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爺子點點頭,將顧錦迎了過去。

南宮家準備的晚餐十分豐盛,精緻的餐桌上擺滿了中國菜。

老爺子特地解釋道:「你剛從國內回來,想必還是喜歡吃中國菜,熏兒特地讓人給你準備的。」

南宮熏紫色的眸子掠過一道複雜的光芒,並沒有解釋什麼。

這和顧錦想象中完全不同,難道南宮家叫她過來不是質問她婚事的嗎?

老爺子不但沒有動怒,反而像是什麼都沒有發生過一樣。

席間老爺子也只是在和顧錦說著家常,並沒有談及任何和婚事有關又或者司厲霆的事情。

這樣的氣氛反倒讓顧錦不安,顧錦率先開口:「老爺子,南宮先生你們都在,我也有些話要說。

先前我去了國內,外公和南宮先生談及我們兩家的親事,當時他並沒有知會我也沒有問過我的意願。

相信二位也都有些耳聞我有心上人的事,今天過來我就想要把這件事說清楚。」

「所以錦丫頭的意思便是我南宮家配不上你了?」

「不不不,老爺子,我不是這個意思,南宮家和顧家世代交好,猶如親人一樣。

就算是配那也是我顧錦配不上南宮先生,給南宮家所帶來的不便我顧錦也願意一力承擔,請不要牽涉到顧家。」

南宮墨不吱聲了,南宮熏話本來就不多,只是靜靜等著顧錦說完。

「顧小姐,當初我在歐洲,是顧老爺子讓我回國商議訂婚之事,雖然你沒有在場。

此時雙方家人已是同意,談訂婚的是你們,現在說不訂婚的還是你們。

難不成你覺得我們南宮家就那麼好被人欺負,任你顧家揉捏?」

也就是換成顧錦南宮熏才會有這樣的好脾氣,要是換成其他人,南宮熏早就開懟。

他一次又一次的讓步,就是想要顧錦能迴轉心意,並不想要真的傷害顧錦。

然而顧錦卻一次又一次的打他臉,根本就沒有將他南宮熏放在眼中。

聖人尚且有幾分脾氣,更不要說本來脾氣就糟糕的南宮熏。

他覺得自己將尊嚴交給顧錦,顧錦不但沒有好好珍惜,反而一而再再而三的碾壓。

顧錦知道理虧,當時外公也是為了自己著想,想著南宮熏不但家世好人品也好。

再說以顧家和南宮家的關係,任何人來看這樁婚事都不會差,只會覺得錦上添花。

老爺子也是這麼以為的,才會早早就給顧錦定下,誰知道顧錦會不按照套路出牌。

她的心裡早就住了一個男人,為了那個男人她連顧家的家主之位都可以放棄,這門婚事是繼續不下去了。

顧錦知道老爺子也是好心,怪不得任何人。

老爺子沒錯,南宮家也沒錯,但所有的結果都需要自己來承擔。

「南宮先生,對不起,這件事的確是我們顧家的錯,我也是誠心誠意來道歉的。

為了表達我的誠意,這時我的一點心意,請笑納。」顧錦從包里拿出一份合同遞過去。

她本來是打算等老爺子八十大壽的時候當做生日禮物給老爺子的,既然老爺子提前找了她,顧錦也只好拿出來。

老爺子看到上面是贈地協議,顧錦解釋道:「我知道南宮家最近想要啟動一個地產項目,那片區是我們顧家的地盤,所以我會拿出一塊地免費贈給南宮家。」

從市場價格來看,顧錦贈出的地達一億,當然這塊地皮價格遠不止如此,將來還有很大的發展潛力。

說起來兩人並沒有舉行訂婚儀式,也沒有公布,只是兩邊初步交涉了一下。

你要說已經訂婚又要悔婚造成的影響會很大,像是這樣的情況其實還好。

顧錦平白無故拿出一億來講和,已經算是十分公道。

當然南宮熏要得也不是她這一億,老爺子臉色並沒有好轉。

老爺子輕飄飄將手中的合同放到了桌上,「錦丫頭,你覺得我們南宮家是缺你這點錢?」

「當然不是,我從來沒有覺得南宮家會差錢,只是我們顧家此事有錯,這是我的一點心意。」

南宮熏臉色過很難看,他一直在隱忍,到這一刻終於忍不下去。

「顧錦,在你心中我南宮熏就只值一塊地?」

顧錦對上南宮熏那雙漂亮的瞳孔,紫色的瞳孔之中印出他狂躁的怒火。

還從來沒有一個人,更不要說是一個女人將他逼成現在這個樣子。

顧錦是第一個!

