俏妍立時靠近葉凡,嘴巴湊近道:「主人的口味也重了,妍兒能夠感受的出來哦。」

葉凡直翻白眼,他可不認為自己口味重,而是這位女神自己口味重,他根本就不是這些女神強勢起來時的對手,所以只能被動的承受。葉凡早就適應了,既然無法抵抗,那就讓這些女神為所欲為,只要她們不玩的太過分了,他就接受。不過葉凡也感覺會讓俏妍誤會,或許就是因為太多次的被迫接受,或許讓他的口味漸漸的朝著這些重口味女神靠攏。

俏妍神色很高冷,要不是剛剛吐氣如蘭傳遞給了葉凡足夠多的曖昧,就算他看去,這妞也是高冷的女神范。

「這些是什麼?」

走進神殿,飛劍被葉凡收起來,看著一尊尊金屬雕像,他能夠感受到這些金屬的特殊性。

「這些都是兵族中的殺戮種族,可惜他們當年都已經死亡,身體又被封印著,在母巢失去力量的年月,不可能復活過來。」

俏妍搖搖頭,當年的大戰太慘烈了,就算強如她最終在幹掉死亡神系幾尊強者后也不得不陷入沉睡中。

葉凡目光掃過這些金屬雕像,很快就作出決定,將他們統統收了,現在復活不了,並不表示將來複活不了,反正對於他來說多多益善。

收取金屬雕像,葉凡走得很快,雖然兵巢神艦陷入沉睡中,但是要收取這些兵族還是容易的。總共有數百尊,根據俏妍說實力差不多最低都有仙主級別,最強的更是仙尊,實力只能算是一般。

俏妍的語氣很是不以為然,對於曾今高高在上的她來說,這還真是非常一般。不過這些對於葉凡來說卻非常了不得了,如果他能夠將之統統復活,說不定可以依仗這些在血仙大世界做出一番事情來。

終於葉凡一行來到神殿中心,在這裡死了不少人,他們都被四成一塊塊的,可見戰鬥到底有多慘烈。這些被分屍的自然都是聖火殿的人,為了這次進入神殿探寶,他們絕對死傷慘重。

葉凡自然不會同情聖火殿的人,當初他們可是約定好了,如今這些傢伙死傷如此慘重,那自然都是咎由自取了。給聖火殿造成傷害的無疑就是死亡神系了,留下的力量,雖然時間過去很久,但是這些封印力量似乎並未減弱。

神殿內並沒有戰鬥,這讓葉凡非常疑惑,根據現場的情況來看聖火殿還有不少人活著,只不過並未發現他們。

「如果我沒有記錯的話,那邊應當有一個秘殿,或許那聖火殿的人在裡面。」

一個女神開口,她又補充道:「說來這座神殿乃是我的一個心腹的行宮,當初戰鬥可真是慘烈,她最終都耗盡神力進入沉睡。」

一群女神如今在葉凡的隊伍中絕對是超然的存在,那可怕她們含葉凡主人,哪怕她們跟他很是親昵,不少人都認為她們是不可能被人褻瀆的,這一點就算是陳盈也是這樣的心思。當然了,陳盈之所以會有這種想法,那是因為葉凡每次在女神身上打出兇悍的霸王卸甲時都是刻意避開的,要不然她一定不會還像現在這般恭敬。

