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蘇悅……」 雨下著,刷刷地劃過車窗,留下一路水痕。

蘇悅無所適從的抱緊著自己的雙臂,靠著車窗,唐昕下車後車內便是寂靜。

林彥從鏡中瞧見蘇悅的動作,脫掉外套遞給蘇悅,關心道:「先穿上吧?」

蘇悅驚愕地抬起頭,目光獃獃地盯著那件黑色的外套。推開了外套,錯開視線,高冷的說道:「不用了,謝謝你的好意。你溫度調得很好,我不冷。」

林彥尷尬一笑,訕訕地收回了手,隨手把衣服丟在副駕駛上。

一時間再次陷入尷尬的沉寂中,林彥的目光總是往上掃,後視鏡中的蘇悅側著頭目光虛無的望著車外。

林彥抿了抿唇,打破車上的略帶詭異的氣氛,說道:「以前總想著未來會幹什麼,我猜想過很多,唯獨沒有想過你會當藝人。悅兒,你真讓我意外。」

蘇悅一愣,這親昵的口吻令她一怔恍惚,連帶脊骨都緊張的僵硬了,背挺得直直的猛地抬起頭。

下一秒,那倉皇的神情消失的無影無蹤,嘴角勾起一抹雲淡風輕的幅度,心底自嘲著中二病也是會被傳染嗎?明明什麼都不是,反應還是怎麼大……

林彥笑著自說自話著,「在現場的時候,我生怕認錯了人,但是看到你的反應我就知道我沒有認錯人。悅兒,你長大了。」

「回國有一段時間,只不過一直在工作上的事,都沒能老家一趟,想不到我們會在工作上遇見。真好……」

蘇悅錯開林彥的視線,撐著下巴靠在車窗邊。「林總監,我叫蘇悅,沒別的名字。別喊錯了,以後的工作還請多多指教。」

林彥的視線一黯,「悅兒……我們之間……用不著這麼生疏吧?」

蘇悅一陣輕笑,生疏?

「悅兒……」

「林總監,我到了。」蘇悅目光看車頭,眼睛一亮,是熟悉的小區入口,蘇悅的語氣很急躁。

立馬拉著門,車門被死死地被鎖住了,蘇悅微微皺起眉頭,語氣加重了。「謝謝你送我回來,車門被鎖了,麻煩開一下鎖。」

林彥低垂著頭,有些失落。嘴角自嘲的一笑,替蘇悅開了鎖。 冷情首席的前妻 眼看著蘇悅迫不及待地想要離開他的車,令他很是不解。

心底莫名的有點煩躁,他從未被人如此冷落過。

雨還在下,稀稀疏疏地落在車前。

下一秒,林彥急忙地拿起傘就追上去,替蘇悅撐起傘。

「悅兒……」林彥著急喊道,回想起那冷清的語氣,心底很不是滋味卻也尊重她。

「蘇悅……外面還在下雨……」

下著小雨,蘇悅只得狼狽地舉著包一陣小跑,後背傳來一陣風加上耳邊似乎想起聲音,似乎是她的名字,她下意識的停住了腳步,待她回頭林彥舉著黑傘大步流星地朝著她跑來,地上的雨水四濺著。

見追上蘇悅了,林彥露出一抹放心的笑容,傘舉過蘇悅的頭頂,林彥說道;「傘拿著吧,淋雨會感冒的。」

「……」

蘇悅靜靜地盯著林彥,那般的神情似乎在詢問著。

林彥強勢地將傘塞在蘇悅的手上,一副不容拒絕的神情,蘇悅也不像在雨天僵持下去,只好接住傘道謝,「謝謝。」

「嗯,到家后一定要喝生薑水,驅寒。」林彥囑咐道。

蘇悅點了點頭,「嗯」

蘇悅一直望著林彥的背影漸行漸遠,死死地攥著傘柄,那雙黝黑的眸子低隱藏不住那涌動的波動。緊緊地抿著的唇,「傘遮不住雨……」 一輛黑色的保姆車隱匿在一條狹窄的小巷中,從車離探出一顆毛茸茸的腦袋,扒著車門探出頭的唐昕四處張望著,眼底還帶著疑慮。確定周圍沒人後,這才跳出車廂。

