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裡的人根本不贊成她去找喬崢,說出來,只會連最後的機會也喪失掉。

「媽,我沒跟你開玩笑。傅靖安也沒威脅我,我是真心實意喜歡他的。」妞妞道,「您之前不是說,只要我不喜歡喬崢,可以喜歡其他所有的男孩子嗎?您作為長輩,可不能說話不算話。」

「我說的人不包括傅靖安。」葉簡汐沉聲道,「你明知道,他是怎樣的為人,怎麼可能喜歡他?」

她的女兒沒那麼眼瞎,看上一坨爛泥!

「傅靖安又沒做過傷害我的事情。媽,他之前為了救我,差點沒了命!我覺得他人挺好的。至於他犯下的過錯……人非聖賢孰能無過?錯了,改了就好。你們不能把他一竿子打死。」

妞妞據理力爭。

葉簡汐擺手,「你別跟我說這些,我說不過你。但我不同意你們在一起!不同意,不同意,不同意!聽清楚了嗎?」

傅靖安比不上喬崢一根手指頭,葉簡汐就是死,也堅決不會同意,女兒跟傅靖安在一起。

妞妞見母親那麼頑固,扶了下額頭,做出痛苦的模樣。

葉簡汐刷的變了臉色,「怎麼了?是不是又犯病了?」

「媽,我沒事。只要你同意,我跟傅靖安在一起,我就會好好地。」

葉簡汐聽到這話,頓時明白了,這丫頭在誆騙自己,氣的撒開了手:「你這個小混蛋,為了傅靖安欺騙自己的媽媽?我怎麼會教出你這樣的閨女?你真是氣死我了!」

葉簡汐轉身就走。

妞妞想跟上去,可腦袋一陣針扎似的疼痛,臉色一白,跌坐在了床上。 第2060章雙生花:曝光

妞妞這一昏倒,又是過了兩天。

等她再醒來的時候,葉簡汐頂著滿是血絲的眼睛,哭著說:「你這丫頭是要折磨死我嗎?」

走一個喬崢,又來了傅靖安。

她是不是上輩子做了什麼孽,才會收養了這麼一個女兒。

「對不起,媽。」

妞妞心裡也難過到了極點。

她不想害母親傷心,可不見到喬崢,她這輩子都沒辦法安心。

等她從傅靖安那裡,套出了喬崢的所在的地方,馬上跟父母解釋清楚,究竟是怎麼回事。

葉簡汐道,「你別跟我說對不起。你執意要和傅靖安在一起,那我就當沒你這個女兒了,你愛怎樣就怎樣吧。」

葉簡汐決定放手了,管不住清歡,便不管了。

這丫頭愛往南牆撞,那就去撞吧。

葉簡汐鼻音濃重道,「文清,幫我收拾東西,從今天開始,我搬回家住。」

為了方便照顧清歡,她才留宿在醫院,寸步不敢離開。

可這丫頭心裡根本沒她這個母親。

何必留在這裡受氣?

文清聽從葉簡汐的話,將她的行李都收拾好。

妞妞從床上下來,拉住母親的手,哽咽道:「媽,你別走。」

「我不走,你願意跟傅靖安斷清關係嗎?」

「我……」妞妞頓住。

葉簡汐從女兒的態度中,知道了答案,狠心拉開她的手,沉聲道:「安清歡,我跟你說,你若是不願意跟傅靖安斷絕往來,那就別認我這個當媽的。」

葉簡汐頭也不回的往外走。

妞妞這次沒攔著她,而是怔怔的站在原地。

文清勸道,「清歡小姐,先生和太太對您怎樣,您應該比誰都清楚。您怎麼能為了傅靖安,那樣的人渣,惹得太太傷心呢?」

倘若是為了喬崢,還情有可原。

可竟然是為了傅靖安……

文清不理解,這傅靖安是不是給妞妞下了蠱毒,令她對他那麼痴迷。

妞妞垂下眼帘,說:「你不懂。」

「我的確不懂。」文清失望的搖頭。

妞妞像是被抽去了大半的力氣,返回到病床跟前,輕輕地坐下。

再等等……

只要兩個月就好。

……

葉簡汐生氣之下,搬回了老宅住。慕洛琛來醫院,問妞妞是怎麼回事,是不是傅靖安做了什麼。可不管他怎麼問,妞妞都堅持,傅靖安沒做任何事情。慕洛琛揚言,要把傅靖安殺了。妞妞索性以死相逼。

