薩德隆一聽,手一番,手中就多了一柄大鎚子,身上浮現出一身鎧甲,嫣然一副要和斯拉達死磕到底的打算。

「呵呵~殺你光明教廷的人多去了,有種你們去奈何武神,去奈何黑影之主啊?」

斯拉達笑了笑,沒有絲毫的恐懼,手同樣一番,一柄奇怪的長長重武器就出現在手中,這武器看起來有點像是長槍,但卻又不是,是水族當中的某種武器。

「你們兩個先走~」

「去和岳飲川匯合,我已經安排好你們回去的路線了。」

接著轉頭就給王影和雷正神念傳音吩咐道,顯然是要和薩德隆大幹一場了。 「我們走~」

王影看了看斯拉達,再看看薩德隆,沒有絲毫猶豫,對著雷正說道,接著猶如一道水藍色的長虹,一眨眼的時間就消失在虛空之中。

雷正同樣如此,此時化身為一道紫色的雷電,速度快的驚人,緊隨王影的身後,拼了命一般的逃離。

看這個架勢,兩個強大的元聖級高手極其有可能就會爆發一場驚天動地的驚世大戰。

在這個時候,還是離的有多遠就有多遠。

元聖級的戰鬥,一點餘波波及過來,兩個人的小命就完蛋了。

更何況,兩個人在這裡,斯拉達就要分心照顧兩人,這一點很有可能就會被對手所利用,到時候要是因為兩人導致斯拉達隕落在這裡,那就更加划不來了。

逃~

拚命的逃。

死裡逃生,在這個時候,兩個人頭也不回,急速的在虛空之中遠遁。

「回去一定要請老岳好好喝一杯,他算的還真准,我們兩個命大,死不了。」

王影在虛空之中穿梭,速度已經遠遠超越了光速,在王影的視野之中,群星的光芒都變成了無數的流光,在視野之中不斷的拉長、拉長,剎那間就已經穿梭了不知道多遙遠的距離。

想一想剛剛遇到的光明教廷的元聖級高手,背後依然冷不住要冒出一陣冷汗,但此時卻是彷彿劫後餘生、死裡逃生一般,頓時覺得這一成不變的宇宙虛空都變的美麗無比,璀璨而迷人。