狐疑道:「今天很安靜……出來吧。」

蘇悅鬆了一口氣,「真好。」

唐昕瞥了一眼蘇悅,滿眼地嫌棄,一下車就忍不住數落道:「你嘴是開了光嗎?平時買彩票,也不見你中獎。昨天我還罵你自戀,沒想到真的有狗仔。那我還錯怪你了……」

蘇悅一本正經地接下唐昕的話,「那你還不道歉……」

唐昕石化了幾秒,驚愕的瞪著蘇悅,嘴角僵硬的扯開一角,「……」

就怕把玩笑當真,還一本正經說出來的人。

唐昕服了,臉上露出尷尬而不失禮貌的微笑,內心卻是不一樣的活動。機械的眨動了幾下眼睛,一本正經的說道:「好的,對不起。」

蘇悅一臉的風輕雲淡,輕輕地拍了一下唐昕的肩膀十分大度的口吻說道:「原諒你了。」

氣的唐昕沒當場吐出一口老血來,緊握著拳頭就差揮向蘇悅,眨著眼想了半刻還是鬆開了拳頭,畢竟打不過蘇悅。

蘇悅目光微微低過,自然沒有忽略唐昕的小動作,只是一陣輕笑而過。

八卦是治病的良藥,唐昕有三大愛好。韓劇,八卦,男人。

吃癟之後,唐昕腦袋裡還是那張揮之不去的照片,唐昕一把撲上前準確無誤的勾搭上蘇悅的肩膀,勾肩搭背的,嘴角勾起一抹若有似無的笑容,「不如你跟我講講這照片怎麼回事,我下車以後。這曖昧的畫面?滿足一下我的好奇心。」

蘇悅目光輕掃過唐昕的手,不動聲色的拔了下來,反問道:「你不都看到照片了嗎?」

唐昕眨著眼,雙目放著亮晶晶地光芒,閃爍著好好奇。「真的?雨中撐著傘四目相對,心動嗎?」

蘇悅白了一眼唐昕,淡淡地說道:「沒有,就怕被雷劈。」

唐昕皺起眉頭,剛剛燃起的八卦之心被蘇悅一棒子打散了,不悅的嬌嗔道:「啊,真煞風景。不應該滿含深情的望著彼此,兩人共同撐著一把傘,相互吸取著手心的溫暖。多唯美的畫面,怎麼在你口中就這麼驚悚呢。雷正好劈在傘頂……咦。」

畫風徹底崩了,唐昕驚恐地捂著嘴巴。

蘇悅無奈地盯著獃滯的唐昕,驚恐地捂著嘴巴,但臉上更多的是激動。

心生一計,話鋒一轉壓低著聲音,故意嚇唬唐昕,「風挺大的,枯枝爛葉砸在身上,頭髮被吹直了,粘在臉上。燈光還是昏黃色的。你說像什麼……」

一陣冷噤打過,很刺激,嚇得唐昕緊抱著雙臂,「哇……蘇悅,你欠揍啊……」

目光對上蘇悅的笑靨如花,才反應過來,蘇悅在戲弄她。惡狠狠地瞪了一眼蘇悅,都怪她們太熟悉了……

空蕩蕩的小巷中響起一聲聲爽朗的笑聲,「哈哈哈……」

蘇悅笑得很肆意,笑彎了眼睛,黑色的瞳仁釋放出鑽石般晶瑩地眸光。她的笑容,宛如春風拂面如此的輕柔,能夠治癒人心。笑得很乾凈,純粹。

唐昕無奈了……

瘋狂地手機鈴聲不容得多想,生生催命。掃了一眼顯示屏上的一串電話號碼,臉拉的老長,兩個人很是有默契得安靜了,哭喪的臉無奈的嘆了一口氣。

興師問罪的電話來了……

一切都怪老天,偏偏下雨。也怪,總能闖禍讓唐祁安排了一個女魔頭處理蘇悅以後的公關。

天氣轉晴,為了驅散昨晚留下的陰霾,劇組特意把今天的拍攝計劃延後到下午,這次的拍攝地點在室內,選取一座幽靜的府邸。硃紅色的長廊綿延,一旁是青翠的灌木叢下,隱約間傳來八卦的氣味,「照片這麼模糊,你都能看得出來。」

正好,休息室設置在長廊的盡頭。

總裁毒愛小小妻 兩個長得像炮灰的路人乙和路人甲扒著手機,不斷地將圖片放大,摳細節,語氣不淡定的說道:「你仔細看看,這衣服的顏色就不覺得眼熟,這輛車的車牌號尾數是6。就是林總監的車牌號……」