父女倆都不願意退讓,搞得氣氛很僵。

最後,慕洛琛也不跟妞妞說話了,除了叮囑醫生,時刻關心妞妞的衣食住行,他都沒再過來病房。

沒了父母在旁邊,傭人和護士只能聽妞妞的。

妞妞跟傅靖安聯絡,告訴他:「傅靖安,我可以跟你在一起。現在,我已經跟我父母攤牌了,你什麼時候告訴我,喬崢在哪裡?」

「攤牌只是第一步,我最大的願望,是跟你結婚。」傅靖安厚顏無恥的假裝什麼事都沒發生似的,道:「對了,清歡,書瑤已經一歲多了,不能再這麼沒名沒分下去,你不是想自己撫養她嗎?我們倆結婚,讓她成為我們的寶寶。這樣,將來書瑤長大了,也不會有人罵她是野種了。」

「書瑤不是野種!」妞妞大聲反駁。

「你覺得她不是,難道她就不是了嗎?沒名沒分的孩子,就是野種。」傅靖安故意刺激她。

妞妞額頭上的青筋暴起,「傅靖安,你根本不是書瑤的爸爸,對不對?」

沒有哪個父親,會張口閉口的喊自己的女兒是野種。

書瑤,應該是她跟喬崢的寶寶。

傅靖安聽到這話,暗自冷笑。他的確不是那個野種的親生父親,可她的親生父親比他還不如呢。

那是個強姦犯!

「你管她是不是我的呢,哪怕不把書瑤劃到我名下,你也得跟我結婚。」傅靖安威脅道,「你不跟我結婚,我就不告訴你,去哪裡找他。」

「我才十九歲,哪裡能結婚?傅靖安,你是不是糊塗了?」妞妞壓根不想跟傅靖安結婚,想想他的樣子,都覺得噁心,更別說是跟他在法律上,有實質性的關係。

「這怕什麼?你離二十歲,也就差那麼幾個月了。我們先舉辦酒席。我老家,都是先辦酒席,等懷上孩子再領證的……」

「你別得寸進尺!」

「你以為,我要你給我生孩子嗎?」傅靖安笑著說,「你放心,我只要跟你結婚。至於孩子,我有書瑤就足夠了。清歡,我是真的喜歡你,想守著你們母女倆過一輩子,你別把我當壞人,成不成?」

妞妞不想再聽他胡說八道,直接掛斷了電話。

傅靖安聽到電話里,嘟嘟的忙音,臉上幸福的笑容,宛若潮水般褪去。

不想給他生孩子是嗎?

可惜,早晚都得生。

只要他們倆結婚了,她想離都離不了。

……

妞妞還沒下定決心,要不要繼續下去。書瑤那邊,便出了問題。不知道哪家八卦周刊,挖出了書瑤的身世,大肆報道,她未婚先孕,生出一個父不詳的孩子。整個A市的人,都開始八卦這件事。