「南宮先生請不要誤會,我沒有這個意思,我只是……想要做點力所能及的事情,不想因為此事而打破了我們兩家的關係。

如果你覺得這個補償不夠,可以再提要求出來,我要是……」

顧錦的話沒有說完,南宮熏起身雙手拍桌發出刺耳的聲音,可以說南宮熏已經很暴躁了。

「補償……哈哈,我還是第一次聽到有人要對我提出補償。」

南宮熏朝著顧錦一步一步走去,雙手撐在顧錦身側,一雙眼睛冷如冬日的冰雪。

「顧錦,你以為你是誰?你又以為我是誰?」

顧錦不習慣有人離得這麼近,她下意識就想要退,然而她就被禁錮在椅子上還能往哪裡逃。

「南宮先生,你別這樣……」

「別叫我該死的南宮先生,顧錦,你以為我是被你拋棄的人,補償費,呵,我南宮熏會缺這一億?」

顧錦也是有理說不出,當初要是老爺子提前和她商量一下也不至於落得個今天這下場。

南宮熏確實也是受害者,顧家一會兒要聯姻,一會兒不要,把他們當什麼。

顧錦可以理解這種心情,但她也很絕望啊!司厲霆是她唯一的底線。

除了司厲霆之外其它什麼她都可以退讓,關鍵是要放棄司厲霆她做不到啊。

「熏,你先冷靜下來,你真的很好很優秀,想要嫁給你的女人從這裡可以排到洛杉磯。」

「既然如此,你為什麼不嫁給我?我哪裡比不上司厲霆?

我說過,他能給你的我會只多不少的給你,我說到做到。

和我結婚,你就是唯一的南宮太太,不會有鶯鶯燕燕,你的家主之位我會幫你坐穩。

你要是喜歡顧家,婚後仍舊可以在顧家,我不會幹涉,你想要什麼?」

南宮熏的話語之中已經有些委曲求全的意味,如果她沒有愛上司厲霆,一定會愛上南宮熏。

可是……哪有如果?南宮熏的深情顧錦沒有辦法去還,顧錦咬著嘴唇堅定的回答:「對不起,我有絕對不能辜負的人。」 聽到她的回答,南宮熏頹然的收回了手,眼中有些受傷。

從小到大他要什麼有什麼,小時候只需要張張嘴東西就會送到他面前。

長大以後他看中了什麼也可以通過自己的實力拿到手,直到遇上顧錦他有種無奈。

一開始顧老爺子給他說這件事的時候他一口回絕,那時候他沒有成家立業的心思。

沒想到前段時間老爺子舊事重提,南宮熏也並沒有意中人,覺得這輩子他可能都不會有喜歡的女人,那就找個合適的結婚。

顧錦的身份和他般配,能夠在一年多的時間中奪得顧家家主之位,那就證明她有本事。

這兩點就夠了,南宮熏不喜歡弱者,他的女人一定是有一定的能力和家世的。

原本只是帶著一個任務去見她,猶如例行公事,可顧錦在馬上馳騁的模樣就那麼悄然入了他的眼。

而後她失去記憶,乖巧溫順,一雙藍色的雙瞳很乾凈。

她在車上睡著的時候就像是一隻貓,乖得讓人想要一直守護著她。

在司厲霆出現以後,她才徹底露出了本來的模樣,即便是貓也是會露出自己鋒利的爪牙。

原來她的乖巧都是偽裝的,知道真相的自己並沒有生氣,反而對她刮目相看。

要是顧錦乖乖聽話,隨著自己心思,也許他還不會有感覺。

偏偏是顧錦反其道而行,竟然連他都被顧錦耍弄於股掌之間。

這個女人很厲害,在失去記憶的情況下還能如此理智,對她的好奇一點點增多。

她選擇和司厲霆在一起,哪怕自己威脅她還是一如既往。

從頭到尾顧錦都表現出和一種和其她女人不同的特質,堅強、沉穩冷靜、卻又不失女人的天真爛漫,她和其她女人完全不同。

南宮熏也從一開始的任務心理變成非她不可,他真的不想放棄顧錦。

只不過顧錦比他想象中還要桀驁,寧願犧牲一切也都要和司厲霆在一起,生平第一次南宮熏感覺到了無奈。

老爺子岔開話題,「本來呢你們年輕人的事情我也不願多管,你們現在的年輕人也不喜歡我們老傢伙多事。

但我們和顧家關係匪淺,我還是希望我們親上加親,錦丫頭你年紀小容易被人迷惑我能夠理解。

你何不給熏兒一次機會,也許他比你的心上人更適合你呢?

