聞言,安暖忍不住嘆息了一聲,開口解釋道:

「因為赤築有一個非常大的毛病,用現在流行的話來說,就是它有起床氣。」

沒錯,就是這玩意兒。

如果赤築是自己醒來也就罷了,但如果是被人給吵醒,那你可是倒了八輩子的霉了。

要知道赤築一發起怒來,可沒有半分理智,要不是他把你打趴下就是你把他打趴下,沒有其他選擇。

只是他們的實力……想要和赤築硬抗,怕是有幾分難度。

希望她們這回沒有那麼倒霉吧!

安暖忍不住在心頭期盼著。

可惜,等她們往後退了數百米后,安暖才發現她的期盼落了空。

就在她們緊急後退沒多久,一條渾身布滿紅色鱗片的巨大蛇蟒就突然冒了出來,擋住了他們的去路。

蛇蟒的眼睛異常尖細,呈碧色,這會兒裡面寫滿了怒意,身後充滿力量的尾巴更是甩得啪啪作響,一抽,就把旁邊一個巨大的石頭給抽打得粉碎。

這威力,可見一斑。

瞧見這兒,大伙兒心頭不由得一顫。

「就是你們這些傢伙,擾了我的清夢!」赤築憤怒地張開血盆大口,嘴吐人言。

一張猙獰的蛇臉滿是惱意,碧眸更是發紅,恨不得一口吞了眼前這些可惡的人修和小妖。

本來,他好不容易找到這塊兒福地,睡得好好的。

結果不知道從什麼時候起,突然好多人在它身邊嘰嘰喳喳地吵鬧著,甚至還把垃圾扔在他身上,這可把赤築給氣壞了,使勁兒地翻了個身,弄得山搖地動,這裡才變得安靜下來。

沒成想它才剛眯著眼睡下去沒多久,竟然又來了一波人,而且弄出的動靜比之前還大,這下子,赤築是徹底睡不著了,老虎不發威你當我是hellokitty啊!

沒閑工夫跟這群吵人清閑的傢伙糾纏,赤築直接張著血盆大口,朝他們襲擊了過來!

擋我睡覺者,殺無赦!

等收拾完這群人,他還等著繼續回去補個回籠覺呢!

別看赤築心智如同幼兒,但畢竟是上古大妖,實力高深莫測,根本不是他們這些小蝦米可以抵抗的。

原本還覺得天資不錯的龍澈和瀾聽,放到這會兒來看,根本就夠不上數。

別說能和赤築匹敵較量,就算能在它的圍攻下,勉強保存好自身就已經很不錯了。

在場的人修還要好一些。

妖族的更慘,不僅受到強勢的攻擊,還會因為赤築實力等級的威壓而無法發揮出百分百的實力來。

鮑國和韓韶一之前見狀不對,已經提早將消息發給了妖管局和人修聯盟,請求那邊派人手來進行支援。

但支援,也是需要時間的。

眼下,他們只能拚死抗過這一陣了!

鮑國他們四個站在最前頭,努力想要護住身後的幼妖和人修,但光憑他們,哪裡是赤築的對手?

不過幾分鐘的時間,他們身上就已經滿是傷痕,深可見骨,全是被赤築尾巴給打出來的傷。

再這樣下去,他們四個怕是抗不了多長時間就得被活活打死。

皺了皺眉,安暖從隱形手袋裡拿了幾顆丹藥遞到了他們的手上,「趕緊吃了。」

鮑國和水仙自然是相信安暖的,絲毫不加猶豫,一抬首就將丹藥給吞了下去,其他兩個人修見狀,也不再猶疑。

等丹藥一服下去,兩人和兩妖瞬間瞪大了眼。

補靈丹!這竟然是已經失傳已久的補靈丹!

據傳,這種丹藥一服下去,就能夠迅速補充身體里所缺失的靈氣,而且有恢復傷勢的作用,放在現在來說,堪稱是「回血大殺器」。

可是,這種丹藥由於原料非常罕見,現在幾乎已經失傳,沒想到今天他們竟然能有幸吃到一顆。

要不是這會兒場所不對,他們都能激動地哭出聲來好么?要知道他們剛才吃下去的,至少都是帝都一套房子的首付了啊!

