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少攜帶了相機跟攝像機的遊客,更是將這一幕紀錄在鏡頭之中。在這些遊客看來,村民組織的這次歡送宴,確實令他們深受感動,也希望下次有機會再來遊玩。

甚至不用徐海寶過多強調,這些遊客都表示,回去之後會在網上替福臨島做宣傳。在這幾天的遊玩旅程中,很多遊客也給徐海寶出了不少切實有效的建議。

有了首批遊客到訪的經歷,村民對於如何接待遊客,也有了一個相對清晰的認知。想從遊客身上賺錢,服務必須做到位。只要遊客玩高興,便不用擔心賺不到錢。

等到去鎮上負責採購酒水跟飲料的徐立成等人回來,看著碼放在漁船上一箱箱的啤酒跟白酒,還有大箱的飲料,很多遊客跟村民都覺得很熱鬧。

伴隨這些酒水跟飲料被抬進曬場,很多尚未上學的小孩,無疑都顯得非常興奮。對這些小孩而言,村子越熱鬧他們越高興。更何況,晚上還能放開肚皮吃,機會很難得啊!

負責今晚歡送宴的徐明誠,看著酒水飲料都到位了,廚房那邊的菜也準備的差不多。剩下一些在蒸鍋里的菜,等遊客跟村民坐好便能正式開席了。

意識到這一點的徐明誠也適時道:「寶娃,可以宣布開席了吧?要不你說幾句?」

「誠大伯,你才是今晚的主角,又是村子的村長,這開席的話還是你來說好了!」

「屁!這種時候你不出面,難不成還讓我這老頭子丟人現眼啊!趕緊說兩句開席,我去催一下后廚上菜。海鮮最好趁熱吃,涼了味道可就不怎麼好了!」

拋下這麼一句話,徐明誠也趕緊腳底抹油開溜。雖然徐海寶沒打算接替他的位子,可徐明誠還是清楚,未來村子想把旅遊搞起來,徐海寶的作用至關重要。

看著徐明誠把事一推直接開溜,徐海寶只能站到台前拍手道:「鄉親們,都安靜一下!各位遊客朋友,也都安靜一下。我知道大家想開吃,可是能不能先聽我說兩句?」

站在空曠的曬場,一個人的聲音想要壓制幾百人的聲音,多少還是有些困難。只是在喊話時,徐海寶稍稍動用了一些內息之氣,讓每個人都能聽的很清楚。

那怕距離徐海寶有點遠的遊客,聽著徐海寶說出的話,似乎也在耳邊一樣。雖然覺得有些奇怪,可很多遊客跟現場的村民,聞聽此話也瞬間安靜了下來。

看到現場徹底安靜下來,徐海寶也笑著繼續道:「前幾天,我們村第一次來了一批遊客,他們的到來,讓我們村子終於有機會,向外界展示我們的景緻。

在這幾天的旅程中,我相信各位遊客朋友們也看到,我們對於你們的到來是發自內心的歡迎,我們全體村民都希望,不久的將來,你們還能再次光臨福臨島。

做為祖國最東端的漁村,我們福臨村經濟條件雖然不富裕,可我們也希望致富奔小康。希望各位遊客朋友回去后,能多替我們村子做一下宣傳。

那樣的話,等下次你們再來時,肯定會發現村子跟現在又有了不一樣的地方。你們之前提過的建議,我們在接下來的日子裡,也會儘力去完善好。

總之,我今天代表所有福臨村的村民,歡迎你們每個人的到來。也希望你們明天離開,能記住在你們的人生旅途上,來過這麼一個漁村,見過這樣一群友善的村民!」

雖然徐海寶話中,沒什麼特別出奇的話,卻令眾遊客跟村民都覺得接地氣。村子剛試著搞旅遊開發,肯定有諸多的不足之處有待改進。

但村民的熱情好客,還是給諸多遊客留下深刻印象。那怕很多村裡的老人不會說普通話,可看到遊客時,也會說上一句不太標準的『你好』。

