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死胖子,你這一道菜,比我們這桌子的菜加起來都貴。」,等到服務員走來,周雲才抱怨道。

「因為平時我都沒有見過這道菜啊,所以就好奇點了一份,沒想到這麼貴。」,周洪慫了慫肩膀,似是無所謂。

「應該味道還不錯吧。」,色香味俱全的化生九靈引得周洪忍不住夾了一口,放在了嘴裡。

「嗯!!好東西!!」

「廢話,花了這麼多錢,能不是好東西嗎?」,周雲心痛的看著桌子中間的化生九靈,感覺就像看到了自己慢慢癟下去的錢包。

「不是,我是說真的!這個東西對修鍊有幫助!」

聽到周洪這麼說,所有人都雙目放光,就連周雲都眼睛一瞪,眼神中的心痛減了不少。

每個人都夾了一口,放在了嘴裡,仔細的感受。

「真的!!」

歐陽玄在閉上嘴巴的一瞬間,就感覺自己的五官都變得清晰無比,整個人似乎變得玲瓏通透。

「小子,你吃了什麼,為什麼我覺得自己好像長大了!」,影也感受到了不凡,出來追問道,就連平日里話不多的伏蒼,也都靠了過來。

「是九靈鹿的肉。」

「九靈鹿!!」,影吃驚的叫了出來,「難怪了,九靈鹿的肉可以滋養靈魂,提高感知力,而且多吃還可以滌除體內的混雜之氣,更何況九靈鹿生性機敏,很難捕捉。」

「這麼說,我該多吃咯?」

「廢話,有好東西不吃,還在這裡問我,你是不是傻?」

被影這麼一耽誤,那盤本來就沒有多少肉的化生九靈已經消失了三分之一!嚇得歐陽玄端起了碗筷,一下就夾走了一大半。

「你們太不厚道了,好歹是花我的錢。」

「住手!給小爺住手!」

「剩下的都是我的!!」,周雲抱著剩下幾塊鹿肉的盤子,護犢子一樣看著眾人。

「好好好,都是你的。」

看他這樣,幾人才吧唧著嘴,開始吃起普通的飯菜。



公孫俊借口離開后,來到了食堂的最高層,那裡的修飾簡直就是皇宮,此時他正在吃飯。

「最近靈獸的肉多了不少?」

「是啊,聽說是某地爆發了一陣獸潮,有些靈獸在城中沒有逃脫,就被送到了這裡。」

「哼,畜生,死之後還能貢獻自己,也是福分。」

聽到其他人的話,公孫俊顯得尤為得意,畢竟那也又歐陽玄的一份功勞,而他是歐陽玄的老師!

「嗯,應該給他們帶點好吃的過去。」,顯然,幾人過來吃飯的時候就已經被他知道了。



樓下的歐陽玄等人顯然沒有吃夠,可是看著周雲的樣子又不好開口,只能嘆了口氣。

「小玄。」

公孫俊手裡拿著一盤菜,來到幾人吃飯的地方,一眼就看到了他們,畢竟周洪那麼大的身影,可不是誰都有的。

「我給你們帶來了好東西。」,他剛把菜放下就看到了周雲懷裡的肉,「咦?你們吃的不錯嘛!」

以他的眼光,一眼就認出了那是九靈鹿的肉。

「嘿嘿。因為今天有人當冤大頭啊。」,秦壽嘿嘿笑道,夾了一口公孫俊送來的菜。

「怎麼樣?」,看著目瞪口呆的秦壽,公孫俊很滿意他的表情。

「院長,這個菜…很貴吧?」

「沒事,你們吃吧,我先走了。」,聽到這個問題,公孫俊甩甩袖子,直接離開了。

「你管他貴不貴,吃飯肚子里才是自己的。」,周洪不客氣的吃了起來,而且有吃干抹凈之勢!

