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默越看內心越是嘖嘖稱奇。

高階殭屍如此稀有,實在讓人心動不已。沈笑瀾年紀輕輕就收復了這樣的手下,如果不是實力超群就是運氣爆棚。陳默覺得運氣也是實力的一種,他叫沈笑瀾來也是潛意識覺得應該要這麼做——有她在,成事的幾率應該會大大提升。

「……沈小姐?」

就在沈笑瀾百無聊賴之時,突然聽到了個熟悉的聲音。她抬起頭,看到了騎著舊摩托車一臉驚喜的龐阿茂。

「你怎麼會在這?」沈笑瀾和龐阿茂異口同聲。

「啊,我就是桃花鎮下面怡和村的,這是來買點東西。」龐阿茂憨憨一笑,指了指摩托車後座上綁的幾袋米面。

「哦——」沈笑瀾想起來,龐阿茂確實說過自己是桃花鎮的人。

他那時候來興宏送鋼材樣本,險些被牽扯到劉夢潔設計的圈套里,後來她送他離開的時候,他紅著臉邀請她有空可以來桃花鎮玩玩……

其實也不是多久之前的事,沈笑瀾覺得恍如隔世。這段時間發生的事實在太多,上回遇到龐阿茂,他們還被困在陰陽交界,差點喪命……秦淵給龐阿茂清了記憶,那段事故他應該已經不記得了。

「怡和村啊,巧了。我們也是要去怡和村。」陳默笑眯眯的插話。

「你是……」龐阿茂疑惑。

「她跟我一起來的。」陳默擺出一副「你懂我們的關係」的表情。

「那他又是……」龐阿茂看向冼星堯。

「他跟我一起來的。」沈笑瀾拉住了冼星堯。

龐阿茂一頭霧水,顯然無法弄明白他們仨的關係,只好換了話題:「你們要去怡和村幹嘛,旅遊嗎?」

「算是吧,我有個朋友在那邊。」陳默回答。

「你朋友不會是周老闆吧?聽說他最近確實招攬了不少外人進村,好像是碰到麻煩了。」龐阿茂壓低聲音,嗓子似乎有點啞。

「確實是周老闆,不過他可沒跟我說具體遇到什麼麻煩了……」陳默抓耳撓腮,裝出一副無知樣。

「你們小心點吧。」龐阿茂似乎也不願多說,發動了摩托,真摯的對沈笑瀾說:「沈小姐,有時間的話,歡迎你來我家坐坐。」

「好。」沈笑瀾點頭。在這種地方遇到熟人,似乎讓她之前焦躁的心安定了些。 助理在心裡默默為王豪點了一根蠟燭。

「總裁,最近要多加小心,上次城東工程的家屬又在鬧事了。」助理提醒道。

莫晉北勾唇冷笑:「真是貪得無厭!我有分寸的。」

夏念念這幾天每天都去給莫晉北送飯。

她想也許是莫晉北想要改善他們的關係,畢竟他這段時間對她很好。

她走進御尊集團,前台小姐已經對她很熟悉了。

跟她禮貌的打了招呼后,就請她去搭乘電梯。

夏念念微笑示意后,便往裡頭走。

幾位女員工見到她后,立即露出忌妒的目光,跟著坐進電梯。

「做人一定要有自知之明,一個卑賤的廚師配得上我們總裁嗎?」

「說不定這個廚師的床上功夫很厲害呢!」

「還真丟女人的臉,只供男人發泄。要是我,還真做不出這麼沒廉恥的事情!」

「那種騷貨不知道跟多少男人搞過,肯定有婦科病!」

「說不定還打過胎!」

「沒錯,我也是這樣認為的!」

一群女人瘋笑了起來,還不時地得意洋洋地看著夏念念。

站在電梯角落的夏念念靜靜地聽著女人們討論的話題。

她唇角微勾,她們不就是在揶揄她很不要臉地勾引莫晉北嗎?