雖說貴是貴了點,但補靈丹的效果還是非常好的,原本還節節敗退的四人這會兒終於有了一搏之力,別想著能擊敗赤築,眼下能拖住一會兒是一會兒。

終於,在大家咬牙苦熬的時候,總算是盼來了支援的人。

人一多,他們的壓力也明顯小了一些。

但誰也沒料到,越來越多的人顯然觸怒了赤築。

你說,它好不容易才找到這麼一個合心意的睡覺地點,這些傢伙不僅一言不合就開吵,甚至準備仗著人多佔地盤了? 從殺豬開始的逆襲 哼!實在太過分了!

赤築這一發怒,原本隱藏在尾巴底下的倒刺這會兒也全都露了出來。

這些倒刺細而尖,上面有著赤築的毒液,殺傷力極強。

同時,這身倒刺也是它唯一的軟肋,每拔除一根倒刺,就等於是狠狠地戳了赤築一刀!沒了這身倒刺,赤築也就活不了多長時間了。

只是這倒刺堅硬無比,可不是那麼容易拔除的東西。

眾人一咬牙,頂著殞命的風險,配合著群攻,竭盡全力才扯出了它幾根倒刺。

倒刺一被拔除,赤築痛得仰天長嘯了好幾聲,雙目更是泛著鮮紅的血絲。

但疼痛更刺激了它的報復心,赤築接下來的攻勢越發兇殘了起來,弄得他們節節敗退,一群人毫無還手之力。

就在大伙兒以為他們估計都要交代在這裡的時候,突然,一道身影凌空出現,長腿一蹬,直接將原本還囂張不可一世的赤築給硬生生踢到了另一邊!

……

幹得漂亮!

大伙兒忍不住在心頭暗贊道。

只有安暖看著這個熟悉的身影,忍不住微愣,詫異出聲,「晉……晉雲凜?!」 他怎麼會在這裡?

還這麼厲害?

即便這會兒大敵當前,安暖腦子裡依舊忍不住冒出這些問題來。

而旁邊的幼妖和人修已經被晉雲凜的姿態給帥翻了!

瞧見沒?

什麼叫實力?!

什麼叫強力碾壓?!

晉雲凜這會兒在他們眼中,就是這幾個字眼的代名詞。

原本還是龐然大物般的赤築,現在落在晉雲凜的手裡,好像一下子就變得微小脆弱多了。

晉雲凜甚至連武器都沒用上,直接和他纏鬥,就硬生生從他身上扯了大半的倒刺下來。這一下子可把赤築疼得厲害,也顧不得反抗了,蛇尾在地上左右翻騰,一個勁地痛聲哀嚎。

「還打不打了?」

一手玩轉著赤築身上取下來的倒刺,晉雲凜一邊眼帶威脅地望著它。

赤築這妖也不傻,知道自己打不過晉雲凜,就乖乖認輸,把自己團成一圈,免得受皮肉之苦。

昏嫁誤娶 就這樣,差點被赤築收拾得夠嗆的大伙兒瞧見它這會兒異常乖巧的模樣,差點沒一口老血直接噴出來。

媽啊!這也是個欺軟怕硬的主兒!

當然,大伙兒更多的注意力還是放在了晉雲凜身上。

畢竟憑空冒出來這麼一個大神,能不頂禮膜拜嗎?簡直想直接跪下來抱大腿好么?

妖管局的鮑國已經有了思想準備,臉上卻還是控制不住地流露出崇拜之情,不愧是他們妖族的大佬,就是厲害!

而旁邊的水仙哪還有平常半點的驕矜姿態,恨不得立馬找晉雲凜簽個字蓋章了!

最慘的還是旁邊的明珠,她這會兒已經徹底傻了……

這……這人不是安暖的房東嗎?

想當初自己好像還不知死活地挑釁過他,想起晉雲凜剛才把赤築狠狠摔打的兇殘樣子,明珠突然覺得自己的脖子有些涼涼的,完了完了,都怪自己當年年少太無知啊!

「安暖,你怎麼樣?有沒有受傷?」

在眾人眼中,自帶英雄光環的晉雲凜把赤築收拾打包好后,就徑直走向了安暖,聲音溫柔,動作輕緩,看得大伙兒差點把眼珠子給掉下來了!

這前後差距未免也太大了吧!

「沒……我沒事。」安暖懵懵地搖頭,還有些沒反應過來……晉雲凜竟然是只妖!而且還是只法力高深的大妖!

這一點,從剛才他和赤築交手時泄露出來的妖氣就已經夠清楚地說明這一切了。

「你真是妖啊?」旁邊的明珠還抱著殘存的一絲希望,輕問道。

「沒錯。」

既然已經暴露了身份,晉雲凜乾脆爽快地點點頭,「我是。不過這個不重要,先讓我看看你身上有沒有傷?」說著,晉雲凜的一雙大掌就往安暖身上摸去。

嘿嘿!別想耍流氓啊!

