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是……

帶上她們,被蘇鐵將軍看到了,肯定要訓斥她了。

阿伊拉想了一會兒,轉身跑出了房間。過了一會兒,再回來時,她拉著一個胖胖的女人,指著葉簡汐和阿茶說:「這兩個就拜託你了。等到了蘭卡市那邊,我就不麻煩你了。」

胖胖的女人說,「阿伊拉,你怎麼總往城裡撿人?萬一是姦細呢?」

「如果桑巴或者正規軍,派來昏迷不醒的女人和年幼的孩子做姦細的話,那他們也不足為據了。」阿伊拉說著,走到阿茶跟前,說:「阿茶,你不是想去蘭卡市找你奶奶嗎?」

「嗯。」阿茶點頭。

阿伊拉神色認真的叮囑道,「那等會兒就跟著她走,還有,還好的照顧你的朋友。」

「我們這就去蘭卡市嗎?」阿茶問。

「對。」

「那我知道怎麼做了。」

「真乖。」阿伊拉露出欣慰的笑容。

「好了,你趕緊走吧,蘇鐵將軍都要走了,你再不走,可就要挨罵了。」胖女人絮絮叨叨。

阿伊拉說,「不用催,我這就走了。」

轉眸又對阿茶,揮了揮手,溫柔的說:「蘭卡市見。」

「再見。」

……

阿伊拉走了后,胖女人走到阿茶跟前,說:「把東西收拾下,等下,咱們跟著後備隊走。」

她是廚娘,平日里給那些軍人煮飯,所以用不著那麼快趕過去。再加上,有拉廚具和蔬菜、糧食的車輛,把葉簡汐和阿茶隨便塞進去就行了。

阿茶有些害怕她,悶悶的點了點頭。

胖女人也沒理會她,轉身走出了房間。

十多分鐘后——

她重新回到房間,把葉簡汐直接從床榻上抱下來,吩咐阿茶道:「帶著東西,跟著我走。」

阿茶乖乖的跟著她。

到了外面,有一輛軍用的敞篷卡車等著她們,卡車裡堆滿了糧食,只剩下一條小縫隙,能容下人。

胖女人把葉簡汐放進去,又抱著阿茶走上去,指了指最裡面的位置,「你去裡面坐。」

阿茶小心翼翼的越過葉簡汐,坐到了裡面。

胖女人把車門關上,沖著前面吆喝:「好了,出發吧!」

車子搖搖晃晃的向前行駛,朝著蘭卡市而去。

……

抵達蘭卡市,已經天黑了,先行部隊已經紮好了營地,和不遠處的蘭卡市,遙遙的對望。

胖女人自從車子停下后,就不停的忙著做晚餐和收拾東西的事情,沒顧得上葉簡汐和阿茶。

阿伊拉也遲遲沒有過來。

阿茶守在葉簡汐旁邊好一會兒,聽到她嘴裡喊著什麼,側耳傾聽。

好半晌,才費力的明白,她說的是水。

阿茶抿了抿乾澀的唇瓣。

她也渴了。

而就在她猶豫,要不要去跟那個忙碌的胖阿姨討要一些水時,不經意的瞥到了阿伊拉走了過來。

阿茶立刻跑著,迎了上去。

阿伊拉被一道小身影撞到了腿,低下頭,看到是阿茶,笑著說:「等久了吧?不好意思呀,有太多事情忙了。」

阿茶搖了搖頭,表示自己不介意。

阿伊拉把她抱起來,看向身邊的人說:「這位是軍醫米達爾,幫你家人看病的。」

阿茶看著米達爾,沒有說話。

阿伊拉沒有勉強她,對米達爾說,「走吧。」 第1591章番外:驚險

阿伊拉帶著軍醫,走到葉簡汐跟前,說:「就是她,被狼的爪子抓了。」

軍醫把葉簡汐胸前的繃帶解開,看了看傷口,又檢查了下她的體溫說:「傷口有些感染了,得打針。」