看到周洪如此,幾人也都不敢再遲疑,紛紛吃了起來。

「你們這群禽獸!給我留點!」

周雲這一次學乖了,先夾了一些到自己的碗里,以防被幾人一下吃完。



一頓午餐過後,幾人都回到了各自的宿舍內,因為過幾天,就是迎接比賽的時候。

「小玄。」,周洪摸著圓滾滾的肚皮,打著飽隔,向歐陽玄問道:「後天就要去比賽了,你會不會緊張?」

「緊張什麼?」,歐陽玄苦笑著看向他,「你說我一個替補,有什麼好緊張的,再說,恐怕還輪不到我上場呢。」

「說的也是。」,周洪躺在了床上,看著房頂,「這一個多月來,我覺得自己進步了不少,也離報仇的目標近了許多,我相信,早晚有一天,我能手刃那個殺人兇手。」

「周洪…。」

歐陽玄沒有想過,周洪的內心竟然存在著這麼大的仇恨,平日里嘻嘻哈哈的他,與現在認真的樣子,讓人完全無法聯繫到一起。

「嗯,你可以的。」,他對周洪點了點頭,然後看向了窗外的月亮,「我也離我的目標近了一步,依依,我不要等你,我要去找你。」

「蒼老,我現在的精神力還需要修鍊嗎?」,歐陽玄向伏蒼問道。

「嗯?你的精神力現在是魂海境,暫時提升不大,而且需要突破的話,除了靠積累,還需要一些機緣。」

原本正在思考什麼的伏蒼回過神來,向他解釋道。

也不知道為什麼,自從從將榜回來后,伏蒼就沒有再主動講過話,一直好像在思考什麼。 與此同時,一個神秘的空間內。

雖然也在月亮與太陽的照耀之下,卻完全不為世人所察覺,而這裡,只住著一戶宗族。

「小姐,族長叫你過去。」,一名侍女站在依依房間的門口,敲了敲門。

「嗯,我現在過去。」,依依看著剛剛升起的太陽,想起了歐陽玄睡覺時的樣子,臉色一紅,又立刻恢復了冰冷。

「小瑤姐姐,他找我過去幹嘛?」

「我也不知道。」,看到依依一如既往的語氣,小瑤無奈的回答道,「族長一回來就我來讓你過去,別的什麼都不肯說。」

「哼,希望他不是因為小玄哥哥的事情,不然,我是不會讓步的!」,依依捏了捏小拳頭,便向大廳走去。

「族長,小姐來了。」

一品天下 小瑤將依依送到大廳,便先行退下了,臉上滿是畢恭畢敬,顯然對大廳中央坐著的中年人極為尊崇。

「有什麼事情嗎?沒什麼事情我回去修鍊了。」,依依走了進去,隨意的坐在一張椅子上,開口道。

「那個小子,只是個凡俗,你真的喜歡他?」,坐在中間的中年人面色嚴肅的問道,「你可知道,這對血脈精純的影響有多大?」

「是的!我喜歡他!」,依依就像突然炸毛的小野貓,原本斯文的形象直接被她丟到了一邊。

「我不管什麼血脈是否精純,我只知道,和他在一起,我很開心,很放鬆,沒有任何的顧慮。」

「可他只不過是一階凡俗!」,中年人重重的拍在了座椅的扶手上,身上的氣息急劇攀升,讓那個扶手直接化做了齏粉。

「難道你是神嗎?」,依依也站了起來,即使父親身上的氣息讓她有些顫抖,可她還是拚命頂著壓力。

「你!唉…。」

中年人的臉色一黑,就要發作,卻還是無奈的嘆了口氣,「你先回去吧,等你成了靈尊,從族地出來再說。」

「族地?什麼時候多了這個條件?!」,依依皺了皺眉,她記得當初的條件不過是成為靈尊,如今卻要面臨危險的族地。

「因為你這次想要的,不是自由…而是愛情。」,中年人不再多言,揉了揉眉心,向門口走去。

「想要愛情…」,依依的目光有些茫然,對於身為族長之女的她來說,愛情就像夜空的星星,遙遠而昏暗,因為她勢必因為各種原因而嫁給他人。

可是她又想起了和歐陽玄在一起的時間裡,就像沐浴陽光,溫暖滿足。

「如果是這樣的話,我答應了。」



兩天後,聖武學院,院門前。

「快點就差你了。」,周洪朝著正努力的跑向這裡的周雲喊道。

「真倒霉,竟然被這個胖子說慢。」,周雲一邊努力的奔跑,一邊心中想到。

「周雲,你不知道今天要出發嗎?」,霸凌天走上前,拍了拍好不容易趕到的周雲的後背,幫他緩口氣。

「還不是院長說距離比賽還有幾天

時間的嘛!誰知道今天就要出發,我還想好好的休息一下。」

「看來你是還沒有被他坑怕。」,秦壽無奈的看著他,搖了搖頭道。