有了女神開道,隱蔽的宮殿很快被打開,一陣轟鳴中,可怕的死亡之力湧現,這似乎是死神之力,就算是一群女神變了臉色。

不過很快眾人發現只是虛驚一場,散發出死神之力的乃是一柄造型非常怪異的魔刀,而周邊聚攏著很多死亡生物,他們似乎就是守衛一樣。

碰上死亡生物,一群女神立時暴走了,她們對於這些噁心的東西非常厭惡,紛紛將手中的神刀釋放出去,僅僅一個照面原本圍攏著神刀的死亡生物全都被切片,死的不能再死了。

女神出手效果就是不一樣,一瞬間就將這些看上去非常可怕的死亡生物秒殺。

「這裡為何會有一口死神之刃?」

葉凡看著插在地上的死神之刃不由皺眉,說實話他自己也對死亡之力有些不感冒,畢竟作為一個活著的人怎麼著都不會喜歡腐爛的東西。

「肯定是有人故意放進來的,至於想幹什麼或許要去問他本人了。」

有女神很不負責任的說。

「有辦法將這件神器嗎?」

葉凡皺眉,不管是什麼屬性的神器,既然遇到了,似乎就要將之收到手中。

「除非我們之中有人能夠發揮出神靈的實力,不然別去奢望能夠鎮壓一件死亡系的神器。」

神器都有靈,除非器靈被剝奪,或者以外隕落之內的,不然不要奢望能夠輕易說服一件神器。葉凡其實自己也非常清楚,他要收服這件神器難度很大,目前看來他還不具備這種實力。

死神之刃一直插在地上,可怕的死神之力縈繞,讓任何生靈都不敢靠近,這會兒它似乎注意到了葉凡一行,不久前一群女神紛紛祭出自己的神兵,肯定引起了這件死神之刃的忌憚。畢竟作為神器本身有強弱,同樣一個單挑一群神器,它的壓力絕對不小,要不是有這些手持神器的女神在,葉凡感覺死神之刃似乎早就發飆,將他們這些外來者幹掉了。

看著死神之刃,葉凡眼中露出不懷好意之色,既然自己得不到,要不索性讓這些女神用神器將之亂刀分屍。

當然了,亂刀分屍有些困難,但是卻可以消耗這件死神之刃的力量,到時力量耗盡,再將之鎮壓收走。至於會不會給自己留下隱患,葉凡感覺這個想法非常多餘。為何?簡單啊,葉凡自己是鎮壓不了的,不過他可以交給母娘,讓他轉交給傳承之塔,他相信對於鎮壓一件事情,傳承之塔肯定非常輕鬆。

葉凡瞬間就將自己都想法告訴一群女神,她們非常贊同這種以多欺少的打法,所以一票通過,直接將自己的神器祭出。

「轟!」

爆了!

足足十九件神器圍毆一件,而且要命的就是這些女神的神器等級似乎更高,簡直將死神之刃摁地上暴揍,一旁躲得遠遠的葉凡一行人倒是看得津津有味。

女神們正在圍毆死神之刃,葉凡看了一會兒之後就打算不再關注了,他開始搜尋神殿,打算將聖火殿的人找出來。有真武之眼在,找人對於葉凡來說倒也不困難,他很快就找到了目標。 聖火殿非常憋屈,這回他們死的人太多了些,幾天的時間,居然剩下不足百人,不用向聖火殿這回實力將大受打擊,要是就連聖主都被幹掉,或者可以說一落千丈都有可能。

聖主臉色很是難看,他算好了一切,但是沒有算到遺迹中居然如此恐怖,讓聖火殿損失如此慘重。 裂婚烈愛 不過真正令聖主心情惡劣的卻不是這個,這次聖火殿損失慘重,可有一個人卻收穫非常大。

誰?

聖子!

聖主只要想到這個心情能好才怪,這次就算死傷慘重,只要他回到聖火殿,地位不會受到任何影響。可這回聖子獲得了一件神器,這個結果就完全不一樣了。聖主很清楚,有了神器作為底牌,這個兒子已經有了對抗他的資本。

「父親大人,咱們接下來該如何是好?」

聖子臉上沒有絲毫得意,能夠獲得神器認可,這自然是令他興奮莫名的好事,可如果離不開神殿的話,有神器也無法最大利益化,一切還是出去再說。

聖主眼睛眯起來,聖火殿能夠堅持這麼久,還是因為聖子手中的神器,這讓他感覺非常窩囊。搶奪兒子的神器這不大可能,可他還有機會再次從這裡獲得一件神器,那樣大家又回到起點。

必須獲得一件神器才行!