「哈哈~必須請,大難不死必有後福,我們兩個這一次都死不了,以後誰也別想殺了我們。」

雷正此時也是豪情盡顯,高興的大小起來。

這段時間以來,他落入光明教廷的手中,早就已經明知必死無疑,甚至一次次嘗試自殺,只是被切都的靈魂控制手段所影響,也連自殺都做不到,有時候還會被完全控制。

沒想到王影來救自己,還真的將自己給救出來了。

本以為逃離死亡,還沒有來得及好好呼吸一下新鮮的空氣,這光明教廷元聖級的高手又殺了過來,頓時陷入了無邊的黑淵之中。

然而誰又沒有想到,洛薩家族這邊第18集團軍的軍團長斯拉達竟然會親自過來救援,現在又有生的希望。

「轟~」

就在兩人死裡逃生之際。

兩人突然之間覺得這方宇宙虛空一下子不斷的顫抖起來,就好像是在星球上面出現大地震一般。

整個宇宙都在不斷的震動,一時之間,竟然有種天昏地暗,斗轉星移的感覺。

兩人的臉色一下子就變了,接著逃遁的速度也是又加快了幾分。

「咔擦~」

突然,一道道清脆的破碎聲不斷從背後的虛空之中傳來。

王影神念籠罩一方虛空,發現一道道恐怖的空境裂縫猶如以極其可怕的速度在虛空之中不斷的蔓延,猶如蜘蛛網一般,同時空間破碎發出巨響。

「轟~」

一顆恆星被空間裂縫撕碎,瞬間爆炸開來,龐大無比的能量在虛空之中瞬間爆炸,形成了恐怖無比的能量衝擊朝著四面八方激蕩。

恆星的能量實在是太大了~

「不好,快走~」

王影臉色一變,立刻神念傳音給雷正,逃遁的速度更快了,甚至於此時都不得不運用一些秘術,一些會有嚴重副作用的秘術來急速的逃遁。

在兩人身後的虛空之中,斯拉達和薩德隆的身影都變的無比龐大,兩個人,薩德隆全身湧現水藍色的光芒,身後有龐大無比的海洋,洶湧澎湃、恐怖的波濤不斷的激蕩。

而薩德隆身影龐大無比,全身湧現出土黃色的光芒,背後是一座高大巍峨的山脈,這山脈高不知道有多少光年,一股雄渾、巍峨、蒼勁、荒古的氣息在虛空之中不斷的激蕩。

大海和高山只見不斷碰撞,每一次的碰撞都將周圍一大片、一大片的虛空碰撞的粉碎,範圍內星辰隕滅、恆星爆炸、虛空破碎,漸漸的所有一切都沉淪在虛空之中,變成了最細小的存在,唯有那浩瀚的大海和高山依然在不斷的碰撞。

薩德隆手持一柄大鎚子,每一次的攻擊都恐怖絕倫,可怕的威壓之下,重鎚籠罩下,所有的一切被震的粉碎。

斯拉達手持長槍一般的奇怪武器,儘管修鍊水系法則的在力量和物理攻擊上不如修鍊大地系法則的有優勢。

但是斯拉達卻是絲毫不懼,一次又一次和薩德隆不斷硬碰硬,沒有絲毫的退縮,也看不出絲毫吃虧的跡象。

兩人之間你來我往,在虛空之中廝殺在一起,一時之間難捨難分,伯仲之間,竟然是誰也奈何不了誰。

「碰~」

薩德隆的大鎚子一錘重重落到了斯拉達的身上,直接將他的鎧甲給砸的深深凹陷進入,同時斯拉達一口鮮血湧出。

但薩德隆並沒有佔到便宜,因為斯拉達的長槍也是一槍直接洞穿了薩德隆,刺出了一個大窟窿,一下子就兩人都受傷不輕。

「哈哈~薩德隆,你還是老三樣啊,大地法則被你修鍊到這份上,你也是可以找塊豆腐撞死算了,連我一個修鍊水系法則都敢跟你硬碰硬。」

兩道身影彼此分開,斯拉達喘著粗氣,聲音洪亮,猶如陣陣雷音一般。

「哼~」

「你也一樣,耍來耍去,依然還是那幾招,怎麼多年了,也沒見你有一點進步。」

薩德隆看了看斯拉達,忍不住冷笑道。

兩個人交手很多次了,彼此之間都是誰也奈何不了誰,每一次的戰鬥都是不分勝負,彼此除非是真的要決心廝殺到底,否則還真的分不出勝負,也分不出生死。

「哈哈~對付你足夠了。」

「今天就到了這裡,不和你玩了。」

斯拉達默默的計算了一下時間,王影和雷正差不多已經走遠了,自己也沒有必要再繼續纏鬥下去了。

這裡畢竟是光明教廷的地盤,剛剛的戰鬥,動靜如此之大,很快就會有光明教廷的高手增援過來,到時候要脫身就難了。

斯拉達話一說話,立刻化身為一顆水滴,在虛空之中一閃,立刻就消失在薩德隆的視線之中。

「哼~這個斯拉達,仗著自己出身強大的族群,肉身力量強大,每次都敢跟我硬拼硬,可惜我不擅長靈魂攻擊,否則的話,早就殺你了。」

見斯拉達走了,薩德隆也沒有繼續纏鬥下去的打算,想要殺斯拉達並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他可沒指望著這一次就真的能夠殺了斯拉達。