「哼哼,沒辦法,誰叫他思想太單純。」,周洪把手臂抱在胸前,因為一個多月來的訓練,讓他瘦了不少,否則別說抱著,抬起來都費勁。

「哼,你個胖子,不就比我早到了一點嗎?再說,也沒人告訴我啊。」

幾人在吵鬧聲中,已經爬上了當初從鳳舞學院飛來的其中一隻凰鷹的背上,向著遠處飛去。

聽著身後的二人繼續吵鬧,歐陽玄破有些無奈。

「老師,我們要去哪裡比賽?」

「比賽的地點是黑鐵城。」,坐在凰鷹頸部的黑衣說道,「趁著有時間,我給你們講一下黑鐵城,你們主意聽。」

聽到他的話,周雲和周洪二人也都停止了吵鬧。

「黑鐵城不在任何一個國家的範圍之內,所以裡面基本上沒有任何的規矩可言,不過你們要記住。」

「在黑鐵城看到任何奇怪的事情,都不要去過問和質疑,更不要過多的去注意。黑鐵城裡強者如雲,出了事情,我不敢保證能夠保得住你們。」

黑衣的話讓歐陽玄幾人心中駭然,特別是周雲,以他的性格,肯定會多嘴,往日里沒什麼,可是聽黑衣的語氣,在黑鐵城,可能會死!

見幾人面容嚴肅,認真傾聽的樣子,黑衣繼續說道:「黑鐵城建立在很早以前,在第一屆大陸學院賽的時候就已經存在,那時不過是個小城,為了避免場地優勢,才會選擇在那裡,因為大陸學院賽,它才有現在的規模。」

「記住,見到不一樣的人,一定不要多嘴,也不要多看,因為這黑鐵城內實力為尊,所以下手毫不留情。」

「如果你們真的惹到了他們中的任何一個,都有可能被滿世界的追殺,所以記住,安分守己,除非到達學院賽的場地內,否則不要多話。」

「是!」

幾人難得嚴肅而整齊的應到,心中早已被黑衣的話填滿。

為了小命著想,必須要安分守己!



從聖武學院到黑鐵城的距離很長,因為經過了許許多多的小城池,甚至還有一些森林,時不時的從下面傳出獸吼。

一路上更是有許多的鳥類靈獸飛過,好在那些森林只不過是外圍,以黑衣的修為可以把它們嚇走。

「那團巨大的烏雲下面,就是黑鐵城,記住我的話。」,黑衣指了指遠處天空上的烏雲說道。

「喲!這不是聖武學院的黑衣副院長嗎?!」

突然,一個不和諧的聲音傳來,眾人扭頭一看,發現了一個沒見過的靈獸靠近了幾人所在的凰鷹。

「冰雁!」

歐陽玄一眼就認出那隻靈獸。

冰雁,與凰鷹相同,都是低階靈獸,只不過潛質還沒有凰鷹高,而且自身的屬性是水屬性的延伸屬性,冰。

「這就是冰雁?」,周雲好奇的看了過去,「夏天在它背上一定很涼快。」

「到了冬天就凍死你。」,周洪開口嘲笑道。

迎面而來的風經過冰雁的身上的寒氣后,在它的身後的凝結成了冰渣,正翩然而下。

「你是…穹武院的副院長,北蕭然?」,黑衣皺了皺眉,思索了片刻才道。

「呵呵,黑衣副院長還真是好記性,在下正是北蕭然。」 「北蕭然,你們穹武院這次怎麼來的這麼早?」,黑衣現在凰鷹的背上,目光灼灼的盯著對面的北蕭然,以防他做一些小動作。

穹武院也是大陸上的學院勢力之一,建於武鬥帝國境內,沒有聖武學院底蘊渾厚。

上一次的大陸學院賽中,穹武院將原本的第八名擠了下去,可以說,已經超過了普通的學院,成為了位列大陸前八的學院。

這讓它在武鬥帝國內名聲鵲起,甚至,與原本武鬥帝國的武聖峰,和武鬥學院兩大學院勢力,隱隱有針鋒相對之勢,而武鬥學院更是身為帝國皇家學院,與聖武學院在天武帝國的地位差不多。

這讓穹武院的院長之流顏面有光,甚至有些飄飄然。

「哈哈哈,你聖武學院也不晚啊? 婚寵之老公乖乖就擒 你能來,我就不能來?」

「倒不是你不能來,只不過,你走你的路,我過我的橋,你又為什麼非得跟我打招呼呢?」,黑衣皺了皺眉道。

「沒什麼,就是剛好遇到而已。」,抖了抖身上的長袍,北蕭然道:「不知道這一次聖武學院打算拿第幾啊?」

「哼,果然黃鼠狼給雞拜年,沒安好心。」黑衣心中暗道,對他也更加的警惕。

「這與你有什麼關係?」

「當然有關係,因為你要的,我們也要!」

「好大的口氣,也不怕熏到別人。」,周雲已經沉默了許久,可是現在卻再也忍不住。

「是啊,熏的很。」,周洪故意捏著鼻子,甩了甩手,「你還是別說話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