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玲只是沒有想到國內竟然還會有這麼別緻的建築,所以才不自覺地想要進去看看。

兩個人在門外,整理了一下自己的情緒,而後有規律的敲著門。

「誰啊?」客廳里,趙以諾伸了個懶腰,慵懶的問道。

「不知道,我去看看。」天翔摸了摸趙以諾的頭髮,寵溺的笑了笑,然後走到門口,可是等到打開門口監控的時候,一下子驚呆了,他們兩個怎麼會找到這裡來了?不行,他必須把趙以諾藏起來!

「以諾,你先回房間好不好,我有客人需要招待,是工作上的合作夥伴,你在可能不太方便,我也害怕你聽著枯燥。」天翔一邊說著,一邊將她推進旁邊的房間。

搞什麼嗎!怎麼還讓合作夥伴到家裡來了?趙以諾皺了皺眉頭,沒有想太多,拿起一本書便看了起來。

「你們來做什麼?」天翔親自去開了門,毫不客氣的問道。

當門口的兩個人看到他時,一時之間也是愣了。 隨著周芷燕戴著絲巾,那一路的回頭率終於降低不少。不過畢竟周芷燕那曼妙的身材,遮上容顏更是那個讓人無限的遐想。

所以回頭率依然有,惹得楊柏跟在周芷燕的旁邊,唉聲嘆氣。

「呵呵,怎麼跟我走一起有壓力?」周芷燕笑眯眯看著楊柏,遠離鳳縣和農村,讓周芷燕再次恢復城市大小姐的風範。

「不是有壓力,是相當有壓力。芷燕,你平時不逛街嗎?」楊柏也好笑的看著周芷燕,剛才周芷燕居然要求坐公交。這一路公交下來,周芷燕心情越來越好。

「逛街,大部分自己,有時候林嬌陪著。」涼爽的清風吹來,如今已經下午五點多,路上已經擁擠起來,幸虧坐的公交專線,不然的話根本無法這麼快走到酒店。

「我說的異性,就會知道跟你逛街,有多大的壓力。」

「呵呵,你是第一個,我來到塘子村,沒有異性朋友。」周芷燕的話,讓楊柏的內心傳來驚濤駭浪。

「我去,我居然是芷燕的第一個異性朋友,哈哈哈哈哈。」楊柏當然興奮了,楊柏就差去掉一個字,說出男朋友。

「你都笑出聲了,有什麼好事嗎?」周芷燕嘴角上揚,想著一個飯局,居然讓兩人來到D市。

「那什麼,我絕對作為第一個陪你逛街的男人,我給你提一個很小的意見。」楊柏正色的看著周芷燕,都把周芷燕弄愣了。