縱然是自己榮耀軍團這邊的元聖級高手支援過來,他也沒有絲毫把握能夠留下斯拉達,再斗下去就沒有意義了。

「這一次真是虧大了,連切都都賠進去了,那個王影和雷正都沒有殺掉,必須要想辦法找回場子。」

薩德隆沉思著,腦海中開始算計起來。

「這個王影和雷正必須除掉,不然遲早會成為我們光明教廷的心腹大患。」

想到王影和雷正,薩德隆就再次皺起眉毛起來。

這兩個人儘管現在實力還很弱,僅僅只是宇宙境,對光明教廷而言根本就微不足道,不過對於潛在的敵人,光明教廷這邊的原則就是早早的抹殺,絕對不留後患。

「還有這個斯拉達,看來要和上面好好計劃一番,將這個18集團軍連根拔起~」 在一處漆黑的虛空宇宙之中,一艘宇宙飛船靜靜的停泊在一顆荒蕪、冰冷的星球上面,這顆星球遠離恆星。

沒有光照,非常的幽暗、冰冷,宛如周圍空曠枯寂的世界一般,非常完美的融入在其中,讓人絲毫察覺不到它的存在。

「希望沒事~」

宇宙飛船內,岳飲川不安的走來走去,時刻擔憂著王影和雷正的安慰。

「他們兩個臭小子都是命大之人,沒有怎麼容易死的。」

「我真是沒用,在關鍵的時候總是幫不上忙,不行,回頭一定要好好的勤奮修鍊,不修鍊到宇宙境絕對不出來,差距越來越大了。」

岳飲川自言自語,這次他很想上去幫忙,但是也很清楚自己的實力,上去也只會給王影添加麻煩,還不如在後方老老實實的待著,做好後勤輔助工作。

但老岳顯然並不是一個安分的人,也是要面子的人,被王影這樣安排,他覺得很沒面子,心裏面也是開始尋思著突破空境進入宇宙境的事情。

原本他還準備在空境的時候多領悟一些法則奧義,這樣突破的時候才能夠有更多的天地宇宙恩賜,現在看來,卻是已經有些等不及了。

宇宙飛船旁邊的虛空之中,原本非常的平靜。

突然空境猶如水波一般不斷的激蕩起來,接著三道身影從中一閃而出,出現在宇宙飛船附近的虛空之中。

這三道身影,赫然是斯拉達、王影和雷正三人,此時王影和雷正兩人各自處在一個水藍色的水泡之中,而斯拉達則是臉色微微有些蒼白。

「誰?」

周圍空境的突然變動,第一時間就引起了岳飲川的警覺。

「開門~」

斯拉達直接神念傳音,岳飲川突然臉上露出驚喜的神色,宇宙飛船的艙門大開,斯拉達、王影、雷正三人立刻閃如其中。

「回去~」

似乎沒有絲毫耽誤時間的意思,斯拉達直接對岳飲川下令。

這裡是光明教廷的控制區域,現在自己受傷,對方一旦有眾多高手來襲的話,自己要保命倒是沒有太大的問題。

關鍵是這三個小輩,到時候就多半凶多吉少了,所以這裡是一刻都不能停留,必須儘快回到18集團軍的駐地。

很快,宇宙飛船猶如一道流光劃破虛空宇宙,轉眼間就消失在宇宙的星空深處。

「師兄,你沒事吧?」

王影看了看斯拉達蒼白的臉色,再看看他受傷的地方,顯然是被重武器直接打中,骨頭等等都已經被打的粉碎,傷勢頗重。

「沒什麼大礙,回去休養一段時間就好了。」

斯拉達不以為意的說道,他肉身強大,自愈能力極強,這傷雖然不輕,但也不算什麼。

「你這一次太魯莽了~」

斯拉達臉色非常嚴肅的對這王影說道。

「軍團長,是我連累了大家。」

雷正一聽,先主動出來扛責任。

「你的事情,你回去之後自己向審查處交代清楚。」

斯拉達看了一眼雷正,冷冷的說道。

