聽到程可歆沒問題暫時安全下來后,楊佐一下子跌坐在椅子上。

幸好,幸好。

楊佐嘴裡念叨著,然後看著自家夫人被抬了出來。

「夫人,夫人。你怎麼樣了?」

楊佐上前,看著程可歆頭上包著紗布,很是疑惑。

他記得當時程可歆受傷在腿上啊,現在怎麼頭上還有傷口?

楊佐疑惑地看著程可歆,但是終究還是沒問出來。

「沒事了,當時只是以為腿上面有傷口,卻沒注意到頭上這個致命的傷口。」程可歆好像看出了楊佐的疑問,便開口解釋。

嘴角勾起淡淡的笑容讓程可歆那因為生病而白皙的臉上,多了份柔美的氣息。

「先生,這位夫人已經脫離生命危險,現在需要去辦理住院手續,在醫院觀察幾天,沒有問題的話,便可以出院了。」

一旁的護士看著楊佐,標準的護士微笑掛在臉上。

「好的,謝謝。」楊佐跟護士把程可歆推到病房,而後躺倒床上后便跑過去辦理手續。

路上,他又看到了那個護士。

「先生,需要來杯水么?」護士柔柔的看著他,滿臉的期待。

「謝謝,不需要。」

楊佐想要從護士身邊繞過去,但是那名護士卻擋在了他的面前。

「先生,可能我還沒做自我介紹。我叫趙怡。」

趙怡看著楊佐,眼神里好似會發光一樣的閃爍著。

「恩。」楊佐現在急需要辦理手續,好回去看著程可歆,萬一自己這會離開,程可歆出了什麼意外,自己承擔不起這個責任。

眼前的小姑娘也同樣承擔不起。

「先生,或許……」

「讓路!」

趙怡話還沒有說話,楊佐便直接吼了一聲,讓她全身都愣了一下。

楊佐一直都是看起來沒有脾氣的男人,但是現在關係到程可歆的事情,他不得不這樣。

儘管眼前的人還是一個小女生,儘管眼前的人幫助過她。

「先生,我話還沒去說完。」趙怡被楊佐吼了一聲便愣住了,當她反應過來的時候,楊佐已經走到了老前面了。

「好帥啊。」楊佐沒等他說完后就離開了。

只剩下趙怡一個人在後面花痴般看著楊佐的背影。

趙怡其實在剛剛上救護車的時候就喜歡上了楊佐,但是因為自己職責所在,必須要先扶病人上救護車。

但是在中途,楊佐讓趙怡幫忙,這是楊佐第一次跟趙怡說話。

聽著楊佐那磁性有魅力的聲音,趙怡的一顆心完全被俘獲了。

雖然楊佐一直冷冰冰的不喜歡跟人說話,但是本人七十重情重義,很懂得體貼人。

現在的楊佐便是這樣的,正是趙怡心中理想男友的形象。

楊佐現在不搭理自己,那麼自己便努力,掙取一定讓楊佐喜歡上自己。

趙怡心裡想著,便開心的笑了。

辦完手續以後,楊佐便回到了病房,看著程可歆躺在病床上,楊佐也不知道該說些什麼。

「夫人,你、你吃什麼東西么?」

楊佐想著夫人那時候叫自己,一定沒有吃什麼東西,便想著要去給程可歆買些東西去。

「不用了,我已經吃過一些早飯了,現在還不餓。」

程可歆看著楊佐不淡定的樣子,不由得笑了笑。

程可歆知道現在顧遲還在警察局沒有辦法回來,但是她現在必須要樂觀。

要不然等到顧遲出來看到自己比原來瘦了一圈以後肯定會傷心的。

「那好,既然夫人不想吃飯,那我就在這裡陪你吧。」楊佐現在也不知道該怎麼去安慰夫人,只能以陪伴的方式待在程可歆身邊。

程可歆朝著楊佐點了點頭,示意自己沒意見。

「夫人今天打電話叫我回來是什麼事情呢?」楊佐發現今天還有未完成的事情要辦,所以開口詢問程可歆。

看看今天有什麼事情需要自己做的,自己現在就去做,反正閑著也是閑著,倒不如去找一些事情來幫助顧遲,這樣才能讓他儘早出獄。

「嗯,沒什麼。就是想要讓你看看公司的股票是怎樣的。是什麼原因導致的,順便也可以從股民這方面著手查一查。」

程可歆把自己的想法全權說出。