一旁的人抬頭望著同伴,眼裡冒著小星星,一副佩服的口吻誇道:「哇……你真厲害。」

路人甲白了一眼對方,一臉的憤慨,一副自大加酸溜溜的口吻說道:「蘇悅一個人忙的過來嗎?一會兒唐祁一會兒顧易的,現在居然又勾搭我們的林總監。真是不要臉……」

路人乙無辜的分析道:「一個巴掌拍不響,你忘了昨天林總監叫蘇悅什麼?可親熱了,還想跟蘇悅撘戲呢,說什麼兩人同框會有畫面感。你當時不也在場嗎?那目光,可真不像是才認識的人。」

路人甲一聲冷哼,「哼……」

聲音不大不小的都進入了蘇悅的耳朵里,路過時,忍不住咳嗽了幾聲。

「咳咳咳……」

順便瞪了幾眼憋著笑得唐昕,一臉的不懷好意。

角落裡談八卦,總是能做到耳聽八方,一丁點風吹草動都能敏感的感知到,路人甲回頭一看。眼裡透著震驚,吃驚的拉著路人乙的手,倉皇失措底氣全無。

「蘇悅……走……快走……」

終歸是說人壞話,容易心虛。手機一塞,捂著臉溜之大吉。

唐昕側著頭,試探一問,「怎麼,聽不下去了。平時不是挺能忍的嗎?這話題才剛開始,就被你打斷了。不就是換個男主角,你就變了,算不算是心虛呢?」

蘇悅看了一眼唐昕,打算無視她。「……」

幾經糾纏,蘇悅綳不住最後鬆了口,「他是我最不想牽扯的人。」

唐昕一愣,從未見過露出此時神情的蘇悅。只是淡淡地抿著唇,那雙令她羨慕的明眸變暗淡了,極力的隱藏著情緒。竟把她的玩笑當真了……

「你不想牽扯,偏偏有人沒這個自知之明。」 入口處,鋪展這一張長長的紅地毯,盡頭佇立著一副巨大的宣傳海報。寫著《沉默的旁觀者》首映會,陸續有人進場。

蘇悅作為特別出演,自然也在受邀之列。車廂內,唐昕破天荒的露出一本正經的神情,眸光堅定地盯著蘇悅,「小悅悅,你準備好了嗎?」

蘇悅眨著眼,神情甚是無辜,目光往下移略帶嫌棄的微微一挑眉,唐昕死死地拽著她的手,還顫抖著,蘇悅很是嫌棄,「額,唐昕你怎麼比我還緊張。」

唐昕神情一動,嘴硬道:「我緊張什麼,什麼樣兒的大場面我沒有見過,想當初我領著一幫姐們……」

蘇悅嘴角的笑容逐漸僵硬,毫不留情地拆穿道:「停……那你別抖手……」

唐昕一愣,霎時臉頰染上一層緋紅,極為尷尬地收回了雙手,獃獃地,「呃……好。」

蘇悅一陣輕笑,瞧著唐昕犯傻,「哎,我走了。」

剛起身就被唐昕一把拽回了,「哎呀,別急,你頭髮掉了。」

一絲斷髮正好落在胸前那段蕾絲修成的小花前,被唐昕發現,她自然不能容許有什麼的失誤。

唐昕的緊張,讓蘇悅很是無奈,「唐昕,你別磨磨唧唧的了,只是電影的首映禮又不是頒獎晚會的走紅毯,沒必要搞得這麼大的陣仗。」

唐昕扒著腦袋,根本冷靜不下來了。「哎……蘇悅……」

蘇悅無奈的嘆了一口氣,當著唐昕的面前,重新整理了著裝,無奈的搖了搖了頭,「這樣……行了吧,沒頭髮了。」

自從成了蘇悅的經紀人,總是事故百出,忍不住嘮叨道:「鞋墊弄好沒?貼了胸貼應該能hold得住這條裙子,不會半途掉吧。」

「……」蘇悅翻了一個白眼。

面無表情的吐槽道:「托某個人的福,裙子比平時還小一號,只會被撐破絕不會掉。」

唐昕越發的激動了,抓著她的手,星星眼充滿著期待,「哇……小悅悅,千萬不要激動裙子會破的。你第一次走紅地毯,雖然只有短短五十米,也一定要光彩照人。就算不是我站在聚光燈下,也要讓你一步一步走到所有人的面前,成為聚光燈下絕對的女主。」