儘管很欣賞雷正這個天才,但是這一次,他差一點害的洛薩家族這邊失去了王影這個絕世天才,害的自己師傅潮靈失去了關門弟子,還的自己失去了小師弟。

這讓斯拉達非常不滿,和敵人作戰,縱然是不敵,戰死,也比被人生擒活捉的好,更何況還被人靈魂控制,引誘王影前來營救,這就更讓斯拉達不滿了。

「是~」

雷正一聽,連忙恭敬的回答道。

在18軍團,身為軍團長的斯拉達擁有絕對的權威和話語權,他的話還沒有人敢違背。

同時雷正心裏面也是很清楚,這一次,自己回去絕對少不了要被好好仔細再三的審查,特別是他還被切都的靈魂手段控制過,在這方面的審查就更嚴了。

為了以防萬一他還被人靈魂控制,雷正在很長一段時間內估計都要被隔離、監督審查,直到確定安全,沒有被光明教廷所控制之後,才會恢復正常,並且在以後,在洛薩家族的檔案當中也會留下污點。

針對各種各樣的事情,洛薩家族這邊都有非常完善的應對措施。

像雷正這種被敵人俘虜,最後又平安回來的人,都會受到嚴格的審查和別樣的對待,這幾乎已經是不成文的規矩了。

縱然雷正以後實力強大,他也別想在洛薩家族擔任要職,更別想接觸到核心的機密。

「光明教廷這一次明顯是針對你設的局,你還一個人傻乎乎的跳進去,你是嫌活的久了,還是真以為自己有幾斤幾兩了?」

斯拉達訓斥了雷正,轉頭對王影也是沒有絲毫客氣的訓斥起來。

不管是以軍團長的身份,還是以師兄長輩的身份,他都有足夠的資格去訓斥王影,而且王影也是被訓斥的沒有絲毫話可說。

被斯拉達訓斥,王影也是不敢回聲,仔細的想一想,自己這一次也是確實是太過魯莽了,一個人就傻乎乎的衝進光明教廷的設下的圈套當中,差點就死了。

現在想一想都覺得后怕,背後都直冒冷汗。

自己確實是太飄了一些,遠超越同級的實力,也是讓王影有種目中無人的感覺,自信變成了自大。

「師兄教訓的是~」

王影點頭受教的說道。

「哼~」

「你是我們洛薩家族不知道多少億年才一出的絕世天才,你如果要是死在了和光明教廷的戰爭上,對我們家族會造成巨大的打擊。」

「師傅他老人家壽命不長了,你難道就忍心讓他再失去自己的心愛弟子嗎?」

「做事不經過腦袋,有點實力就以為無敵於宇宙了?」

斯拉達可沒有放過王影的意思,一聲聲訓斥的聲音讓王影也是頭皮發麻,至於一旁的岳飲川和雷正則是微微咋舌。

現在的軍團長可沒有一個軍團長的樣子,倒像是一個長輩在不斷訓斥自己的晚輩。

不過想一想也是,斯拉達一門9個師兄弟,現在包括王影也僅僅只剩下三個人了,潮靈又老了,活不了多久,很有可能以後他就要代師傅潮靈來教導王影,要求自然也是非常嚴格。

斯拉達足足訓斥了王影一個多小時,以至於雷正、岳飲川兩人的耳朵要長繭了。

至於王影,此時更是完全沒有了脾氣,耷拉著耳朵,仔細的聽著,不敢有絲毫的怨言。

雖然斯拉達說的話比較難聽一些,但是王影卻是知道,斯拉達在真心的關心自己,要不然,他堂堂一個軍團長,哪裡會和自己如此廢話。

正所謂,愛之深、恨之切。

斯拉達此時也有這樣的感覺,在斯拉達看來,雷正死了雖然可惜,擔也不知道有多心痛,群星院當中各種各樣的天才多的是。

雷正這種級別的天才也有一些,況且雷正也僅僅只是修鍊宇宙境而已,實力還很弱小,對雙方戰局無關輕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