方的聲音突然降低了幾分,聲音中還帶著一絲詢問,讓遼嘯天的臉色變得嚴肅了起來,也是轉頭看了四周一眼。

「那好,我最近感覺心中有點苦悶,畢竟這一次的大戰非常艱苦,需要好好緩解一下心情,陸方你來的正好,和我一起出去散散心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