也幸虧林楠最近財大氣粗,否則還真承擔不起。

當周穎從省城歸來得到這些消息的時候,那叫一個高興,仙府餐廳是她和秦嵐一手打造的,以前就因為供貨不足而沒少吐槽林楠。

如今這下好了,產量大大提升,仙府餐廳也就可以在幾座最頂級的一線城市開動了。

有著周穎的陪伴,林楠小日子過得優哉游哉。

不過就在這時,卻有人打起了林楠的注意。

燕京某地,某座別墅莊園內,陰冷年輕男子身前赫然正擺放著林楠和周穎二人的照片。

「很好,煉丹大師,真若是能為本少主所用,我蠱門還用這般隱藏懼怕其他?」陰冷男子自語,充滿了冷笑之意。

在年輕男子身前,一名中年美婦眉頭微皺的看向這位少主。

「少主,此人身邊至少有兩位大修士高手守護,想要控制,只怕不易!」美婦沉聲。

自從林楠煉丹大師身份暴露以來,沒少人想打過他的注意,但一想到之前東瀛六大高手被屠的消息就不自覺的打了寒顫。

而且,前段時間燕京這裡雷家也是活生生的例子。

惹了林楠,絕對沒有好下場。

他身邊有高手守護,而且本身也有著一些特殊的手段,不可小覷。

然而,蠱門這位少主可不這麼認為。

嘴角的邪笑,就是最好的說明,代表著他的態度。

「林楠不好對付,他爹娘之類的,乃至身邊的普通人,難道還不好對付嗎?」蠱門少主冷笑,隨即翻手間取出一隻如同細針大小的血紅色蠱蟲。

只是一眼,就讓老嫗臉色一變。

「只要讓我的蠱王入體,他就逃不出本少主的控制,哪怕是陳聽雨他們惱怒又如何?」蠱門少主冷聲繼續開口說道。

「掌握了煉丹大師,甚至是掌握了煉丹之法,我蠱門還會懼怕他們?」

美婦聞言,又看了一眼那條血紅色蠱蟲,雖然眉頭微皺,但最終卻還是微微點頭。

這條蠱蟲,雖然看似一般,而且極小。

但卻是一隻被血食培養了上百年的蠱王!

莫說是普通人,哪怕是大修士高手被蠱王入體,也回天乏力,除非這位少主掌控召喚而出。

以它來控制林楠,成功的可能極高。

林楠雖然之前有本事從陸家逼出蠱蟲救人,但卻不代表這東西他也有本事逼出蠱王。

蠱蟲和蠱王,一字之差,恐怖之處卻是完全不同。

「去,你親自動手,無法直接對林楠出手,那就對他身邊之人出手,逼迫他吞下蠱王!」蠱門少主沉聲說道,一想到即將可能控制一位煉丹大師,他就充滿了興奮之感。

「是,少主!」美婦最終微微點頭,應了下來。

不過這件事到底如何操作,她還需要小心。

雙石村,林楠自然不知道這些人的主意竟然再度打到自己頭上,甚至決定對他身邊之人動手。

周穎在的這幾日,林楠生活的那叫一個滋潤,自家待幾天,然後在老舅家也待了兩日,日子不知不覺中就過完了。

兩人在一起的日子,過的太快,總是讓人覺得有些不舍。

要說唯一的小插曲,那也就是吳培軍這位老舅的催婚了。

吳培軍消息倒是靈通,竟然知道在林楠身邊聚集了不少漂亮女孩,而且還一個個的在打林楠的主意。

這哪行?

為此,吳培軍索性直接將這件事在飯桌上給道了出來,催促二人結婚。

甚至差點下了死命令了,要麼結婚,要麼一拍兩散,讓林楠和周穎都有些無奈。

實際上,二人暫時還真沒有多想結婚的事情,這種對他們而言,蠻好,很幸福的感覺。

但可不僅僅吳培軍這麼想,林母他們也開始促成了,不停的催促著,想要讓周穎早點過門,然後等著抱孫子。

好不容易,二人才算是讓他們打消這個念頭,林楠二人一陣心累。

不過,也都感覺到幸福。

這也是家的感覺。

送走了周穎,林楠又開始了自己的正常生活,農家小店的生意繼續做,這點其他人幫不了什麼,還是需要他自己才行。

除此之外,林楠家院子里的一眾靈果,要成熟了!