對於這樣一個好客的漁村,那怕有遊客知道村民好客,是沖著他們口袋的錢包而來。但這樣的熱情,還是令遊客對這座東海上的漁村產生了好感。

或許有些遊客,往後不會再來福臨島。但他們相信,這次的旅行記憶,一定會讓他們回憶很多年。往後看到有關東海的信息,他們都會想起這樣一群樸實的村民。

聚餐之前搞搞氣氛,更有助於接下來讓遊客跟村民吃好喝好。反正晚上沒安排什麼遊玩行程,那怕遊客喝醉也不怕,睡一覺明天起來依舊精神。

說了一番感謝跟祝福的話,徐海寶也適時笑著道:「大傢伙不會嫌我太啰嗦吧?行了,多的話我就不說,現在我宣布今晚的村宴正式開吃,大家都趕緊入座吧!」

在徐海寶的招呼下,一些跟遊客關係不錯的村民,還是首先讓遊客們先入座。好在這些遊客素質都不錯,直言先讓村裡的老人小孩入座。

這種和諧的氣氛,令徐海寶同樣覺得蠻高興。對他而言,他希望遊客能帶給村民收益,可他同樣希望村民能給遊客成為朋友。這樣的話,村子的口碑也會更好。

對很多喜愛出海遊玩的遊客而言,海島村民是否熱情,也將決定他們是否願意出海遊玩。相比在內陸的景區,實在不行就換個地方玩,去留完全由遊客決定。

到了這孤島之上,要是村民不友善的話,誰也不知道會發生什麼事。加之福臨島並非正規的旅遊景區,遊客想上島遊玩,也全憑個人意願的。

招呼遊客陸續入座,做為村長的徐明誠也吩咐廚房開始將蒸熟的海鮮陸續端上桌。看著一盤盤誘人的海鮮上桌,很多遊客也開始大肆的品嘗起來。

在這個過程中,做為村長的徐明誠跟負責接待遊客的徐海寶,也開始端著酒給遊客敬酒。面對前來敬酒的村長跟徐海寶,眾遊客還是非常給面子的。

喝酒的過程中,有遊客也適時問道:「徐兄,你對那片廢墟的改造,大概會在什麼時候完工?聽了你的介紹,我很期待廢墟改造出來的實際效果啊!」

面對這些遊客的詢問,徐海寶笑著道:「我只能說盡量!按現在的進度,想修復那片宅基地的老屋子,估計需要花費一段時間。你們知道,島上搞建築很麻煩的。

好在設計圖已經出來,施工隊也已經找到,等資金到位之後,相信那片老宅也會很快修復起來。至少我個人期待,暑假前能夠完工就再好不過了!」

「這個好!要是暑假能完工的話,那我暑假肯定再來玩一次。」

此番來福臨島的不少遊客,都覺得沒能下海游上幾圈,多少顯得有些心存遺憾。等暑假過來的話,很多遊客也能盡情享受跟大海親密接觸的滋味了。

潛水、海泳甚至於衝浪等項目,都能盡情的享受一番。加上蝦島那邊沙灘很乾凈,海水也很純凈。而星月礁附近非常適宜潛水,肯定也會吸引眾多遊客前往的。

對這些遊客而言,他們有不少都是自由職業者。說的簡單一點,他們的工作時間很自由,跟普通的上班族不一樣。 王妃大人要休夫 真想再來一趟,也只是花點時間花點錢而已!

聽到不少遊客都表示,等暑假還會再來福臨村遊玩,身為村長的徐明誠也覺得很高興。尤其知道徐海寶已經打算投入資金,把那片荒廢的老宅基地給重建起來。

別的不說,單單工地能聘請的工人,相信數量也會有不少。而外來的建築工程隊,他們上島之後同樣需要租房住,吃喝方面自然也需要花錢的。

總之,去年徐海寶給他描繪的前景,正在穩步有序的推進中。假以時日,或許正如徐海寶所說的那樣,未來村裡的人都能進城買房,不用擔心沒了生計啊! 跟來時一樣,負責接待一眾到訪遊客的徐海寶,又親自將這些遊客送到車站。每位遊客臨走時,對徐海寶的細心招待都非常滿意,也表示一定在網上替福臨島多做宣傳。

