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哼,你小子可別不識貨,這可是是一件了不得的寶貝!師父當年就是因為這殘卷功法才落得如此下場!聽說這卷功法還隱藏著一個驚天秘密!」金志天眼神充滿激動,直接站起身來。

「呃,師父你說的是真的嗎?上次你不是說你也不知道他們為什麼追殺你嗎?」

羅續無奈看著他說。

「這個……是因為……算了我就實話和你說吧,原本這是一本完整的捲軸,但因為一些原因被分成兩半,我只是從一座神秘地古墓中得到其中的一半,至於另一半可能就在那群黑衣人的手中了,畢竟我剛古墓中出來就受到他們的追殺,然後的事情你已經都知道了。」

金志天想到這件事就嘆了一口氣。

「呃,師父如果是這樣的話就算了,我還是挑選一件其他的功法吧。」羅續繼續說。畢竟這可是金志天拼了命保護的功法,羅續怎麼好意思去要,況且剛才他還看不起這殘卷功法。

「哼,你怕了,如果你連這點勇氣都沒有,你還是哪來的回哪去吧!」金志天突然臉色陰沉下來。

「呃,師父你別生氣,我不是你想的這個意思,你誤會我了。」羅續趕緊解釋。

「哼,誤會你?你難道不是怕了那群黑衣人找你麻煩的話,就接受師父這卷五行禁帝錄!」金志其實也知道羅續是怎麼想到。但他卻是用激將法讓羅續修鍊這卷功法,因為羅續他是五行之體與五行禁帝錄中都有五行倆個字,可能這就是緣分吧。

可能日後金志天會告訴羅續非得讓他修鍊這卷殘卷的原因。也正是金志天如此的堅持讓五行世界出現一位傳頌萬古的一位絕世天才,或許將來就連他自己也會為今天的舉動而感到慶幸。不過這都是后話了。

「師父你……我……修鍊你說的功法——五行禁帝錄,這可以了吧。」羅續最後還是明白了師父的用意是不想讓自己有什麼愧疚。

「嗯這才是我金志天的徒弟,師父的未來還得指望你呢!你可別給我丟人!」金志天說完后,手中金色光茫一閃一道流光劃過沒入羅續的眉心。

「啊——」海量的信息讓羅續感覺眉心如同炸裂開的疼痛傳遍全身。

感謝每一個看過故事的人,如果覺得還行,就順手點個收藏,求支持!!! 片刻鐘后,疼痛逐漸減弱下來,羅續緊鄒地眉頭也舒展開來。

不錯不錯,這小子果然異於常人,竟然能在印師一重的境界抗下這麼海量的信息,如果化作一般人此時恐怕就可能眉心裂開昏迷不醒,甚至成為廢人,看來這功法是傳對人了,金志天心中感嘆到。

「好疼啊,沒想到一本殘卷功法就讓我識海差點撐裂開來。還是太弱了」羅續苦笑一聲。

「哼,你小子也知道自己太弱,真是難得!」金志天壓住內心震驚,他沒有想到羅續在接受如此大量信息還能開口說話。畢竟以他的估計羅就算能順利承受下這一切信息恐怕也的需要幾天恢復精神才對。要知道就是金志天當年記下這本殘卷功法也是感到識海有些飽和,更別說一個小小印師一重。

老實說金志天是想一點一點將這本殘卷功法傳授給羅續,但沒有想到發生如此怪異的事情。

其實剛才發生一件奇怪事件,可能就連羅續自己都沒有發覺,畢竟它發生太快。

識海中一處神秘黑洞將功法絕大部分的信息都給吸收,只剩下一些很少一部分留在羅續識海中。讓羅續誤認為這本殘卷信息如此小。

五行禁帝錄,品階不詳,練至巔峰可開天劈地,滅地、滅天、滅世,威力超乎任何人地想象,需要練習者不被力量迷惑心智,否則就會被這強大的力量反噬而亡。切記,切記!

羅續看著出現在識海中的金色的字,心中一陣感嘆,:「原來如此,力量啊,你終究還是讓人掌控,否則你就是一隻自我毀滅的魔鬼啊!



