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姜辰?你找他幹嘛?」楊靖微微一愣。

「這個你就不要多問,你只要知道我是按照我們家主的吩咐來找的你就行了。」曾永亮沉著臉說道。

楊靖聞言臉色微沉,對於曾家他還是頗為了解,跟其他的商業家族不一樣。曾家還做些出口貿易,在媽港也有曾家的企業。

所以楊靖對曾家還是有點接觸,而且曾家的手段十分不幹凈,發展極快,屬於那種不擇手段的勢力,對於曾家,楊靖還是有點忌憚。就算是曾家害怕他背後的賭場,但是對付他還是可以的。

「我只能告訴你,幾個小時前他已經離開媽港了。」楊靖想了想后,言簡意賅的回答道。

「果然是聰明人。」曾永亮咧嘴輕笑一聲,隨即轉身離開酒店。

現在曾永亮打算趕回曾家一趟,給曾明耀彙報一下發生的事情。

第二天一大早,姜辰便早早的爬起來。今天要做的事情還是略多,容不得他怠慢。

「今天把你們找過來呢,主要是想聽一下,這兩天公司的狀況。」

姜辰看著坐在下手的三人,緩緩說出了這次會議的目的。

「公司這邊,在你走的這兩天,還是出了一點狀況。」

黎胖子的聲音微微低沉,臉色也不怎麼好看。

「出了狀況?什麼狀況?」

聽到黎胖子的話,姜辰頓時一愣。他猜到公司這兩天的局勢可能越來越惡劣,比如說股票跌落之類的事情。

但是聽黎胖子的語氣,分明是發生了一些新的問題。

「你還記得我們的『羊駝陪你去看房』的炒房項目嗎?」

黎胖子抬起頭來看著姜辰沉聲問道。

「羊駝……我有點印象。」姜微微沉吟。「怎麼這個項目還在做嗎?我還以為早就結束了。」

「沒錯這個項目一直還在做,雖然投入不大,但是炒房這方面的收益還是挺高。所以我並沒有放棄這個項目。」黎胖子解釋道。

姜辰並沒有對黎胖子保留這個項目有什麼不喜,畢竟最開始公司都是全權交給黎胖子的,讓他只要是賺錢的項目都插一手。

所以對於黎胖子保留這個項目,姜辰也不會說什麼,黎胖子也是為了公司好。

「是這個項目出了問題?」姜辰皺著眉頭問道。

「沒錯。」黎胖子輕輕頷首。「這兩天我們炒的房子爆出來各種各樣的問題,對公司的名聲印象頗大。」

「問題?是我們炒的房子自身出了什麼毛病嗎?」姜辰眉頭皺的更緊了,語氣微微低沉。

「我已經調查過了,我們的房子並沒有什麼問題。」黎胖子微微停頓。

「這也就是說,我們又是被人搞了?」姜辰緊皺的眉頭一揚,有點被氣樂了。

「沒錯。」黎胖子點頭。「雖然這方面我們的投入並不大,在以前公司強盛的時候,並沒有什麼問題。但是如今…….」

黎胖子沒有把話說出口,但是姜辰知道他要表達的是什麼意思。

如今公司正值多難之時,岌岌可危,這本來投入不怎麼大的項目爆出來的問題,不想辦法解決的話。

那有可能就是壓垮駱駝的最後一根稻草!