對於這些遊客的熱情推薦,徐海寶自然不會拒絕。送走這批遊客之後,雖然網上還有一些遊客表示想過來遊玩。可徐海寶還是委婉表示,單人前往比較麻煩。

根據徐海寶與劉曉涵父親達成的協議,遊客抵達寶海之後,劉曉涵的父親會派遣旅行社的導遊進行接待。如果人數多的話,也會派遣導遊陪同上島。

當然,若是遊客希望自由行的話,旅行社也會將遊客送到輪渡碼頭。並告知遊客,到了東嶺鎮之後,他們可以直接聯繫福臨村的村長,告知他們乘座的輪渡班次。

只是這樣的話,遊客的開銷可能會比較貴。按徐海寶的意思,他希望想到福臨島旅遊的遊客,最好能自行組團。若是能約定時間結伴同行,或許會玩的更痛快些。

隨著首批遊客相繼離開,有關福臨島的旅遊攻略,也開始出現在網路上。一些嚮往海島旅遊的年青遊客,也從這些遊客發布的旅遊攻略中,再次欣賞到福臨島的海島風情。

一時間,網上諮詢旅行路線圖的遊客,也比平時多了不少。只不過,這些事情徐海寶暫時都教給妹妹還有劉曉涵父親的旅行社負責。

考慮到蘇比富的拍賣會不久后便會召開,徐海寶覺得應該親自參與人生首場拍賣會。只不過,出發去香江之前,徐海寶也需要把一些事情處理好。

首先村子的旅遊開發已經展開,後面也陸續會有遊客自行前往福臨島。雖然徐海寶有告知聯絡方面跟最好組團前往,可應該還是會有一些散客自行乘船前往。

這樣一來,村子那邊或許陸續會接待到一些散客。面對這些自行前往的散客,徐海寶還是有交待徐明誠,一定要招待好自行前往的遊客,確保他們的安全。

除此之外,老村宅基地的重建工作已經開始,目前徐海寶也委託杜行伍代為照料。後期從星浩房地產那邊聘請的設計建築團隊,也會陸續進駐福臨島。

只是前期的話,更多都是清理廢墟,對廢棄老宅地基進行一次細緻的摸排。有些確實不能用的地基,自然也要重新構建。恢復老屋地基的事,徐海寶也交給杜行伍負責。

做為漁村最擅長造石屋的工匠,如何保持那些老屋的地基風格,杜行伍最有話語權。至於在老屋地基上構建新屋,那就是後續設計跟建築團體的事。

趁著鶴林灣的別墅裝修完畢,徐海寶也特意去了趟鶴林灣,跟孫文浩派遣的設計師進行了一番深入探討。但真正施工時,徐海寶相信他應該從香江回來了。

得知兒子又要去香江,父親徐立言有所擔心的道:「你去香江了,村裡的事怎麼辦?」

「爸,這兩個月去村裡遊玩的遊客肯定不多,氣溫還沒回升,遊客去了也不敢下水。趁著現在時間比較空閑,我再去趟香江,把剩下的事情都處理好。

修復村裡那片老宅,至少需要投入三四百萬進去。雖然我手上不缺資金,可後續需要投入的錢還不少,不多賺點錢回來,下面的事也很難順利進行啊!」

「只是修幾幢老屋,要花這麼多錢嗎?」

一聽修復那片老宅需要花費三四百萬,徐立言著實顯得有些擔心。在他看來,村裡有人建新屋,成本加人工費用估計十來萬就足夠了。

可徐海寶修復幾幢老屋子,怎麼花的錢要比建新屋還貴呢?

