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間不早了,還是趕緊洗漱吧,玉兒妹妹都已經收拾好了,就等你了,你可不要讓人家等得太久啊。」葉修沒有看到王雨凰說這話時候的強顏歡笑,但是也能聽出她語氣里勉強的笑意。

「雨凰老婆,其實,其實我和玉兒姑娘並沒有發生過什麼,當初真的只是有人想陷害玉兒姑娘,所以就拿我們之間認識的事兒作梗。」葉修解釋道,他不知道說什麼,但又感覺自己總要對王雨凰說些什麼。

房間里一陣沉默,王雨凰沒有回應葉修的話,而後者也沒有在說什麼,等著前者的回應。

過了一會兒,王雨凰這才開口,轉過身看著葉修,微笑的說道:「葉修,你不能這麼想,我知道你們原本就是清清白白的,這一切不過是有心人的計劃而已。但是通過這件事兒也可以看出玉兒妹妹對你是真心的,為了你付出一切都無所謂,所以你又怎能負了人家。」

說到這裡,王雨凰沉默了,隨後繼續說道:「我知道你對我是真心的就夠了,也知道你的心裡深愛著清雪姐姐她們四人。既然她們四人都沒有因為我的存在而怎麼樣,我自然也沒事兒啊。只是有些可惜,怕是你和玉兒妹妹的婚禮其餘幾位姐姐看不到了,只能等你帶著我們回地球的時候補辦了,讓大家都跟著高興高興,可千萬別委屈了人家玉兒妹妹。」

