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將目光放在了老酒鬼的身上,站開了一點,深深的鞠了一躬:「見過老祖宗!」

小玄跟皮皮大吃一驚,有些震驚的盯著老酒鬼,一臉不敢相信。

其實此時的紀羽都感覺有些怪怪的,沒錯,老酒鬼就是紀家的老祖宗紀雲飛,不過紀家是因為紀元而創造的,紀家的真正老祖宗是紀元,而紀元又是誰?是他自己!

按道理來說,應該是老祖宗喊自己老祖宗,現在自己喊老祖宗叫老祖宗,紀羽就有種說不出的怪異感,但這些他已經不不在意了,除了葉奕跟小玄他們之外,不會再有誰知道這件事情的。

「果然是您,您還活著!」這時,參天出人意料的朝著紀雲飛鞠了一躬,非常恭敬的說道。

老酒鬼臉上的醉意徹底的消失,取而代之的是一種落寞的笑。

「你怎麼會認得出我?」他看著紀羽。

「當年一戰,是老祖宗你拚死保護我出去的,雖然我沒有見過,但是能有這種實力,跟張武海衛之同他們對峙的人,紀家之中,除了老祖宗之外也沒有誰了。」紀羽緩緩說道。

老酒鬼聞言,面帶悲意的搖了搖頭:「還有一個人。」

「誰?」紀羽一愣,下意識的問道。

「紀向飛。你父親!」

紀羽沉默,是啊……如果是父親的話,一定已經到達了這個高度,畢竟連歐陽震都接近了。

神葬之地,不知道父親跟母親還好不好……

「老祖宗,我需要覺醒血脈之力!」紀羽直接說道。

現在還能幫他覺醒血脈之力的人,就剩下老酒鬼了,他要以最完美的姿態突破聖人境界。

老酒鬼沒有說話,仔細的打量著紀羽,臉上充滿了欣慰。

「好、好,不愧是命運之子,絲毫不比你父親當年要差!」老酒鬼讚賞道。

「我要報仇!我要讓他們全都付出代價!」紀羽咬牙,狠狠說。

「嗯,你有這個心很好,現在的你還太年輕了一些,接下來將會進入亂世,你就好好的沉澱一下,儘快突破帝級吧,只有到了這個等級之後,才有資格參與這場戰爭。帝級之下,都是炮灰!」

紀羽凝神,帝級之下,全是炮灰!

那邊的天空通紅,天人打過來了,不知道牧業他們怎麼樣,是不是還活著……

紀羽心中充滿了擔憂。

「臭小子,跟老子回去吧!」這時,參天也朝著小玄喊。

「不回!」

「別在這裡給你老子我耍性子,這一次你不回也得回,回也得回!你應該進入傳承之地了!」參天罵道。

小玄一愣,有些意外的看著參天:「你肯讓我進去了?以前不是死都不給我進的嗎?」

「以前是以前,現在是現在!以前你的實力不足,進去之後只會被強大的力量反噬,現在你的力量已經差不多了,進去吧,不然未來這場戰鬥,你沒有辦法參與!」

說到這裡,參天的臉色充滿了憂慮,幽幽開口:「或許,這會是有史以來最慘烈的戰爭,不會再有任何人能夠活下來,為了生存,我們都必須變得更強大。」

錦瑟流年戀:一醉沉歡愛上你 紀羽被參天這種憂慮影響到了,他想起了之前在聯盟的時候聽到的那個存在……天皇之上!

這一次出動的天皇似乎真的有四五個,難道天人真的要走最後一步么?

「行! 林浩的電影時代 我可以跟你回去,不過要等半個月之後,我要看老大宰了那小子!」小玄想了想之後,緩緩說道。

參天這才滿意的點了點頭,而後,他又將目光聚集在了皮皮的身上:「皮皮是吧……我們兩族之間還有些淵源,你就跟我們一起回去吧。」

皮皮想了想之後,就點了點頭。

他跟小玄一樣,都不想離開紀羽,但現在並不是糾結這個的時候,他們需要變強,為了應付接下來的事情。

「好了,我先離開了!紀前輩,再會了!紀羽小子,我期待你半個月之後的成就!臭小子,半個月之後我會來接你的!」

參天哈哈大笑,直接打破了空間,消失在了眾人的面前。

留下紀羽他們有些沉默。

「你打算去哪覺醒血脈?要不就來我的洞府吧,沒人能夠打擾。」小龍看了看紀羽,說。

紀羽點頭。

一行人最後跟著小龍又回到了洞府當中。

「老祖宗。」紀羽看向老酒鬼。

老酒鬼神色複雜,最後緩緩說:「我看著你出生,你知道你出生的時候發生了什麼事情么?」

紀羽怔了怔,沒想到老酒鬼竟然會說這些,旋即問道:「不知。」

「你出生的時候,我們紀家的那滴神血第一次沸騰了起來,這是有紀家以來沒有發生過的事情,隨後,聖域的天空亮了整整一刻鐘的時間,那個時候我就知道……你應該就是那個命運之子了。」