一時間,各大媒體都趕去書瑤養父母的家中,堵住門口,想要拍到書瑤的照片。

養父母為了孩子的安危,連門都不敢出了。

慕洛琛派人壓下此事。

但那麼多人都知道了,即便媒體不敢報道,也架不住那麼多人討論。

妞妞在醫院裡,都被人指點點。

妞妞氣憤的給傅靖安打電話,問:「是不是你告訴媒體的?傅靖安,你太過分了!」

「真不是我告訴的,我發誓,要是我告訴的,便讓我天打雷劈不得好死!」本來就不是他跟媒體說的,他只是借了其他人的口,告訴媒體那邊罷了。

反正,現在有清歡擋在前面,慕家的人也不敢動他分毫。

他更加肆無忌憚。

妞妞頭痛欲裂,不知道該怎麼辦。

慕洛琛親自接回了書瑤,趕到醫院裡看望妞妞,神色嚴厲道:「你到現在,還護著傅靖安嗎?你看看,他都做了什麼事!清歡,別再執迷不悟了。」

慕洛琛想罵醒女兒。

書瑤卻伸手,要妞妞抱抱。

妞妞看著自己至親的兩位,緊緊地攥著拳頭,眼裡含著淚水:「爸,我……我沒辦法……」 第2061章雙生花:關懷

「哪怕家裡跟你斷絕關係,你也要跟他在一起?」

「……」

妞妞用沉默來回答。

慕洛琛恨其不爭道:「你真是被鬼迷了心竅。算了,我也不管你了。不過,你告訴傅靖安,讓他小心點,早晚有一天,我會宰了他。」

敢禍害他女兒,傅靖安是真的活夠了!

慕洛琛帶著書瑤走了。

妞妞趴在枕頭上,無聲的哽咽。

喬崢……

你到底在哪裡?

為什麼你活著,也不來找我呢?

我真的快支撐不下去了。

……

傅靖安得知妞妞跟慕家鬧翻了,乾脆來醫院,光明正大的找妞妞。

傭人攔著他。

傅靖安囂張道,「去通知清歡,就說我來了。」

傭人面無表情道,「抱歉,我不認識你,無法幫你通知。」

傅靖安知道,這是慕家的人故意為難他呢,也不多說話,給妞妞撥打了一通電話。

片刻后——

妞妞趿著拖鞋,迎接了出來。

傅靖安指著傭人,說:「清歡,我讓她幫忙通報,她不肯。這是你們家聘請的傭人吧,把她解僱了。」

「傅靖安,你還有完沒完了?」妞妞冷聲道。

「我怎麼沒完了?我跟你是未婚夫妻,你家裡的傭人,根本不尊重我。 醫見鍾情 難道,你不該替我出頭,幫我教訓他們嗎?」傅靖安死皮賴臉道。

妞妞轉身要走。

傅靖安又說,「你走吧,你走了,可別後悔。」

妞妞停下了腳步,對傭人說:「你回慕家吧,不用來照顧我了。」

「清歡小姐……」

傭人開口欲說話。

妞妞沉聲道,「我的命令都不聽了嗎?馬上給我回慕家。」

傭人把餘下的話咽回去,狠狠地瞪了傅靖安一眼,不甘願的離去。

傅靖安最想看到的是傭人被炒掉,不過,以妞妞的脾氣,把她逼急了也不好。 霸道插班生:轉角遇到愛 現在,妞妞能為他,訓斥家裡的傭人,也算小小的懲戒了。

傅靖安心滿意足的走上前,挽住了妞妞的手,道:「我就知道,你是心疼我的。」

妞妞陰沉著臉色,沒有任何回應。

進入病房,妞妞把所有的傭人和護士都趕了出去,問傅靖安道:「你什麼時候,告訴我喬崢的下落?」

「我早跟你說了,跟我結婚。」

「不可能!」妞妞斬釘截鐵道,「傅靖安,你別逼我,逼急了,我告訴我父親,跟你同歸於盡!」

「好啊,我孤身一人,怕什麼同歸於盡?可你呢?真的不怕死嗎?你若是說出去,不止害了喬崢,還會害了你自己!清歡,你忍心你父母和家人,為了你肝腸寸斷嗎?忍心你的孩子,剛出生沒多久,就沒了媽媽嗎?」

傅靖安的質問,像是鋒利的刀刃,狠狠地刺在妞妞的心上。

妞妞死死地咬住下唇,不發一言。

傅靖安話鋒一轉,蠱惑道:「只是跟我假結婚而已,等圓了我的夢,咱們一拍兩散。你跟你的喬崢和和美美的過日子,我則消失不見。所有人都開心,難道不好嗎?」

「我怎麼確定,你會履行諾言?」妞妞已經見識到了,傅靖安的無恥和狡詐。

不肯輕易相信他了。

「若是我違背了諾言,你便告訴你爸一切。 陪吃是長情的告白 以他的脾氣,不止是把我丟進深山老林,自生自滅了。」

傅靖安神色坦然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