王雨凰的一番話說的是通情達理,但是她自己是清楚她的心裡很心酸的,這時候她才能明白當初沈清雪幾人的心理感受,只是一切都不能說罷了。

都說醒掌天下權,醉卧美人膝是男兒一生最痛快的事兒,但也不是所有人都在追求這點。

其實葉修當初雖然說過要有一幫美女相伴怎樣,但他其實也是想過一生一世一雙人的生活,只是後來的一切都超乎了自己的預料。

如果一定要說葉修心裡的最愛,或者就是同屬傳奇兵王的初戀,可是她和沈清雪雖然相似,但最終還是離開了自己,就在自己面前死去,身為男人,無法保護自己心愛的女人。

沒有再說什麼,葉修算是默認了王雨凰的話,而接下來的一切也都要交給王雨凰處理了。

如今白虎神獸皇族和玄武神獸皇族的威脅還存在,所以葉修也不敢馬虎大意,畢竟這些問題事關朱雀皇族和青龍皇族的存亡問題。

想到這裡,只聽葉修問道:「雨凰,現今朱雀皇族和青龍皇族的情況怎麼樣了,我一定不會讓白虎皇族和玄武皇族傷害到大家。」

「葉修,這事兒我原本打算等你收拾好再跟你說這事兒的,但是你既然問了我,那我現在就告訴你。」說到這裡,王雨凰的樣子變得十分的嚴肅。

看到她的樣子,葉修也知道這是有什麼大事兒要說了。當下不由得感覺此時的氣氛變得很奇怪,讓他有種說不出的感覺。

只聽王雨凰緩緩的開口說道:「如今白虎皇族和玄武皇族的麻煩我們自己來解決就好了,這裡畢竟是不安全的,不能讓玉兒妹妹也在這裡,所以我打算讓你們今晚就離開這裡。」

「雨凰,你這意思是怕我不行嘛,怕我沒有能力保護朱雀皇族,不能保護你嘛?」聽到王雨凰的話,葉修有些激動。

「我不是這個意思,我只是單純的不想讓玉兒妹妹在這承受這些危險罷了,你身為男人,不僅要保護我,也要保護玉兒妹妹啊。」

事實上,如今朱雀皇族和青龍皇族的情況並不好,只是王雨凰和周毅飛他們不想在讓葉修出手了,因為如今的情況不是他能夠搞定的了。

如果沒有趙玉兒的話,或許王雨凰就讓自己的好夫君留下來幫助自己度過這一次的危機,但如今既然有了趙玉兒,那王雨凰自然不會讓其他人捲入這場危險里。

葉修自然是明白王雨凰的意思,只不過無論是誰,作為一個男人他都不能放棄。

想到王雨凰位自己付出的一切,想到趙玉兒為自己付出的一切,葉修的心裡就是一陣感動,也有一陣心酸。

知道王雨凰的性格倔強,葉修也就沒有在說什麼,直接去洗漱了,至於接下來怎麼做,葉修心裡也有數。

不希望因為自己娶了趙玉兒就讓其他的心愛之人受傷,所以葉修此時的心裡也是很複雜,只是匆匆的洗漱完,隨即就去朱雀皇族的大殿了。

來到朱雀皇族的大殿,葉修發現包括趙玉兒和飛羽在內,所有人都在,早餐也已經準備好了,就等自己來開始吃飯了。

「葉修大哥,雨凰姐姐今早特意親自下廚準備的早餐呢,快過來吃啦。」趙玉兒的語氣里透著歡快。

聽到她的話,葉修一瞬間愣住了,但是很快就恢復了正常,打著哈哈說道:「哈哈,雨凰的廚藝那是很棒的,只是她可是很少親自下廚的,看來還是玉兒的面子大。」

說話間,葉修已經向自己的位置走去坐好了,趙玉兒正好挨著他,二人的距離很近很曖昧。

吃飯時,只聽趙玉兒的師傅飛羽笑著說道:「現在玉兒能夠找到這麼好的夫君,還有這麼好的姐姐,我也就放心了。我畢竟是女媧谷的長老,不管怎樣,我都必須回去,不能就這麼的背叛女媧谷,也希望你不要對女媧谷做什麼了,過去的就讓他過去。」

飛羽在說這話的時候,也是十分的無奈的,畢竟她不能選擇出身,不能改變她就是女媧谷長老的事實,不能改變如今已經發生的一切。

聽她這麼說,葉修覺得很正常,但是趙玉兒卻是滿臉的擔心,立馬說道:「師父,你不能回女媧谷,不然的話谷主她們一定不會放過你的。」

趙玉兒的話不無道理,這點就算是葉修他們也能夠想到,所以自然都開始擔心起飛羽接下來回到女媧谷的情況。

幾個人就算不經過大腦去想,也能想到她回去后的結果肯定是很糟糕,畢竟對於女媧谷的森嚴規矩葉修他們還是聽說過的,看看趙玉兒的情況就知道了。

想到飛羽回去的情況,無論是趙玉兒還是葉修都不想讓她回女媧谷了,就連王雨凰他們都表示,說是女媧谷那裡不回去也行了,畢竟事情都已經到了這個份上。

可是不出意料的是,飛羽根本就不聽自己的乖徒弟和大傢伙的勸告,心裡始終擔心著女媧谷的情況。不得不說,這還真的是一個固執的女人。

這麼固執的女人,怕是沒有誰能夠勸的了吧。說實話,此時就連葉修也是很無奈啊,因為大家都不希望飛羽回去送死。

只聽飛羽開口說道:「我知道你們都是為我好的,是不希望我回去受到宗門規矩的懲罰。只是我飛羽一日為女媧谷的人,終身都是那裡的人。當初我孤苦無依,正是師父收留了我,並且教授我知識,在她老人家仙游之前我就答應過她,只要我飛羽還有一口氣在,就決不會讓女媧谷受到傷害,也絕不背叛女媧谷,生是女媧谷的人,死是女媧谷的鬼,生生世世守護女媧谷……」