「在最後的戰爭之中,我拚命幫你掩護,讓向飛將你帶走,為的也是你能成長起來,能引起神血沸騰的人,將來你的成就不可限量。」

紀羽鞠了一躬,沒有說話。

「好了,說這麼多,紀羽,你一定要記得我說的,儘快變強,將神血奪回來!神血是我們紀家的驕傲,我等了這麼久,也就是為了等你回來而已。」老酒鬼緩緩說道。

紀羽點了點頭:「我會的!」

「神血與你有共鳴,我感覺只要你能融合神血,實力將會到達一個不可思議的高度。歐陽震的那個神血計劃……呵呵。」

老酒鬼沒有說下去,但紀羽也知道,歐陽震的神血計劃就是一個笑話。

那滴血就是他流下來的,也是他特意為了今天而準備的,歐陽震是不可能成功的。

「好了,你們開始吧。」小龍插嘴道。

小玄跟皮皮都隨著小龍退了出去。

「坐下。」

紀羽盤坐在地,雙眼微閉。

隨後老酒鬼的手掌便拍在了他的身後。

紀羽感覺到有一股力量慢慢的融入他的體內,衝擊著他的血脈,這一霎,他發覺自己的血脈開始沸騰了起來,停滯已久的皇者力量,在這個時候似乎要開始進行質的變化!

渾身的血液都開始沸騰了,紀羽覺得自己身上有著用不完的力量,血液之中蘊含著一種神秘的魔力,在不斷的衝擊他的奇經八脈。

這一霎,紀羽忽然覺得全身開始劇痛起來。

「撐著,孩子,這是最重要的一步,你要變強,將你的血脈徹底覺醒,撐下去!」老酒鬼聲音竟然有些蒼老。

如果紀羽此時是正對著老酒鬼的話,一定會駭然發現,此時的老酒鬼,一下子就比以前蒼老了許多,頭髮,一下子也蒼白了許多許多……

(未完待續。)

最快更新,無彈窗閱讀請。 ?(貓撲中文)紀羽的心情非常的複雜。

現在他感覺自己渾身都有澎湃的力量,這些力量在全身各處遊走著,他知道,自己簡直就比以前強大了不是一個層次。

血脈的覺醒總算是結束了,他經歷的痛苦只有他自己清楚,但這些都不算什麼。

此時他看著老酒鬼,眼中充滿了擔憂:「老祖,你怎麼樣了?」

老酒鬼在給他進行了血脈覺醒之後,整個人不知道蒼老了多少,神情失去了原有的色彩。

他心中也有些難受,這一切都是因為他。

老酒鬼擺了擺手,淡淡笑道:「沒事,我也是為了等這天才活到現在的,現在我要做的事情已經做好了,也舒服多了。」

看著此時的紀羽,老酒鬼很滿意。

當年他拼盡所有力量掩護紀羽他們逃生,一直留到現在,也就是為了等待紀羽回歸,親手幫助他覺醒血脈之力。

其實紀羽早就已經感覺到老酒鬼的不對勁了,身上的氣息虛弱了不知道多少,雖然感覺上去很強大,但在剛剛進行血脈覺醒的時候,紀羽清晰的發現,其實老酒鬼的身體很虛弱,根本就不復以前的巔峰。