直到徐海寶把設計圖講給父親聽之後,徐立言也很擔心的道:「投這麼多錢進去,什麼時候才能收回成本啊!這風險,會不會太高啊?」

「爸!這是一次性投資,後面只要坐著收錢就好了。只要村子的旅遊能發展起來,我相信那片老宅賺到的錢,一定會令你大吃一驚的。這事,我心裡有數!」

見徐海寶信心滿滿,徐立言也不再多說什麼。事實上,他已經習慣了兒子不在身邊的日子。只要兒子是在辦正事,那他也不會過多約束徐海寶的行動。

在徐立言看來,兒子大了,也應該對自己做的事負責。至少從目前聽到的情況看,徐立言還是希望村子旅遊能儘快紅火起來,那樣他也可以回村幫兒子的忙。

在家待了一晚,得到父母同意之後,徐海寶再次啟程前往省城。只是到達省城之後,徐海寶給自家小妹送了點東西,也沒在省城多待。

乘座省城直飛與香江隔海相望的濱海市,並未直接飛往香江。此次來濱海,徐海寶也是想看看濱海的海島旅遊現狀,順便起一樁前世聽聞的沉船寶藏。

做為嶺東省最具知名的海島旅遊城市,濱海跟東海的情況差不多,也是一個轄區內海島眾多的城市。做為珠江三角洲的中心城市,濱海的海島旅遊也比東海更早起步。

抵達濱海的徐海寶,並未在市區多待,按照早前在網上搜索到的旅遊路線圖,很快坐上一條前往外島的輪渡,進駐此行目的地外仃島。

這個面積比福臨島要大不少的海島,也是濱海重點推薦的旅遊海島之一。雖然乘座最晚一班輪渡上島,可抵達島上之後,發現這裡依舊顯得很熱鬧。

相比福臨島真正孤懸外海,外仃島的地理位置卻非常的優越。如果想從這裡去香江的話,花費的時間會比返回市區更近。每年來此渡假的香江遊客,數量也不少。

儘管這個時間段,並非外仃島的旅遊旺季,可島上依舊能看到不少前來遊玩的遊客。對於徐海寶這種背包客,很多遊客跟旅遊從業者都沒覺得有什麼稀奇。

抵達外仃島的徐海寶,並未入住建在島上的高檔酒店跟賓館。相反花了點時間,找到在網上預定的一間民宿。選這間民宿的原因,是因為這間民宿就建在海邊不遠。

雖然房子看上去跟民宿沒什麼區別,可這裡的民宿大多都改造成旅館一樣的構造。辦理入住的手續之後,徐海寶也開始在島上的夜市逛了起來。

跟很多海島旅遊區一樣,夜晚的外仃島雖然很熱鬧,可這種天氣出門的遊客似乎也不多。拎著相機的徐海寶,不時拍一些照片外,並未在島上用餐。

修鍊到第三層,徐海寶的飲食習慣也有很大的改變。一些不健康的食物,徐海寶都比較抗拒。很多時候他吃的東西,都是無名珠內養殖的魚類。

寧願多花點時間自己做,徐海寶也不願委屈自己的肚子。而他預定的那間民宿,本身就有一個廚房可供遊客自行烹制食物,而徐海寶直接預定了三天的時間。

拍了一些外仃島的相片,打算回去做參考的徐海寶,很快返回了租住的民宿。雖然這民宿還有其它房間,可並非旅遊旺季的民宿,住進來的遊客並不多。

甚至令徐海寶有些意外的是,先前收了房租的房東,在他回來之後已然人去無蹤。看樣子,房東並非住在這裡。這也讓徐海寶覺得,那樣行動也更自由了許多。

吃過晚飯之後,徐海寶又跑到附近轉了轉,確定好明天探訪的海域位置,徐海寶又重新返回了居住的民宿。不再理會夜市那邊的喧囂,回到民宿打坐修鍊。

雖然待在民宿修鍊的效果,遠不如待在野外修鍊好。可徐海寶知道,外仃島搞旅遊開發的時間不短,很多地方都有可能碰到不期而至的遊客。

這種情況下,為了確保修鍊的安全,還是待在民宿這邊修鍊比較穩妥。選擇的這幢民宿方位朝陽又鄰海,徐海寶覺得也不會太耽誤他的日常修鍊。

待到清晨修鍊結束,徐海寶又照例出去跑了一圈。來到海島海撥最高的地方,徐海寶再次朝東北方向凝視了許久。他也在考慮,接下來應該怎麼找到那條沉船。

前世知道這裡有沉船寶藏,也是進入打撈公司之後聽說的。雖然知道具體的情況,可要找到那條沉船的位置,想來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畢竟,在眼前這片廣闊的海域中,想找到一條有可能被海沙掩埋的沉船,難度真心不小。雖然稱不上大海撈針那樣困難,可想要找到早年的沉船,難度依舊很大啊! 前世參與多次海洋沉船打撈的徐海寶,也聽聞過很多有關沉船寶藏的事。此番來外仃島,也是為了驗證前世聽過的一則傳聞,看看能不能提前撿個漏。