人有最初,世界也如此,這就是本原,也是唯一,化陰陽,陽化五行——金、木、水、火、光明;陰化異五行——雷、風、冰、土、黑暗。五行禁帝錄,內含五行大道,陽為天,陰為地;金屬攻,火屬生,木屬命,水屬死,光明蘊希望;水火不容,生死循環,生生不息

…………化無為有,化有為無,化繁為簡,實為大道歸一。

羅續心中將一切默念一遍,其中雖說不解地方眾多,但大概也明白這五行禁帝錄的一些皮毛,就是化陰陽,悟五行。運用五行之力開天劈地,成就一方巨擎。

「羅小子,感覺如何,你有把握修鍊成功嗎?」金志天在一旁著急問。

「不知道,只能先練練看!」羅續很是輕鬆地回答。

「呃,這麼厲害的功法知道師父我為何沒有練習嗎?」金志天一愣旋即便是反應過來。

「不知道,這本殘卷五行禁帝錄確實深奧,不是一時半會能夠明悟。」羅續搖了搖頭。

「就是為師無論如何做都無法修鍊這殘卷功法,彷彿它是在等待自己的主人出現,除此之外,任何人都不會讓他有任何異動。」金志天嘆氣說。

其實沒有人不想獲得強大力量,就是金志天也不例外。

「如果真是這樣的話,我練成的可能性恐怕也不高,誰知道這殘卷功法是個什麼玩意,說不定我也不是那個有緣人!」羅續說。

「羅小子,你就別謙虛了,師父相信你!」金志天眼神充滿自信。

「呃……師父你竟然如此看重弟子我,真是讓我激動啊,既然如此廢話也就不多說,就等著我的好消息吧。」羅續自信地拍了拍胸脯說。

「呃,是不是又上了這小子的當了,唉看來我真是老了。也罷,未來終究是你們年輕人的天下。」金志天低聲喃喃地說。

外界,小白看到羅續突然詭異的笑容時,內心咯噔一下,讓她以為羅續又出了什麼事。但隨後發生的一切卻是讓她知道自己擔心是多餘了。

此時羅續突然睜開眼睛,眉心還有些隱隱作痛,但這都沒有關係,畢竟他得到一件絕世功法,和這想比一切都是不值一提。

嗖——地一聲,羅續翻身下床直奔門前的小院,趕緊試試這功法是否能練成。

羅續運轉自身全部靈力在片刻間就是完成一個周天循環,頓時感覺體內的靈力隱約增加了一絲。隨後,他心中默念五行禁帝錄心法,人有最初,世界亦如此,此乃本原,是唯一,化陰陽,陽化五行——金、木、水、火、光明;陰化異五行——雷、風、冰、土、黑暗。五行禁帝錄,內含五行大道,陽為天,陰為地;金屬攻,火屬生,木屬命,水屬死,光明蘊希望;水火不容,生死循環,生生不息

…………化無為有,化有為無,化繁為簡,實為大道歸一。

「咦,竟然沒有反應,這是為何?」羅續低頭自言自語。

一遍、兩邊、三遍……第八十一遍的時刻羅續突然感覺體內忽然湧出一股強烈吸力將方圓千米的靈氣快速吸入自己體內,這是怎麼回事,羅續感覺自己修為開始增長逐漸抵達一重印師巔峰,就差一點便可捅破印師二重的那層的窗戶紙,但最終還是讓羅續給壓制下來。因為他知道實力提升過快帶來的壞處遠遠多餘好處。

