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己重生在了機甲時代,心性多多少少,受到了原來“南天”一絲影響。

南天覺得自己還是仁慈了!

下手太輕了!

“死!”

南天屈指一彈,真氣一射,徹底結果掉了兩名安保人員。

“鳴鳴!“

刺耳的警報聲,在格家總部響徹了起來!

多少年了!

自從格家的綜合勢力位列金州市四大家族之首!

就在再也沒有這樣的警報響過了!

大廈董事長會議廳內。

一個六旬老者,眼中冒出了駭人的精芒。

老者從首座上站了起來。

“誰?這麼大膽,敢入侵我格家?”

老者語氣中包含着一股凌厲的殺氣!

老者旁邊一名精壯的大漢,微微頷首:“家主,您不要擔心!總部中,有我格家最爲精銳的六百死士。一定可以在最短的時間內,緝拿住入侵者!”

這精壯大漢名格斯,是格家特聘的供奉,並且賜予格姓,主掌格家死士!

格家死士,各個修爲強悍無比,是格家處理一些地下交易和一些糾紛的武力保障。

“繼續開會!”

老者揮了揮手。

在會議廳內,與一衆格家中流砥柱繼續商談着,一些商業問題。

警報聲的那一刻起,格家商業總部內的死士們,就傾巢出動了。

而且,格家的大廈內,也佈置了許多高科技安保措施。

各種紅外線四射。

無數激光探頭,在大廈各個房間和走廊,來掃描着。

一旦發現可疑目標,格家死士就會全複式武裝的快速出現。

格家的商業總部大廈比李氏軍火公司,還要大數十倍!

格家是整個金州市最大的家族,勢力比李氏軍火公司和白馬軍火公司,要高出太多了。

南天爲了不浪費時間,和這些格家的小卒子們糾鬥,便從生命之界裏頭,放出了火精靈。

“主上!”火精靈們齊聲道。

“踏平這裏!”

南天吩咐道。

“是!”

三百多火精靈沒有一絲猶豫。

南天手持他們靈隱之村的至高信物,又給他們找了生命之界居住。

生命之界雖然生存環境艱苦,但是比起放逐之地,還是好許多。

火精靈喜愛火元素。

放逐之地的火元素中包含着死亡元素,讓大多數火精靈都難受。

生命之界中,雖然各個元素都很均衡,火元素雖然不多,但是讓火精靈們吸收的很舒服。

這不,三百多火精靈,來到生命之界中,也沒有過長時間,基本上所有人的修爲都突破了!

其中的佼佼者扎特的頭頂火苗高度已經達到了八寸!

比先前的老村長詹西姆,達力克,也只差一步了!

達力克,詹西姆比起一品機甲戰士,只強不弱!

扎特現在對付二品機甲戰士,遊刃有餘,甚至可以抗衡一些弱一點的一品機甲戰士。

至於,那些普通的火精靈,現在頭頂火苗大都高度達到四寸,位列中級火精靈!

三百多個火精靈,就相當於是三百多頭一級中等的星隕巨獸。

不出動特大型重武器或者大批的高品級機甲戰士,任何勢力都無法爭鋒!

扎特帶着自己火精靈們同胞們,一往無前,根本無懼任何警報。

一些格家死士也是趕來了。

格家也無愧是金州市四大家族之首!

六百死士的平均實力,竟然達到了九品機甲戰士,沒有一個是弱於機甲戰士等級的! 六百機甲戰士,大手筆!也無愧於,每個死士額頭紋刻的紫荊花家徽!

坐擁六百機甲戰士,格家的確可以稱霸一市,威懾億萬子民。

但是,這實力,絲毫不被南天看在眼裏!

南天手握三百多忠心耿耿的火精靈,最弱的都可以比肩六品機甲戰士!

格家死士的綜合戰力,終究是弱了一點!

格家家大業大,耗費無數心血培養的六百機甲戰士,弱就弱在實力太過平均單一。

死士們的訓練,刻板血腥殘酷,很難有特別拔尖的。

圍攻南天的六百死士,最強的一個領頭,也不過是三品機甲戰士。

“殺!”

死士們驚異於火精靈的奇特,但是心中早就得到了命令,入侵總部者,殺!

火精靈們也是戰意澎湃,因爲他們的主上,南天說了:“踏平這裏!”

“轟隆!”

大戰爆發了!

就在格家的商業總部大廈內!

