砰!

一聲,黃如天被紀羽一拳打在了地上……即使是戰師強者,此刻他臉上也有些發黑。

在這些奇怪的火焰下他甚至連天地能量都聚攏不起來,戰師強者天然的優勢似乎就這樣沒有了。

紀羽哪裡會給他有什麼休整的時間,落在地上,一隻腳輕輕跺了跺地面……

霎時間,一個讓所有人都目瞪口呆的情況發生了……一生二,二生三……瞬間,這場中竟然出現了三個紀羽。

嘶!

所有人都是倒吸了一口涼氣,這到底是什麼招式?絕對不是幻影,而且沒有紀羽的身上都有那種讓他們畏懼的氣息……那是,那個強者的氣息!

「合!轉!爆!」

三個字從三個紀羽口中說了出來,穿透了這片天地一般,震得每個人心神不寧。

黃如天此刻有些狼狽的站在火焰之中,便見這些火焰不斷的旋轉了起來,隨後竟然又成為了一朵蓮花狀的東西。

轟!

下一霎,一陣巨大的轟鳴之聲響起……

沒有任何的預兆,就像是美絕了的煙花忽然綻放一般。

所有人心頭皆是大震……這才剛剛開始,難道這少年就要贏了?

他們不敢相信,這可是戰師二階的強者啊,難道真的會被一個八階戰士給打敗了? 紅樓之尷尬夫妻 那這又是何等的天方夜譚,何等的可笑?

自然,一切都不可能會這麼順利。

在轟鳴聲響起之後,紀羽並沒有任何的放鬆,反而神情是更加的凝重了,他有一種直覺,這人絕對不會這麼簡單就被打敗的。

弄弄的煙霧不知怎麼釋放出來的,剎那便將黃如天整個人給遮掩住了。

微風輕輕吹起……此刻,竟是一種奇妙的寂靜。

紀羽微微向前一步,而後又露出了一聲輕輕的笑意。

他意念之力鋪天蓋地的朝著黃如天所站的方向衝去,而後,他抬起了兩隻手臂,交叉護在了胸前。

「砰!」

出乎意料的,在紀羽做好這個防禦動作的時候,一個拳頭瞬間就到了他的面前,紀羽悶哼了一聲,便退後了數十步,這才慢慢的停了下來。

「好!」

他大笑一聲。

只見此刻黃如天面無表情的抓著拳頭,死死的打在紀羽的手臂之上,若不是紀羽手臂的抵擋,那麼這一拳就一定會打在他的胸口,甚至會直接穿透……

好霸道的一拳!紀羽眼中略過一抹敬佩。

眼前的敵人強大……非常的強大,不僅是他見到的最年輕的戰師,更是戰師之中的翹楚!

紀羽的一個好字,卻讓其他的人呆了又呆……不知該說些什麼,他們似乎已經被震撼成了習慣……

這小子到底是人還是怪物啊?面對一個戰師強者,怎麼還有這種鎮定,而且被打了一拳,竟然沒有任何受傷的樣子,就單單說了一個字……好?

他真的是戰士級別嗎? 大叔不可以 該不會是隱藏了實力吧?

當然,這一切只有紀羽才知道……黃如天實在是太過強大了,比他之前對付過的二階戰師趙元要強大多了,雖然現在他是戰士八階,但也絕對不能正面將他擊敗。

這一招,就已經讓他明白了自己跟這位戰師的差距有多大了……

但他不自卑,為什麼?因為他才十五歲!對方是二十歲,紀羽自信,再給他五年,在他二十歲的時候他絕對可以輕易碾壓黃如天,甚至還能對付這裡的天空戰師。

而現在……還不行,但卻也不意味著,他就會後退,就會輸!

「再戰!」

紀羽大吼一聲,兩隻交叉的手左右一張,丹田之中,九鼎丹火不斷的補充著力量,隨後一道烈焰的力量猛地從紀羽全身上下衝出。

霎時間,紀羽成為了一個火焰人!