說著,她放下醫藥箱,拿出針筒,開始準備注射的藥水。

阿伊拉走到葉簡汐跟前,把她的胳膊上的衣袖挽起來,幫米達爾醫生的忙。

葯注射進去,葉簡汐眉頭微微皺了下,嘴裡發出痛苦的呻吟。

阿伊拉很溫柔的安撫她。

片刻后——

米達拉把針頭拔出來,說:「需要連著注射兩天,如果兩天後還是沒起效,那我就無能無力了。」

「我知道了,謝謝你,米達爾。」阿伊拉感激的說。

「不客氣,還有別的事情嗎?」

「沒了。」

「那我先走了。」

米達爾背著醫藥箱離開。

阿伊拉扶著葉簡汐站起來,對阿茶說:「我帶你們去我的帳篷。」

阿茶點了點頭,跟在了她身後。

把葉簡汐和阿茶安置在了自己的住處,阿伊拉又去跟廚房要了一些吃的,給她們吃。由於葉簡汐昏迷,無法自己吞咽食物,阿伊拉便把饢掰碎了,一點點的放到她嘴裡,就著水喂下去。

做完了這些,阿伊拉望著阿茶,說:「小阿茶,你之前住在蘭卡市嗎?對立面的守衛了解嗎?能不能告訴我,裡面的情況?」

因為桑巴突然到來,他們和城裡的人,完全失去的聯繫。所以,根本不知道,裡面是什麼情況。兩軍交戰在即,總不能在不了解的情況下,和他們開戰。阿伊拉想起來,阿茶不久之前在蘭卡市,或許她了解裡面的情況,哪怕只是說個大概,也總好過一無所知。

阿伊拉期待的望著阿茶。

阿茶搖了搖頭:「我不知道。」

阿伊拉眼裡閃過失望。

「我都是和奶奶一起呆在家裡,都是姐……她跑出去的。」阿茶指著葉簡汐說。

阿伊拉聞言,無奈摸了摸阿茶的腦袋,她當然知道,身為大人的葉簡汐,比阿茶知道的多,但葉簡汐昏迷不醒,怎麼給他們提供線索呢?可眼下,只能期盼葉簡汐趕緊醒來了。

但願她早點醒來。

否則,再拖下去,他們只能硬拼硬了。

……

蘭卡城內。

莎草面帶急色的進入了農家小院,有人把水缸挪開,通往地下的石階,呈現在眼前。身手利落的走進去,莎草看到慕洛琛和等候的眼線,摘下臉上的黑紗說:「外面的守衛,比之前多了十倍,大街上的行人都會被排查,我看短時間內我們怕是出不去了。我們得留在這裡,等著蘇鐵來救我們。」

幾天之前,他們得到消息,說是葉簡汐在蘭卡市被捕,落入了言邑的手裡。

她和慕洛琛作為先行部隊,馬不停蹄的趕到了蘭卡市,想營救葉簡汐。

但,他們被人背叛了,安插在蘭卡市的眼線,出了叛徒,把他們來蘭卡市的消息,告訴了桑巴,導致他們剛入城,便被困在了城裡。

這幾天桑巴的人,到處在找他們。

他們無法出去,只能躲藏著這一片小小的地下室,等待蘇鐵的救援。

可莎草估摸著,最多能撐三天的時間。若是三天後,還沒有轉機,他們很快會被桑巴的人搜出來。

慕洛琛的安全,她到不擔心。她擔心的是,他們這些背叛桑巴的人,以他的脾氣,肯定會一個活口都不留。

莎草沒把自己的擔心表現出來,走到鏡子前,開始卸妝。

「有沒有簡汐的消息?」慕洛琛在眾人散開后,踱步到莎草背後問。

莎草搖了搖頭,「暫時沒有。」

慕洛琛繃緊了下頜,說:「打探了這麼久,都沒什麼消息,我估摸著簡汐沒在城裡。」否則,桑巴和言邑何必搞出這麼大的動靜,而不是直接用簡汐來威脅他?