「以後你逛街,還是化化妝,記住了,不是讓你化的多好看。因為你素顏已經絕世了,就讓你化的顏值低下,好讓我們男人有點自信。」

「哈哈哈,去你的!」周芷燕被楊柏徹底逗笑起來,周芷燕以前冷若冰霜的樣子已經徹底不見,而此時兩人朝著萬豪酒店走去。

這個酒店楊柏住過,有些熟悉,這才選擇這裡。而此時的周芷燕看著酒店,卻依舊很平靜,這讓楊柏暗中點了點頭。

「那什麼,我也跟你說一個事情!」平靜的周芷燕好像無法平靜了,等走進大廳,看著金碧輝煌的酒店,周芷燕終於想到什麼。

「放心,開兩間,怎麼了?」楊柏的話,讓周芷燕苦笑起來。笑的楊柏一愣愣的,楊柏可沒有什麼壞想法,只要讓周芷燕陪著自己,楊柏就覺得不錯了。

「我沒帶身份證!」周芷燕的一句話,讓楊柏瞪大眼睛。

「你說你沒帶身份證?」楊柏怎麼也沒有相當騷周芷燕居然沒帶身份證,要知道沒有身份證是無法開兩間房子的。

「廢話,我也不知道來D市,我不管,你解決。」周芷燕恢復了冷靜,反正內心十分相信楊柏。

「那怎麼辦,開一間,你住,我隨便在附件在找個賓館吧。」楊柏只能夠選擇這樣,而周芷燕看著楊柏那個樣子,去小聲說道:「行了,你先開,回頭在說吧。」

楊柏很快的在前台開了一個標間,如今酒店半夜過了十二點,有訪客是必須登記的。像萬豪這樣的酒店,當然也有這樣的規定。不過規定歸規定,萬豪這樣的星級酒店,來往的客人無數,誰閑著沒事還查房。

楊柏很輕鬆的領著周芷燕,來到15樓的房間當中。周芷燕都沒有緊張,楊柏反而緊張起來。因為剛才在電梯當中,周芷燕居然決定,兩人就住這一間房。

「芷燕,這樣不好吧?」楊柏內心激動,強擠笑容,讓周芷燕直接鄙夷說道:「怎麼?讓你失望了?」

「不是,我不是那個意思,我只是覺得,我們住一間房,是不是不方便,是不是影響你?」

「有什麼不方便的,你再有錢,也不至於多花錢吧?湊合一晚而已,是你不方便,還是我不方便,還是你根本就不是好人。」

「我是好人,絕對是好人!」楊柏趕緊說著,惹得周芷燕再次瞪了楊柏一眼。

「行了,知道你是好人。不過晚上看你表現!」周芷燕的這句話,讓楊柏也開始瞎想起來,難道周芷燕在暗示什麼,跟林嬌也一樣,也是禽獸不如的思維?