「這個我們就暫時放到一邊,不去管它,就算是解決了這個事情,對我們公司也帶不來的多大好處。」

如今的姜辰手握一支「強心劑」,對於這件事情,雖然心裡有點不爽,但是卻也不太在意。

「不管它?」黎胖子三人相視一眼,有點不懂姜辰的打算。

「難道老闆你這次去媽港,弄到足夠的錢了?」楊欽突然抬起頭一臉興奮的看著姜辰。

姜辰不在意這個問題,那就只有一個解釋,姜辰已經有辦法解決公司的危機了。想通了這點的楊欽,連忙追問起姜辰。

聽到楊欽的話,黎胖子兩人先是微微一愣;繼而反應過來,一臉振奮的看向姜辰。

「沒錯。」姜辰笑著回道,伸手拿起了面前的文件袋。

「這裡面是我媽港帶回來的文件,裡面是我跟蘇氏集團董事長簽的合同。」

姜辰把手上的文件袋遞給黎胖子,讓他們相互傳閱。

「這份合同里寫了,我們手裡的新能源產品他將全權接手。價格比市麵價格高兩層。」

姜辰插著雙手,一臉笑意的看著三人。

「這個合同雖然算是解決了我們公司的危機,但是並不能給我們公司帶來收益啊。」

黎胖子看了合同以後,雖然心裡很高興。但是對於幾乎沒有多少收益的事情,有點不舒服。

高出市麵價格兩層,看起來是不錯的價格了。但是實際上的大頭全都被蘇氏集團拿去了。

「這是小問題,本來我都打算用搞到的錢來強勢打開門路的。既然姓蘇的願意幫忙倒是免了我的麻煩。」

姜辰輕輕一笑,現在他自己還有一大筆錢,對於這個問題還真不怎麼在意,能回本就行了。

「看來董事長這次去媽港的收穫不錯啊。」楊欽聽出姜辰話里的意思,不由得滿臉笑意。

「什麼意思啊?」高娃有點不懂楊欽在打什麼啞謎。

「你是豬嗎,剛剛辰娃子他都說了,除了這個合同,他還搞到錢了。」黎胖子也反應過來了。

「說了嗎?我怎麼沒聽到。」高娃一懵。

「我跟你說個鎚子,腦袋裡都是漿糊。」黎胖子翻了個白眼,逗得姜辰一樂。

「好了好了,今天蘇家那邊應該就要來人了。我們把滯在手裡的新能源產品全都賣出去以後,邊準備大刀闊斧的剪掉那些多餘的經營項目了。」

姜辰出聲打斷了黎胖子兩人的拌嘴,安排起接下來的事宜。

「這個你放心吧,你當初說的時候,我就在慢慢動手了。現在已經拿掉一些不賺錢的項目了。」

黎胖子一臉認真的回答道。

「不光要拿掉那些不賺錢的項目,另外那些跟我們公司接下來發展方向不符的項目也都要摒棄。尾大不掉對公司的發展不利。」

姜辰一臉嚴肅的看著三人,這將有關公司的發展,容不得馬虎。 「你放心吧,我們知道該怎麼做。」看到姜辰嚴肅的臉色,黎胖子三人也認真的保證到。

看到三人的樣子,姜辰微微點頭。

「只有精簡了以後,我們才不會被鑽空子。造成這種事情的再次發生,等到公司以後做大做強了。我們在插手其他的項目,那時就能遊刃有餘了。」

姜辰的臉色頗為亢奮,他相信經歷了這次的事情以後,公司絕對會迎來一場華麗的蛻變。

「你們就去忙吧,需要錢的話,過來找我就行了。」姜辰輕聲道。

「是。」三人應道,便起身離開了會議室。

「對了,辰娃子。」黎胖子剛離開會議室,又推開門走了進來。

「怎麼了?還有什麼事情?」姜辰看著去而復返的黎胖子,一臉好奇的問道。

「我是想告訴你,許氏集團現在的股票已經跌落谷底了。許志業現在還沒放出來,你要不要去主持一下許氏集團的事宜。」黎胖子輕聲說道。

「許氏集團?嘿嘿,現在輪到我來收取我的報酬的時候了,畢竟一半還多的股份呢,可不能浪費了。」

聽到黎胖子的話,姜辰才想起還有這件事情,頓時一臉古怪的笑意。

「你要是想做什麼事情,還是儘快吧,銀行好像要申請破產清算了。」黎胖子沉聲道。

「放心吧,我心裡有譜。」姜辰輕輕頷首。

「對了,你笑的是真猥瑣,跟你氣質很搭。」黎胖子吐槽了一句,不等姜辰反應過來,便直接離開了。

姜辰聞言臉上的笑容微微一僵,繼而一陣惱怒。

「死胖子,你是不是覺得最近過得太安逸了?」

姜辰怒罵著追出門去,但是黎胖子已然逃之夭夭了。

此時在蓉城東鴻集團的董事長辦公室里,曾明耀臉色平靜的站在落地窗前,曾永亮則跪在他的身後。

曾永亮臉上的汗珠冒個不停,臉上的肌肉和挺拔的身軀更是在不停的顫抖。從早上趕回來,他便一直跪在這裡,已經跪了一個多小時了。

曾明耀則一直忙著自己的事情,沒有對曾永亮說一句話。

「說說吧,出了什麼事情。」曾明耀的聲音淡淡響起,不夾雜一絲感情。

聽到曾明耀的聲音,曾永亮的行不由得微微一抖。在曾明耀沒有理他的時候,他一直期待著曾明耀能說句話。當曾明耀開口的時候,期待卻頓時沒了,他反而更加惶恐起來。

曾永亮沉聲講述了媽港發生的事情,隨著他的講述,曾永亮只覺的氣氛越來越凝重。眼前的曾明耀身上的傳來壓迫感越來越強,曾永亮只覺的自己越來越難維持身形。

「你是說,除了你之外,其他人全都死了。包括曾永斌?」

聽完曾永亮的講述,曾明耀的眉頭一挑,沉聲問道。

