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無雙和冽警惕的站在林天奇身後,冉卉卻對老王說:「乾爹,您這是做什麼,願意賣給誰那是別人的權利,您這樣不好,讓他們離開吧!」

「瞧瞧,老王你乾女兒比你好多了!」喬才哲雙眼閃著精光,道:「這小兄弟是我朋友,老王你要動他,得先問問我!」

「老喬你玩笑了,老王我只是問他一件事。」 冥王纏婚:這個夜晚不太冷 老王扭頭望著面色不曾有過一絲波瀾的林天奇,道:「小子,昨晚你把我的人丟盡海里,這事可不能算了!救人是一回事,奪槍把人扔進海里又是另外一回事。」

「乾爹,您…」

「卉卉你別說話。」老王低吼一聲,他這是借故找事。

林天奇嘴角倏然噙上一抹冷笑,抬眼迎上殺氣*人的老王,深邃眼底一凝。道:「我不喜歡別人拿槍指著我,你的人咎由自取!」

「讓開!」清泠聲線緩緩吐出,林天奇凝望擋住自己去路的保鏢。

「你們讓開。」冉卉實在是不喜歡乾爹這樣,站出來吼了一聲,把林天奇拉在身後,親自領林天奇他們離開。

老王望著這一幕,額頭黑線直冒,他的人看見是小姐護著,也不敢擅自出手,以免誤傷到小姐。

「哈哈,老王!有意思啊。」喬才哲大笑起來,眼中充滿了不屑。

喬才哲目送林天奇他們離開,對於林天奇這個人,一番談話他感覺這小子一點都不想他的打扮和年齡,到像個飽經風霜的小子。可他看起來不過二十左右,又是大陸的學生,能有什麼事讓這般年紀的小子有那種鎮定呢。

退了房,站在酒店噴泉下,冉卉還是連連道歉。對此,林天奇淡笑著搖頭,以示自己沒事。

「我說美人魚,你那乾爹是無事生非!」小無雙不悅道。

愛情如影隨形 「對不起對不起…我乾爹他太過分了,真是對不起!」冉卉愧疚的望著小無雙。

林天奇深深吸了口。「冉小姐不必道歉,這不是你的錯。好了,我們走了!」

「林天奇。」叫住已經轉身的林天奇,冉卉上前輕聲道:「能把你的號碼給我嗎?」

號碼?

望著眼前身材極好臉蛋漂亮的美人,林天奇遲疑了一下,報出自己的號碼。冉卉存上之後,展顏笑道:「謝謝。」

點點頭,林天奇他們乘車離開了港灣,在海底隧道轉乘的士。司機二十五六歲,短髮,神色冰冷,向林天奇表明身份且得到證實之後,這才說:「稟天尊,在港灣與你發生衝突的老王是港城兩大地下實力之一合葉幫二當家王龍祥,我們有人在港灣,是否做掉他?」

「不急,先給我說說港城的情況!」

青年點點頭,邊開車邊說:「港城三大豪門,喬家、冉家、水家;喬家實力最強,冉家其次。兩大實力是4K和合葉幫。喬家不涉及黑,但卻跟辛家交好,與港城官員關係密切。冉家是黑勢力發家,但已經漂白了,冉家與黑勢力沒有太多的掛鉤,但冉家唯一的千金卻是合葉幫二當家的乾女兒,這是冉家唯一的污點。」

「水家與4K關係密切,據我們打探到的情報,水家與4K秘密合作,殺冉家千金取代冉家的位置,從而針對喬家,最終目的是控制港城,斷辛家後方。」

聞言,林天奇這才明白游輪上發生的事,原來是水家聯合4K乾的,目的是讓冉家無後,冉家千金一旦出事,冉家當家人就會倒下,到時候,水家和4K趁機撈一把,港城的局勢怕是會動蕩起來。

「此事辛家知道嗎?」

「應該得到了消息,三天後港城國際明珠大酒店有個聚會,會議的目的是發展港城經濟,但華夏第二財團龍泉董事長和辛家大小姐於昨日下午乘專機抵達港城。還待證實的情報說,南乜沛很有可能要對港城豪門經濟體系進行調整,辛家大小姐帶來了五百名高手。」

辛空月在港城?

