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們想幹嘛。」

莫宇辰故作害怕的抱著自己的胸,怯懦的說道。

「修鍊?為什麼不在家裡修鍊,要跑到山裡面去。」

「老實交代,是不是找師姐去了!」

馨兒滿臉的溫柔相,卻裝得很蠻橫,用手中的錘衣棒搓了搓莫宇辰的胸口。

「兩位姑奶奶,你們饒了我吧。」

「讓我休息一下吧,我都快累死了。」

莫宇辰給馨兒與小公主行了一個大禮,出聲哀呼道。

他感覺自己都快要冤死了。

剛剛從先天火靈的虎口中逃生,現在又落到了家中兩個母老虎手中。

這可真的是要了他的老命啊!

可是,他剛一喊累,兩女立即就不依不撓了。

一人抱著他一隻手,把他往拉近的屋裡。

小公主一邊拉還氣呼呼的說:「隔壁那燕洵,每一次跟師姐幹完壞事,都會狼嚎一聲累死了。」

「你肯定也是找師姐去了。」

…… 時光荏茬,猶如白駒過隙。

轉眼間,五天準備時間,已經在指縫間悄悄溜走。

這一天清晨,紫霄客棧中的一千名新入門弟子,踏著秋葉的黃,在一陣陣莊嚴的鐘聲伴隨下,踏上論劍道場。

此時的論劍道場中央,屹立著十座龐大的擂台

同時,今天的論劍道場也一改往日的蕭瑟。

迎來了內、外門弟子們的恩寵。

就連一些紫霄劍宗的隱世長老,也在今天,按捺不住自己心中那一顆愛才之心,來到這論劍道場觀戰。

準備物色一下看看,是否有哪一些可造之材,可以破例納入自己的門下。

「宇辰兄弟,今天你可要加油啊。」

莫宇辰剛踏出院子,隔壁燕洵早立即出聲說道。

「燕洵?」

「你不好好休息,還想參加排名大戰?」

莫宇辰疑惑的問道。

他可是交代過燕催命,要讓這燕洵好好休息。

但是,現在看樣子,這燕洵一副整裝待發的樣子,鐵定是要去參加排名大比的啊。

「那是自然,你也別太小看我燕洵了。」

燕洵輕輕的擂了一下眼前這個救命恩人,笑著說道。

「你自己小心吧。」

莫宇辰緊蹙著眉頭,淡淡的點了點頭。

隨即,他也無奈的在兩女的監督下,夾在人群中,走向論劍道場。

等他們抵達論劍道場時。

莫宇辰在人群中發現,那廣建英、燕催命以及梁文博早已經來到這道場之中。

只不過,他們沒有被分到同一座擂台,相互之間都隔著一兩個擂台。

非常明顯,這一切的安排,必定是紫霄劍宗里,負責分組的長老知道他們的實力,故意為之,不讓他們在用一個組中。

此時,看著論劍道場中間那緊張的氣氛,圍觀的那些內外門弟子也漸漸的開始不安分起來:

