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過也有人很好奇剛剛和梁景銳一起出去的女子,興奮道:

「剛剛總裁身邊的那個女人好美啊,和總裁很配啊!」

「是啊,一剛硬一柔美,簡直不要太般配啊!」

喬語靜靜地聽著這些議論聲,心已經痛到麻木,但是為什麼不離開呢?離開這裡,就不會聽到這些了,也不會聽到蘇媛媛了。

可是,心卻固執著,固執著要等到景銳,哪怕要迎接更多的唇槍利劍,指指點點!

似乎過了很久,也許沒有多久吧,喬語聽到身後傳來淡淡的熟悉的聲音,道:

「走吧,不是讓你上去等嗎?」

梁景銳皺眉看著周圍的人,冷冷一瞪,大廳里的人立即慌亂的離開,去做自己的事了。

喬語沒有說話,說什麼?說是前台不讓進嗎?說了又有什麼意義?

小前台臉色一白,立即讓開,喬語默默地跟在那個高大的身影後面,那麼近,似乎又那麼遠!

到了總裁辦公室,梁景銳看著臉色蒼白的喬語,嘆了口氣,給她倒了杯熱水,就靜靜地等待著,似乎在等喬語的解釋。

而喬語只覺得自己沒有什麼好解釋的,其中有很多事都是景銳知道的。於是在兩人之間竟然蔓延著一種無言的氣氛,充滿了淡淡的隔閡。

梁景銳看著倔強的喬語,無奈道:

「小語,為什麼不小心一點,在這方面你吃的虧還少嗎?眾口鑠金,積毀銷骨,難道你不知道?」

喬語抬頭看著梁景銳,直直道:

「我不知道,我不知道人心竟然可以如此險惡?」頓了下,喬語悲傷道,

「景銳,我們的婚禮延後吧!」也許也不會有婚禮了!喬語暗暗地心道。

「什麼?」梁景銳吃驚道,隨即生氣地道:

「小語,我一直在準備著求婚儀式,就為了給你一個難忘的儀式,為什麼,為什麼你要將婚禮延遲?」

喬語似乎驚訝了下,心中一暖,但想到那個白衣飄飄的女孩,想到那張照片后「我的女孩」四個字,這些都讓她的心一涼,生硬道:

「不為什麼?現在我們這樣還可以有婚禮嗎?」

梁景銳頭疼道:

「怎麼不可以有婚禮?你是說早上的報道嗎?那些總有辦法解決的,這不是婚禮延遲的根本原因,小語,你最近到底怎麼了?有什麼事瞞著我?」

喬語咬咬唇,要怎麼說?說她介意著一個走了十幾年的女子,說她介意著他的曾經?

喬語固執道:

「總之,婚禮延遲,或者取消婚禮!」

梁景銳立即起身,生氣地喊道:

「喬語,你~」

正在這時,突然辦公室大門沒大力地打開,梁景銳無法發泄的怒火向著來人撒了過去:

「不知道進門前敲門嗎?你~」

看到來人,梁景銳只好將剩下的話咽了回去。

來人是梁母,只見她生氣道:

「怎麼?我還不能來了?」

梁景銳無力道:

「不是的,媽,你有什麼事嗎?我們回去再說!」

梁景銳看著大開的門,冷冷瞪了眼門外探頭探腦的人,有眼色的立即將大門給關上了。

「我等不及了,景銳,剛好喬語也在,我本以為前幾天的新聞發布會已經是事情的結束了,沒想到卻是事情的開始,你們知道剛剛我去打牌,人家怎麼說的嗎?」

梁母看著喬語,氣憤道,「說我們家挑來挑去,挑了個你,還有更難聽的,我就不說了。喬語,我知道你是個好的,可是,這種事多了,總是對家族聲譽有害的,如果梁家其他人反對的話,景銳會很難應付的。」

喬語知道,梁母已經很理智了,到此時也僅僅是為家族聲譽著想,沒有針對她,心中突然釋然了,竟然可以笑著道:

「伯母,放心吧,不會有婚禮了!」

梁母聽到這話,也驚呆了,回頭看看梁景銳,看著他那鐵青的臉色,嘆了口氣,道:

「話也不要這麼說,你們兩個還是好好商量商量吧!」

說完,就轉身離開了!

梁景銳臉色難看地看著平靜的喬語,咬牙道:

「你是認真的?」

喬語點點頭。

梁景銳似乎突然泄了氣,半響道:

「我們先冷靜下吧,婚禮暫時延後!」

說完,轉過身子,看著窗外。

喬語不舍地看著梁景銳的背影,那裡透出的悲傷,孤獨讓喬語心中一痛,眼眶一熱,眼淚瘋了似的往下掉。

喬語捂著嘴,不讓自己發出一點聲音,轉身離開了這裡!

聽著身後傳來的關門聲,梁景銳的身子一震,沒想到喬語真的離開了。

可是,究竟是為什麼?梁景銳想到早上的新聞,悲傷混合著憤怒,立即打電話給周立:

「周立,立即查清楚早上的新聞是誰發的?給我關了那家媒體,告訴不長眼的新聞媒體,再有敢報道夫人的,立刻讓他消失!」

聽著電話里傳來的殺氣,周立立即道:

「是,總裁!」

突然,像想到什麼,道:

「給我傳剛剛大廳里的視頻監控!」

「是,總裁!」

不一會兒,大廳里的監控傳到了梁景銳辦公室的大屏幕上,看著站在人群中的喬語,聽著周圍人的一言一語,梁景銳的心絞成了一團,再看到自己帶著蘇媛媛和小語擦肩而過,那單薄的身子似乎顫抖了一下,梁景銳將手中的遙控器狠狠地砸向了大屏幕。

原來小語剛剛經歷過那樣的痛,可是,自己為什麼就沒有注意到呢?