抽回放在海底隧道外的目光,林天奇深黯眼底掠過一抹驚色,心想這可真巧,那妖女也在港城。

「天尊,二十名情報人員和三十位殺手已經與昨晚分批抵達港城的一百二十位親兵隨時待命,他們的住處安全。」

「暫時穩住,注意安全!」

「是。」

此次來港城,林天奇是目的就是血洗水家滿門,可卻無意間與冉家千金撞上,與合葉幫二當家發生矛盾,這可真是有點意外了。

「對了六組長,喬家當家人是辛家的人嗎?此人如何?」

奇門情報衛三大隊六組長恭敬道:「喬家當家人在港城根深蒂固,官方背景深,黑勢力不敢輕易向他伸手,他在港城的口碑很好,產業波及範圍廣。」

沉思下來,林天奇知道想要憑自己的力量在顛覆港城各大豪門和勢力,絕對不可能。思而復想,一個計劃在腦海中驀然產生,這個產生,林天奇不由苦笑,本想著不給辛空月打電話的,可現在也只有找那妖女了,誰讓港城是她辛家的勢力範圍,她又是辛家大小姐呢。

將耳機戴上,撥通辛空月的號碼!

「艾瑪…奇少我正想你呢,你這就打電話過來了!」妖女酥膩嗓音傳來,林天奇目光投降海底隧道,淡淡的問:「你沒事做?」

「我能有什麼事,悠閑著呢!奇少你現在在什麼地方,我在港城,過來玩,三包四陪!」

「你來接我?」

「行,你告訴我你在什麼地方?馬上派專機接你過來陪我虛度光陰。」

咳咳…

虛度光陰?妖女你可真會享受!

「把你的詳細地址告訴我吧,我在港城!」

「什麼…奇少你在港城…哎呦…」電話那頭的辛空月驚愕之後似乎撞到了什麼東西,叫了一聲。急道:「奇少你在港城什麼地方,我馬上過去,你要是不知道地方你就站著別動,我馬上定位你。」

聽著辛空月激動嗓音,林天奇心中一暖,回道:「不用了,把你地址告訴我就行了!」

「明珠國際大酒店,奇少我在門口等你。對了你們幾個人?」

「三個!」

「好,我知道了!」

切斷通話,林天奇苦笑之際,耳中飄來小無雙青嫩銀鈴嗓音。「惡魔,你打電話給妖女萬一她把你困在港城,你咋辦呢?她可說過要你做她男人的!」

「丫頭片子你在想什麼?」

眨了眨眼,小無雙撇嘴說:「妖女是辛家的人,港城是辛家的勢力範圍,她要綁你你掙脫不了!」

PS:謝謝124315507打賞588逐浪幣。 明珠國際大酒店。全港第一家與國外連鎖最早的酒店,也是全港地理位置最優越、最具身份,且消費最高的酒店。

當林天奇出現在妖女辛空月視線中,她便是在眾多驚訝目光中撲進了林天奇的懷裡。多日的想念,沒有一點準備的就見到自己日思夜想的人,她控制不了自己對林天奇的感情。

京都一別,她度日如年!睜眼閉眼都是那個英俊又喜歡沉默的人。

看見林天奇,發現林天奇瘦了一圈,神色比之前憔悴一些,她發現自己的心很疼,疼得勒著林天奇腰間的玉手在顫抖。靠在林天奇懷裡,她想念的擁抱終於得到了,這個大男孩的胸膛,一直都是她夢寐的地方。

平時再怎麼口無遮攔、大大咧咧,但真到了這個時候,妖女辛空月勾人魂魄的美瞳有些事濕潤。

愛久了,成為了習慣。

她想林天奇想的好痛,多少夜深人靜的夜晚,含淚將他期盼。夢裡幾度淺憶的容顏,柔情泛濫,蜜意繾綣。

當一個人不停的、不停的想念的時候,那他便不是在思念,而是在咀嚼著憂傷的苦澀。而有一首歌,聽得辛空月撕心裂肺,聽的她痛徹心扉。那就是林天奇在京大演奏的那首曲子。

小無雙和冽望著辛空月美瞳上盈起的霧氣,她們都很難想象妖女在知道林天奇有老婆的情況下還要這般去愛一個人,那需要多大的湧起!儘管她們不能夠明白,但她們知道辛空月是什麼身份。小三?絕不能讓辛空月去做的!

「思念在黑夜裡氤氳瀰漫,如星光璀璨,嫵媚妖嬈;也如火如茶,盛妍如花,似生成了一幅水墨江南的畫卷,誘人的姿態,漣漪在柔情的心湖,襲卷了靈魂的根固。」這句話是酒店大門前傷感情景讓冽她們結合辛空月這妖女唯一能夠感嘆的。

可林天奇呢,他一直都以為自己跟辛空月只是很好的朋友,可被辛空月抱著,嗅著辛空月幽香體香味,感受著她的思念柔情,他發現自己的心有點兒痛。

痛了,證明自己不是把辛空月當成朋友!