「定!」識海中響起了金志天聲音。

隨後,羅續周圍的靈氣逐漸恢復正常。但一切讓羅續感到一絲愧疚,自己最後還不是靠師父,沒有師父的話我就可能因為吸收靈氣過多而爆體而亡。

「師父!」羅續低頭說。此時羅續就如同一位做錯的孩子。

「你不必多說,你做的一切師父都看在眼裡。」金志仰天大笑。

其實剛是金志天故意試探羅續,看羅續是否真能抵制住力量帶來的誘惑,所以才沒我告訴他第一次修鍊功法時會出現剛才羅續快速吸收周圍靈氣的情況。如果是一般人,或是禁不住力量誘惑的人就一定會藉助這次機會突破印師一重甚至更高。之所以制止羅續吸收靈氣,就是看出羅續剛才欲要停止吸收靈氣卻無法停下,也就是這一點讓金志感到最為欣慰。同時金志天也更加確定將五行禁帝錄傳授給羅續是他一生做的最為正確的事情之一。

「師父,你笑話徒弟幹什麼,徒弟已經……」

「已經什麼……告訴你吧,你已經得到五行禁帝錄的認可,不然你就不能引動如此劇烈的異象。」金志爽朗的笑聲回蕩在羅續耳邊。

感謝每一個看過故事的人,如果覺得還行,就順手點個收藏,求支持!!! 「老爺,剛才……」此時正在書房中的方財對著靠在木椅上的方家家主方剛低頭哈腰地說,那樣子真是一個天生的奴才。

「管家,你來府上多少年了?」靠在木椅上的方剛眼睛微微睜開。

「這……大概有幾十年了吧!老爺為何這樣問。」方財心中咯噔一聲,渾身冷汗直流。他心中想,這老傢伙難道是知道什麼,還是聽到了什麼風聲?

「哼,管家不該問的事不要多嘴,否則帶給自己的只有災禍!」方剛兩眼寒芒畢露,讓方財噤若寒蟬。

「老爺,老奴該死,都是老奴的錯,求老爺寬容!」方財恍然大悟,明白方剛的意思是不讓自己等人對外來的那小子不利。

此時他雙腿下跪對著方剛就是一陣叩拜。

「咳咳,今天的事就算了,畢竟我兒子命還在他的手中,如果你敢對他有……後果你自己清楚!」方剛心中還是十分重視他自己兒子的性命。

哼,你個老傢伙,很快你就知道我的厲害了,到時候我會把這些年你給我的痛苦加倍奉還給你,必定讓你求生不能,求死不能,方財暗自下狠心。就在他

起身的瞬間,眼神也是閃過一絲詭異寒芒,不過很快就是消失不見。

哼,老傢伙沒想到你心中果然對我有怨恨,看來我兒子中毒十有八九是和你有關,如果我兒子有個三長兩短的話,你就給我兒子陪葬吧,方剛心中想。之所以方剛會如此想,極有可能是發現方財的眼神。

「爹清楚什麼啊!」突然書房門被人推開,走進一位身穿綠衣的少女。

「啊,是你啊,你這丫頭有想幹什麼!」方剛眉頭一鄒。他不知道自己女兒是否聽到他倆的全部談話。

「不幹什麼,剛來而已,咦,管家你的是生病了嗎,臉色竟然如此蒼白!」方剛的女兒方玉疑惑地問。

「多謝小姐關心,就是昨夜沒有睡好而已,不礙事的。」

方才擺了擺手說。

「對了,爹剛才靈力波動好強烈,是發生什麼事情了嗎?」方玉問,其實這才是她來這裡的原因,以為是自己爹爹突破了,但到了這裡卻是讓她失望了,方剛根本沒有突破。但這也讓她更加好奇家族中還有誰能在突破時造成如此大的影響。

「咳咳,爹要是沒有感覺錯的話,那造成這次影響源頭應該是府內東邊!」方剛也不好在隱瞞,如實地說。

「東邊,那裡沒有修著很強大的人啊?爹,你真的確定是東邊?」

方玉半信半疑。

「小姐以老奴看,應該是昨天剛來的天小兄弟造成的!」突然方財開口說。

「呃,管家說的可能對,應該是他,果然是英雄出少年,看來這小子真有辦法救活你的三哥。走我們去看看這小子到底幹了些什麼!」方剛說完便是起身欲要向外走。

「是他,不可能吧,他最多也是一名印者九重的修著,難道是他突破印師一重造成的!」方玉失聲喊,心中仍然是十分震驚。但迫於好奇便就跟著方剛一起去見識見識這奪走她初吻的少年。

