沒有人能比楊嬋更懂暗戀是個什麼滋味。

一個帥氣的男生,不離不棄的保護一個女生三年,莫說是楊嬋這樣的醜女了,就是石女也能感動的融化嘍!

楊嬋伸手摸了摸臉色的那可怖的胎記,沮喪的低下了頭。

她一輩子都不會訴說出自己的感情,因為她知道,不說出來,兩人還能做朋友,自己還能默默的在一旁偷偷喜歡他。

但是一旦戳破了這層窗戶紙,兩人的關係變得尷尬起來,恐怕連朋友都做不成了。

打開手機,楊嬋將這首《一直很安靜》下載到了自己手機里,又打開相冊,看了看不知道看了多少遍的鹿一凡的照片。

……

……

新(和諧)浪微博經營至今,已經數個年頭,即便是強如企鵝公司,都沒能幹掉它。

時至今日,其註冊用戶已超過二十億(包括國外),眾多明星、草根雲集於此,所有的網路流行語,最熱門的事件幾乎都是從微博傳出了的。

往日里原本吵吵鬧鬧的微博,今天顯得異常的熱鬧。

許諾作為華語樂壇新生代天後,粉絲已然超過了五千萬,和劉菲菲並稱為「娛樂雙鳳」。

一大早打開手機,許諾先美美的自拍了一張照片,發了一條「大家早安」,然後習慣性的瀏覽起了24小時熱門話題榜。

「咦?這個#仙劍主題曲#是什麼?」

許諾疑惑的點開,發現所有參與話題的人,全都@了古歌和劉菲菲,評論也都是一片讚美之詞。

「許多人問我,凡語老師是不是樂壇泰斗。我可以很負責任的告訴大家,他不是,在音樂圈,他只是一個新人。但是在詩詞和古文方面,他的造詣不會低於烈陽級。」

李國立如是寫道。

在他的微博下,還附上了一首小詩。

「枯藤老樹昏鴉,小橋流水人家,古道西風瘦馬。夕陽西下,斷腸人在天涯。——by凡語」

再往下看。

上河圖:「三人行必有我師焉,擇其善者而從之,其不善者而改之。凡語老師教育我的話,我始終銘記於心。他是真正用心在創作的人,請大家支持他的作品。」

李國立是什麼人?

娛樂圈泰斗級人物,誰見了不得給三分薄面?

而上河圖雖弱點,卻也是古風圈的大神。

他們兩個都敬稱一聲老師的人,那得是多厲害的人物?

「不過,不會是李導為了新劇炒作才弄出這麼個話題吧?」

疑惑的許諾,打開了qq音樂新歌榜,卻赫然發現,自己的新歌已經被壓到了第四名!

戰神狂飆 前三名的歌,分別是古歌的《六月的雨》和《逍遙嘆》以及劉菲菲的《一直很安靜》。

「怎麼可能!」

她的新專輯才剛發,各種宣傳活動鋪天蓋地,按照經紀公司的預計,連霸三周的新歌榜第一,不在話下。

可是這才過了三天,別說是第一了,自己的歌居然連前三都進不了了!

「哼,肯定是李導找人花錢刷榜了!」

不服氣的許諾打開了自己好姐妹的新歌。

劉菲菲不是專業歌手,唱功自然差她這個專業出身的歌手一大截。

她的歌都能壓自己一頭,只能說明歌曲的質量過硬。

「我倒要聽聽,這個凡語到底有沒有你們說的那麼邪乎!」

一會兒功夫,這位當紅女星眼圈紅了,淚水在眼裡打轉。

許諾想起了她高中時喜歡的一個男生。

那是她的初戀,兩人戀愛兩年,沒牽過手,沒接過吻,純潔的像一汪清水。

但是因為是軍人世家出身,父親連商量都沒商量,就直接棒打鴛鴦,甚至出錢將她那個初戀送出了國去讀書。

一幕幕塵封的記憶再次浮現,無法抑制的悲傷佔據了內心。

許諾哭了好久,這才緩過勁來。

她迫不及待的拿出手機,撥通了劉菲菲的號碼。

「喂!諾諾親愛的,么么噠!找我有什麼事?」

「菲菲,你的新歌我聽了,真的很棒!」

「嘿嘿,那是當然了!大叔的作品,質量沒的說!」

「大叔?你是說凡語老師是個大叔?」

「準確來說,是個愛八卦,還很風趣幽默的大叔。」

「你怎麼知道的?你們見過面了?」

「嘻嘻,我有他的微信。大叔還幫我做了一首詩呢,就是我的qq簽名。」

劉菲菲的語氣極為得意,讓許諾不禁有些好奇。

點開qq看了一眼她的簽名:「北方有佳人,絕世而獨立。一顧傾人城,再顧傾人國。」

天哪!

