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軒轅劍即將跟皇埔歸一的仙劍碰撞在一起的時候,林逸卻突然眼睛一瞪,神魂在這一刻簡直就像是沸水一般瘋狂的沸騰了起來,「給老子死!」

「砰!」

驚世大爆炸驟然響起。

林逸的虎口瞬間炸裂,軒轅劍也直接無力的在空中翻滾,朝著後方倒飛了出去,不過這一劍終究還是擋住了。

「砰!」

一聲細微的悶響聲驟然響起。

皇埔揚宛如一截朽木一般,直挺挺的朝著地面倒去。

「這……」

「難道皇埔揚死了?」

眾人全部都驚呆了,在皇埔歸一的追殺之下,林逸竟然還能夠殺了皇埔揚?

最讓眾人畏懼,震驚的是,他們根本沒有發現林逸到底用的是什麼手段啊? 急速趕來的皇埔歸一一把抓住了自己的仙劍,雙眸怒瞪,盯著林逸,怨毒十萬分的呵斥道:「你個小畜生,竟然敢接連殺我的兒子,我要你死無葬身之地!」

話落。

皇埔歸一做了一個起手式,就拿著仙劍準備朝著林逸殺去。

「當!」

一聲脆響。

眾人面前金光一閃,卻是龍頭拐杖盪開了皇埔歸一的仙劍,擋在了林逸的面前。

「皇埔歸一,這次可是你的兒子主動挑戰林少的,在場眾人都可以作證,你身為白雲城成名多年的老前輩,仗勢欺人有些說不過去吧?」

龍婆盯著憤怒的黃埔歸一冷冷的嘲諷道。

「哼!作證?好啊!我倒要看看那個人可以作證?」

黃埔歸一拎著仙劍,殺機騰騰的盯著周圍的眾人。

在他那無比兇殘,可怕的目光之下,一名名修士紛紛一臉后怕的低著頭後退開來,在這個時候給林逸作證,這豈不是想死?

「我可以作證!」

正當黃埔歸一得意洋洋的時候,溫玉上前走了一步,沉聲說到。

朱泰一看,哪裡還敢遲疑啊!急忙衝上前,有些畏懼的看著黃埔歸一說道:「我可以發下天道誓言,的確是皇埔揚找林少約架的。」

「不錯,一對一的打鬥,本就是生死自負,你這樣未免讓人有些瞧不起啊!」

火工頭陀這個二愣子,此時竟然是一副長輩呵斥晚輩的口吻,盯著黃埔歸一呵斥了起來,這一份膽色,看的朱泰都忍不住對著火工頭陀豎起了大拇指啊!不佩服不行啊!

火工頭陀雖然在白雲城也算是小有名氣,經營著兵器鋪,可他的兵器鋪在皇埔家的家業面前算個屁啊!

黃埔歸一一句話都能夠讓火工頭陀的兵器鋪化為烏有,可現在,火工頭陀竟然有膽子去挑釁黃埔歸一,這不是老壽星吃砒霜活膩味了嘛!

他朱泰做個證都已經心驚肉跳了,卻沒想到這火工頭陀竟然更加的囂張啊!

「作證?你個死禿驢有什麼資格作證?」

果然。

黃埔歸一一聽頓時怒了,瞪著眼睛,就對著火工頭陀呵斥了起來。

「什麼玩兒意?你個王八蛋,你罵我是禿子就行了,竟然還罵我是死禿子?你大爺的,你生兒子沒腦子,自己找死,現在好了吧!無人送終,等你老死的時候,老子要親眼看著你爬進棺材里!」

火工頭陀一聽,整個人也直接炸毛了,他本身長的就有點磕磣,這些年又經常跟在練霓裳在一起,那一對比,效果簡直絕了,所以他這輩子最聽不得的就是別人罵他。

可這黃埔歸一倒好,不但罵了他,還罵他是死禿子,當著周圍眾多的強者面兒臭罵,這他那能忍的了啊?

「老子斬了你!」

黃埔歸一一聽,頓時怒了,仙劍一揮,就朝著火工頭陀的腦袋上斬了過去,他高高在上,地位幾乎如同世俗界的帝王,什麼時候被人這麼挑釁過啊!這火工頭陀簡直就是在找死。

「龍婆救命啊!」

上一秒,還牛比轟轟的火工頭陀,此時卻面色大變,急匆匆的衝到了龍婆的背後,一臉緊張的尖叫道。

「黃埔歸一,這件事兒本身就是一對一的比斗,你的兒子技不如人死了就死了,你當真要以大欺小不成?」

龍婆盯著黃埔歸一神情陰鷙的呵斥道,那態度實在太明顯了,今天,若是黃埔歸一敢動手的話,他龍婆恐怕不會輕易放過黃埔歸一。

「龍婆,我一雙兒子都死在這小畜生的手裡,這仇我肯定要報。」

黃埔歸一盯著龍婆,咬著槽牙,無比憤怒的咆哮道,如果這樣他都不報仇的話,試問,以後整個天下如何看他皇埔家?如何看待他黃埔歸一?