聖主在心中發誓,這是他穩住自己聖主之位的關鍵,要是沒有神器,這個野心勃勃的兒子遲早會篡位,將他從聖主位置上轟下來。

「我能有什麼辦法,現在只能走一步看一步,咱們還是想辦法從原路返回吧。」

「父親大人說得沒錯,原路返回才是正理,至於神殿內部還有什麼,這根本不是我們能夠奢望的事情。」

聖子點頭附和,現在隨著他得到神器,這些聖火殿的倖存者也開始重新站隊了,他還是獲得了三分之一多一點的人支持。雖然沒法跟聖主比,但是這些原本都是聖子父親的手下,如今能夠拉攏三分之一,足見神器的作用有多大。

確定了行動方針,可是要想殺回去卻非常困難,恐怖的死亡生物擋在這裡,推進速度非常緩慢。不過就算再慢那也得走,留在神殿內絕對是沒有活路的,遲早都會跟殭屍為伍,只要是活人都不會選擇去做殭屍。

聖火殿必須慶幸有聖子得到了神器,雖然死靈很恐怖,魄境的時常冒出來,偶爾更會有仙境的虎視眈眈,要不是有仙器的威懾,他們怕是早就被這些死亡生物碎成碎片。

「吼!」

忽然,可怕的震動傳來,十多頭可怕的死亡生物衝過來,它們速度非常快,一下子就將原本包圍聖火殿的死亡生物撞開,那力道可不是一般的恐怖,一下子就將不少實力有神級的死亡生物撞得四分五裂。

死氣瞬間洶湧,惡臭全都朝著聖火殿的人襲來,那一刻就有人直接被熏暈過去。

「一定要擋住!」

聖主臉色變得很是難看,這些逃跑的死亡生物全都是魄境存在,其中還有一名武者,身體完全腐爛,那血肉甚至爛成了肉醬,散發出濃濃惡臭不說,還在不斷隨著它的動作飛濺而出,簡直噁心到無以復加。

聖主討厭碰上這樣的對手,他寧願一下子撞上數尊同級別的魂武,也不願跟這些噁心的死亡武士作戰。只可惜形勢不會因為聖主討厭而有所轉變,衝過來的十多頭死亡生物全都是魄境的恐怖存在,對於一名魂巫來說,這可不是一件好事情。

這時候聖主知道如果僅僅依靠自己的話,怕是一個照面就會被這十多頭死亡生物撕成碎片,他的精神力最多阻攔第一波衝擊,而一旦沒有人援手,就算不被這些死亡生物當場撕成碎片,也要被耗死。

這一刻聖主有些後悔,如果他是一名武者,在這樣的地方還好辦一些,作為巫師如此近距離碰上死亡生物,精神力這種玩意兒作用真心不大,就算他能夠施展巫咒,這些死亡生物怕是也不會皺眉頭。這次聖火殿損失如此大,最主要的原因就是他們缺少足夠數量的武士保護,而實力最強的聖主同樣如此,如果他的身邊有一尊魂武,絕對不會如此狼狽,甚至就連神器也不會落入兒子的手中。

說來說去都是淚啊,聖主一顆心甚至都要滴血,不過這也不能全怪他,誰能知道這鬼地方都是死亡生物。巫師的確擅長煉化屍傀,但是這地方的死亡生物一般的巫術根本煉化不了,聖主不知道是什麼原因,他感覺或許這些都不是普通的屍體,一般的屍咒用處不大。

聖子面色非常凝重,就在聖主擋住十多頭死亡生物的第一波衝擊之後,他祭出自己的神器,這是一口火焰神劍,閃電間就將一尊魄境的死亡生物腰斬。雖然這樣的方式無法幹掉一尊死亡生物,但是卻讓這尊死亡生物的戰鬥值降到最低。

「轟!」

第二波攻擊開始了,這些死亡生物都處於狂暴狀態中,恐怖的衝擊一爆,差點就將聖主構建的精神壁障震碎,只見這傢伙一張臉難看到極點,剛剛一擊,絕對讓他受到難以想象的衝擊。

這一幕讓聖子不由急了,他必須加快絞殺的速度,要不然聖主絕對擋不住,而一旦失去這道屏障,說不定大家都要交待在這裡。

聖子再度操控火焰神劍,有些可惜,他不能像葉凡那樣直接御劍飛行,放出神劍攻敵,他每次將神劍祭出還需要祭煉一番才行,要不然神劍扔出去可沒什麼威力。

第二次祭煉!