聽到飛羽的這番話,眾人知道已經沒有人能夠勸她留下了,就算是要強行留下她,以飛羽的本事,那也是難得很,幾人之中就算是實力最強的王玉林也沒有這個能力。

可是話又說回來,縱然是飛羽說的句句在理,但是一想到她回去就是受死,甚至是生不如死,幾人也是不願意讓她離開的。

儘管如此,飛羽的話說到這個份上了,誰都不能阻止她回女媧谷了,眾人如今能做的也只能是祈禱可以再見到一個完好無缺的她。

這一頓早飯,大家吃的都是很心塞,但還是裝作沒事兒一樣的吃到了最後。 吃過早飯,只聽趙玉兒開口說道:「師父,既然你決定回女媧谷了,那玉兒希望可以送送你。」

聽到趙玉兒的提議,飛羽先是一愣,隨後笑著開口說道:「傻玉兒,師父不會有事兒的,大師姐她們不會不念及情義的,所以也就是受一些小的懲罰而已。」

飛羽雖然是這麼說,但她自己心裡也清楚一切根本就不是那麼簡單的,就算是欺騙人都沒辦法欺騙,但此時也只能選擇相信。

很多時候人的相信,不是因為真的相信什麼,只是一種內心的願望罷了,或者說,只能選擇相信,一種無奈的相信。

看看時間不早了,飛羽表示自己也應該離開了,唯一的遺憾就是不能看著自己的好徒兒和心愛的男人在一起。

當王雨凰知道了她的這個想法后,思考了一下,沒多久就將目光投向自己的好夫君和新的妹妹。

「玉兒妹妹,葉修,我看不如你們今天就成婚吧,我這就為你們準備,想來一天的時間飛羽前輩還是能夠等的吧。」

當王雨凰說完這番話后,大家都愣了一下,見狀,她微微一笑說道:「你們看我幹什麼啊,今天的主角不是我啦,我這就去安排夫君和玉兒妹妹的婚禮,就算是時間匆忙,我也不會讓玉兒妹妹受委屈的,更會保證你們的安全。」說完,也不等其他人回應,王雨凰就離開了,看樣子是準備婚禮的事情去了。

以前大家都覺得一天的時間會過得很快,但是今天的時間就很慢,可是所有人都希望時間能夠再慢一點,尤其是趙玉兒。

王雨凰經過半天多的準備,已經將自己的夫君和未來的准妹妹的婚禮準備的差不多了,效率雖然快,但是質量卻一點不差。

將這一切都準備好了之後,王雨凰來到大廳里,正好飛羽等人此時都在,只是周毅飛和王玉林他們先離開了,主要就是為了守護青龍皇族和朱雀皇族。

只聽王雨凰說道:「葉修,玉兒妹妹,現在婚事已經準備的差不多了,接下來就是你們這對新人上場的時候了。雖然這準備的有些倉促了一些,但是也絕對不會虧待玉兒妹妹的,有很多東西其實準備已經有一段時間了。」

「謝謝你了,雨凰姐姐。」簡單一句話,卻表達出了趙玉兒對王雨凰所做的感謝。

接下來,就是葉修和趙玉兒的婚禮的開始了,二人也沒想太多,主要就是希望可以讓飛羽親眼看到自己的寶貝徒弟和心愛之人的婚禮。

婚禮的過程並沒有很複雜,但大家都表現的很開心。即使心裡有太多的心酸和痛苦,但是大家也會盡量控制住,表現的好像什麼事兒都沒有的樣子。

一天多的時間很快就過去了,神奇的是飛羽竟然因為寶貝徒兒結婚,一高興就多喝了酒,重點是竟然喝多了,此時已經迷迷糊糊的睡了過去,但是其餘的人並沒有什麼事兒。

這時候,只聽趙玉兒開口了,對王雨凰說道:「雨凰姐姐,師傅她真的沒問題嘛,明早她醒過來會不會恨我,不過不管怎麼樣,能夠讓她留下那也是值得的。」

聽到趙玉兒的話,王雨凰回應道:「放心吧玉兒妹妹,這是讓飛羽前輩留下的最好辦法了,畢竟我們勸她沒有用,你也比我更清楚女媧谷的情況。如果她真的要恨誰,那就讓她恨我好了,畢竟這辦法是我想的,與她人無關。」

原來,今天雖然是王雨凰安排的葉修和趙玉兒的大喜日子,但也在婚禮開始前不久,王雨凰告訴其餘二人,在喝酒的時候讓飛羽多喝,自己會在裡面放一些東西,讓她喝不出來,然後睡過去。

果然不出所料,看著此時已經睡過去的飛羽,眾人知道王雨凰的計劃成功了,起碼目前飛羽留在這裡是不會有事兒的。

當然,趙玉兒自然也不會讓王雨凰一人來承擔這責任,於是便認真的說道:「這事兒玉兒要謝謝雨凰姐姐還來不及,怎麼能讓你來承受師傅的怒火?她要是真的恨我,那也無所謂,早晚師傅會明白過來的。」

