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過,夏伯韻微微抬起下巴,唐息桐,你再怎麼樣也不過是一個高中生而已,等你以後大學畢業,她們早就已經不是能比較的了。

想到這裡,夏伯韻滿意的回到自己的座位上。

瓏五早就感覺到了夏伯韻的視線,不知道她那個鄙視的眼神是怎麼肥事。

「桐桐,你要不要巧克力。」唐息柯從抽屜里拿出一盒子巧克力,瓏五的注意力立馬就被轉移。

滅絕也進來了,教室里立馬安靜下來。

很好,周禮扶著眼鏡點點頭,隨即視線就瞟到了在一邊偷吃的瓏五!

算了,周禮安慰自己,她有貧血,就得多補著點,不然一會萬一暈倒了呢。

這樣安慰自己好幾遍,就當做沒看見。

這樣的事三天兩天就有,大家見怪不怪也就都習慣了。

夏伯韻這個長期不再學校的就不能習慣了,對於周禮對瓏五的縱容她幾乎是不敢相信的,因為她知道周禮在教學生一向是最嚴格的。

可現在事實擺在眼前,周禮縱容一個學生在課上吃零食,哪怕一前瓏五就已經「與眾不同」了,夏伯韻還是接受不了。

周禮來是宣布考場的,這次考試之後,基本上那些學生有希望就已經定下來的。

當然不排除後期會有黑馬衝上來,不過真正能做到的最多也就一兩個。

現在最有希望的就是一個劉路路,剩下就是瓏五,但她身體不好,所以不被作為第一希望候選人,原來的班長,自從比賽落選了成績就不斷下滑,被老師叫去談了好幾次話。

唐息柯這半學期也算是沒有白努力,躋身進了年紀前三十,被列為重點觀察對象之一。

「桐桐你以後想去什麼學校啊?」唐息柯小聲問瓏五。

「B大。」瓏五想也不想就回答。

唐息柯立馬噘嘴:「桐桐你都不愛我了,你現在心裡只有秦肅謙。」

瓏五,我家的智障我當然心裡有了,不然還要誰有?

B大是穩穩的全國前十的學校,以唐息柯的分數考上有點難度。

那不就是意味著她要遠離她的桐桐了?

絕不!

唐息柯握拳,從今天開始她就要加倍努力她也可以!

瓏五沒注意她的內心活動。

晚上秦肅謙沒有過來接她,好像是說有什麼活動瓏五也不記得了,直接叫了計程車回去。

開車這種事瓏五是能不做就不做。

一到小區,瓏五就看到了一個熟悉的人,唐正山。

這個小區安保不錯,唐正山的司機正在跟門衛爭論,還沒沒能進門。

瓏五從計程車下來,唐正山一眼就看到了他,司機趕緊指著瓏五:「你看,這就是我們要找到人,快點給我開門。」

門衛向瓏五問好:「唐小姐您回來了,這真是您的……」

門衛比劃了一下,顯然他不太相信這個看起來冷漠的男人和這個囂張的司機和瓏五的關係。

瓏五點點頭:「沒事,讓他們進來吧。」

「是。」這次門衛沒有一點猶豫的開門了,還不忘對瓏五道:「唐小姐要是有什麼事您可以叫我。」

瓏五看了他一眼,門衛咧嘴一笑。

瓏五點點頭走了。

唐正山跟著瓏五回去。

看到瓏五的房子,唐正山眼睛微眯。

這個小區房價很高,這一套房子加上裝修至少要四五百萬,比他以前給她買的公寓不知好了多少倍。

這個死丫頭過得比他想的要好的多。

唐正山很不客氣的坐下,瓏五把書包扔下:「有什麼事說吧。」

唐正山板著臉:「這就是你對自己父親的態度?」

瓏五連眼神都懶得給他一個:「有事就說,沒事走人。」

唐正山被堵的一口氣上不來:「逆子!」

「再不說我就叫人了。」瓏五沒有那麼多閒情逸緻陪他在這裡搞什麼陰謀。

唐正山雖然憋了一口氣,可想想他今天來的目的,他又把氣壓下去了,「我之前叫你回家你為什麼不回去?」

瓏五端著牛奶喝了一口,淡淡的開口:「哪個家?你和你那個小情人的家?我可不記得我在你的名下有「家」這麼個東西。」 唐正山被瓏五堵的說不出來話,臉更是氣的黑紅。

瓏五摸著下巴,也不知道他這樣的男人怎麼生出唐息桐這麼可愛的女孩子的。

不會是撿的吧?

不應該,要是唐息桐撿的,他那個小情人早就找上門了。

「唐息桐,我是你父親,我說什麼你就得聽著!」

軟的不行,唐正山就來硬的。

瓏五淺笑出聲,臉蛋上露出兩個可愛的梨渦:「唐先生,是誰給你的自信?你似乎是記性不太好吧?我之前跟你說的,你都忘了?」

唐正山看著瓏五,她明明是笑著的,可不止為何他從她的眼底看到了濃濃的寒意,冰涼刺骨,讓他本來打算罵出來的話卡在了喉嚨里。

「息兒,我回來了。」門口秦肅謙的聲音打斷了他們的談話。

唐正山回過頭,看到秦肅謙有點意外。

秦肅謙在大學不過是挂名,他十幾歲的時候就已經有自己的公司了,二十幾歲的青年一身西裝,增添了幾分穩重和成熟的魅力。

瓏五回頭看了看錶,這個點回來的有點早吧。

「怎麼這麼早回來了?」

秦肅謙也看到了唐正山,不過他沒有理會唐正山,徑直走到瓏五身邊:「提前結束就回來了,怎麼樣,今天有沒有不舒服?」

瓏五搖搖頭。

秦肅謙溫柔的親了親她的額頭,確定她的體溫,滿意的點點頭,又把目光轉移到茶几上,伸手去拿杯子。

轉回頭捏了一下瓏五的鼻子:「我不是說不許喝涼牛奶了?」

瓏五:……

勞資剛回來這個狗東西就找上門了,那有功夫熱牛奶,再說那隻不過是常溫好吧!