「轟!」

聖子手中的火焰神劍飛出,閃電間直衝那尊唯一的死亡武士殺去。

火焰神劍威力非常狂暴,火焰神火在瘋狂燃燒,驟一撞上這尊死亡武士,就將其吞噬。火焰非常恐怖,直接將這尊魄境的恐怖死亡武士點燃,原本充滿腐蝕性的血肉都直接燃燒起來。

這一下效果非常好,原本打算繼續衝擊精神壁障的死亡生物不由往後退,他們都不想被火焰燒到。這時候聖主終於有了喘息的機會,他倒是很想直接退開,讓自己兒子頂上,不過他也知道那樣太坑兒子了,搞不好還要將自己坑死,所以只能硬著頭皮定在最前。

妖孽總裁:盛寵吃貨嬌妻 火焰神劍似乎只有一次攻擊之力,當將死亡武士腰斬之後,又退回聖子頭頂。這倒不是火焰神劍威力不夠,而只是聖子不夠給力,只能最簡單的操控神劍,要是換葉凡過來,怕是一擊就能將這些死亡生物爆掉。

聖火殿上下都很緊張,要是聖主跟聖子這對父子頂不住,他們都要玩玩啊。

死亡生物可不會知道疲憊為何物,當死亡武士身上的火焰減小時,他們又開始蠢蠢欲動,似乎打算第三次衝擊。

聖主臉色很是難看,這種局面讓他鬱悶到極點,面對十多頭魄境的死亡生物,他根本沒有任何退避的可能,只能硬著頭皮迎戰,要是不將對方幹掉,等著的就是自己被幹掉,根本沒有其他任何選擇。

「噗!」

忽然利刃穿透身體的聲音傳來,下一刻聖火殿的人都看到一頭死亡生物飛起來,朝著他們所在砸來。

「碰!」

聖火殿的人狼狽的散開,死亡生物體型非常龐大,落地時整個燃燒起來,那漆黑的火焰讓所有人都打了一個寒顫。

這是什麼火焰?

這一刻就算是聖主臉色都變得很是吃驚,漆黑的火焰非常霸道,強行將死亡生物的血肉焚燒,就連這些死亡生物體內的神魂都被吞噬乾淨。

忽然!

十多頭死亡生物躁動起來,在他們身後出現一名滿頭引發的女子,她手握長弓,第二箭已經拉滿。

就在羽箭射出的瞬間,漆黑的火焰燃燒起來,將整個箭頭點燃。

冥女!

這一刻看到冥女的時候,聖主渾身一震,他認出來了,這是死亡生物中最恐怖的冥族,他們屬於死亡種族,不過卻是活生生的生靈,跟先前那些死亡生物完全不同。

難怪這些死亡生物會集體暴走,感情是被這尊冥女追殺,這一刻聖主面若死灰。雖然冥女只是魄境的實力,跟他差不多,但這女人可是一個弓箭手,尤其她似乎還掌握了那恐怖的黑色火焰,他感覺只需要幾箭就能夠教他怎麼做人。

「嗤!」

箭矢如電,閃念的功夫就射中一頭死亡生物,可怕力道直接將之帶起來,撞在一堵牆壁上,很快慘叫在神殿內回蕩,那黑色的火焰非常恐怖,對死亡生物的傷害似乎誇張。

一瞬間被幹掉兩頭死亡生物,這下子徹底將剩餘的死亡生物嚇住了,他們雖然已經死了,但是對於冥火還是非常恐懼道,所以瘋一樣朝著聖火殿一方衝去。

聖火殿的人也不是傻子,他們都第一時間朝著兩旁退開,盡量不跟這些死亡生物發生摩擦。

忽然!