聽了趙玉兒的話,王雨凰只是微微一笑,並沒有說其他的,隨後這才將目光投向還趴在桌子上的飛羽,轉頭對趙玉兒說道:「玉兒妹妹,咱們先將飛羽前輩送回房間吧,讓她好好休息一夜,畢竟她喝的酒不是普通的酒。」

「嗯,多謝雨凰姐姐了。」說話間,趙玉兒已經來到了王雨凰的面前,並且和她配合著,將飛羽帶回了房間。

將飛羽安排好之後,葉修和趙玉兒也該去休息了,辦夫妻之間應該辦的事兒。

一夜時間過去了,葉修和趙玉兒雖然前一天晚上運動量有些大,但是這並不會對他們有什麼影響。畢竟身為武者,他們的體能那也是超乎常人的。

就在葉修和趙玉兒剛剛洗漱好沒多久,忽然聽到一陣嘈雜的聲音,聲音來源正是飛羽所住房間的位置。

感覺情況不對勁,葉修和趙玉兒二人立馬向聲音來源那裡趕去。只是眨眼的功夫,二人就已經來到了飛羽的房間門口。

此時,王雨凰已經等在那裡了,並且表示自己昨天確實在酒里放了東西,讓飛羽喝過之後睡過去。

「飛羽前輩,這事兒是我自己想的主意,只是不想讓你現在回到女媧谷接受懲罰而已,不然的話,玉兒妹妹一定會很傷心的,我希望您也能夠想一想,如果您不在了,玉兒妹妹會有多傷心……」只聽王雨凰解釋道,絲毫沒有為自己開罪的意思。

飛羽又何嘗不明白她的意思,只是事情並沒有想的這麼簡單而已。

縱然自己不回女媧谷,但她們遲早也會找到自己,那個時候只會給這裡添麻煩,連累了其他人。

想到這裡,飛羽想要開口說些什麼,卻聽到趙玉兒的聲音響起。

「師傅,這事兒徒兒也有責任,不怪雨凰姐姐。您是清楚女媧谷的規矩的,就算你回去了,她們也絕不會放過您,更不會考慮這無數的歲月里,您為女媧谷所做的一切貢獻。」

說到這裡,趙玉兒也看出了飛羽想要說話,於是停了一下繼續說道:「師傅,我知道你是擔心自己不回去,留在這裡會被女媧谷找上,從而連累了這裡的人。但是你不要忘了,這裡的眾多高手,也不是女媧谷能對付的。就在今早,葉修的詛咒已經消失了,他的實力也變得更加強大了。」

當飛羽聽完趙玉兒的話后,這才將目光投向她身旁的葉修,發現這小子確實是實力又強了很多,就連整個人的氣勢都變得更加強大了。

「師傅,請您相信我,我無論如何也會保護大家的。」

飛羽相信葉修的能力,並且看大家的狀態,心裡已經決定不回女媧谷了。

接下來,就是要解決白虎神獸皇族和玄武神獸皇族的麻煩。

由於葉修的實力大增,加上墨麒麟也恢復了上古最強神獸該有的實力,所以對付那兩大神族自然是沒有問題了。

換句話說,就是朱雀皇族和青龍皇族的麻煩已經解決了。

至於女媧谷那裡,在聽說了葉修的實力大增,能夠滅了白虎神獸皇族和玄武神獸皇族后,自然是不敢來找事兒,只不過也曾偷偷找過飛羽,但好在是葉修發現及時,並沒有出現什麼其他的問題。

