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還真是不知死活,你以為逃到華夏,就能活命了?」為首的一名金髮外國佬淡淡開口,有著流利的中文,顯得有些不屑。

「交出聖物,給你一個痛快!」

林秀榮一語不發,強行撐住身子,一柄短劍橫在身前。

那東西,她沒法交,根本不在她這裡。

但這個解釋已然說了很多遍,根本無人相信。

所以她一路被追,一波波的高手殺來。

「我說了,不在我這!」林秀榮沉聲。

一旁,那個亞洲男子聞言,嘴角帶著玩味的笑意,盯著林秀榮上下打量著,帶著一絲絲貪婪之意。

對於她,那是早就垂簾三尺了,雖然算不得極品,但在林秀榮身上始終有一股特殊的東西吸引著他,讓他欲罷不能。

「廢什麼話,抓住她,我自然有辦法讓她老實交代!」男子冷笑,眼下之意很是明顯。

兩名外國佬聞言,臉色臉上也忍不住帶著一絲戲謔之意,很想嘗試嘗試。

林秀榮被這人一說,臉色更是難看了,狠狠的瞪了一眼此刻,恨不得一劍劈成兩半。

「蔣浩,即便是我死,也要拉你墊背!」林秀榮寒聲,帶著極大的仇恨之意。

她的一個姐妹,就被這個以前的同門畜生給徹底的糟蹋后折磨致死,慘不忍睹。

被叫蔣浩的男子冷笑,對於林秀榮的罵聲絲毫不在意,反而更是興緻勃勃的盯著渾身是血的林秀榮打量著,眼中貪慾毫不掩飾。

「我說了,你逃不掉的,等會抓到你,我會讓你將一切都老老實實的交代出來!」

「畜生!」林秀榮大罵。

然而一切都顯得蒼白無力。

她無力再戰,早已重創,眼看著三人逼近,林秀榮提起最後一口氣,眼中帶著瘋狂之意,猛然間主動出擊,一劍直奔蔣浩而去。

即便是要死,她也要拉上這個畜生,絲毫不顧及左右兩人的襲殺。

蔣浩剎那間就想逃,他雖然壞,但實力反而沒有林秀榮強,而今拚命爆發的林秀榮,頓時讓他心中一緊,連忙閃身就要閃躲。

「噗嗤!」凌厲一劍,直接將蔣浩左肩劃出一個尺許長的血口,嚇得蔣浩臉色極為難看,差點整條手臂都要被斬下。

「賤人,該死!」蔣浩頓時大罵,不過卻是連忙抽身爆退,而林秀榮此刻卻很慘。

儘管拚命但還是沒能殺了這個畜生,自己被另外兩人擊中,一道從胸口劃過,一掌也正中右肩,瞬間再度重創,連殘破的廠房牆壁都撞翻,直接摔倒外面去。

然而,也就在剎那間,陡然間一道身影直接沖了過來,猛然間極速閃動,直接將即將砸在地上的林秀榮給接了過來。 林楠到了!

他只有林秀榮發來的定位,但這東西並不太準確,林楠先前按照定位趕到的時候並沒有尋到人。

但卻也發現了一些端倪,有血跡!