有光芒閃過,那一刻數頭死亡生物的頭顱飛起來,他們的身體一陣亂撞,一瞬間原本剩下百來人的聖火殿又死了二十多個。

「哈!沒想到還能在這裡遇到熟人,真是讓人感到意外啊。」

一道笑聲在神殿內想起,原本臉色難看的聖子臉色隨之一變,他吃驚的看著冥女身旁本源的葉凡,那感覺就像見鬼一樣。

「陳……陳兄也來了。」

聖子吃驚的看著葉凡,他這一刻才發現這位火巫族的火神真心強大啊,那感覺不像似魂武或者魂巫。

難道……

聖子的身體哆嗦一下,他猜測葉凡的實力肯定已經達到仙境,他居然跟一尊仙境的存在交易,這讓他有種跟死神打交道的感覺。聖子現在有些明白,葉凡為何不懼幽火潭的恐怖溫度了,敢情對方有如此強悍的實力。

「他是誰?」

聖主吃驚的看著葉凡,他作為魂巫自然感覺最為明顯,葉凡體內有股屬於仙武的力量,這不由讓一顆心沉到谷底。

「他就是火巫族的火神。」

聖子的話讓聖主嘴角直抽搐,跟一個仙武談交易,這是要將聖火殿賣掉的節奏啊。

「你們似乎遇到了麻煩啊?」

葉凡一步步走出來,冥女則是將弓箭收起,不過她雙目死死盯著聖火殿的人,眼中的光芒異常冷冽,能夠讓人不寒而慄。

聖子臉上堆起笑道:「這次多謝陳兄相救,將來有什麼需要儘管說,力所能及的絕對赴湯蹈火,在所不辭。」

葉凡嘿嘿一笑,其實真正說來他跟聖火殿沒什麼仇恨,不過他還是道:「正好我要對付邪龍族,不知道聖火殿是否願意聲援?」

聖子看向自己的父親,道:「父親大人以為如何?」

聖主輕咳一聲道:「陳公子有救命之恩,我們聖火殿絕對力挺陳公子。」

葉凡笑道:「這個好說,我只是希望三大巫國必須封鎖邪龍族,讓他們從此淪為喪家之犬。」

聖主微微笑道:「這些都只是小問題,有我們聖火殿在,保證邪龍族無法在三大巫國有任何的生存空間。」

葉凡很滿意聖火殿的態度,對他來說彼此間並沒有什麼仇恨,當初雖然聖子設計火巫族,但是並未給火巫族帶來什麼傷害。既然沒有仇恨,葉凡不介意讓邪龍族輪迴過街老鼠,他相信就算有人逃過不久后他的滅族打擊。

「不知道這個神殿內都有什麼?」

葉凡掃了一眼只有幾十人的聖火殿,他可是聽說這次聖火殿來了一千多人,只剩下這麼點足見死傷有多慘重。

聖子苦笑道:「這鬼地方最多的就是殭屍跟死亡生物,早知道這樣的遺迹之地,我們就不來了。」

葉凡似笑非笑道:「不見得吧,如果不是這次神殿執行,你怕是也無法得到神劍。」

聖子眼皮猛地一跳,一顆心也提到嗓子眼,神器這可是他將來翻身的依仗,要是葉凡窺視,很有可能易主。聖子猜測葉凡乃是仙武,這樣恐怖的實力已經超出魂武太多了,雙方一旦動手,就算他手中有神器也沒用。

「用不著緊張,如果我真想搶你的神劍,還用得著跟你客氣嗎?」

聖子尷尬的道:「陳兄實力如此恐怖,如果真要強,我也只能認了。」

葉凡擺手道:「你們真不知道這裡面有什麼東西?」

「這個我們真不知道,打到這裡差不多就是極限了,要是再進去一些,說不定要全軍覆沒。」

聖子一臉的苦澀,這次來了一千多人,現在就剩幾十人,這稱得上全軍覆沒了。

葉凡沒有繼續追問,他自然知道聖火殿的實力有限,不可能真正探到神殿最深處,不過他也能知道,這是十九位女神曾今的一個手下,好像還是主神,這最裡面的東西怕是一般的神靈都無法撼動,一群離神靈境界還有十萬八千里的人要想進入最深處還真是不自量力。

忽然!

葉凡感受到火一般的氣息急速而至,他瞬間就知道那些女神回來了,臉上不由露出了笑容。

十九位女神剛剛鎮壓一口死神之刃,她們體內的力量都處於澎湃狀態,驟一出現,那恐怖的氣勢讓聖火殿的臉色統統變得難看。

俏妍出現在葉凡身後,她略帶興奮的道:「我們已將死神之刃鎮壓了,這東西還真是難纏,沒了主人居然還讓我們這麼費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