心底一暖,連帶看著唐昕的眸光都柔軟了,嘴角捲起一角淺淺地幅度,纖長的手掌按住唐昕的頭,傲嬌的罵道:「笨蛋,為什麼突然說這麼煽情的話?」

唐昕不滿的抬起頭,狠狠地瞪了一眼蘇悅,「你才笨蛋,趕緊去。大牌都走了,誰還拍你這個小明星,趕緊去趁鏡頭。」

順勢打開車門,口是心非的將蘇悅推下車。

「……」

蘇悅無語的聳了聳肩,笑道:「真是女人的臉七月份的天,說變就變。你才是最佳影后……」

長長的深吸一口氣,努力的平息自己的緊張,趕緊囑咐著:「趕緊的,別磨蹭了。記住鞋別掉,背挺直,別踩裙邊還有一定要微笑。」

眼睛一彎,蘇悅回敬一抹淺笑。面向紅地毯時,那雙黑眸釋放出熠熠的明光,充滿了自信。參加電影的首映,走完這五十米長的紅地毯,不過是她的工作而已。

抬頭挺胸大步的向前,不過是踩著高跟鞋走路而已,沒什麼困難的。這一刻,蘇悅走在紅地毯上,周圍的一切都被她忽略了。只要帶著微笑一直往前走就好,回到最初想起排練的場景。嘴角不經露出一絲微笑,因為遲鈍總是把老師氣得半死,鬧出不少笑話……

姑且當成一場訓練……

紅毯的一側,是受邀的媒體記者。

瘋狂地按著快門鍵,閃光燈閃爍著,宛如人群中閃爍的星辰。

蘇悅的來到,令人記者們的騷動。

「對,沒錯。」

「呵呵呵……」

其中有記者牢騷道:「蘇悅……」

「拍嗎……」

前段日子,媒體記者吃了蘇悅不少的虧,動不動被懟。最後還只能啞巴吃黃連,關於她的通稿都被壓,不能發出。很是鬱悶,只能將苦水往下咽,誰讓蘇悅背後有一尊大佛呢。

諷刺著,「誰拍她啊……」

大鬍子記者擠進包圍圈,氣喘吁吁地,趕緊對著蘇悅按下快門鍵,高興的囔囔道:「我拍,沒準帶點好運能讓我文章一起上熱搜。」

其他記者驚訝地蹙起眉頭,「什麼……」

轉而一想,蘇悅熱搜王的稱號。立馬展開行動,雖然對蘇悅上熱搜的原因存在疑慮,結果足以說明一切。拿起相機趕集拍照……

「咔嚓咔嚓……」

「蘇悅,看這裡……」

處於本能的反應,側頭找尋著聲音的來源。

蘇悅面帶著微笑,眼角微微一彎,黑黝黝的眸子釋放著溫暖的光芒,她的輪廓很柔美。這是一種讓人難以抹開眼的氣質,很舒服。看著這一抹笑容,具有很強的感染力,總是能夠跟著笑。 沉默的旁觀者上線后,上映第一天不過三千萬的票房,第二天來了一個大反轉,票房勢如破竹一路上漲,不僅很快就突破一億。也成為了校園類題材的文藝片中最快破三億的電影,周末在電影院的上座率穩居第一的位置。

在電影市場的淡季以不俗的成績出現在眾人面前,上映第五天連帶「官方」新聞都點名《沉默的旁觀者》的主題內容。上映前,便得到多個獎項的提名。

《沉默的旁觀者》火了,是眾人始料未及的。現實題材的電影很容易獲獎,卻沒怎麼容易被眾人接受。一旦觸及那道底線,就會遭受官方無情的封殺。無疑,這部關於青少年題材的電影火了。

《沉默的旁觀者》火了之後,星娛唐祁也準備借著勢頭把投資的新劇在網路平台播出,不在衛視播出。蘇悅需要曝光率,用作品替造勢。

《鳳儀天下》主演採訪休息室內。

梁穆一身緊緻的寶色藍的時尚西裝,將職場精英的幹練與霸氣顯露無疑,十二厘米的高跟鞋接觸地板時發出清脆的「蹬蹬蹬」聲,令人一震。

梁穆,蘇悅的專職公關。

淡然地走進休息室,很自然的按住蘇悅的肩膀,凌厲的冷眸冷冷地打量著化妝鏡里的蘇悅,妝容清新淡雅,很適合蘇悅的氣質。 撒旦的寵妻 並沒有進行修容,最接近素顏的淡妝,只是塗了一層薄薄地粉底,抹上口紅。

梁穆滿意的點了點頭,問道:「準備好了嗎?」

蘇悅的目光微微抬起,見來人,神情不變,淡然的合上手中的文件,

點了點頭,「嗯,可以。」

「唐總說你記性不太好,所以我會讓工作人員準備提示板。放心節目組很專業,攝影機對準的是你的臉,觀眾攝影機后的內容。」

蘇悅楞了一下,臉上露出疏離的微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