其實方玉昨夜一晚上都沒有睡好,她的心中一直都在想昨夜被羅續奪走初吻的事,一想到這,她的內心久久不能平靜,有些生氣,但還有些歡喜,也正因為如此才讓她內心如此矛盾,想要找羅續算賬,但又想到是自己本來是要去整人的,但沒想到偷雞不成蝕把米,將自己的初吻都給丟了。

「阿嚏——阿嚏,是誰在背後罵我!讓我知道的話非得……阿嚏……讓他好看!」突然一位院中少年停下手中一切。

「羅小子,他們來了。你小心應對,為師我先撤退了!」突然耳邊響起金志天聲音。

「呃,這……還是被發現了!既然如此,那我就得實話實說了!」羅續聳了聳肩無所謂地說。

「小白,因為你昨天晚上表現,你的烤肉減少一半作為懲罰!」

羅續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將一旁小白抓在手中。

吱吱——反應過來的小白奮力反抗著,似乎對羅續的處罰很是不滿,但這似乎沒有什麼作用,瞬間便是讓羅續塞進懷中。

片刻后,羅續院前出現三人。

「來的真快,看來不好應對啊!」羅續低聲喃喃地說。

「天羅小兄弟,剛才你突破造成的動靜可真讓人羨慕,看來你突破印師一重時所獲頗豐啊!」方剛還沒進院就是對羅續一陣誇獎,想以此探出羅續的深淺。

「哪裡,哪裡,就是僥倖突破了而已,小事不值一提,方伯伯不必放在心上。」羅續微微一笑。他當然知道這是方家家主在試探自己,自然不會上當。

「喂,你是真的突破印師一重了?」突然方剛身後的少女問。

「多謝小姐挂念,小的僥倖突破印師一重。」羅續聳了聳肩說,既然他們都以為自己是突破才造成的,那就乾脆承認,讓他們也少些懷疑和猜忌。

「哼,你胡說,你身上明明只有印者九重巔峰的實力!」方玉天真認為羅續就是表面上顯示出來的實力。

「放肆,退下不得對天小兄弟無禮!」方剛瞪了方玉一眼示意她退下。

「快退下吧,不然方伯伯可就要生氣了,那就不好了!」羅續露出一副人畜無害的笑容。

「你你……給本小姐等著!爹你看他多囂張啊!」方玉一臉地委屈地說,弄得羅續十分尷尬。

「你就別胡鬧了,管家帶小姐會房休息!」方剛趁機將方財支開。

「遵命,小姐請吧,別讓老奴為難。」方財轉身伸手對著方玉說。

哼,臭天羅,你給本小姐等著,我一定會讓你後悔來到這世上,方玉心中想,眼神惡狠狠盯著羅續,一時間倆人四目相對,讓羅續脊背一陣發寒,但旋即便是鎮定下來,不在理會方玉。

看著方玉和方財離開,方剛眼神微眯。

「怎麼了,是不是知道下毒之人是誰了?」羅續看著方剛問。

感謝每一個看過故事的人,如果覺得還行,就順手點個收藏,求支持!!! 「你真是一個聰明的少年,沒錯我的確有點懷疑一個人!」方剛老臉露出一抹笑容。

「哦,我也是。不然我就不會幫你將方財支開了!和我說說他的來歷吧,其實我也感覺到他有些不對,但不知道是為何!」

羅續看著方剛,拂去身上點點灰塵。

「真是有趣小傢伙!如果他真的有問題的話,你可要小心了。」方剛提醒到。

「多謝提醒,不過這不是還有方伯伯你嗎!我這小命可就全放在您的手裡了!」羅續低頭嘆氣說,一副你必須保護我的人身安全不然我也不會救你的兒子的摸樣。

「這個天小兄弟大可放心,我這幾天一定會盯緊方財,如果他有異動,我必定讓他身首異處!」方剛說話的同時眼中寒芒畢露。但心想卻是

另一種想法,如果是別的人來對付你的話,我可就不一定能幫忙了。

「對了,解毒的藥材找的如何了?」

羅續當然也猜到方剛並不是真心幫自己,畢竟自己和他是非親非故,如果不是自己能夠解毒的話,估計他連看都不會看自己一眼。

「哦,就差最後的幾種藥材了,不過已經知道後天的拍賣會上會拍賣的,到時候就全靠天小兄弟了。」方剛走到羅續面前輕輕拍了拍他的肩膀繼續說:「天小兄弟,我可就這一個寶貝女兒,如果你敢欺負她的話我不會放過你的!」