只有儘快投入到調查之中,才能儘快查清真相,顧遲才可以趕緊回來。 「這樣的辦法,用的時間可能會長一點。」

楊佐聽完了程可歆的吩咐以後,覺得事情有點難辦。現在程可歆還躺在病床上,楊佐不方便離開,更不方便把程可歆丟給別人來照顧。

但是那邊的事情關乎著顧遲的人品問題,也不放心丟給別人去做。

所以楊佐現在感覺為難了。

「別太麻煩,我打電話把家裡的保姆叫過來照顧我就好。」程可歆知道楊佐在顧忌什麼,便直接打電話找來了保姆。

隨後,保姆立即就趕了過來。

楊佐觀察了一下保姆的辦事能力,覺得比自己在這裡還要方便些,也就放心下來。

「那麼夫人,我就去辦事了,有什麼事情你找我就好。」楊佐看了一眼程可歆,覺得沒問題就離開了。

「先生你去哪裡?」楊佐剛走出門沒多久,便看到趙怡走了過來。

楊佐無奈地揉了揉眉心,看著眼前這個古靈精怪又透著幾分可愛的女護士。

「我去辦事,別煩我行么?」楊佐現在心裡很是焦急,顧遲還在警局沒有出來,他現在並不想多跟其他閑雜人等說廢話。

「那你一會回來么?」

「回來。」

楊佐原本想要直接拒絕趙怡,但是看著趙怡滿眼的期待,便不由自主地說了出來。

「好的,那你去吧。」趙怡一聽楊佐一會還回來,便直接把楊佐往前一推,示意楊佐早去早回。

楊佐無奈,但是現在也沒有多餘的時間來跟趙怡說話,便直接走到門口走了。

「趙怡,去把程可歆那床的液換一下。」

趙怡回到護士站,原本要自己給程可歆換液的護士長則吩咐了趙怡去。

趙怡眼睛轉了好幾圈,便開心地拿著液瓶走了過去。

「叩叩叩。」三聲敲門聲后,趙怡便走了進去。

「你好,換液。」

說著,趙怡就把上面的液換好,而後環繞了一下四周,看來楊佐還真的挺忙的。

不然也就不會吩咐一個保姆來照顧他的夫人,自己離開去處理事情了。

「那個夫人,我想問下,剛剛那個男人叫什麼名字啊?」

雖然說趙怡知道現在這樣做很不禮貌,但是卻還是按捺不住心裡的激動。

「楊佐。」程可歆看著眼前的小女孩,便知道她在打什麼心思了。

不過自己並沒有多少心思跟她多說什麼,便也不拖泥帶水,直接說出了楊佐的名字。

權傾南北 「好的,謝謝。」趙怡得到了自己想要的答案以後,便道謝,說了句,「打擾了。」

她激動地離開了程可歆的房間,順便幫她關住了門。

楊佐在那邊找了幾個鬧得比較厲害的股民,以一個外來人的身份詢問了一下他們憤怒的緣由。

原先他們還以為這些股民只是來無理取鬧的,但是卻沒有想到,他們一直是有原因的。

「這還用問嘛,遲耀集團欺壓股民。原本看著股票直線上升,等到我們把所有家產全都投入到裡面了以後,股票頓時跌落。我們所有的家產都毀於一旦。」

那名男子悲哀地說著,楊佐順勢安慰。而後又問了幾個人,覺得自己剛剛問的那名男子都算好的。

甚至還有人借了街坊鄰居所有的錢來買股票,就因為他們覺得這次的股票一定能大賺一筆。

但是沒想到,遲耀集團卻直接降低股票,有的人受不了心裡打擊,便直接瘋掉。

楊佐聽著現在的狀況,便知道了是有人在惡意cao控公司的股票,或者是以電腦的黑客技術,導致人們看到了一種假象。

那麼這一切,肯定都來源於公司的那名員工,真正的指導者,便是程若兒了。

楊佐去公司找到了那天程若兒和鄭彼的見面視頻,錄製備份了一份以後,便打算回到醫院,讓程可歆看看這件事情到底該怎麼處理。

「夫人,我已經知道了公司的股票狀況了。」進到醫院房間,楊佐便告訴了程可歆事情的前因後果。

程可歆聽完都覺得咋舌。

公司的股票都是根據相關條約決定的,不可以一直呈現上漲趨勢。