「不能吧?我到底要不要當一回禽獸?」楊柏內心在糾結,不過很快楊柏就被周芷燕的表現給打破了。

「房間不錯,你在外間,我在裡屋。」楊柏這才發現,自己定的居然是套間,套間也是標準間嗎?怪不得周芷燕要選擇15樓。

「你也來過萬豪酒店?」楊柏無奈的看著周芷燕,周芷燕哈哈笑了起來,已經摘下圍巾,再次露出白皙的臉頰。

「讓你失望了吧,男人果然嘴裡說的好聽,呵呵。」周芷燕直接就撲在席夢思的床上,累了一天,周芷燕也想舒服躺一下。

「不是,我沒有失望!」楊柏趕緊再次解釋,楊柏真的流汗了,相當緊張。尤其看著周芷燕從背包當中拿出一摞書來,更是一愣愣的。

「你還看書?」周芷燕晚上習慣看書,而周芷燕看著楊柏頭上冒汗,卻驚訝說道:「你是水做的嗎?你沒事吧?」

「沒事,只是,這是你能不能換個姿勢!」楊柏吞了一個口水,讓周芷燕終於明白了什麼,猛的拉了一下衣裙,直接一個枕頭就甩了出去。

「出去,你個混蛋!」周芷燕剛才走光了,這個傢伙居然還好意思問自己看不看書,楊柏直接就被周芷燕扔出房門。

「哎呀,誰沒看過似的。」楊柏輕聲嘟囔一聲,惹得裡屋當中的周芷燕憤怒起來。

「閉嘴,我後悔了,你趕緊給我出去,你去別的酒店在開一間。」周芷燕當然後悔了,這個傢伙好像真的看過自己身體,尤其自己的屁股還被這個傢伙打針過。

「晚了,我也累了。先睡一會,晚上餓了吃飯叫我。」楊柏哈哈一笑,好不容易有這樣的機會,當然要利用了。

「沒有我的允許,你不許進來,知道嗎?」房門砰的一下關上,傳來周芷燕嬌羞的聲音。周芷燕的話,惹得楊柏再次笑了起來。

「放心吧,我是好人!」楊柏在說完這句話的時候,已經躺下。不過楊柏並沒有睡,而是用心神在觀察寸崩勁的脈絡走向。

「最後見到葛寶彤的時候,我好像問過寸崩勁的運行。對了,葛寶彤在D市,我應該請教一下她。」

楊柏以後就準備好好修鍊《寸崩勁》,畢竟以防萬一,肖青山都能夠請來傭兵殺手,這個吳天或許也會如此。為了自己的生命安全,楊柏真的要好好修鍊一翻。

楊柏拿出手機,先是發了一個微信,半天沒有等到葛寶彤的恢復。楊柏用靈霧在經脈當中遊走一圈,依舊沒有修鍊《寸崩勁》的法門。

楊柏趕緊給葛寶彤打了一個電話,電話想了半天才接通。電話裡頭的葛寶彤好像很迷茫,甚至說有點迷糊。

「誰?」葛寶彤應該在睡覺,楊柏無奈的看了一眼手機,現在才六點,這時候睡,半夜就得起來吧。

「你是豬嗎?整天睡覺。」楊柏的話,讓葛寶彤那裡聽出楊柏的動靜,頓時笑嘻嘻傳來:「呦呵,野豬大王給我打電話了,知道關係我這個未來的媳婦了?」

「去你的,你才野豬大王呢,別瞎說,你誰媳婦?」楊柏那個鬱悶,也不知道爺爺當初怎麼想的,又弄出一個婚約對象。

「你媳婦,你楊柏的媳婦,我可告訴你,我們有婚約的。」

「口頭的不算,那什麼,問你點事情。你上次跟我說的《寸崩勁》到底怎麼練功?」楊柏還是不想跟葛寶彤廢話。

「寸崩勁?你自己怎麼學的,你不知道,我當初已經把第一層的法門告訴你了。」葛寶彤好像清醒過來,正要喝水。

「是,我知道,我現在需要第三層的法門!」楊柏只好實話實說,就是這一句話,讓電話那頭的葛寶彤一口水就噴了出來。

「第三層?別告訴你修鍊到第三層了?怎麼可能,我才修鍊第四層,那還是由於……」葛寶彤已經徹底震驚了。