確定了這個,慕洛琛反倒沒那麼擔心了。

現在言邑已經瘋了,如果簡汐落在他手裡,肯定會受不少苦頭。或許流落在外,反倒安全一些。

只是,不知道這蘭卡之圍,什麼時候能解除。

看出慕洛琛臉上的憂色,莎草說:「慕先生,我之前已經通知了蘇鐵,我們有難,想必他很快回來救我們,你不用那麼擔心。」

「嗯。」

慕洛琛點了點頭,不再言語。

莎草收回目光,準備繼續卸妝時,頭頂上方,忽然傳來嘈雜的聲音,她屏住了呼吸,聽了幾句,立刻命令眾人:「都別說話,也別弄出動靜。」

所有人剎那安靜了下來。

院子里——

言邑帶著人,四處查看了一番,沒有發現任何可疑的蹤跡,眉頭不由得擰了起來,「你確定,那個女人是走到這座院子里嗎?」

站在他身側的一個中年士兵,戰戰兢兢的回答:「好像……是……」

「好像?」言邑冷笑了聲,把槍抵在了他的腦袋上,「你一句好像,浪費了我多少精力和人力!現在立刻給我想,到底去了哪兒?」

士兵腦子裡一片空白,幾乎哭喊著說:「言、言先生,饒命!我真的記不清了!」

「吵死了。」

言邑不耐煩的沉喝。

士兵閉緊了嘴巴,下一秒,一股騷臭的尿味在空氣中擴散開來。

言邑嫌惡的擰眉,收回了槍,對其他人說:「到附近搜查一下,看看有沒有可疑的人,一旦有任何發現,立刻向我彙報!」

「是!」

士兵齊聲回答,衝出院子,向著四周散去。

言邑踱步出了院落,坐上車時,淡淡地瞥了一眼,自己方才呆的地方。

慕洛琛,不管你躲在哪裡。

我都會把你找到!

親自千刀萬剮了,以慰哥哥的在天之靈!

……

確定上面安靜了,莎草說,「我出去看看。」

「我跟你一起去。」慕洛琛開口道。

「慕先生,你還是留在這裡比較安全。」莎草不想慕洛琛出任何事情。

慕洛琛搖頭,「你被發現了,我們所有人都不會安全。我身手還不錯,跟你一起能互相有個照應。」

「那好吧。」莎草答應。

兩人一起順著階梯,往上面爬。

按動了機關,水缸緩緩地移動,莎草率先從地下室跳出來,看到院子里癱坐著一名士兵,頓時將警戒拉到了最高。 第1592章番外:我是葉簡汐,慕洛琛的妻子

莎草掏出槍,準備瞄準。

慕洛琛壓下了她的手,搖了搖頭,附近可能還有其他沒走的人,開槍會引起別人的注意。從靴子的一側掏出匕首,他快速的朝著那名士兵跑了過去。只剩下兩步距離時,士兵剛好從地上爬起來,扭頭,轉身準備走。看到突然冒出來的慕洛琛,以及其他人,嚇得一愣。

而就他這短短的幾秒鐘猶豫時間,慕洛琛將冰冷的刀刃抵在了他的脖子上。

士兵回過神來去拿槍,慕洛琛沉聲威脅,「別動,不然我要了你的命!」

士兵的手一頓。

慕洛琛把他的槍從槍套里拿出來,扔給了莎草,然後問:「還有其他人在附近嗎?」

「有,有,他們去別家搜查了。」

士兵戰戰兢兢的回答。

慕洛琛擰了眉頭,沉聲繼續說:「現在外面局勢怎麼樣?」

「桑巴統領在召集麾下所有人,前往蘭卡市,打算把蘇鐵將軍一網打盡。蘇鐵將軍……他,他剛帶人趕到,現在在城外安營紮寨。」額頭上不停地流下冷汗,士兵害怕到了極點,「我可以把我知道的都告訴你們了,求求你們別殺我……」

莎草冷聲命令:「把他捆起來,審訊出所有知道的消息,尤其是關於蘭卡市布兵的信息,一個都不能落下。」

「是。」

兩名男子上前,把士兵押了下去。

莎草看著狼藉一片的房間,抬眸望著慕洛琛,說:「他們已經找到了這裡,為了你的安全考慮,我們得換個地方了。」

慕洛琛不同意,「他們已經搜索過了,沒抓到我們,肯定不會在短時間裡,再搜查一遍。所以,我們待在這,比其他地方都要安全。莎草,我們還是留在這邊,等消息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