「是……!」曾永亮的頭趴的更低了,大氣都不敢喘一聲。

「那你還回來幹嘛?」

曾明耀陡然轉過身來,看著跪在地上的曾永亮,臉上露出一抹似笑非笑的神色,眼裡則是一片冰冷。

聽到曾明耀的話,曾永亮的心裡頓時一顫。

「家主,你再給我一次機會吧。我真的不知道那艘船居然還有全副武裝的人,這次吃了大虧啊。」

曾永亮猛然抬起頭來,一臉驚恐的乞求道。他知道此時的曾明耀已然是動了殺心了。

曾明耀聞言臉上居然浮現出一抹笑容,只是眼裡的冷意讓曾永亮明白,這笑容絕對沒有絲毫善意。

「你不知道?你怕是不太想知道吧!」曾明耀臉上的笑容陡然一收,冷冽的聲音隨即傳出。

聽到曾明耀的話,曾永亮哪裡還不知道自己心裡的小九九,早就被曾明耀猜測出來了。

「家主,我這絕對是最後一次了,你就饒了我吧。」曾永亮開始不停的磕起頭來。

曾明耀轉過身去,不發一言,房間里頓時只有曾永亮磕頭的聲音一直響起。

「你陽奉陰違也不是一天兩天了。以前那些不太重要的事情,你這個樣子,我也就睜一隻眼閉一隻眼了。但是這次的事情,我三番五次的提醒你,沒想到你居然還辦成這樣。」

良久,曾明耀的聲音響起,語氣平淡至極。但是曾永亮反而更加膽寒。

「這次的事情,我不會再給你機會了。回去給你家人道個別吧,免得族人說我不近情面。」

曾明耀淡淡說道,已然宣判了曾永亮的命運。

「家主,饒了我這一次吧,我還可以的。我絕對可以把姜辰給抓回來的。」

曾永亮臉上頓時流露出驚恐至極的神色,不停的磕著頭求饒。

「滾!別讓我動手髒了我的辦公室。」曾明耀冷冽的聲音響起。

曾永亮聞言頓時明白家主已經是鐵了心不會放過自己了。咬咬牙站起身來,步履蹣跚的往辦公室外走去。

「廢物東西!」曾明耀轉過身來看著曾永亮的背影,臉上的殺意再也不作掩飾。

曾永亮渾渾噩噩的離開辦公樓,他知道自己最多活不過一天了;一天過後,曾明耀就會派人殺掉自己。現在就算是想逃也逃不掉,不出意外的話,他現在已經被緊緊盯著了。

「姜辰……姜辰!」曾永亮的臉色陡然猙獰的可怕。「老子要死了,你也別想好過。」

曾永亮回頭看著身後的辦公樓,眼裡的怨毒一閃而逝。

「既然你要活的姜辰,那我就出手把他弄死!」曾永亮呢喃道,臉上陡然升起一股瘋狂的神色。

此時的曾永亮自知難逃一劫,赫然動了出手刺殺姜辰的心思。

曾永亮對自己的身手還是頗為自信,從小習武的他,對付一個手無縛雞之力的少年,簡直不要太容易。

「現在得想辦法繞過曾明耀的眼線,趕往華陽市,抓住姜辰逼他交出錢來,再幹掉他。」曾永亮暗暗盤算著。

「到時候當曾明耀發現自己失蹤以後,定然會馬上派人來找自己,留給我的時間並不多。」

曾永亮的臉色微微有點難看,他不是沒想過擺脫監視的人以後,便直接跑路。但是與其身無分文的跑掉,過著東躲西藏的生活,還不如賭一把。

萬一自己成功了,那就即報了仇,還能拿著錢在國外過的逍遙。 「喲,這不是許華升嘛!」

姜辰來到許氏集團的董事長辦公室,推門后便看見原本屬於許志業的位置上,正坐著他的親生兒子許華升,頓時一臉驚奇。

「姜辰!」許華升聞言抬起腦袋,當看到眼前的熟人後,頓時一愣,半天反應不過來。

「怎麼,現在你是公司的主事人了?」姜辰走到許華升的面前,臉上帶著一絲古怪,打量著一臉憔悴的許華升。

「你踏馬的怎麼跑進來了,快給老子滾出去。」

仇人見面分外眼紅!看到眼前的姜辰,許華升也沒作多想,便打算直接把姜辰趕出去。

「我怎麼就不能來了,我可是公司的一號股東。公司現在面臨危機,我當然得出來管管才行。而且,你好像沒有資格趕我出去吧?」姜辰輕輕一笑,臉上帶著一絲不屑。

現在的許華升,已經沒了跟自己角力的資格!姜辰對此點分為清楚。

「一號股東?」許華升聞言一懵,不知道到底是什麼情況。

許華升是今早上被自己老爸的私人秘書帶到公司來的,按照許志業的吩咐,他將暫時坐陣公司。

由於剛來的緣故,許華升對公司的事情還不清楚,並不知道姜辰是公司的一號股東。

「好了,我也不想跟你說那麼多。」姜辰打斷了許華升的沉思。

「許志業因為販毒被抓,估計一年半載是出不來了。而你……」姜辰看了一眼許華升,臉上帶著一絲笑意。「恕我直言,你不是管理公司的這塊料。」

「你胡說,我爸他怎麼會販毒,你踏馬的敢血口噴人。」許華升聽到姜辰的話后,陡然暴怒,站起身來就要動手。

姜辰的臉色微微一凝,眼裡閃過一絲冰冷,對於許華升欲要打人的動作不做絲毫躲閃。

看到姜辰眼裡的冰冷,以及毫無反應的身體。許華升猛然想起在學校的時候,自己是跟姜辰打過的,而且手臂還差點被姜辰給打斷了。

於是心裡一驚,猛然站起的身子微微一凝,沒了動作。

「怎麼不動手了?」姜辰看見本欲動手的許華升猛然止住了身形,頓時一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