她知道一定是生希在公司里亂造謠。

因為那天生希問她的身份,她隨口說是莫家的廚師。

從那些女人的反應中,她猜到,她們肯定不知道她是名正言順的莫太太。

不用想也知道,是生希到處跟別人造謠,說夏念念利用廚師的身份,爬上了莫大總裁的床。

才踏出電梯,就冤家路窄的碰到了生希。

生希眯起那雙化著精緻眼線的眼眸瞪著夏念念,擋住了夏念念的去路。

「莫總正在開會,你來的還真不是時候。」生希語氣不善地說。

夏念念揚了揚手裡的保溫飯盒:「來的不是時候,也總比有的人一直在這裡也沒用強。」

「你真不要臉! 鳳唳九天:夫君請下堂 區區一個煮飯婆,你憑什麼勾引莫總?」生希惱羞成怒,直接大聲罵了出來。

現在莫晉北帶著秘書開會去了,這層樓沒有人在,她才敢毫無顧忌地罵夏念念。

看到生希原形畢露,夏念念突然勾唇笑了,悠然自得地說:

「你天天裝白蓮花的模樣也很辛苦吧?要是我告訴莫晉北你的真面目,那你就沒機會勾引他了。」

生希氣得怒不可遏,恨不得撕了夏念念。

誰不知道莫晉北是T市最炙手可熱的鑽石男人。

是多少女人心目中的夢想,包括她生希。

她費盡心機到御尊集團來上班,就是為了近水樓台先得月。

生希氣得破口大罵:「你這個下三濫的女人,莫總遲早都會跟你離婚!」

夏念念滿不在乎地嗤笑道:

「是嗎?你有本事就叫莫晉北和我離婚啊,只要他同意,這個莫太太的位置我立刻拱手相讓!」

生希氣得渾身顫抖,咬牙切齒,突然就看到一抹高大的身影站在角落。

她閃電般地換上了一副虛偽的笑容,柔聲說道:「莫太太,你怎麼能這麼說呢?莫總要是知道了,肯定會傷心的。」

夏念念冷眼看著她。

生希變臉的速度簡直比翻書還快。

夏念念直覺感到這個女人一定在耍什麼陰謀詭計。

突然,生希裝作很驚訝的樣子,朝著後面喊道:「莫總!」

剛才莫晉北剛剛走到走廊,就聽到一陣爭吵的聲音。

「你這個下三濫的女人,莫總遲早都會跟你離婚!」

他心口一緊,難道是有人在為難夏念念?

他剛剛想要走出去,突然就聽到一個清脆而熟悉的聲音。

「是嗎?你有本事就叫莫晉北和我離婚啊,只要他同意,這個莫太太的位置我立刻拱手相讓!」

夏念念的話讓他腳步一頓。

他的面色瞬間陰沉了下來,眸光陰沉至極,手猝然收緊,渾身的氣息頓時變得危險凌厲。

拱手相讓?

她就這麼不想當他的妻子?

憤怒宛如狂風,在他的身體里肆虐著,所到之處,一片蕭瑟。

怒火越滾越大,熊熊烈焰聚集在心口處,叫囂著要發泄出來。

她曾經無數次挑起他的怒火。

她總是輕易地能夠讓他生氣,失控。

可是這一次的怒火,卻和之前不一樣。

他很生氣,很憤怒,在這種怒火里,竟還帶著一種悲哀。

夏念念看到莫晉北來了,揚了揚飯盒:「我給你送飯來了。」

莫晉北沉著臉一句話都沒說,直接走進了總裁辦公室。

邪王霸寵:醜顏傾天下 生希陰險地笑著,夏念念沒理她,也跟著走進了辦公室。

她把飯盒放在桌子上,莫晉北看也不看她一眼,埋頭坐在寬大的辦公桌前,手裡拿著一份文件看著。

「現在吃飯嗎?」夏念念問。

莫晉北不說話,冷著一張臉。

夏念念猜想他是聽到剛才的對話了。

可她一點兒也不後悔。

這個生希在公司里亂散布謠言,污衊她。

她爭吵幾句有什麼大不了的?