這讓林楠大為擔心,連忙讓凰炳何宏他們都分開尋找,林楠正好朝這個方向趕來,看到了這一座廢棄工廠。

才剛剛靠近一些,他感覺到了其中的動靜。

怒吼聲,慘叫聲。

再然後,工廠牆壁都被撞到,一道人影突然間飛了出來。

只是那一眼,林楠便已然認了出來。

雖然這一身勁裝和之前的那位秀榮姐有些不一樣,但那股氣息林楠沒有認錯。

還有就是在飛身出來的時候林楠瞥見了她的容顏,總算是完全確定了。

他不知道這位秀榮姐經歷了什麼,為何會出現在這,會出現這一幕,但卻毫不猶豫的上前,任由飛過來的磚塊砸在身上,也猛然間將咳血不止的林秀榮接住。

「秀榮姐!」剎那間,林楠輕喊了一聲,臉上帶著極大的怒意。

林秀榮傷勢太重了,渾身血淋淋,臉色煞白沒有一絲血色,慘不忍睹。

就在前一刻,林秀榮覺得自己必死無疑了,只可惜差那麼一點,沒能殺了那個畜生。

同時她也很遺憾,足足數年沒有回過家了,雖然悄然暗暗打量過,但卻不敢真正靠近,擔心給家人帶來危險。

在外面,她並不叫林秀榮,戶口上顯示的也不在雙石村,而是一個陌生的地方,為的就是家人的安全。

臨死之際,她突然間想家了,眼角含淚。

然而就在下一秒,突然間一個身影陡然間出現,將自己完全接住,然後攬在懷中。

下意識的,林秀榮抬手便準備一掌,認定了應該是其他追殺之人,哪怕是死也要拉上一個,然後自絕於此,也不要被羞辱。

可就,剎那間她聽到了這個熟悉而又陌生的聲音。

這個稱呼,太久沒人稱呼了。

張開眼,哪怕是漆黑的夜晚,她也還是看到了當初那道稚嫩臉龐的痕迹。

剎那間,她笑了。

不過好像就看到林楠孤身一人,頓時臉色再度狂變。

「快走!」

這個時候,她反倒是有些後悔了,林楠的實力她暗自關注過,這位煉丹大師堂弟應該最多和自己差不多,而眼下這裡有三位高手,周圍應該還有幾位,高品修士帶隊,林楠一個人如何擋的住。

看到她這個樣子,林楠有些心疼,這位秀榮姐從小沒少給自己照顧,雖然林宏那時候很皮,沒少教訓自己,但這位真心不錯。

「姐,沒事的,你先別管,我看看是誰敢對你下手!」林楠安慰了林秀榮一句,隨即一翻手一顆氣血丹出現在手中,讓林秀榮服用。

她傷的太重了。

二人正說著,廠房內的三名黑衣人走了出來,並且直接將林楠二人圍了起來,蔣浩臉色陰沉的嚇人,差點就廢了。

「賤人,原來竟然還有幫手!」蔣浩寒聲,他們察覺的到林楠的氣息,也在中品修士的實力,並不擔心。

他們畢竟三人,而且另外還有幾位已然在趕來了,區區一個中品修士那又如何。

當然,這純粹是因為眼下天黑,他不曾看清林楠面容的原因。

否則大白天的情況下,煉丹大師林楠的面容還是很值錢的,很多人早已記住了這位煉丹大師,那是萬萬不能得罪的。

但此刻,他們就這般給忽略了,做夢也想不到會這那位傳說中的人物出現。

林楠將林秀榮放在地上,一顆氣血丹足夠她養傷了,此刻聽到蔣浩的話,讓他臉色頓時又寒上幾分。

「是你們傷了我姐?」

此言一出,蔣浩三位微微一憎,姐弟?

顯然這不在他們情報之中啊。

不過,即便是不知道那又如何,三人不在意。

「哼,既然是姐弟那就更好了,一起殺了了事,你這和賤人都要死!」蔣浩不屑說道,殺意瀰漫,此刻的他傷勢不輕,恨不得立刻就好好在林秀榮身上好好發泄一番泄憤。

然而他這句話一出,頓時林楠直接動手了。

「我保證,你會比我們都先死!」林楠寒聲。

隨即再沒有任何的廢話,身形一閃,抬腿就是一腳上前。

蔣浩顯然沒想到林楠這個時候竟然敢主動出手找死,先前被這賤人重創,本就極為生氣,此刻那也是怒了,猛然一腳迎了上去,他蔣浩也是堂堂中品修士巔峰的高手,還怕一個小子。

更何況,兩位同伴這一刻也出手了。

於是,下一刻兩腿相撞,林楠以一敵三。

硬碰硬!

林楠似乎毫不在意,一腳踢向兩人,兩位兩拳分別超兩側打去。

「蓬!」兩條腿結實的撞在一起。

再然後,就是慘叫聲響起了。

「啊……」

殺豬般的慘叫聲,在這片夜空下響起,極為嘹亮,同時更伴隨著骨骼破碎的聲音傳來。

這一刻的蔣浩,腿斷了!