這個凡語寫的詩,實在太能撩撥人心了!

許諾想要與凡語見面聊天的心,更加迫切了。

「菲菲,你有沒有凡語老師的電話,我想找他幫我寫歌。」

「昨天古歌也跟我要電話了,不過很可惜,我並沒有。我只有他的微信,名片我推薦給你了。」

「好的,謝謝菲菲親愛的,么么噠!」

許諾的人氣雖如日中天,但是只有她自己知道,她的作品風格已經定型,到了瓶頸期了。如果沒有新鮮的元素注入,人氣下滑是早晚的事。

看了一眼劉菲菲推薦來的微信名片,許諾心中默默道:「把這兩個月的演唱會搞完,必須得去見一見這位老師了。」

……

……

「六月的雨,就是無情的你……」

小聲哼唱著《六月的雨》,唐夢瑤的臉上露出了極為陶醉的表情。

本來她是只聽古風歌曲的,但是看到了李國立微博上的那首小詩后,唐夢瑤被震撼的不行。

她天賦異稟,從小就對詩詞有著很深的造詣,所以才17歲的她,就晉陞到了橙月級詩人。

以她對詩詞的研究來看,能寫出這種級別的詩的人,最少是和自己父親唐國強一樣的烈陽級詩人。

懷著好奇之心,從不聽流行歌的唐夢瑤試聽了下凡語寫的幾首歌,沒想到一聽她就無法自拔了。

「瑤瑤,吃飯別聽歌了,一會兒要去和顧陽還有他徒弟切磋詩詞,你有信心嗎?」唐國強寵溺的看著自己女兒問道。

「放心吧老爸,顧陽我可能比不上,但是同齡人,你覺得有誰配跟我比詩詞的?我可是橙月級詩人!顧陽的徒弟連給我提鞋的資格都沒有!」唐夢瑤自傲的說道。 江東一中校長辦公室。。更多最新章節訪問:ШЩЩ.⑦⑨XS.сОМ。

鹿一凡翹著個二郎『腿』,拿著顧陽的那套高級紫砂茶具,喝著他的極品大紅袍,一副老大的樣子。

顧陽額頭青筋微爆,心裡想著:「小兔崽子,要不是老子有求於你,怎麼可能讓你這麼嘚瑟!」

吧嗒吧嗒嘴,鹿一凡微笑著道:「這重點高中校長的待遇果然不一樣哈!滋潤的很呢!」

「甭嘚瑟了!一會兒人來了,你要是贏不了可就別怪我翻臉不認人了!」顧陽沒好氣道。

「哈哈哈,顧校長,我辦事你放心。不過說起來你們這些文人也真是的,年輕時愛顯才炫技也就罷了,這麼大歲數了怎麼還學人家鬥來鬥去的。」鹿一凡笑著道。

「哎,說來話長啊……」

原來顧陽和唐國強是發小,二人在上大學時也是學校中有名的才子。

狗血的是,二人同時喜歡上了當時學校的校『花』,最終校『花』被顧陽追走了,成了他現在的老婆,而唐國強卻一直對此耿耿於懷。

唐國強覺得既然在老婆這件事上敗給了顧陽,那就要從下一代身上找回來。

於是約顧陽在自己的孩子長大后,比上一比。

當時剛剛娶了校『花』,意氣風發的顧陽怎麼可能會怕?

可誰又能想到,唐國強的『女』兒天賦會那麼可怕,小小年紀就成了橙月級詩人。

再看看自己那兒子,雖然成績還不錯,但只能說比普通人好,卻達不到優秀,更談不上出類拔萃了。

還好,顧陽謊稱自己兒子並不喜歡詩詞,自己把所有的才學都教給自己徒弟了,這才找上了鹿一凡,冒充自己的關『門』弟子。

「真是夠狗血的!我怎麼感覺你們倆大人比我們這些小孩還幼稚。」鹿一凡無語道。

「文人相爭,就是爭的這口氣!我可告訴你了,那唐國強的『女』兒唐夢瑤天賦異稟,在《國家詩詞》報紙上已經發表了數十首古詩詞,也被國家古詩詞協會破例提名成了橙月級詩人,享受******發的文人津貼。

我之前也有想到過找橙月級詩人冒出我徒弟,但是我所知道的橙月級詩人,沒有一個歲數低於四十的,迫於無奈才找你幫忙的。

這次我也不想著你能贏,起碼別讓我丟了面子就行了。」

十七歲的橙月詩人,享受國家津貼。

可以說是舉世無雙,傲世天下!