唐正山被晾在一邊,臉色更加像個調色盤。

「唐息桐你的禮貌都到哪去了!」唐正山吧矛頭對準瓏五。

瓏五:……

他到底是從那裡覺得她好欺負?

瓏五還沒說話,秦肅謙就先開口了。

「唐先生如果不是來看息兒的,那就請回吧。」語氣平淡,毫不客氣。

「你!」唐正山氣節,可又不敢得罪秦肅謙,站起來瞪了瓏五一眼大步離去。

瓏五:!!!

你回來看勞資弄死不!

秦肅謙一回頭看見自家的笑女朋友臉上笑容越來越淺趕緊去哄,笑話,小丫頭看著又萌又軟,其實暴力的很。

「別生氣,生氣對身體不好。」

瓏五:「你哪看出來我生氣了?」

秦肅謙失笑,也沒拆穿她:「好,你沒生氣,我們不想他。」

瓏五確實沒生氣,一個唐正山還不夠讓她生氣,她只不過是煩而已。

而煩的結果就是唐正山那邊出事了。

民眾實名舉報,他以權謀私,包庇下屬。

唐正山為官算不上清廉,但他一直都比較小心,收受賄賂,大把斂財這種事他都沒有做過。

他愛的不是錢,而是權利。

這些年他打著唐老爺子的名號,仕途順風順水,在大權在握后,直接動手剷除異己,在他的任下,基本上都是聽命於他的人。

以前也不是沒有人舉報過,但他做事都在背後,普通人查不到他,舉報他的人的,也都被壓了下來。

而這次搞得有點大,出了人命。

一個剛出校門的大學生,學習成績很好,面試上了政府部門一個不錯的職位,還沒上任就被人告知不用去了。

政府那邊的理由不明不白,他就自己去了,卻發現他面試的職位已經有人,對方是正是和他一個班的小混混,聽說家裡有錢,還有些背景。

這種情況他哪還能不明白是怎麼回事,當即就找到負責人和負責人吵了起來。

負責人做這些是早就做慣了,那有人敢真指責他的,直接派警衛把他給趕出去了。

推搡之間,也不知道是怎麼回事,男學生從樓梯上摔下去了,當場死亡。

這下事就鬧大了。

學生的父母肯定是不幹的,直接把當局政府給告了,就牽扯出了唐正山的助理,自然也少不了他。

要不是有他委派,一個助力怎麼能調動人是關係,還給那個小主任撐腰。

一時間負面新聞滿天飛。

唐正山去辦公室都得從地下車庫偷偷過去,為了這事他忙的焦頭爛額。

而沒有人騷擾,瓏五立馬恢復了鹹魚生活。

秦肅謙最近也不知道在忙什麼,每天早出晚歸的。

星期六,瓏五被唐息柯叫出來逛街,她並沒有什麼想買的,但她不出來唐息柯就騷擾她。

「桐桐你看這個怎麼樣?」唐息柯拿起一條大紅色的裙子問瓏五。

瓏五:……

這丫頭是不是審美有什麼問題?

她們是要去古董展,不是去蹦迪!

「這個。」瓏五從旁邊拿起一條酒紅色鑲珍珠的。

「啊,桐桐你怎麼看到的!」唐息柯丟開那件,撲過來,「還是你最了解我。」

瓏五把她趕去換衣服。

另一邊進來幾個女生,為首的正是夏伯韻。

瓏五擺弄著手機根本沒注意到她。

「桐桐,你看怎麼樣?」唐息柯出來。

別說,這丫頭長得確實好看,也配這件衣服,主要是那張臉,和瓏五在一塊,說比瓏五大好幾歲都有人信。

哎,瓏五無聲的嘆了口氣,她也想要長開。

「呦,這是誰啊?聽說唐大小姐的父親都已出事了,唐小姐還要時間出來逛街呀?」夏伯韻和唐息桐從小就不對盤,互相諷刺兩句根本就是家常便飯。

唐息柯自然是不幹了:「夏伯韻你什麼意思!」

「我能是什麼意思,不過是有些人沒心沒肺罷了。」夏伯韻一臉的嘲諷和鄙視,唐息桐也不過如此。

瓏五拉著唐息柯,連眼神也沒有給夏伯韻一個慢條斯理的道:「衣服買好了,買好了我們就去吃東西,我都餓了。」

「桐桐!」唐息柯不甘心,使勁給瓏五使眼色。

瓏五轉身去付賬:「狗咬你口你還要咬回去不成?」

唐息柯一愣,噗呲笑了:「嗯,我不咬。」

「唐息桐你說誰是狗!」夏伯韻臉色沉下來。

「誰應說誰。」瓏五依舊不緊不慢,甚至連臉上的笑容都沒變。

「站住!」夏伯韻擋住她們都路。

「好狗不擋道。」瓏五平靜的道。

唐息柯又笑了,一前怎麼沒發現桐桐這麼毒舌。 秦肅謙匆匆到派出所的時候,瓏五正抱著一瓶酸奶吸的認真。

他趕忙上前,怎麼才半天都功夫小丫頭就把自己搞到派出所來了?

瓏五蹭的一下把酸奶扔到一邊,「他們不讓我吃飯,我都餓了。」

值班警察:what?

這姑娘有毒吧?

一來人就告狀是怎麼肥事?

這還沒到中午呢,你一個嫌疑人叫了一桌子外賣到警察局合適嗎?合適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