「哼!」

黃如天冷哼一聲,伸出一隻粗壯有力的手,手上的肌肉還在不斷的跳動著,甚至露出了一些青筋。

「爆裂拳!」林磊駭然失色。

黃如天的那一招是爆裂拳,異常的兇猛,甚至可以搏殺魔獸。

「他不會是升起殺意了吧!」

「不行,快阻止他!要是那少年死了,我們甚至是我們的家族宗派都要面臨一個死劫!」以為天空戰師強者正欲出手阻止,卻被一把利劍給擋了下來。

「劍無心,你這是何意?」龐拋此刻有些急的呵斥,劍無心在此刻竟然阻止了他身後的長老出手。

「黃兄他心中有數,這種事情他不會亂來的……我想,他認為那個少年可以接下他這一招吧。」劍無心面無表情,看都沒有看龐拋一眼,只是面帶精光的看著紀羽。

「哼!怎麼可能!」龐拋哼了一聲:「我承認那少年了得,但他最多也只是我們這個層次,面對戰師二階強者的戰技,就算是你劍無心也不見得能擋下來的,更何況是他!」

「無心兄,莫不是暈了頭吧?」

許天子此時也參合了過來。

劍無心板著個臉,壓根就沒有理會他們,頓時就讓這二人氣急。

「於長老出手吧!」龐拋朝著自己身後的這名天空戰師強者說了一句。

「青老,阻止黃如天!」許天子也哼了一句。

他們不能看著那少年死在自己的眼前,否則一切都是麻煩了……他們還年輕,還不想死!

兩名天空戰師強者相互點了點頭,而後兩道空前強大的氣息便要朝著戰場衝進。

「少爺,我們要出手嗎?」王霸此刻跟在王元的身後,問道。

「出手?你看妖無痕和林磊他們動了嗎?他們三大宗派的人不了解黃如天,難道我也會弄錯不成?」王元冷笑一聲,面帶玩味的看著黃如天的方向:「王老,黃如天這麼多年來雖然勇猛,但你有見過他真正衝動過嗎?」

王霸搖了搖頭,隨後王元繼續道:「那就是了啊,黃如天肯定不會想不到滅殺那少年之後的後果,他如果沒有把握是不可能會使用那一招的……若是我們出手了,才有可能會引起那位強者的不快吧。」

對於黃如天,王元不得不承認,黃如天的戰力在他們四大家族年輕一輩之中是佔據了絕對的第一,但這並不意味著黃如天就是有勇無謀。

聽了王元的解釋,王霸才慢慢後退了幾步,有些尷尬……剛剛是自己太怕死了。

兩位天空戰師強者出手,直接便是調動了天地之威,真正的凌空而降。

兩道恐怖到極致的戰氣在他們手上出現,有種問鼎天下的韻味。

而就在他們正要出手的時候,那手掌已經要朝著黃如天的方向攻下……

轟隆隆!

忽然一道強烈到了極致的雷霆之力轟然發出,響徹了整片雲霄。

兩道藍色的雷光猛地從半空之中落下,擋在了他們的面前。

兩個天空戰師強者頓時噤若寒蟬,面色蒼白無血色,他們有些顫抖的看了看對方,而後馬上尋找到了雷霆的來源。

他們下方,一隻黃色的小魔獸正一臉嚴肅的看向他們,臉上還帶著陣陣雷電,噼噼啪啪的響著。

「這魔獸……」

「不!這股力量……這股力量很像之前那個強者所把控的雷電之力!」

「該不會這魔獸也是他的傳人之一吧?」兩名天空戰師想到這裡,頓時就不敢亂動了……

開什麼玩笑!這道力量絕對是可怕的,他們要是再動的話,恐怕就要被電成渣了……不說別的,這道雷電的威壓就比普通的雷電要可怕多了。

他們看向皮皮的時候,眼神又是充滿了畏懼。

「皮皮~皮皮~」

此時,皮皮嚴肅的盯著這兩人,而後一隻小手向他們擺著一個退下的動作,囂張無比,要他們別打擾紀羽的戰鬥。

兩人哪裡敢不聽話……相互看了一眼,最後又面面相覷的退了下去。

天吶……剛剛來了一個妖孽般的少年,現在又有一個妖孽般的魔獸……到底是一個什麼樣的強者,竟然能培養出這麼有氣勢的弟子啊?

兩個天空戰師心有餘悸的落在了地面,既然別人不許插手,那也沒有他們什麼事了……

龐拋與許天子對看了一眼,在對方的眼中皆是看出了各自的驚懼……沒想到竟然會是這樣的結果……那強者真的不許他們出手?

客官不可以~ 看到那小魔獸的時候,那可愛的面容卻讓他們毛骨悚然,那雷電之力……太過可怕了。

劍無心哼了一聲,隨後又繼續看著這場戰鬥。

「來吧!」

紀羽此時做了一個同樣的動作,他雙眼微微閉了起來,進入了一種極其奇妙的狀態……貓撲中文 ?(貓撲中文)面對黃如天的爆裂拳,紀羽此時選擇了閉起雙眼……難道是要放棄抵抗了?