可以說,如果之前張武海他們不顧後果的發動攻擊,老酒鬼根本就擋不住。

「老祖,你的身體……」想到這裡,紀羽有些擔心的開口。

「不用在意這些,我早就應該死去了,如果不是為了等你的話,我就應該是隨著紀家的覆滅而死了。」

老酒鬼擺了擺手,開口說。

「你現在的修為應該已經提升了一大步,還有十來天的時間,你就好好的鞏固一下修為吧,聖人境界,需要你自己一步一步的探尋。」

紀羽重重的點頭,隨後又見老酒鬼揮了揮手:「出去吧,我有些累了。」

紀羽退了出去,老酒鬼一個人坐在這片有些昏暗的地面上,拿出了葫蘆,又喝了一壺酒,不過看上去已經不再像之前那樣的不羈,因為他真的虛弱了很多。

看著紀羽離去的背影,他露出了一個滿意的笑:「列祖列宗,我的使命已經結束了,有他在,紀家一定會再度崛起的……我的使命,也該結束了。」

一個洞**之中,老酒鬼的腦袋慢慢的下垂,身上的氣息一下子就消失了……

。。

幾天之後,一個墓丘之前。

紀羽一個人,發著呆的坐在墓前,墓碑上刻著老酒鬼的名字。

他沒有想到竟然會是這樣的結局,老酒鬼為了覺醒他的血脈力量,付出了生命的代價。

不過紀羽很清楚,老酒鬼其實很久很久之前就在等這一天了,在紀家覆滅的時候,他就等著紀羽的回歸,他就像是一個傳遞者,只要完成了自己的使命,就可以離開。

「老祖,你放心吧……紀家有我,一定會復興!」紀羽咬牙說道。

當年,紀家因為他而出現,現在,紀家也應該因為他而崛起,這就是一種循環,一種輪迴。

「老大,你沒事了吧?」

小玄跟皮皮他們來到了紀羽的身後,有些擔心的看著紀羽。

已經好幾天了,紀羽都坐在墓碑之前,看上去很是頹喪,這讓他們很擔心。

今天見到紀羽臉色好了不少,於是便走了出來。

紀羽笑了笑:「沒事了,來,小玄,跟我練連。」

「嘿嘿,好!既然老大你已經突破聖人境界了,那我也不會再留手了。」

小玄搓著手掌,嘿嘿一笑。

紀羽也不知道自己具體在什麼境界,突破聖人,這就是他最主觀的感覺。

在這裡,他沒有什麼練手的對象,小龍雖然可以壓制到跟他一個等級,但打起來總不是那麼一回事,因為他知道自己不會是小龍的對手,打起來的時候也不會太認真,而跟皮皮戰鬥,他覺得還是不如跟小玄戰鬥來得舒服。

因為皮皮從某種程度來說,就算是一個輔助,戰鬥的時候,皮皮最擅長的是發現敵人的弱點,一擊必殺。 權傾貴女 或者運用時間靜止的力量,給他們最強大的輔助力量。

相較於皮皮來說,小玄就是一個主攻的位置,小玄的戰力強大,而且還能化形,三個人聯手,力量是非常恐怖的。

安靜的山谷之中,傳來了劇烈的戰鬥波動,整座山谷都在震動。

小龍跟皮皮則是坐在山洞外邊,這裡高聳入雲,看這場戰鬥無疑是最舒服的。

「這小子的力量變強了不少,血脈之力覺醒之後,進階速度更是快得嚇人。」小龍給了紀羽一個很高的評價,這倒不是他在恭維紀羽,而是紀羽真的變強大了很多,讓他都有些震驚了。

「老大變了很多。」皮皮深邃的眼睛在紀羽身上停留了好一陣子,而後才開口說。

「那老頭的去世給了他一定的打擊。」小龍道。

此時,紀羽跟小玄的戰鬥已經到達了一個極致的境界。

空間小範圍的破碎,重組,若不是周圍被小龍布置了結界的話,這個地方估計就已經毀掉了。

「老大,你變強了很多啊!」

「呵呵,還好。」紀羽笑了笑,沒有表現出多興奮。

小玄總是覺得怪怪的,不是因為其他,而是因為老大的戰鬥方法有些不同了。

以前老大的戰鬥是快准狠的,現在……卻是穩!

有好幾次他以為自己抓住了老大的破綻,但最後卻還是被老大擋住了,甚至還反過來對自己造成了一些傷害。

小玄就徹底的明白過來了,自己的老大……變了很多!

「停!到此為止吧。」這時,紀羽忽然擺了擺手,制止了小玄的攻擊。

小玄停了下來,有些好奇的看著紀羽。

「我領悟到了一些東西,小玄,接下來的十天我都會閉關,十天之後,我們重新回去中心城。」紀羽直接說。

小玄愣了一下,最後點了點頭,「放心吧老大,到時候我跟你一起回去!」

紀羽點了點頭,轉身走入了叢林深處,消失在小玄他們的感應當中。

此時,小龍他們也慢慢的飛了過來。

「我總是覺得老大的變化很大,這一次出關之後,也許會變得更強大。」小玄認真的說。

「不是覺得,是必定。」小龍認真的說。

「這小子這麼穩,多半是已經進入一種明悟的境界了,這十天很有可能會發生頓悟,那樣他的實力就會進一步提升了。」

聞言,小玄跟皮皮臉色都是一喜。

他們還擔心老酒鬼的死去給紀羽的打擊會不會太大了,不過現在想想,應該是他們想多了。

他們不知不覺的也有些期待起十天之後了……

紀羽一個人進入了叢林深處,他避開了之前不滅天皇的那個洞**,而是走向了其他的地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