「呃,這個,晚輩知道了!不過這三少爺方雨大哥的相思病又是怎麼回事,難道真是有心上人了?」羅續一陣嘆息,試探地問。

「呃,這個……算了還是告訴你吧,事情是這樣的,我的兒子方雨不知道從哪裡被一位窮苦人家的女子給勾引到,竟然還想將這女子娶會家門,但方雨從小就與人定親,早已經有未婚妻了……所以我就沒有同意他倆繼續來往,但誰又能想到之後他就一病不起,就成了現在的樣子。我這苦命的孩子啊!」

方剛將事情的大概告訴羅續。

「原來如此,不過如果你想讓你兒子醒來的話,恐怕還得靠那位女子了,解毒我能做到,但這相思病是個心病,它還得心藥醫啊。也相信方伯伯你也懂這個道理吧!」羅續說。

「這個恐怕不行,如果他倆好上了。我怎麼跟親家交代啊!況且那女子一看就是沒有什麼前途。如果我兒娶了她做媳婦,那他這輩子算是完了!」方剛一臉的凝重與激動。

「方伯伯,如果那女子是只翱翔九天之上的鳳凰呢,你還會這樣嗎?難道您兒子一生的幸福比不上一個希望渺茫的前途?」羅續繼續勸說著方剛。

「那就拋開一切說,我也不能失信與人啊,如果我這悔婚,那讓我的面子哪裡放!」

方剛態度有些緩和。

「這個或許好說,說不定對方也有了心儀的男子,根本對方雨大哥不是真心呢?」

「這不可能吧,我怎麼不知道,你可別胡說!」

「未來誰又能預測呢,說不定你現在看不起的人,將來會讓你後悔莫及。」羅續看著方剛嘆了一口氣說。

「這……罷了罷了,如果你真能說的是真的,又能治好我兒的話,我就答應給他們一次機會。」方剛被羅續說動了心,對待羅續的態度也逐漸真誠了起來。

原來是寒家找來的人,不過眼光還不錯。既然如此的話,他的來歷我看我也猜到了,難道這寒家真是一個大家族的子弟,如若不然這羅續又是和他們如何認識呢?對,一定是這樣,那寒家肯定來頭也不小,從羅續身上散發出的氣質就能斷定這羅續肯定是大家族出來歷練的子弟,暗中還不知道藏著什麼樣的高手。但如果能和他們交好的話,得罪那邊也就沒有什麼好擔心的了,方剛心中想,不愧是活了多年的老狐狸,真是勢利。

隨後倆人聊了幾句家常話后,方剛便是離去,因為他知道羅續是不可能告訴自己他來自那個大家族,而自己更不能逼他,所以只好私下派人打探。

老狐狸,看來這寒家的事情不好辦啊

,雖然明面上他答應了,但他可不是一個善茬,早晚會知道我的來歷。這可如何是好呢?羅續心中也是一陣焦急。

「咳咳,羅小子表現還行,以前怎麼沒有發現你的嘴才如此之好。」突然金志天的聲音在羅續耳邊炸起。

「啊……師父你就不能提前打個招呼,知道人嚇人會嚇死人嗎!」羅續沒好氣地回答。

「呃……這個不做虧心事,半夜不怕鬼敲門。你看你小子剛才就沒想好事!」

「切,你是我肚子里蛔蟲嗎,你能知道我在想啥?」羅續鄙夷眼神盯著金志天。

「咳咳,你小子今天是想找打是不是?」金志天怒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