「放屁,那皇埔麒仗著皇埔家的實力在八樓,用仙子的繡花鞋丟林少,才被林少斬殺,至於,這皇埔揚,更是了不起了,仗著血刀老祖的血飲刀逞強,那更是死有餘辜,你若是想要報仇,可以,我煙雨樓隨時奉陪!」

龍婆直接怒瞪雙眸,盯著黃埔歸一表明了自己的態度。

榮三少現在的情況也十分的微妙,若是能夠多了林逸這麼一大助力,那將來能夠得到的好處簡直無法言喻,甚至能夠改變整個榮家的格局。

所以,今天無論如何,她也不可能看著林逸就這麼死在她的面前,否則,他如何跟榮三少交代?

別人不清楚,這煙雨樓建造時的意義是什麼,可她作為榮三少最親密的隨從之一,又如何能不知曉呢?

眾人一聽,全部都是一臉震驚的看向了龍婆,這一番話,簡直說的霸道絕倫,是一點退路都不給皇埔家留了啊!

果然。

黃埔歸一一聽,也是面色驟變,瞬間陰沉到了極致,區區一個龍婆雖然實力恐怖,可他還能夠周旋一二,只是煙雨樓的背景,卻恐怖到了極致。

便是到了他這種地位,也只是知曉這煙雨樓不可輕易招惹,可是為什麼,他卻不是很清楚。

此刻。

萬眾矚目,所有人都盯著皇埔歸一,都在等著他的決定。

「你皇埔家若是不服氣,隨時可以去撼天宗找我報仇!」

林逸見狀,盯著皇埔歸一不屑一笑,隨後看著龍婆笑道:「多謝龍婆好意,這是一瓶三品丹藥,龍蛇丸,我想應該對你有很大的幫助,就算是這次的報酬好了。」

話落。

林逸掌心一震,一瓶三品龍蛇丸就朝著龍婆飛了過去。

「我們走!」

林逸輕聲說道,他也不是傻子,殺一個皇埔麒來了一個皇埔揚,殺了一個皇埔揚,來了一個皇埔歸一,他個人之力終究是有限的,如果一直這樣殺下去,他今天恐怕真的要死在這裡了。

一對一他林逸無所畏懼,可是一個人對別人一整個家族,他還真是有些不願意,太吃虧了。

「龍婆多謝,以後開泰樓永遠對您免費!」

朱泰扔下一句話,就急匆匆的朝著林逸沖了過去,開玩笑,現在還不走,難道在這裡等死嗎?

「走了頭陀!」

溫玉一看,火工頭陀竟然還像是愣頭鴨子一樣站在原地發獃,無奈的拉扯著對方的衣服朝著林逸走了過去。 「龍婆,以後需要什麼兵器記得找我啊!我免費給你煉製啊!」

火工頭陀看著龍婆的背影扯著嗓子喊道。

王世興見狀,急忙前一步,看著林逸一臉恭敬討好的笑道:「林少,是否需要我們執法隊護送?」

林逸聞言,嘴角上揚,浮現了一抹猙獰怨毒的冷笑,盯著王世興淡淡的笑道:「不用了,他如果真的想死,我不介意送他歸西,有空去我撼天宗玩兒!」

話落。

林逸帶著三人便直接朝著撼天宗飛去。

可王世興卻是眉頭緊鎖啊!林逸接連斬殺皇埔家的兩大公子,的確堪稱是當世無雙,驚駭世俗,讓他十分的震驚,對於林逸的實力也越發的佩服起來。

可單憑現在想要斬了皇埔歸一貌似還是有些不夠吧!

畢竟,剛剛皇埔歸一一劍可就把林逸的軒轅劍打的倒飛出去數百米,更是讓他的虎口炸裂,如果不是龍婆出現,說不定,現在林逸都已經掛掉了,可他竟然敢在這裡大放厥詞,說弄死皇埔歸一?

「喂,你們說林少真的能夠殺死皇埔歸一?」

王世興想不通,扭頭看著自己的兩名親信,伸著腦袋問道。

「啊!當然了啊!你忘記了,上次雷霆是怎麼死的了?」

「可不是,那火焰牛比的很啊!只要沾染一點,這雷霆想要活命也難了。」

兩名親信一聽,同時伸著腦袋,一臉討好的笑道。

王世興一聽,也回過神兒了,一張臉上充滿了濃濃的驚悚,急忙呵斥道:「安排兩個人常年駐守在北邙山附近,誰他嬢的要是敢招惹林少,記得第一時間告訴我。」

兩人一聽,也回過神兒了,急忙恭敬行禮,隨後轉身就朝著白雲城走去。

皇埔歸一看著林逸等人的背影,槽牙都咬的嘎吱嘎吱響,半晌后,盯著龍婆呵斥道:「今天,這個面子我給你了,可來日我踏平他撼天宗,你可別多管閑事。」

「呵呵,老身也只是奉命保他一次而已!」

龍婆淡淡一笑,拿著龍頭拐杖也朝著白雲城走去,她相信榮三少的眼睛,既然林逸是天才,是妖孽,是一個恐怖到了令人髮指的存在,那他就一定是有大氣運的人,龍婆相信,皇埔歸一弄不死他。