一般情況下,每個參與沉船打撈的人,大多都不會隨便對外人講述太多關於沉船打撈的事。但在內部圈子裡,有些人還是免不了提及一下自己曾有過的戰績。

根據前世那人所說的情況,在外仃島近海附近一處暗礁旁,那位擅長潛水的打撈船員,意外發現一艘沉沒於暗礁處的古沉船。隨後從那艘沉船里,撈到不少好東西。

當時參與那場內部交流會的徐海寶,對其所說的情況還是記得比較清楚。外仃島、暗礁便是唯一的線索,可想要找到具體位置肯定需要花費不少時間。

做為珠三角地區進出南太平洋國際航線的必經之地,外仃島也具有非常重要的戰略地位。清朝時期,來往這裡的商船也非常的多。

穿書之女配才是真大佬 這種情況下,沉沒於這片海域的商船數量也不少。因此,徐海寶此番特意趕在赴港前跑這一趟,也是希望把那艘沉船上的寶藏給取出來。

雖然徐海寶知道,在本國的海域打撈沉船,多少顯得有些不厚道。可就目前的沉船打撈情況而言,很多南海周邊的國家,都在瘋狂打撈海底沉船。

那怕其中有不少古沉船都是華夏的,可依舊抵擋不住那些人的瘋狂打撈。周邊這些國家打著考古名義,跟國外一些打撈公司合作,不斷打撈南海中的沉船。

這一世重生回來,徐海寶還是希望能搶在其它國家前面,多打撈起一些屬於華夏的古代沉船。除了藉此賺取資金外,徐海寶也希望為國家爭個光。

至少就目前的情況而言,華夏在海洋沉船打撈方面的技術,相比國外非常正規專業的沉船打撈,還是存在不小的差距。國內很多從事打撈的公司,基本都屬於國營性質。

類似私人沉船打撈公司,還真的不多。在這種情況下,面對國外打撈公司跟南海周邊各國合作打撈公海的沉船,國內也無法指責什麼。畢竟,涉及的法律太過複雜了!

抵達外仃島的第一晚,徐海寶還是很低調的四處走走看看,並未選擇下海搜索。直到第二天,則租了一艘漁船,讓船夫送自己到附近的海釣場。

對於遊客租船出海玩海釣,也是很多遊客比較喜歡的一個旅遊項目。等到漁船開出碼頭,已經打聽到有暗礁地方的徐海寶,直接跟船老大要求去那個方向。

聽到徐海寶的話,船老大略顯不解的道:「為啥去廟子灣那邊?那邊適合海釣的地方可不多啊!而且那邊暗礁很多,我們平時都不怎麼去那邊的!」

「師傅,你這漁船應該沒事吧?我也不去太遠的地方,聽人說那邊魚比較多,我就想去那邊釣幾桿。那邊你熟悉,繞開那些暗礁應該沒問題吧?」

「那倒沒什麼問題!不過,不能走太遠啊!」

「放心!只要找到可以下釣的地方,你就可以先回來。等下午,你再去那裡接我就成。」

「那行!」

得知不用陪著徐海寶待在那邊,船老大還是比較高興。畢竟,徐海寶付了租一天的船錢,卻不用他陪著。只需早晚接送一下就行,那這錢賺的自然輕鬆啊!