咱們買衣服還都要多試幾件,只有上身了才知道哪一件更適合自己吧。」

顧錦緩緩起身,「對不起老爺子,感情不是買衣服,喜歡的衣服可以有很多件,但喜歡的人一輩子只能有一個。

什麼事情都有餘地商量,唯獨這件事沒有。

本來我們也沒有訂婚,對南宮家也沒有真正的損失。

顧家有錯我會擔,如果還是無法獲得你們原諒那我也沒有辦法了。

時間不早,我就不打擾各位,告辭。」

她能做的也就只有這些,不可能真的答應南宮老爺子的條件和南宮熏試著交往。

即便是要得罪南宮家她也沒有辦法,司厲霆是她最重要的人。

顧錦正要離開,突然覺得頭有些暈,難道是那葯的副作用?

這一年來她時不時會有耳鳴頭暈,也都已經習慣了。

她撫著額頭幾步踉蹌,眼前一黑暈了過去,南宮熏一把將她抱住。

「顧錦,你沒事吧?」把南宮熏嚇得氣都來不及生了。

老爺子笑笑:「熏兒,不用著急,她沒事。」

「爺爺,好端端的怎麼會暈倒?我馬上去叫家庭醫生。」南宮墨也著急了。

且不說顧錦是不是在他家出事的,他和顧錦過去還是好朋友,他拿出電話就要撥出去。

「你們都不要緊張,錦丫頭是被我下藥了。」

老爺子的話讓兩人頓悟,原來這才是他今天的目的,怪不得一直都很親和的樣子,為的就是打消顧錦的警惕性。

「爺爺,你為什麼要這麼做?」南宮熏有些不恥這種手段,也想不通老爺子這樣身份的人來做這種事。

「為什麼?還不是為了你!如果不是見你這麼喜歡她,顧錦不嫁就不嫁,我南宮家還愁找到一個好媳婦?

你在中國為她做的那些事情我都知道了,要不是對她動了真情以你的脾氣怎麼可能一直容忍著她。」

老爺子嘆了口氣,以他長輩的身份的確不適合做這些事情。

南宮熏是他很心疼的一個孩子,論性格遠不如南宮墨的開朗。

從小南宮熏的性格就冰冷執拗,從來沒有什麼人能入他的眼,更不可能將誰放在心裡。

顧錦是他唯一表現出的喜歡的人,這也是為什麼老爺子一直對顧錦很好的原因。

這可不是假裝,哪怕知道她已經不是處子之身,老爺子也不介意。

天下的女人再多再美再好,南宮熏連看都不看一眼,自己這些年來給他塞了多少女人都沒用。

唯獨這個顧錦讓他喜歡,甚至連性格都改變了。

以前的南宮熏想要什麼搶過來就完了,在顧錦身上他竟然有了一些憐惜。

學會了怎麼去保護不傷害一個人,也許顧錦就是能夠改變南宮熏的人。

老爺子在顧錦身上看到了希望,或許她有污點,但她的優點更多。

如果顧錦離開的話還不知道對南宮熏是怎樣的打擊,甚至會讓他的性格變得更加冷漠和殘忍。

老爺子為了這個孫子也是良苦用心,不然他一個長輩能用這樣下作的手段么?

「爺爺,我……」

「別說你不想要這個女人,只要你們有了夫妻之實,這樁婚事就跑不了。」

南宮墨憤憤不平,「爺爺,你不能這麼對錦兒,這樣的方式我們南宮家和土匪又有什麼兩樣?」

「你不想看到你哥哥幸福?」老爺子反問。

南宮墨啞然,不管南宮熏喜不喜歡他,至少他是喜歡南宮熏的,也是真心希望南宮熏幸福。

從小到大那個孤獨的身影,什麼時候他的身邊才會有其她人陪著他。

老爺子拍拍手,幾個女傭出現,「替顧小姐清洗身體。」

幾人從南宮熏懷中抬走了顧錦,老爺子看著南宮熏,他的臉上並沒有開心的神色,反而有些迷茫。

「熏兒,機會只有一次,如果你不好好把握就會遺憾終身,你是個聰明人,應該知道怎麼做的。」

南宮熏沒有開口,南宮墨想說些什麼,話到嘴邊又咽了下去。

他要打擾南宮熏的好事么?如果這一次真的會成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