這一點,讓林楠極為期待。

拳頭大小黃橙橙的仙桃,金黃色的金楠果,青色的青果,乳白色的元靈果,以及火紅色的無花果,都要成熟了。

哪怕是還不曾服用,但僅僅是它們散發而出的氣息,已然讓整個大院的天地之氣都高了不少,有著沁人的香味,聞上一口都覺得格外的舒坦。

這就是靈果。 香氣滿院!

沁人心脾,哪怕是林楠自己聞起來都大為滿意。

這些靈果,比之前林楠見過的都要好的多!

金楠果,青果,元靈果,這三者林楠都吃過,羅家和蜀山宮都有給林楠嘗過。

味道只能算是一般,至於功效之類的,還不如大力丸這種東西。

但此刻這些靈果,絕對是好東西。

前前後後,林楠也耗費了十幾瓶左右的中品進化液,也就是近十萬靈氣值來培育。

而今,效果出來了,絕對算是精品了!

林楠很是期待,這東西按照小飛仙所言,價格都不便宜,甚至元靈果這種數萬靈氣值一枚,堪比二品到三品靈丹的價格。

而今,加上仙桃樹,五株靈果樹全部到了成熟的時刻,上面的靈果讓人欣喜。

來到仙桃樹下,林楠第一個嘗試的就是這東西。

在這些靈果之中,仙桃樹是林楠最先種植的,而且名氣也是最大的,培育時間以及耗費靈氣值也是最多的,各種成本一起,絕對高達三四萬靈氣值!

甚至滿院子的香味,也就數這些仙桃味道最濃郁!

「爹娘,你們也都來嘗嘗!」林楠開口笑道,直接順手摘下三個,爹娘各一個。

林長河夫妻二人這幾日也滿是高興,樹上的東西早已超過他們這兩位老農的認知範圍。

但毫無疑問,他們知道這是真正的好東西,而今終於成熟了。

自然他們不會客氣,接過桃子,恍若是一件精緻的藝術品,香氣四溢,讓兩人聞起來渾身都覺得格外舒坦。

「噗呲……」

一大口直接咬下,一瞬間三人同時微楞少許,眼中頓時亮了起來。

林長河二人只覺得整個人彷彿真的要飛起來一般,渾身顯得輕飄飄的,入口即化,然後進入到渾身四肢八脈之中。

具體如何,他們甚至無法形容得當,但絕對是他們吃過的最好的東西,整個人都輕鬆了太多太多,忙碌了大半天的一絲疲憊感,瞬間消失殆盡。

而這,僅僅是一口而已!

與此同時,林楠眼中更是充滿了震驚!

哪怕只是一口,他也能夠極為確定!

仙桃無疑!

二品乃至三品靈丹林楠都服用過,也知道一些效果。

但是,絕對不如這枚仙桃!

味美,效果更是沒得說!

只是這一口,林楠就感覺到體內充滿了力量,真若是這一顆仙桃吃下去,哪怕是林楠自己估計都必須立刻坐下來修鍊消化吸收。

再看看一旁爹娘二人,已然咬下了第二口。

見狀,林楠那是連忙的出聲阻攔。

不能再繼續了!

「爹娘,別吃了,你們消化吸收不了,趕緊停下來,適當的運動下,否則這仙桃內的能量足以撐爆你們。」林楠開口。

此言一出,林長河二人頓時也反應過來。

雖然只是兩口,但二人覺得渾身充滿了力量,更是飽飽的感覺。

「兒子,這真是傳說中的仙桃?」林母簡直是兩眼放光。

仙桃,那可是傳說中王母娘娘的東西,吃它的那可都是傳說中的仙神,自己兩口子也能吃了?

尤其是,自己兒子能種植?

林楠點頭確認,對他們而言,這是仙桃無疑!