前往暗礁區的路上,徐海寶也跟船老大閑聊,從對方的口中打聽到,不少有關外仃島暗礁的事。相比現在很多暗礁都被標示出來,早年這些暗礁卻令不少商船栽了跟頭。

航行了一個多小時,看著前方那塊面積不小的礁岩,船老大也適時道:「徐老弟,要不你就在這裡下釣吧?這附近的石斑魚不少,要是你水平高的話,應該也能釣到。

而且這裡有手機信號,再往前面走的話,信號就斷斷續續。要是你打算回來,提前給我打個電話,到時我再來接你。另外沒事的話,千萬別隨便下海。

這邊的暗礁很多,平時來這邊玩的遊客也不多。真要在海上出點什麼事,那就麻煩了!吃的東西跟喝的水,等下你多拎點下去,有事隨時給我電話!」

「好,謝謝師傅了!」

從漁船上拎了一些提前準備的食物跟淡水,徐海寶找了一個適宜登岩的位置便下了船。至於這位船老大,又細心的叮囑一番后,才駕駛著漁船從徐海寶的視線中消失。

看著附近這片水域,徐海寶也標註了幾個重點搜索的區域。前世從事多次海洋沉船打撈,徐海寶自然懂得分析航線跟判斷沉船大概位置。那樣找的話,成功機率更高一些!

打著海釣的愰子來此尋寶,也是為了不引人注意。對徐海寶而言,往後送拍的次數增多之後,關注他的人跟勢力也會增多。這種情況下,更需要低調行事。

前世各大打撈公司,為了知道對手或競爭者的情況,往往都會派遣商業間諜。對徐海寶而言,殺人奪寶這種事,在沉船打撈這個行業也不是什麼新鮮事。

有些擅長尋蹤探寶的人,都會受到同行的關注及跟蹤。至少對目前的徐海寶而言,雖然還享受不到被人跟蹤的滋味,卻也不想太多人知道,有關於他的行蹤。

看了看附近的海面,確定無人之後的徐海寶,很快便消失在礁岩上潛入海水中。看著在礁岩區游弋的各類海魚,徐海寶覺得這裡的漁業資源,同樣顯得很稀缺。

按先前船老大的意思,這片礁岩區有野生石斑魚活動。可下到海里轉了一圈,徐海寶發現這裡的石斑魚數量跟質量,都遠不及自家漁村后的迴音岩。

只不過,潛入海中的徐海寶,注意力並未放到游弋的海魚身上。其注意力,更多都放在腳下行走的泥沙之中。不時用手中的鐵棍,在泥沙中刺探搜索著。

此次前往香江,徐海寶打算訂購一台專門用於水下搜索的金屬探測器。在徐海寶看來,如果裝備有一台水下金屬探測器,搜索沉沒於海中的金屬會更容易些。

現在用鐵棍刺探泥沙,效率自然比不了用金屬探測器!

遊盪了幾個區域,徐海寶雖然有些收穫,可並未搜到想找的那艘沉船。不時浮出水面觀察地形的徐海寶,開始在這片暗礁區展開地毯式搜索。

雖然這種搜索費時費力,可並未全無收穫。不久之後,感覺鐵棍刺到木頭類的東西,徐海寶開始把泥沙刨開,很快發現被泥沙掩蓋的一艘沉船。

等到沉船露出船身,沒有專業工具的徐海寶,也只能採取相對暴力的方式,將船板打出一個大洞。利用潛水手電筒,仔細搜索這艘船體內的東西。

讓徐海寶有些意外的是,船上枯骨似乎比較多,仔細搜索一番之後,徐海寶甚至看到幾門古舊的青銅炮。有了這個發現,徐海寶覺得這艘沉船想來是艘戰船。

至於為何沉沒於此,應該是在此進行作戰被擊沉的。仔細搜索一番后,從船上只搜集到一些價值不高的瓷器跟金銀。這也意味著,這艘沉船沒太多價值。

從船體內鑽出來,重新浮出水面看了看的徐海寶,發現時間尚早。將破開的船洞用泥沙覆蓋之後,又繼續在附近展開搜索。雖然有些遺憾,可徐海寶也沒覺得失望。

畢竟,古沉船在海洋中很多,可並非每艘沉船都有打撈價值。先前收進無名珠內的金銀跟瓷器,如果拿去出售的話,想來也能賣個幾十上百萬,收益也算不錯了!

「繼續!看來位置應該沒錯!如果對方沒吹牛,那艘沉船應該就在附近了!」

相比其它的潛水員,無法在海底長時間潛水作業。擁有無名珠做後盾的徐海寶,在海底跟在地面上一樣行動自如。甚至行走在海底,絲毫感覺不到海水壓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