安暖機靈地躲開,晉雲凜這才鬆了一口氣,確定安暖身上沒有傷。

天知道,他當時聽到妖管局的烏龜說安暖他們一行人遇上了赤築時,心頭嚇得有多恐慌!

他發誓,他這輩子就沒這麼擔驚受怕過,甚至來不及等其他人,直接用法術趕了過來。

幸好,趕上了。

想到這兒,晉雲凜忍不住長吁了一口氣。

至此,這場有驚無險的交流會也就算是畫上了句點。

晉雲凜已經將赤築已經交給妖管局處理了,他們會擇一處風景優美的偏僻地方,在裡面設下結界,再讓赤築搬到裡面去住。

至於這一次交流會的桂冠則是落到了龍澈的頭上,因為安暖沒有參加第二場的比試,名次自然就落到綜合排名第一的龍澈頭上。

即便如此,這場交流會的光輝還是多半被晉雲凜和安暖兩人奪取了。

畢竟他們實在是太矚目了。

「我覺得,安暖當時給我們吃的補靈丹絕對不是凡品,至少都是一級。」鮑國忍不住咂咂嘴,似乎還在回味那顆藥丸的味道。

要知道,現在由於原材料缺乏,丹藥的製作非常困難,因此成品的丹藥也相應劃分了等級。

最好的是特等,其次則為一等、二等、三等。

現在市面上流通的多半都是二三等丹藥,偶有一等丹藥現世,光是起拍價就是好幾個億,一想到自己一口吞了幾個億,他就忍不住心痛起來。

「我還擔心安暖傻乎乎的,守不住這些東西呢!」

無論是丹藥還是難得一見的靈果靈草,無疑都會引起別人的覬覦,「現在可好了,有了晉大佬這個大粗腿在旁邊靠著,誰還敢打安暖的主意?」

鮑國也可以鬆口氣了。

「不過,話又說回來,晉大佬的原型到底是什麼啊?」

之前和赤築纏鬥的時候,晉雲凜根本沒露出原型,用的是人形,也正是因為這樣,這個糾纏了他們數十年的問題依舊是個謎,「你猜安暖知道嗎?要不,咱們去問問?」

「算了吧,打擾別人恩愛,小心被晉大佬揍成泥!」想到晉雲凜對待赤築的手段,水仙花忍不住渾身打了個冷戰,算了,還是算了吧……

此時。

世外桃源里的別墅里,卻正上演著一幕「抗拒從嚴,坦白從寬」的現場版。

安暖木著張精緻的小臉,硬聲問道,「所以,你一開始就知道我是妖了?」

身為犯人的晉雲凜點點頭,「沒錯。」

「那你為什麼不告訴我?」安暖暗地裡把小教鞭揮舞得颯颯作響。

晉雲凜求生欲很強了:「因為這樣看著你很可愛啊。」

當然,這也是實話。

薔薇夢幻夜 想當初,他不過是覺得有趣,想瞧瞧這個傻丫頭是怎麼在人類社會生存下去,結果看著看著,倒是把自己給陷下去了。

「……」哼!不帶這麼撩人的,犯規!

「安暖,」瞅著時機合適,晉雲凜猛地一個箭步上前,直接佔據主動權,「你也躲得差不多了,來,告訴我,你對我是什麼感覺。」

晉雲凜單刀直入的問法似乎又將安暖代入了那天在溫泉館的窘迫,小臉不由得微紅。

剛想躲開,就被晉雲凜一把摁住,「我給你夠長的時間了,乖,告訴我,你是怎麼想的。」

晉雲凜想要誘惑人的時候真是手到擒來,一雙深邃的眸子緊盯著你,似乎他的世界只有你一個人,耳邊還流竄著他溫熱的氣息,久久不能散去。

誰說只有女色才能勾人?

安暖覺得晉雲凜這個男色也勾人地很吶!

挪了挪唇,安暖半晌都沒吐出個字來,晉雲凜也很有耐心,一點兒不著急,他都等了這麼久了,也不在乎這一時半會兒的。

「我…我……」

瞧見安暖遲疑的樣子,晉雲凜忍不住循循善誘,「安暖,你覺得我做的飯菜怎麼樣?」

安暖點頭:非常棒!

「那你覺得我對你怎麼樣?」

安暖暗自思量:也還不錯,到處陪她玩,幫她收拾東西,沒有一點兒怨言。

「和我在一起,你開心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