當然,這是不可能的,再笨的人也不會相信紀羽會放棄抵抗。

只不過他們也看不明白,紀羽到底想要做什麼……面對戰師強者的一拳,他到底想要怎麼做。

那可不是簡單就能接下的啊……

幾個天空戰師強者看得異常的緊張。

原本這些小輩的戰鬥並不能入他們眼的,但現在他們卻被深深的吸引了……一是擔心黃如天失手殺人,而是好奇,這年紀輕輕的少年到底還有什麼稀奇古怪的戰技,來抵抗黃如天這麼猛烈的攻擊。

死一般的寂靜,黃如天面無表情的看著紀羽,此時,他的上衣已經在紀羽的意形拳下化為煙灰,露出那強壯而健碩的肌肉,汗水留下的時候還散發出真正晶瑩的光。

那肌肉跳動的幅度異常的誇張……咚咚~咚咚~

起伏不斷,似乎裡面蘊含了無限的力量,只要有個引線,就會被引爆。

然而他沒有馬上出手,只是盯著紀羽,他也想知道,這不過戰士八階的少年還會給自己怎麼樣的驚喜。

說實話,他已經許久沒有這麼興奮過了,沒想到這一次讓他有無窮戰意的,竟然是一名比他小上不少的戰士八階修士……

從心底,其實他也有些挫敗感的,眼前人不過戰士八階,而且沒有自己大,卻有著幾乎可以匹敵自己的力量……

這麼多年以來,天才之名……呵呵,現在想起來似乎真的是有些可笑了啊。

時間如流水,所有人都安靜的看著這一幕,連呼吸都不敢大口一點。

「奇怪了……怎麼會有這種奇怪的感覺……」

「古老頭,你感覺到了嗎?」

龐拋身後的於長老面色變得非常的凝重。

此時,古老也是深沉的點了點頭:「嗯……我感覺到了,非常的奇怪。」

「一股生機的力量在不斷的流逝,不過……似乎是往那少年的身上流去的……」許天子身後的天空戰師強者青長老慢慢說道。

「是了!難怪老夫會感覺到這麼憋屈,原來是這周圍生機的流逝!」王霸一拍手,便道。

林磊跟妖無痕身後的兩名天空戰師強者也同樣露出了匪夷所思的樣子……這到底是怎麼一回事?生機怎麼會莫名的流逝了呢?

他們不禁同樣將目光轉移到了紀羽的身上……

隨後臉色幾乎是同時變的。

「是他!他吸收了生機!」

「怎麼可能……世界上怎麼可能會有人能吸收生機的力量!」

幾名老人詫異無比的看著紀羽,所有生機的氣息都涌到紀羽的身上去了……這簡直是……不可能的事情啊!

然而,事實確實如此。

紀羽運轉了生機拳的力量!

一拳萬物絕!

此刻,紀羽便是要運轉起這一拳,將所有的生機都聚在自己的身上!

他面色迅速蒼白,生機拳確實很消耗力量,而且也很消耗時間,若不是黃如天等他的話,恐怕他根本就抽不出什麼時候來運轉起生機拳。

紀羽稍微後退了幾步,他腳下的幾棵青草瞬間枯萎……

眾人無不是倒吸了一口涼氣……這到底是什麼霸道的力量啊!

「好了么?」黃如天的聲音傳來。

紀羽笑了笑,沒有作聲。但已然表明了態度。

「轟!」

下一霎,黃如天所站的地面瞬間出現了數條裂縫,而黃如天本人,則是猛地朝著紀羽的方向沖了過去,化作一道黑影。

好快!

此時,不但是紀羽,甚至跟黃如天打交道已久是王元等人亦是吃了一驚。

黃如天的速度快到了這種地步……在空氣之中留下了幾道殘影,隨後便出現在紀羽的面前。

紀羽並不慌亂,只是微微後退一步,而後他臉上頓時出現了一絲暴虐的氣息……

砰!轟!

兩拳猛然相碰,一道無比強大的氣息頓時以紀羽跟黃如天為中心,瘋狂朝四周擴散而開,化作一道道狂風。

紀羽的身形迅速後退,黃如天緊緊逼著,但他臉上的血色卻以極快的速度消散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