接下來,葉修打算帶著王雨凰和趙玉兒回到地球,和自己的其餘的四個老婆還有孩子們享受天倫之樂。

只不過離開之前,葉修是一定要回一趟天君門的,那裡的人他也是十分的惦記,除了師傅和掌門還有一幫兄弟,其實他也會經常想起那個很照顧自己的師姐紀雨落。

看著自己身邊的兩位佳人,再想想地球上的四位美女老婆,葉修忽然有了一種想法,如果自己有七個老婆的話,那不就正好是七仙女了嘛。

想想自己到時候帶著老婆出去,一共七個,各個長的都是那麼的好看,葉修心裡就是美滋滋的。

只不過,這第七個老婆要去哪裡找,所以六個他也很滿足。畢竟,一開始葉修想著自己和四個老婆在一起就已經很開心了。

只是後來來到了異世界,遇到了王雨凰,如今又有了趙玉兒,和數字七正好差一個,葉修才會萌生這種想法的。

當回到天君門的時候,葉修找到了紀雨落,當時趙玉兒和王雨凰二人也在。

雖然沒有明說,但她倆作為女人,很多事情男人不明白的,她倆卻是一眼就看明白了,發現葉修和紀雨落其實也是相互喜歡的。

正在葉修和紀雨落說話的時候,趙玉兒和王雨凰她倆已經有了新的想法,那就是再來個妹妹也不錯,正好湊個七仙女。

「葉修,我覺得雨落師姐人也不錯嘛,長得好看,還那麼厲害,最重要的是……」

王雨凰的話沒說完,趙玉兒就在一旁接著道:「是和我們很投緣。」

於是在兩位老婆大人的撮合下,葉修的七仙女終於圓滿了。

時光飛逝,轉眼間葉修已經回到地球兩年了,身邊圍繞著七個大美女,被稱為七仙女。

更重要的是,現在的他可以享受這天倫之樂。

PS:大結局 魔宮建築的色調是暗沉單一的黑灰兩色,可如今卻是填滿了張揚的紅。

紅縵漫天,原本肅穆暗沉的魔宮變得喜氣洋洋。

魁佸說的果然沒錯,魔界早已將婚禮的一切都準備好了,就缺一個新娘子了。

而現在,新娘子也不缺了。

風玫看著眼前這一片紅色的汪洋,簡直哭笑不得。

他究竟是有多迫不及待?

只怕他是早就打定主意了,若是她不同意,綁也要把她綁來吧。

不然他怎麼就這麼篤定的將婚禮的一切都準備好了!

不過相對於之前,風玫心中此時倒是平靜的。

縱然還有許多的疑問,可是之前葉篁記憶恢復那短暫的時間中,他已經指明,是希望她嫁給魁佸的。

司君那裡是怎麼回事不清楚,但是魁佸必然就是葉篁了。

所以她現在對這場被「強迫」的婚禮,倒並沒有什麼排斥。

反正她與葉篁舉行婚禮也不是一次兩次了,只是這般被強迫的還是第一次……感覺還挺新奇的。

就是失去自己身體的控制權有些不爽。

她若是想強行擺脫這控制也不是不行,只是她若是這麼做了,必然會對魁佸造成極為嚴重的反噬……哎,她真善良——也就是對他了。

「歡歡,準備好了嗎?」魁佸牽著風玫的手,滿是情深意切。

風玫很想翻白眼:「你給我準備的機會了嗎?」

魁佸牽著她的手微微收緊,下一刻又放鬆,他笑的溫柔:「好,我給你機會。」懶人聽書

隨著他話落,風玫感覺自己終於又擁有了身體的控制權。

她扭了扭脖子,活動了一下脛骨,忍不住抱怨:「這坑爹的契約,什麼鬼設定!」

在解除對風玫的控制后,魁佸就緊緊抓著風玫的手,眼睛一眨不眨的看著她,似乎隨時怕她跑了一般。

風玫看他這模樣,莫名的有些不爽。

讓她好好的談個戀愛不成?若是讓她知道是誰在葉篁背後搞鬼,今日的憋屈她定要千百倍的討回來!

魁佸極為敏銳地察覺到風玫的不爽,頓時心中一緊,只當是對他。

心中酸澀萬分,口中卻威脅著:「歡歡,你該明白,你拒絕不了我的。」

只要他想,他依舊可以立即控制她的身體,控制著她嫁給他。

但是,若非是真的到了無法迴轉的地步,他並不想那樣做。

他多麼想她能夠心甘情願地嫁給他啊……

「誰說我要拒絕了?」風玫嗤笑,主動回握著魁佸的手,率先抬步往高台上走,「走吧,我的魔王大人!」

也就是他能夠「威脅」到她了。

造孽啊!她怎麼就淪落到這種地步了呢!回想曾經自己一個人的生活,簡直是心酸至極!

心酸歸心酸,若是真的讓她重選,她一定……毫不猶豫的繼續選他。

原本只是想找一個人一路同行,沒想到行著行著,把自己給行進去了。

想著,風玫不由嘴角上揚,下意識地抓緊了魁佸的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