「快快,給我買一萬積分燕催命第一。」

「想積分想瘋了吧,給老子下兩萬積分,老子賭梁文博奪得魁首。」

「我要買廣建英對戰莫宇辰的那一場,你們受不受。」

「屁話,我們內門弟子任何賭注都敢接受,只要你們敢買。」

「好,我要買廣建英贏,五千積分。」

「我三千積分、我六千、……」

……

圍觀的那些弟子們,瘋狂的用自己的積分下注。

隨著時間的流逝,論劍道場上的人越來越多,那喧囂的高談闊論聲,就像是街頭鬧市,吵鬧不堪。

大約過了一個時辰之後,整個論劍道場上已經人滿為患,外面的人已經擠不進來了。

就在這時。

外門的大長老在一片喧囂聲,徐徐降落在最為中央的那座擂台上。

他剛一站穩腳跟,立即釋放出自己那強橫的威壓,向四面八方散開。

在他的威壓之下,周圍的所有人在這一刻,都慢慢的將自己的嘴閉上。

「排名大比,開始!」

大長老這一刻,沒有了新入門弟子,第一次見到他時的笑容。

取而代之是滿臉的冷漠。

緊隨其後,擂台下,同時躍上了十名身著紫色長袍,手拿名單的執法弟子,每一個人對應一座擂台。

「一號擂台。」

「倫睿明、漢俊明立刻上來。」

莫宇辰所屬的擂台上,那執法弟子高聲喝道。

旋即,人群中,兩個被呼道名字的人,翻身飛起,躍上了擂台之中,相互對持起來。

「排名大比,生死勿論,你們可有要退出的。」

那執法弟子在他們戰鬥前,提前問他們一句,確認道。

「沒有!」兩個人異口同聲的搖頭喝道。

「開始!」那執法弟子大手一揮。

驟然,擂台上的兩人身影暴動,迅速的互毆起來。

與此同時,在場的十座擂台上的參賽弟子,全部都同一時刻,開始了比武,好不激烈。

過了半個時辰之後。

「象弘深、莫宇辰!」

一號擂台的執法弟子高呼道。

莫宇辰聽到那執法弟子呼喊自己的名字,也不耽誤,立即往擂台上掠去。

不過,他此時並沒有將他真武境七重的實力對外展示。

「真武境三重?」

「我認識你,你不就是那個被廣建英打得毫無還手之力的人嗎?」

「就憑你居然也能夠有資格站在這裡?」

象弘深冷冷的瞥了莫宇辰一眼,不屑的說道。

完全是一副贏定了的表情。

「少廢話,比武就比武,你嘰嘰歪歪個屁啊?」

一號擂台的執法弟子看不慣那象弘深,對他暴喝一聲。

象弘深聞聲,紅著臉低下了頭,不敢與那執法弟子對視。

「莫公子,紫長老交代,要我照顧你。」

「你待會支持不住就跟我招手,我會第一時間上來就你。」

那執法弟子低頭在莫宇辰耳邊,小聲的快速說道。

隨後,他才惡狠狠的瞪了那象弘深一眼,說道:「開始!」

咻!

那執法弟子話音剛落。

莫宇辰對面的象弘深已經迫不及待了,他立即臉上帶著憤怒的殺意,惡狠狠的斬向莫宇辰。

然而,就在他即將斬中莫宇辰的時候。

莫宇辰連劍都懶得出,手持著龍淵劍,帶著劍鞘,往象弘深手臂上一戳。

「不好!」

象弘深頓時大驚,他竟然沒看清楚莫宇辰怎麼出手。

他握劍的手就已經一麻,抓不穩劍了。

「現在才知道不好?」

莫宇辰身形一閃,欺身而上,對著他胸口隨意打出一拳。

嘭!

象弘深應聲倒地,胸前的劇痛,讓他兩隻眼睛的淚水,情不自禁的流了下來。

「弱雞。」

莫宇辰俯視著她,冷笑一聲,搖頭諷刺道。

而那象弘深聞言,被少年氣得兩個眼睛怒瞪,急怒攻心的噴出了一口老血,無地自容的暈了過去。

嘩!

「那是誰啊,好強,真武境三重吊打真武境五重,而且還是一招擊敗。」

「你耳聾了嗎,沒聽見剛才念名字嗎,那是莫宇辰,有傳言,那是執法長老的徒弟。」

「那就怪不得了,執法長老的徒弟,越級戰鬥太平常了。」

……

擂台周圍的圍觀弟子們,見到莫宇辰乾脆利落的戰鬥風格,全部一片嘩然。

都在背後,對著他指指點點的議論著。 紫霄劍宗遠處的峰頂。

此時,兩個鶴髮蒼蒼的老者遠眺著論劍道場。

「宗主,剛才那小子就是我新收的弟子。」

「怎麼樣,實力還不錯吧。」

其中一個老者笑呵呵的說道,臉上掛著不難發現的得意之色。

剛剛,他看到自己的徒弟,一招制敵,開心得不顧身份,連連鼓掌。

惹得身邊的紫霄劍宗宗主,無奈的搖了搖頭。

「十五歲,真武境七重,還算不錯。」

另外一個老者淡淡的點了下頭,臉上波瀾不驚。

實在是讓人琢磨不透他的喜怒哀樂。

紫劍德砸吧一下嘴,不滿意的瞥了身邊之人一眼,不再搭話,繼續關注自己徒弟的比賽。

……

論劍道場中。

莫宇辰擊敗了象弘深后,剛走下擂台。

那執法弟子立即滿臉錯愕的喊道:「莫宇辰勝!」

本來,他還以為,這一場比賽,莫宇辰就算是再厲害,也得打上許久。

而且,還非常有可能需要他破壞規矩,上去將他就下來。

可是,沒想到,他剛下擂台沒多久,連屁股還沒沾到椅子。

擂台上的戰鬥已經結束了,並且還是他不看好的人完勝,這太令他難以置信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