難道莫晉北還要偏袒生希?

夏念念站了一會兒,見莫晉北沒有一點要搭理她的意思,心裡有股莫名的酸澀。

每個人都說他們會離婚,她也知道莫晉北喜歡的是醫院裡那個冷煙煙。

他說過會對她好的那些話,彷彿就像是做了一場夢。

如果不是因為孩子,她也不會留下來。

夏念念垂下眼眸,眼底劃過一抹淡淡的落寞。

她輕聲說:「如果沒事的話,我就先走了。」

莫晉北還是面無表情地看著文件,夏念念轉身就走了。

超級尋寶儀 辦公室的門剛剛被關上,莫晉北就狠狠地甩開手裡的文件。

文件上密密麻麻的字,他一個都沒有看進去,腦子裡全都是夏念念剛才說的不在乎他的話。

他很憤怒,也很迷茫。

夏念念走出御尊集團,司機上前禮貌地問:「莫太太,現在回帝苑嗎?」

夏念念搖頭:「我想去買點嬰兒用品,你送我去商場吧!」

她逛商場的時候,叫司機在地下停車場等她。

夏念念買完了東西,正準備去停車場的時候,突然從邊上衝出來一個人。 天完全黑下來了。

桃花鎮看上去基本沒什麼夜生活,遠處零星幾盞燈火,在黑夜中格外突兀。

一輛黑色小轎車從夜幕中駛來,車燈打了幾下雙閃。

陳默得到暗號,朝著小車走過去。沈笑瀾和冼星堯跟在他後面。

沈笑瀾等得已經沒了脾氣:「來接我們的怎麼這麼晚?」

「晚點不容易被人發現,委託活兒的周老闆也不希望張揚。」陳默回答。

「不想張揚還不是都讓人知道了。你那周老闆近期找這麼多外人進村,擺明了有事,還能蒙誰?」沈笑瀾哼了一聲。

連龐阿茂這種在市裡打工不怎麼待在村裡的人都知道有問題,其他村民豈不是更了解?

不過,來了那麼多人都沒能給周老闆解決問題,這事估計確實棘手……

沈笑瀾忍不住又問:「喂,你真的不知道到底是什麼活兒?」

「真的不知道啊。」

「……不知道就敢接?」

「沒辦法啊,缺錢呀。」

「……得了吧。你還缺錢,那些屍丹不就夠你賣的?」

「唉——」陳默惆悵的嘆了口氣,似是有千萬苦衷。

陳默沒說什麼,沈笑瀾也沒繼續問。她對不相干的事興趣不大,此時只想儘快幫他結了單,趕緊換屍丹回去救楊一諾。

陳默敲了敲車窗。

裡面有人悶聲問了句:「是陳師傅?」

「對。」

「你身邊那兩個人是誰?」那人警惕的問。

陳默頓了頓:「哦,他倆都是我的助理。」

「哦……你們這行也是還要人打下手的……」車裡的人像是自言自語,這才打消疑慮,請他們上車。

沈笑瀾一上車就嗅到了一股淡淡的腐臭味,朝著開車來接他們的那人多看了兩眼——是個相貌普通的微胖中年人,不過打扮有些反常。

這麼熱的夏天,車裡沒開空調,又關著窗,那人還穿著長袖長褲,把自己包得嚴嚴實實,實在反常。

去往村裡的路不怎麼平整,一車人有節奏的跟著顛簸,沈笑瀾頭暈目眩,越發感覺像是被困在悶罐里。

開車的人姓方,是周老闆的大舅哥。陳默跟他有一搭沒一搭的聊著天,沈笑瀾大致對怡和村以及周老闆的情況有了初步了解。

怡和村也是個老村了,山清水秀,地廣人稀,目前只剩幾十戶人,兩百多號人。跟其他地方一樣,村裡的青壯年大都去城裡打工了,剩下些老人婦孺留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