連顧陽都不得不羨慕和嫉妒唐國強有這麼強的『女』兒。

他沒想著鹿一凡能贏唐夢瑤,只希望這小子能別輸的那麼慘。

鹿一凡卻毫不在意的笑了笑。

華夏五千年的詩詞歌賦都在自己腦子裡,就是熾陽級詩人來了,也保准被他秒殺!

「這倆人怎麼來的這麼慢啊,你在這兒先坐著,我出去看看。」

說著,顧陽急匆匆的出去了。

百無聊賴的鹿一凡也走出了校長辦公室,在走廊上漫不經心來回晃『盪』著。

雖是夏天,但是今天的天氣格外的涼爽,頗有一番秋日的氣息,讓鹿一凡深吸一口氣,覺得格外爽朗。

「真是天涼,好個秋啊!」

一聲中氣十足的感嘆聲,將鹿一凡的目光吸引了過去。

走廊的不遠處,一個長相威嚴,身著正裝的中年男子,正目望向天空。

鹿一凡不禁好笑道:「大叔,這還沒到三伏天呢,怎麼就『好個秋』了呢?」

被人打擾了自己沉『迷』的意境,那人面帶慍怒,扭頭看了鹿一凡一眼,發現他只是個學生,便臉『色』稍緩道:「呵呵,自古文人『騷』客都愛『吟』秋頌秋,這是我們詩人的一種情趣和意境。以你的年齡是不可能理解這種意境的,以後要多讀書,說不定二三十年後就能理解了。」

「我勒個去,把夏天說成秋天,還能吹成是什麼意境……不是hin理解你們這些當詩人的。」鹿一凡挖著鼻孔無語道。

「哎……無知是多麼可怕啊!行了,小娃娃,去上課吧,大叔我還有事就不跟你聊了。」唐國強說著扭頭離開了。

「這~『逼』裝的我給0分。」鹿一凡也笑了。

回到校長辦公室后,約莫過了半小時后,『門』外終於有了動靜。

當『門』被打開的那一瞬間,鹿一凡見到那身材婀娜的『女』孩突然一愣。

唐夢瑤看到鹿一凡也愣住了。

「死~變~態?!」

「大白腚?!」

二人同時驚呼道。

但是驚呼過後,唐夢瑤聽到鹿一凡對自己的稱呼騰的一下子臉漲的通紅。

她始終忘不了自己下半身被鹿一凡看個『精』光的那一天,更忘不了,這傢伙趁背著自己時,偷『摸』自己大『腿』和屁屁的情景。

本以為二人永遠不會再見了,沒想到今天在這種場合又見面了。

一看到鹿一凡,唐夢瑤莫名其妙的心中充滿了火氣。

「那天在廁所里讓我丟了這麼大的臉,今天我非要你臉面丟光!」唐夢瑤咬牙切齒的等著鹿一凡,那眼神,恨不得生吞了他。

唐國強見到鹿一凡,也驚訝道:「怎麼是你這個小娃娃?」

「一凡,我來介紹一下,這就是我的發小,同時也是烈陽級詩人的唐國強唐前輩。這位是她的『女』兒,唐夢瑤。看你們的樣子,難道早就認識了?」 全世界都不如你 顧陽問道。

「我怎麼會認識他這種死~變~態?」唐夢瑤沒好氣道。

「喂,大白腚,你說清楚是誰變態了?那是男廁所,你丫一『女』生闖進去,劈頭蓋臉的給我一頓罵,還說我變~態?」鹿一凡毫不客氣道。

一口一個大白腚的叫著,唐夢瑤已經被鹿一凡惹的怒火中燒了。

「哈哈,你們倆真有意思,有點兒小兩口吵架的意思哈!夢瑤還沒談過戀愛吧?怎麼樣,要不你認輸,我讓一凡當年男朋友如何?」顧陽不禁打趣道。

「誰跟他是小兩口了!」

「誰跟她是小兩口了!」

鹿一凡和唐夢瑤異口同聲道。

說完二人同時怒瞪對方一眼。

「老顧,玩笑可沒有這麼侮辱人的。我『女』兒,就這小子配得上嗎?」唐國強的臉一下子就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