但是他們卻直接投入了自己所有的資產,這樣的狀況其實也算是自然規律產生的。

「經過調查,這一切都是因為程若兒在後面搗鬼,這就是程若兒跟鄭彼見面的視頻。」

楊佐把電腦遞到程可歆的眼前,讓程可歆好好看看當時的狀況。

「程若兒還真的是勇氣可嘉,竟然在那個時候就混進公司。」程可歆看完后,搖了搖頭,又看著楊佐。

「把這段視頻送到警察局,讓他們會口語的人看看程若兒在跟鄭彼說些什麼。」程可歆覺得如果當時他們是在這裡說的計劃,那麼一定會被會口語的人翻譯出來。

這樣一來,水露石出后,就會清楚顧遲只是一個受害者。

想到這,程可歆開心地拍了拍手,現在便只能等待結果了。

直覺告訴自己,她這次一定可以救顧遲出來。

農家醫女:神秘相公寵上天 楊佐聽完以後,便把視頻送到了警局,出警局的時候,楊佐看到了一個熟悉的背影,當他回過身找的時候,卻什麼也沒看到。

楊佐搖了搖頭,覺得一定是自己最近太忙,導致他出現幻覺了。

楊佐這樣安慰著自己,隨後便回家了。

「怎麼,你心愛的人已經被警察抓走了,你還有這等好心情來找我?」探視廳里,顧肖一臉幸災樂禍地看著眼前的程若兒。

是的,剛剛楊佐看到的確實是程若兒,不過因為程若兒太過生氣,走得太快的原因,導致楊佐並沒有看到她。

「你說,你這是不是居心不良?!」程若兒都不敢想象現在事情居然會進行到這種狀態。

她明明只是想讓顧遲的公司破產,而後跟自己在一起。但是現在顧遲卻被警察抓走了。

這讓程若兒這輩子可怎麼辦?程若兒痛恨地看著眼前滿臉笑容的顧肖,恨不得把顧肖打一頓。

但是她知道,現在在警局,她沒有猖狂的資本。

「大小姐別急,坐下來慢慢說。」 冷少萌寵甜心妻 顧肖看著程若兒的樣子,雙手虛壓,示意程若兒坐下來,別激動。

「我能不急么?我們還有什麼好談的?談你怎麼也把我送進來?」

知道顧遲被抓緊警局以後,程若兒便跑了過來,來質問顧肖。

但是顧肖現在的樣子,便知道自己被耍了。

「還是有辦法解決這件事情的,你不想聽么?」顧肖看著程若兒,開口說道。

「從一個地方摔倒,我不可能爬起來繼續摔坑的,你就死了這個心吧。」程若兒知道自己現在並不能拿顧肖怎麼辦,只能吼了一句顧肖,而後離開警察局。

現在最重要的辦法就是把顧遲救出來,但是現在自己什麼都沒有,用什麼來救顧遲呢?

程若兒想著,蹲在地上用手把垂下來礙事的頭髮弄到後面,而後覺得自己應該去找找何岳。

現在最能夠,並且有本事幫助自己的人,就是何岳了。

「幫我救顧遲。」

程若兒說出自己來找何岳的事情來,而後觀察著何岳的表情。

誰知何岳直接在桌子上扔了一百,而後說:「讓我幫你救誰都行,但是顧遲的話,還是算了吧。」

說完這句話,何岳就走了。

只留下程若兒一個人在那裡發獃。

是啊,我讓他救的是顧遲,顧遲哎。他的情敵,他怎麼可能會同意,自己找錯人了。

程若兒心裡這樣想著,同樣嘲諷地笑著自己。

她現在算是自討苦吃么?自己親手把顧遲的公司搞得破產,而後又把顧遲送到了監獄里。 「姑娘,有什麼事情可以幫你的么?」就在程若兒難受的時候,便看到了一個人。

程若兒愣住了。

她……

她就是長得跟蘇雅芬特別像的那個女人,現在竟然就站著自己的面前,並且詢問自己有什麼事情沒有。

程若兒看著眼前的女人,高貴大氣,lv的包包,香奈兒的化妝品自己一聞就可以聞到。

「媽。」程若兒故意以一種沉醉的方式叫著眼前的女人,希望眼前的女人可以發現出什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