囑咐爹娘二人別吃了,出去運動消化消化,順道也讓他們到村口把何宏凰炳三爺爺他們叫來。

沒多久,凰炳三人走了進來,人還沒到,就已然察覺到院子里的東西了,頓時眼中大亮。

「還真是這些好東西!」何宏率先開口,滿是激動。

雖然之前在林楠家院子里看到過這些,但當時並沒有完全成熟,而且看起來也就一般,感覺不出來什麼。

但是眼下,這種感覺太強烈了。

先前林長河夫妻體內的那種澎湃的能量他能察覺的到,本就有些好奇與懷疑,而今徹底印證了。

「你小子,竟然還真的把仙桃給整出來了!」何宏感嘆不已。

越是在林楠身邊待的久,越是讓人震驚。

別的不說,在這住著,他真的不想走了。

去哪,在他看來都不如這裡。

尤其是眼下,仙桃都給整出來了,還有那麼多明顯不同的靈果!

凰炳雖然沒有多說,但眼中同樣帶著震撼,這位主人太神奇了。

至於三爺爺,他不懂這些東西,但一進林楠家大院,就感覺渾身舒坦不已,再聽到何宏的話,他就知道,這個大孫子肯定是又整出了什麼好東西。

「是不是,還要看看你們的評判。」林楠輕笑,隨手又摘下三顆,一人一顆。

「三爺爺,這東西你只能吃一口,剩下的你帶回去,每天吃一口,千萬不能多吃,否則會承受不住的。」林楠特意給三爺爺囑咐了一句。

東西是好,但承受不住就麻煩了。

一個不小心,真要把人撐爆!

就好比眼下的林楠,吃了一顆仙桃便已然到了極限了,哪怕是他此刻也感覺到撐,需要立刻打坐修鍊吸收。

三爺爺笑著點頭,不過卻也帶著疑惑。

什麼桃子,還只能吃一口?

不過很快,他就真的明白了林楠的意思。

只是一口而已,他明白了為何林楠先前這麼說了。

舒坦是舒坦,就是太撐了!

渾身這老胳膊老腿的,說不出的舒服,味道更是沒話說,老爺子活了那麼久,都沒有吃過這麼好吃的桃子。

說仙桃,還真是沒得錯。

雖然很想再咬上一口,但三爺爺最終還是忍住了,然後跟寶貝疙瘩一般的給收了起來。

一旁,何宏和凰炳二人就沒有這個限制了,尤其是何宏,簡直是雙眼放光,不多時便將一顆仙桃給吃的乾乾淨淨的,甚至目光更是充滿期待的盯著樹上的其他仙桃。

好東西,這才是真正的好東西!

何宏覺得自己有些為老不尊,欲罷不能了。

胃裡的饞蟲這段時間徹底給勾兌起來了,再也無法壓制住。

「小子,再吃一顆,老頭子我決定以後不走了,徹底為你保駕護航了。」何宏有些大言不慚的開口說道,惹得林楠和凰炳都是一陣輕笑。

說的跟林楠賺大了一般,實際上這老爺子哪怕是現在轟他走,他都不樂意!

看了一眼樹上近百顆仙桃,林楠也不吝嗇,一人又是一顆給凰炳何宏丟了過去。

這東西,哪怕是他們,兩顆也差不多了! 這一日,雙石村不少人都看的真切。

林長河夫妻,竟然扛著一筐筐的蔬菜瓜果不斷的在家裡和地里進行著。

哪怕是一些人想幫忙都不要,非常的賣力!

而且是一筐接一筐的,絲毫沒有半點勞累的意思。

甚至,就連三爺爺這位老人也好似受到莫大的刺激,一個人在村裡不停的走動起來,如同在鍛煉……

「他們這是怎麼了?」一些村民疑惑不已,想不明白他們這到底是如何。

林楠家,林楠盤坐在地上,一遍遍的運轉功法,繼續錘鍊自身。

一顆仙桃中聚集的能量太多了,比氣血丹多太多,哪怕是他也撐的不行,此刻要做的就是這些能量消化吸收,引入血肉骨骼靜脈之中。

而凰炳和何宏二人也各自趕回自己的土房內,一個個閉門不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