「都給老子滾!」

皇埔歸一袖子一甩,怒吼到,隨後轉身也朝著白雲城走去。

此時,離白雲城千米之外的距離,林逸卻突然停下腳步,隨後面色一紅,當場就噴出了一道血箭。

「林少,您怎麼了?」

眾人一看,頓時面色大變,急忙沖了過去,緊緊的攙扶著林逸落在地上,關切的問道。

「呵呵,那老狗的實力不俗啊!他的一劍,傷了我的內腑!」

林逸面色漲紅,宛如豬肝一般難看,凄慘的笑道,也就是他身懷神府這等逆天的至寶,能夠減少傷害,超強恢復,否則的話,今天,光是皇埔歸一這一劍都足以重傷他的神府,可饒是如此,依舊還是給他帶來了十分嚴重的傷勢。

甚至,他引以為傲的軒轅劍此時都炸開了一道道的裂縫,如果不是軒轅劍非同尋常,此時恐怕已經徹底消散了。

「我背您!」

溫玉聞言,面色大變,上前一步,就把林逸背在了自己的肩膀上。

「喂,你大爺的,你瘦的跟個小雞仔一樣,讓頭陀來!」

林逸看著溫玉,咧嘴笑罵道。

「是是,讓我來,讓我來,上次我在北冥山發現了一塊兒足足有十萬斤重的磁石都是我一個人背回來的,背林少一點事兒都沒有啊!」

火工頭陀一聽,急忙上前,蹲下。

可溫玉卻像是沒有聽到一般,依舊固執的背著林逸朝著撼天宗而去。

一個小時后。

四人同時長長的鬆了一口氣。

「小師弟,大師兄怎麼了?」

瘦猴等人一看,急忙沖了上去,焦急的問道。

「呵呵,死不了的,對了,把皇埔家的祖墳給老子炸了!」

林逸趴在溫玉的肩膀上咧嘴殘忍的獰笑道。

「我去做!」

黑熊一聽,幾乎沒有任何的遲疑,轉身就朝著北邙山的墳地走了過去,他從懂事開始就在這裡掃墓,哪家的老祖在哪裡,他可是一清二楚啊!

「你們頭頂上方的這雷霆網,已經籠罩整個北邙山的所有憤怒,有任何的打鬥,靈氣波動,都可能會引起雷霆網爆炸,直接把整個北邙山的所有憤怒都炸的屍骨無存,如果有人搗亂,朱泰你就直接跟他們說,我需要閉關一段時間。」

林逸看著比較狡猾一些的朱泰說道。

這雷霆網用好了,那可是一張能夠讓整個仙域都束手無策的護身符啊!除非有人想要跟整個仙域為敵,否則,是斷然不敢招惹這雷霆網的。

只是……瘦猴等人先天不足,個個的智商都比較一般,雖有這雷霆網,可如果不會用,也是白瞎啊!

甚至,真的弄出一個魚死網破的局面,那也不是他林逸想要看到的啊!

走出仙域,那便是他林逸真正雄起的時候。

走出仙域,也是他一飛衝天,重新成為王者的時候,他怎麼可能真的願意死呢?

只是有的時候真的到了生死關頭,他的性格容不得他認慫罷了。

「什麼玩意兒?」

朱泰一聽,頓時眼睛一愣,一臉驚悚的尖叫了起來,「你竟然把整個仙域內強者的墳墓都弄上了這個玩意兒?你這是要上天啊?」

「不不,上天有什麼好玩兒的,我林逸將來是要把天都踩在腳下的,哈哈!」

林逸揚天狂笑,宛如瘋子一般,溫玉見狀不在廢話,帶著林逸便朝著自己的住所走去。

「頭陀,你給老子滾過來!」

林逸的聲音從遠處傳來。

朱泰靜靜的站在原地,呢喃到:「你可真是一個瘋子!」

隨後。

朱泰扭頭看向了一名龍門宗的弟子,呵斥道:「馬上去開泰樓,告訴他們,我朱泰說了,把所有人的家當都給老子搬到這北邙山來,我要在這裡開酒樓!」

「啊!!!」

原本被朱泰點名呵斥,那名弟子還是一臉的擔憂,可當聽到開泰樓竟然要搬到北邙山的時候,他卻傻眼了。 北邙山是什麼地界兒?這可是墳場啊!

可現在,朱泰竟然要把自己的開泰樓搬到這裡來?

這他嬢的是得了失心瘋嗎?

「還愣著做什麼?聽不懂人話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