如果葛寶彤知道楊柏的第三層寸崩勁,經過靈霧的運轉,要比葛寶彤第四層的威力還要巨大的話,估計葛寶彤直接就會把這件事告訴父親葛春。

「偶然,碰巧,怎麼了,趕緊告訴我法門!」楊柏現在真的想修鍊《寸崩勁》,那是用來保命的絕學。

「怎麼可能?我去了,你都第三層了,你這麼猛嗎,還是天資過人,你都大叔的年齡了,怎麼可能修鍊這麼快。」

楊柏已經滿頭黑線了,自己才二十多歲,就大叔年紀了,這讓楊柏鬱悶吼道:「你行不行,你才大叔呢?」

楊柏的聲音太大了,裡屋當中正看書的周芷燕不滿的走了出來,敲了敲房門,皺眉說道:「你跟誰打電話呢?」

周芷燕猶如天籟的聲音,讓電話那頭的葛寶彤沉默一會,馬上就猶如火山一樣爆發起來。

「女人,你跟女人在一起?楊柏,你什麼意思?」

「芷燕,我給朋友打電話,影響你休息了,我小點聲。」楊柏很自然的先跟周芷燕解釋,可是馬上就聽到葛寶彤尖銳的嗓子。

「楊柏,你個混蛋,你居然跟女人住在一個房間當中,你個負心漢,你個狼心狗肺的東西,說,你在哪呢?」 不管黃鼠狼是什麼目的,姜辰知道留給他的時間不多了。

雖然說這一段時間姜辰掌握了不少的術法,但是他還是覺得自己的對敵手段有些匱乏。

光提升境界,不提升作戰能力也是白搭。更何況這修為境界也不是一時半會兒能夠提升上去的。

「我是不是該練下武器之類的?我記得凈訣里有不少的武器絕學。」

姜辰摸著自己的下巴,陷入沉思。

他覺得自己有必要掌握一門兵器,徒手跟妖獸的利爪相拼,實在是太過危險。

雖然說姜辰他的身體在生之力的強化下,無時無刻都在整強,現在身體的力量奇大無比,而且皮膚也猶如皮革一般柔韌堅硬。

但是妖獸本就主修身體,跟他們比起來,姜辰還是差了一點。雖然說有靈力來彌補差距,但是姜辰還是覺得自己得學一門防身的兵器。

而且有了兵器以後,也能夠大幅度提升他的戰鬥力。畢竟一寸長一寸強,赤手空拳肯定是比不過手持利刃的。

「我記得凈訣里刀、槍、劍、戟、斧、鉞、鉤、叉、鞭、鐧、錘、戈、鎲、棍、槊、棒、矛、耙等十八般兵器的功法都是有的,那我到底學什麼好呢?」

姜辰不禁有些糾結,這武器關乎自己安身立命,所以他不得不慎重。

由於武器主要是輔,靈力加持讓武器發出更大的威力,或者說以武器為介質發揮出更強的靈力攻擊。

所以說到底用什麼武器,倒也不太重要。但是順手這一點,還是極為重要。

「兵器越怪,死的越快,那麼那些花里胡哨的武器就不考慮了吧。」

姜辰認真思考一番,然後直接淘汰那些奇門兵器,打算還是在刀槍劍戟里選。

「刀的優點是易於劈砍,學起來也簡單,而且威力很大。凈訣中有焰刀絕,配合我的被毀滅之力加強的靈力,使出那種暗紅色的火焰,劈砍出去威力定是極強。」

姜辰首先想到的表示刀,這種武器比較常見。在藍星的時候,幾乎家家戶戶都有刀,雖然是什麼菜刀,水果刀之類的,但是這也跟刀很好使用,不太需要什麼技巧有關。

對於姜辰這個一個什麼武器都不會的人來說,用刀無疑是最適合的選擇。

不過姜辰也考慮到了一個問題,那就刀由於用起來很簡單的緣故,所以它的局限性也比較大,跟其他的武器比起來變化不足。

而且最重要的是,姜辰覺得刀這種東西,太莽,跟他的性子不太搭,可能學起來並不太容易。

上手是容易,但是精通很難。姜辰所指的精通,便是刀意。刀意能夠提升刀的威力,也能夠大幅度提升戰鬥力,但是領悟起來並不太容易,如果沒有跟刀符合的性子,那麼還是極難的。