也辛虧,這裏是格家的商業總部,格家投資了很多錢,大廈內部空間很大,而且堅固無比,還有一個高科技能量罩,時刻維護着大廈。

六百格家死士雖然人數多,但是仍舊被戰力強悍的火精靈們壓制得死死的。

扎特知道這是首戰,必須要給主上南天,立下一個大功!

扎特打得很賣力!

死士中的領頭人,很快就被扎特給焚燒而死!

其餘的死士們也是死的死,殘的殘!

火精靈則只是有幾人受了輕傷罷了!

扎特挺直腰板向南天彙報着戰果。

南天微微點了點頭。

“繼續開路,如有任何阻攔者,一律殺之!”

大廈裏頭的驚世大戰,也是驚動了,大廈最高層上面的董事長會議廳。

一干格家高層都是面露駭然!

整個大廈跟大地震一般,搖搖欲墜的,而且下面動靜,非常大,跟炸彈爆炸一般!

格家的高層們都知道,這是能量罩保護的功效加上構築大廈的材料特殊,否則的話,整個大廈早就化爲灰土了!

“接通下面的錄像!”

格家的老爺子知道商業是開不下去了,隨手按下了桌上的遙控器。

會議廳前方的大屏幕,頓時顯示出了,六百格家死士,血流遍地,橫屍樓梯走廊等場景。

“什麼!”

格家的掌權者,金州市呼風喚雨的大人物,這位六旬老爺子徹底震驚了!

那可是,六百格家死士呀!

每一個人都是機甲戰士呀!

其中,領頭的人更是三品機甲戰士!

老爺子實在不相信,在金州市哪一方勢力,可以滅掉他的六百死士!

執掌格家死士的特聘供奉,格斯更是提前一兩分鐘,知道了消息。

格家死士與火精靈們交戰的過程,基本上都傳輸到了他的手機上了。

格斯對自己調教出來的死士們很是放心!

先前還沒有怎麼在意!

但是,當格斯開始關注戰況的時候,火精靈們已經快速地解決掉了六百死士!

格斯臉色難堪,對着老者道:“家主,通知三當家吧!他是副市長,可以調動數萬軍警和一些外部編制的銀河軍!”

其實,不用格斯出言。

老者已經正在打電話了!

紫荊格家,能用紫荊花當家徽,名列金州市四大家族之首,不僅在商界有很大勢力,在政界也有很大勢力!

紫荊格家的三當家,也是家主之弟,就是本市副市長!

“咚”的一聲,扎特一腳踹開了會議廳的大門。

“主上!”

扎特卑謙無比的,一鞠躬,恭迎着南天。

南天一臉陰沉着,走了進來。

南天冷冷地瞥了一眼,格家一干高層。

“你們誰是主事人?”

南天問道。

六旬老者站了出來,一拱手:“老朽,格資縱,是這紫荊格家家主!”

“敢問先生,我紫荊格家與你無冤無仇,你爲何要入侵我格家商業總部,更要滅殺我格家六百死士?”

格資縱極力壓制着自己的怒氣!

他偌大一個格家,也經不起這樣的損失!

開玩笑,六百機甲戰士,就這樣全軍覆沒!

沒有十多年的修養與恢復,紫荊格家是別想在名列金州市四大家族了!

南天眉頭一皺:“因爲你的死士阻攔我!”

“至於,我爲何入侵你格家商業總部!那是,因爲,你格家擄去了我的一個‘女朋友’糯糯!”

南天聲音冰冷。

“現在,我給你三分鐘,立刻把糯糯交出來!否則的話,我頃刻間滅掉你們!”

南天現在沒有看到糯糯,心情很不好!

“放肆!家主,豈是你隨意大聲呼喝的!”

格斯眼中精芒噴吐。

格家對他有大恩,作爲格家的特聘供奉,並且被特賜予格姓!

格斯對格家很是忠誠。

但是,扎特根本不吃這一套,見到南天眉頭一皺。

扎特頓時一怒:“主上,何等存在!竟然出言侮辱主上,該殺!”

扎特暴怒而起與格斯打了起來。

扎特因爲火精靈身體的特殊性,穩穩地壓制住了剛剛突破到二品機甲戰士的格斯。

格斯與扎特越大越心驚!

起先,格斯以爲扎特是“怪物”,心中多了幾分輕視!

直到,真正的開打起來,才發現,扎特的實力是多麼的強大!

兩人交戰了上百回合,最後扎特一記火焰掌,將格斯打倒在地上。

“格斯都敗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