整個人更是剎那間倒飛出丈許遠,砸在廢棄工廠牆壁上,整個人抱著腿,慘叫的不要不要的。

而左右兩位外國佬此刻也覺得一陣傻眼,儘管林楠只是一邊一拳,但威力太大了,他們只覺得一股巨力來襲,再然後他們直接被打飛出去。

雖然沒受傷,但卻覺得頗為不好受。

這力氣,太大了一些!

至於林楠,那是一點感覺沒有。

他的力量,那不是一般的大,一拳打出,至少數百斤,甚至千斤也不逞多讓。

堪稱天生神力了,兩位外國佬雖然不差,但哪能擋得住。

至於硬碰硬的雙腿交戰,蔣浩那是徹底倒霉了。

此刻的林楠,堪稱銅骨鐵臂!

和他對碰,完全就是找死行徑而已!

一招,勝負已分,蔣浩腿斷了,重傷了!

兩位外國佬也退開了,不敢再貿然動手,充滿了警惕之意。

身後,林秀榮服用了氣血丹,雖然被林楠放到地上盤坐療傷,但卻隨時做好了撲身廝殺的準備,哪怕是耗費了最後一口氣也不能讓林楠在這裡出事。

然而這一招之後,她咋舌了。

這位堂弟竟然這麼強? 場中,林楠神色不變,帶著冷意。

蔣浩躺在地上慘叫,另外兩位外國佬臉色凝重,一出手他們便感覺到有些難以應對。

至於林秀榮,根本沒想到林楠這麼強,她找這位小堂弟求救,完全是希望林楠的能量來救人,而非是他自己前來。

「閣下,地下城清理叛徒,最好不要插手!」一名外國佬開口,帶著警告之意,也亮出了自己的身份。

地下城!

若是普通修士高手聞言,必然臉色微變,甚至是覺得有些后怕。

但是林楠則不然,彷彿沒聽到一般。

他是真不知道這個所謂的地下城是何物,不過臉聚靈島林楠都不懼分毫,還有比聚靈島更強的?

為此,林楠根本無所畏懼。

「沒聽過!」林楠淡淡開口。

「……」

剎那間,兩位外國佬有些凌亂,林楠這話顯得很隨意,但好像真的不知道他們地下層。

原本他們是想拿這個名頭震一震林楠的,但人家根本不知道,怎麼震?

還有修士高手不知道地下城的,這讓他們有些無語。

放眼全世界,有多少不懼怕,不忌憚的?

即便是當年的聚靈島對地下城動手都未能滅掉,反而這些年不斷壯大自身。

而今竟然被一個小小的中品修士給無視了?

二人惱怒!

「不知死活!」另一名外國佬開口,用著蹩腳的普通話,充滿了冷意。

「招惹地下城,你會發現你的末日已然到來!」

說話間,三道身影快速趕了過來,是地下城的高手,一位高品修士,兩位中品修士。

顯然先前的動靜他們察覺到了,第一時間趕來。

頓時這讓蔣浩和兩位外國佬心中大定,林楠有些辣手,不過而今高品修士的隊長都趕來了,一個中品的小子還不是手到擒來。

「隊長,殺了這小子,和這賤人同夥!」蔣浩看到高品修士趕到,怒聲痛斥起來,帶著濃濃的恨意。

林楠至始至終都未動,哪怕是這三人趕來也是一樣,很是淡定。

他不懼分毫,雖然這三人到了,但在林楠等人頭頂上方,兩道人影也到了,只不過大家都不曾注意到罷了。

兩位宗師境高手保駕護航,還怕誰?

這位高品修士是一名中年男子,打量著林楠和林秀榮,帶著冷意。

「殺了他,帶她回去復命!」沒有任何多餘的話語,直接要殺人。

根本不用他動手,他身邊剛剛帶來的兩人已然動手了,先前的兩位外國佬也直接上前,四位中品修士高手同時襲殺而至。

「小心!」林楠身後,林秀榮大驚失色,連忙提醒。

林楠冷笑,毫不在意,也正好檢測下自己的實力到底如何,這四位中品修士便是最好的磨練。

毫不遲疑,林楠直接動了,主動上前,抬手便是一拳,沒有太多的花俏,但卻都極為適用。

以林楠自己強悍的肉身,普通修士的一拳根本無所謂,但誰若是挨上林楠一拳,那可就不輕了。

「砰!」

「噗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