認真的考慮了一番,姜辰果斷把刀給放棄了。

「要不然學劍?」

姜辰又考慮起了用劍。

刀和劍是最常用的兵器,而且跟刀比起來,劍還多了很多變化。

雖然上手沒有那麼容易了,不過學會了以後,肯定是比刀更變幻莫測。

相對於刀來說,姜辰的確是更喜歡劍。劍者注重鋒芒,刀者注重勇猛。兩者差距看似不大,其實卻又差的極遠。

而且姜辰是接觸過劍的,當初在昆崙山底的時候,姜辰便用過柳澤的青色長劍,當時他還覺得挺順手。

「要不就用劍好了?」

姜辰暗暗沉吟。

凈訣中的各種劍法層出不窮,各種屬性的劍法都有,所以姜辰倒也不需要怎麼猶豫,隨便挑一本就可以學,畢竟他不受靈力屬性的限制。

槍的話姜辰沒有怎麼考慮,畢竟跟刀劍比起來,槍要入門的話比較困難。

雖然有一寸長一寸強的說法,更有十年刀百年劍敵不過一年槍的說法,但是這個世界跟藍星並不一樣。

這裡是修行者的世界,用的都是靈力,兵器更多的是一種輔助施法進行攻擊的手段,所以兵器的長短並沒有多大的影響。

除非你修成了兵意,不過到了這一步后,那點長短的影響也就更小了。

「離火劍,風煞劍,冰影劍,雷行劍……」姜辰沉浸在凈訣中,看著那些花里胡哨的劍法,不由得看花了眼。

「逐日弓……」看到這個名字以後,姜辰不由得一愣,「我怎麼看到弓術來了。」

姜辰一時看花了眼,沒注意自己已經看完了劍法,看到弓術的篇章。

不過也就是如此,姜辰才注意到,弓術的地方似乎就只有這一門弓術。

「誒,怪哉。這其他的最少都有好幾種法門,但是這弓術怎麼就只有一門,不過聽名字倒是挺霸氣的,逐日弓術……后羿用的那個?不對啊,后羿用的是射日弓術才對嘛。」

姜辰一時間被這門弓術給吸引了注意力。

要說弓的話,姜辰倒是挺熟悉的,當初他被那金龍送到異世的以後,便在那裡得到一把神弓,還被他帶回了藍星。

不過由於這次事發突然的緣故,他並沒有來得及把那把弓帶上,所以他此時但是覺得有些可惜了。

有了那把弓的話,倒是能夠讓他在叢林里立足。橫行無忌估計不太行,但是要自保的話還是綽綽有餘。

「行吧,那我還是連弓吧,好久沒用過了。剛好看看這唯一的一門弓術,到底有多厲害。」

姜辰突然間放棄了用劍的想法,打算練這唯一的弓術,逐日弓術。

現在呢,姜辰要做的,便是做出一把長弓。刀劍什麼的不好做,但是弓的話還是挺好做的。

而且就算沒有鐵箭頭,樹枝做箭也不錯,到時候用靈力加持一下,肯定比普通的鐵箭頭要猛。

「這弓身好做,這弓弦用什麼做好呢。」

姜辰不禁有些犯難。

弓弦一般用獸筋做最好,不過這方圓幾十里的地界,好像都沒什麼野獸在,所以姜辰一時間倒有些無奈。

「那隻劍齒虎倒是不錯,不過要抽它的筋,它的主子黃大仙肯定不會同意啊。」

哎,難啊! 楊柏被葛寶彤一頓噴,反正是《寸崩勁》法門還沒有告訴,就被葛寶彤給掛斷電話。惹得楊柏滿頭都是黑線。

「我說錯話了嗎?」周芷燕吐了吐舌頭,第一次在楊柏面前露出小女人模樣,扭身就返回屋拿著書本就哈哈笑了起來。

「那什麼,你不覺得我們男女共處一室,要是被人知道很麻煩嗎?」楊柏故意對著周芷燕說道。

「呵呵,我們不說誰知道。我可知道你一向禽獸不如,哈哈哈。」周芷燕居然知道楊柏和林嬌的事情,這樣的禽獸不如的玩笑,周芷燕一句話就把楊柏給懟沒有電了。

烏雅的遠古時代 「不是吧?她什麼都跟你說嗎?」楊柏相當鬱悶,還幻想一個房間能夠跟周芷燕感情提升很多呢。

「也不是,楊柏,你的確是好人。不過嗎,女人的心思你還是別猜的。」周芷燕已經笑的不行,周芷燕也發現自己跟楊柏在一起好像都很開心。

「唉!」楊柏無奈的再次苦笑一聲,不過馬上手機電話再次響了起來,裡頭傳來葛寶彤冷冷的聲音。

「說,你在哪裡?」葛寶彤好像打聽楊柏的位置,楊柏也不傻,要是被葛寶彤知道自己就在D市,還不上門找麻煩。

「你管的著嗎?有事說事。」葛寶彤太虎了,楊柏也真的不敢告訴葛寶彤自己跟周芷燕在一起。

「好你個楊柏,你給我等著。別讓我看到你,第三層口訣翻天橋,踏玉關,破天闕……」葛寶彤的話,讓楊柏趕緊用心給記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