從無敵開始的異世界 有些事,有些話,林天奇沒說,但這並不代表他不懂,他只是看在眼裡,埋在心裡。

夏妍的事過後,林天奇懂得了很多事,可那些懵懂無知的年少時光,一懂事便結束了。雅爾不辭而別,對林天奇來說是有一定的打擊,但這種打擊不是心靈,而是人情世故的一種成長,我們常常羨慕別人擁有的,卻忽略自己擁有的。

所以,林天奇不會再逃避,他會選擇正視自己的感情!在這個世俗的世界里生活,你愛她她愛你的一對有那麼多嗎?

有!

但是真正能在現實中挺過來、不被誘惑迷失自己、使愛情不變質的又有多少成功率!

有些人對你好,是因為你對他好,有些人對你好,是因為懂得你的好。人生的旅途中有太多的岔口,一轉身或許就是一輩子。

想明白這些,林天奇不想轉身了,抬手貼在辛空月腰間,縱然有著襯衫的隔阻,可他還是感覺得到妖女玉滑的肌膚。

幾分鐘了,妖女就這樣抱著她最愛的人,腰間的溫暖宛如一顆催淚彈在辛空月心底炸開,迷煙驀然熏噬著她那顆再也經不起思念的心,瓊鼻發酸的瞬間,美瞳泛紅,彎彎睫毛再次濕潤,兩橫熱淚順著細膩臉頰慢慢滑下,掉在林天奇的長衫上。

「天奇,我好想你…」

「如果你不介意,就換了個身份吧!」

「什麼身份?」

離開林天奇,望著這張想了很久的俊臉,妖女拭去臉頰淚痕,期盼的等著林天奇的話。

「跟莊語詩一樣。」

跟莊語詩一樣?老婆?

忽然間,辛空月豐腴雙肩顫抖起來,美眸兮兮眨動幾下,縴手掩唇,淚水不爭氣的掉了下來。夢想實現的一霎那,妖女反應不過來,幸福來得太突然。

「你若不願意當我沒說,以後我們還是….唔唔…」

小無雙驚呆了,冽曲線嬌軀愣住了,酒店門口的名流紳士愣住了!辛空月用行動回答林天奇,她願意,聽到林天奇的話,她哭了,她感動得哭了。

人群中知道辛空月身份的豪士徹徹底底被鎮住,這一刻他們將林天奇列入華夏超級家族子侄,在他們看來也只有那種身份的人才配得上辛家大小姐。

那些不知道辛空月身份的人,羨慕妒忌的目光齊齊投去,一身雜牌小子能得到頂級風情女人的親睞,還主動獻吻,這可把他們妒忌得昏頭轉向。

舌尖傳來細膩柔滑的香味,林天奇蒙了,他真沒想到辛空月敢在大庭廣眾下強吻他。

片刻之後,辛空月鬆開了林天奇,撲哧一聲含淚粲然笑道:「初吻,先給你,甜吧!」

「妖女!」

「走了,進去!多不好意思。」

「你也知道不好意思,狐狸!」

呵呵一笑,挽著林天奇進入酒店大廳,一副小女人媚態。冽和無雙在身後看得酸酸的,妖女這也太膩了吧。

「等等我登記拿卡!」

「走吧我已經給你弄好了,就在我對面,嘿嘿,晚上我還可以串門。」挽著林天奇往電梯走去,大廳中投來炙熱目光,妖女視而不見。走進電梯之後,這才說:「你什麼時候到港城的,怎麼一身的魚腥味,你掉海里去了。」

淡淡一笑,林天奇望著辛空月絕美容顏,道:「稍後讓無雙給你說吧!房間多少錢總共幾天我給你。」

「奇少….」鬆開林天奇,辛空月美瞳瞪了一下,迷人的紅唇抿出勾魂弧度。「你要是跟我分得這麼清楚我生氣了。」

令人酥骨嗓音在上升的電梯里響起,林天奇聳聳肩,沒說話。

「這還差不多。」挽著林天奇,辛空月扭頭望著一直在笑的無雙和冽,啟動溫潤粉唇開口道:「無雙,你們到了港城一切消費算我的,儘管玩,別跟我客氣,知道嗎!」

圓圓的清澈瞳子轉動幾下,小無雙偏著俏臉。「妖女,你不準傷害惡魔,不然我殺了你!」

叮咚….