還有蘇媛媛,小語曾經那麼在意她……

「該死的!」

梁景銳立即讓秘書叫來了人事經理,道:

「三個前台、朱莉、麗薩、還有這些人,」梁景銳指著大屏幕中定格畫面上的幾人,道,

「立即開除!」

人事經理回頭一看,立即阻止道:

「總裁,其他人好說,麗薩可是公關部經理,能力不錯的!」

梁景銳冷冷地看著人事部經理,道:

「不要讓我說第二遍!」

人事部經理臉一白,趕緊道:

「是,總裁!」

說完,趕緊出去執行命令了。

人一走,梁景銳無力地靠在椅背上,可是,錯的最多的是自己啊!

離開梁氏的喬語一個人走在大街上,手機鈴聲一直在響,喬語沒聽到似的,遊魂般的樣子讓路過的行人們不由得避開三米遠。

突然,一陣特殊的鈴聲傳來,那聲音似乎是刻入骨子裡的,使得喬語的神志有所恢復,她緩緩地拿出手機,看到手機上的名字,楞了下,那名字只有一個字母「G」。

接起電話,喬語問道:

「怎麼是你?」

電話那頭是一個低沉的男音,笑道:

「怎麼?把我忘了?」

喬語似乎笑了一下,道:

「什麼事?」

「這口氣,生疏的讓人傷心啊。好了,不開玩笑了,有一個任務,配合我執行,需要出境,你有意願嗎?」

喬語一愣,道:

「頭兒沒告訴你嗎?我已經離開了!」

「我知道,溫良告訴我了,我是以私人的身份問你的,沒辦法,一個人搞不定,只有和你配合最默契!」 喬語想了想,想到剛剛景銳說的讓彼此冷靜下,也許生死的險境會讓自己冷靜下來,也給彼此一個時間,想到這裡,點頭道:

「好,大概得多久?」

「最多三個月!」

「行,我安排下,老地方見!」說完,喬語加快腳步離開!

回到公司,喬語叫來了付于晴,面對她關心的眼神,喬語笑著搖搖頭,道:

「沒事了! 總裁惹不起:復仇嬌妻有點甜 這件事對公司有影響嗎?」

付于晴搖搖頭,道:

「基本上沒有多大的影響,我們公司還沒有上市,所以不牽扯到股價的問題,而且這個公司里的人都是你一手招來的,你是怎麼樣的人,大家還不清楚嗎?」

喬語心中一暖,鬆了口氣,放心道:

「那就好,對了,我要出去一段時間,大概三個月的時間,公司就拜託你們了,如果~如果景銳將你們調回的話,就把周立和齊秘書叫來,有你們在,就沒問題了!」

付于晴點點頭答應下來,擔憂道:

「小語,你沒事吧?你是要出去散散心嗎?」

喬語想了一下,道:

「嗯,不用擔心,只要你們相信我就好,其他人無關緊要!」

一寵到底:腹黑老公逗萌妻 說完,和付于晴交代了些事就離開了!

喬語出了公司,猶豫了下,到底要不要回家一趟?

可是,想到剛才的難堪,喬語現在不願面對梁母,於是直奔和G說好的老地方。

其實就是一個比較安靜的咖啡館。

喬語來到說好的地方,一進門就看到了坐在角落的男人。

那是一個不起眼的人,簡單的休閑運動裝,利落的短髮,五官平凡,如果他不想讓人注意的話,就沒有人會注意到他。當然如果他想讓你一眼看到他,你也會一眼就發現他,甚至無法無視他的風采。就像他鄰座的客人,似乎剛剛才看到他,微微驚訝了下。

喬語快步過去,看了男人一眼,道:

「G,好久不見了,你怎麼樣?」

男人聳聳肩,道:

「就那樣了!你呢?還好嗎?」

喬語笑了笑,道:

「很好!好了,說說吧,什麼任務?」

G深深看了眼喬語,低聲道:

「受命保護一個人物,歐洲!」

喬語楞了下,道:

「很重要嗎?」

G淡淡道:

「其實重要的是他身上的東西,可能比較危險,你想好了!」

喬語點點頭,拿起G已經點好的咖啡,輕輕啜口。

G一看喬語,楞了下,笑笑道:

「泡沫沾嘴上了!」

說著,似乎是不經意地伸手用大拇指抹了抹喬語的嘴唇,然後淡然的收回了手。

喬語下意識地後退了下,可惜還是沒躲過。不禁懊惱,G的身手越來越快了。

然後連忙用其他話題帶過,似乎要衝淡剛剛奇怪的曖昧。

而剛剛那一幕,卻落到了不遠處有心人的眼中,那人緩緩地放下手機,嘲諷地一笑。

和G約好了明早出發的相關事宜,喬語就起身離開了。她還要去做準備!

看著喬語離開的背影,G內心的複雜似乎才表現在臉上,儘管只有一瞬。

「怎麼?後悔了?」一個女人輕輕地落座在他對面,嘲諷道。

G搖搖頭,反問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