電梯門滑開,四人走了出去,柔和長廊燈光下,數百名黑衣大漢冷漠立著,他們看見妖女挽著陌生小子出現,都有些驚訝。可在看見辛空月白裡透紅的臉頰上盈著幸福笑容,都不由得打量林天奇。

「妖女你聽見沒有!」

「小丫頭片子,我的男人我會捨得傷害他嗎!切…」沖小無雙扮了個鬼臉,辛空月挽著苦笑的林天奇走到長廊中間,打開門之後,幾人都被這裡的豪華氣派給驚了一下。

不愧是全港最有名第一家酒店。

「奇少你去沖個澡,把你這身換下來我給你洗一下,魚腥味太重了。」

國際皇家氣派的套房,各種裝飾都是世界頂尖水平,進入豪氣浴室,望著裡面的一切,林天奇雖然不知道這裡多少錢一天,但價格絕不低。

把林天奇換下來的衣服拿進洗手間的自動乾洗機,辛空月哼著小曲,像個小媳婦的串來串去。回到廳里沙發上,又將林天奇的其他衣服拿出來,量了一下,立即打電話出去,讓人按照他說的尺碼送衣服過來。

「辛小姐你別忙了,奇少他不穿那些名牌服飾的。你真要買的話,還是不要名牌,價格一千以下,不然奇少他不會接受。」

「啊…為什麼啊?」

冽搖搖頭,喝了口水潤潤嗓子,這才說:「我不知道是為什麼,辛小姐你應該沒見過奇少在這方面講究過。」

辛空月回想了一下,從她認識林天奇開始到現在,還真是沒見過林天奇穿過好的衣服,什麼時候都是一身廉價休閑。

趕緊把電話打出去,辛空月可不想讓林天奇在心裡排斥她。隨即,又讓酒店侍者把飯菜端進來,港城是辛家的勢力範圍,她辛空月在港城就是名副其實的女皇帝。 華貴套房中,落地窗前的小型餐廳桌上!十幾道名貴佳肴,一瓶特等紅酒。

坐在這裡,可以清楚的看見港城繁忙景象,遠處下方與藍天一樣顏色的湖面巨輪不時起航,一座座高樓佇立在湖畔,街道上密密麻麻的車輛緩慢通行。

這還真是一座璀璨發光的明珠城市。

辛家能夠掌控港城這座搖錢樹,再加上澳城等超級城市,要動他們談何容易,何況在粵州圳城附近有卞軍鞏固,辛家老爺子又是個心計極深的人,將來這裡不好啃。

心底一番感嘆,林天奇收回放在窗外繁華景象的目光,望著透明桌上的佳肴美味,端起一杯紅酒,輕搖著。

短袖昂貴襯衫將辛空月完美丰韻身軀裹得曲線妖嬈,白皙玉頸下,兩座碩大乳峰高聳挺拔,紐扣解開一顆,似乎快要撐破出來。

「京都一別你過得怎麼樣?」

「挺好了。」

望著林天奇淡淡的神色,辛空月抿唇輕笑一聲,肌膚白如雪的雙手交叉搭在餐桌上,撫媚凝視著林天奇,酥膩聲線輕緩而出。「你這人就是犟,有什麼都往肚子咽,從不給人說你的不好。」

「真沒什麼,一切都很好!」

「你唬我,別以為我不知道你在秦城的事,傷好了沒?」

「好得七七八八了,不礙事!」均要色彩光澤的高腳杯,林天奇舉杯示意妖女干,妖女迷人一笑,動作優雅輕抿一口,露出編貝皓齒,道:「你也真夠狠心的,到現在才來找我!」

深深吸了口氣,林天奇迎著妖女足以迷惑眾生的靈動美瞳。「一直都在忙,誰都沒顧及得上,對不起!」

「不準道歉,男人忙點比較好!天奇,你瘦了一圈,而且你比我在京都見到的時候更憔悴,發生什麼事了!能告訴我嗎?」

拿起刀叉切一塊牛排送進嘴裡,輕嚼著,淡淡的說:「都過去了,不提了!」

「夏妍?」

辛空月知道林天奇跟夏妍的事,她吐出這兩個字之後恨不得抽自己兩個嘴巴子,真是哪壺不開提哪壺,自己嘴賤啊!

出奇的是,林天奇沒有迴避,只是眼帘忽然垂了下去,點點頭。「不提這事了,你呢,過得怎麼樣?」

「還能怎麼樣,湊合著過唄!沒什麼忙的時候,比較閑,就是很想有個大笨蛋。」盈盈一笑,妖女迷人雙瞳不禁眯了起來,一方秋水盪起令人迷醉的瀲灧,狐媚至極。

「對了天奇,你這次來港城的目的是….」

「你應該猜得出來的。」

「水家?」黛眉輕蹙,妖女當然猜得出來,沒看對面坐著的人清秀喜歡沉默,一旦他動起手來,就是個不折不扣的地獄惡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