而且,南天的速度又太快了,他們根本難以招架。

正所謂是,天下武功,唯快不破!

我開始搖滾了 “他的速度,太快了!”

“怎麼辦,我們再不破解,就要倒黴了!”

幾個弟子,驚慌失措地說道。

“嗖!”

“嗖!”

南天幻影無數,頃刻即至。

爲了增加攻擊的力度,短時間,獲得強大的力量。

南天不得不兵從險行。

九死一生,拼了!

南天所修行的《九天神龍決》是一門強大的武道功法。

如果,到了走投無路之地,可以強行逆轉!

逆轉功法,逆轉氣血,顛倒陰陽,遮蔽天機!

“天之極,武之極!逆轉九天,神龍出!”

“逆轉功法,力量生!”

南天咬破舌尖,逆轉了《九天神龍決》。

豁然間,南天的氣勢,遽然一升!

在短時間內,南天一下子獲得了,沒有中毒前的力量。

“我有十息的時間,十息時間內,我的力量,媲美:五品武皇+五品機甲戰皇!”

南天眼眸冰冷。

“轟隆!”

“轟隆!”

南天毫不客氣,給他們這些人,一人一拳。

最爲剛猛中正的“羅漢拳”。

一拳一式,力道十足。

雖然,不足以將這些弟子全部給打死,但是足以讓他們受到重創。

當然,一些修爲弱小的弟子,則是當場隕落,這樣的人,不多,但是屈指一數,也有三四個。

“啊!”

“啊!”

這些黑焚煞谷的弟子,慘叫着,栽倒在地上。

南天看時間差不多了,見好就收,趕忙離開。

那個汪含的實力,不是蓋的,可是實打實的一品武皇。

等他打完電話回來,南天如果沒有跑掉,那可就慘了。

“現在,若是走陸路和空路,這個汪含,有飛船,速度快。我根本跑不了多遠。”

“現在,唯有走一條路了,那就是地下!”

“我的游龍身法和凌波微步,已經修煉到了圓滿的境界。現在,已經具備了地下游行的資格!情況緊急,容不得多想了。”

南天想着,就利用圓滿級的游龍身法和凌波微步,立馬開始穿梭地下。

穿越到遊戲商店 地下有石塊重重和各種各樣的土壤阻礙。

曾經有科學家說,上天九萬里容易,下地一萬里難!

好在,南天有兩門身法速度武技,已經修煉到了圓滿之境,可以初步溝通天地之元素。

若非如此,根本無法進行地下穿行。

不過,饒是這樣,南天也是惹得一身,碎土渣子,各類石塊襲體。

好在,南天已經將肉-身淬鍊得,如同鋼筋鐵骨,無懼這些。

換成一般人,早就遍體鱗傷了。

“逃!”

“快些逃!”

“若是,再被追上,那個汪含,可能會直接殺了我!”

南天心裏頭想着。

想到如此,南天的身體,也是極爲堪憂。

由於強行逆轉功法,加上,毒藥的反噬。

南天的身體情況,越來越糟糕了。

南天甚至,都感受到了一陣恍惚。

“我要抵抗不住了嗎?”

“不,我南天,現在,還不能死?我不能死在這裏!”

………….

過了半響。

汪含那邊和谷內長老,通話完畢。

汪含打開艙門,飛了出來。

見到弟子們,都是栽倒在地上,痛苦地嚎叫着,而南天已經不見了。

更有幾個弟子,被誅殺。

汪含氣憤無比!

汪含的拳頭,攥得咔吧,咔吧響。

“可惡,真的是可惡至極!”

“那個南天,竟然還敢反抗,殺我黑焚煞谷的弟子!”

汪含雙目血紅。

“我要抽你的筋,扒你的皮!”

汪含怒吼道。

汪含當即跳上飛船,接通光腦,開始搜索南天的下落。

“滴滴!”

南天這個“光點”,顯示在了地底之下,並且以極快的速度,移動着。

汪含雙目森寒:“好,好,好!這個南天,還真的是有些本事呀,都跑到地底之下了?” 地底之下,南天並不好受。

先是在飯館裏頭,南天強行施展了武道神通“七星無量”,一方面加劇了身體毒性的蔓延和肉體的蹦碎。

後來,爲了制-服那些黑焚煞谷的弟子。

南天又強行逆轉了《九天神龍決》,逆轉功法,無論何時何地,本來就對身體損害很大。

尤其是,南天本來就中毒了。

又逆轉功法,無疑是雪上加霜。

爲了躲避汪含的追殺,南天還要鑽入土層。

土層的碎渣子和碎石塊,又要催動游龍身法和凌波微步。

這又加劇着南天身體的損害。

現如今,南天能夠清晰地感受到,自己丹田似乎都快要爆炸了。

黑焚煞谷的祕製毒藥,在一點點麻-痹,摧殘着南天的筋脈和筋骨。

本來,氣血旺-盛的南天,現在更是感受到了一陣寒冷。

從腳跟到臉上,南天觸體冰寒無比。

“頭好暈,好冷,好像睡覺!”

南天泛起了一陣無力感。

“不!”

“不,不,我不能睡了。現在,睡了,後來的汪含,就要追上來了。”

“我南天,英雄一世,可不能栽倒在這裏。”

南天咬了咬舌尖。

努力讓自己清醒一些。

又堅持了很長時間。

南天順着土層,在地底下游走了很長時間。

突然間,眼前一亮。

出現了一絲久違的亮光。

在地下上萬裏的地方,竟然詭異地有一個巨大的中空地帶。

在這個中空地帶裏頭,還有一個雄偉的帝宮。

逃到這裏,南天再也忍不住了,眼前一黑,徹底地躺在了地上。

………

另一頭,汪含雖然無法駕馭者飛船,進入地底下。

但是,汪含自己本身就是一個一品皇境高手。

召喚出機甲,不用其他的,直接就是一路轟炸,一人一機甲,速度奇快地跟在南天的後頭。

看着智能光腦上的光標,越來越接近。

汪含知道自己越來越接近南天了。

想到此處,汪含面色越發猙獰。

汪含啐了一口:“狗崽子,死南天,要是讓我找到你。我一定要扒掉你的皮,割掉你的肉。要你不得好死!”

魔神狂后 汪含剛說罷,遽然間,發現了一件怪異的事情。

奇怪的是,智能光腦上面,應該有的數值不見了。

同樣,代表着南天的“光點”也消失了。

身處黑暗,伸手不見五指的地底當中。

汪含一臉茫然。

旋即,便是無邊的憤怒!

汪含在智能光腦上面,胡亂地按了一遍。

一直-搗-鼓了許久。

智能光腦,也是終於發出了提示音。

“滴滴!”

“追索目標,被神祕人物抹平了追蹤氣息。現在,智能光腦,已經無法追查了。”

光腦發出悅耳地人工聲音。

汪含暴怒而起。

“操!”

“狗-日子的!關鍵時刻,竟然掉鏈子了!”

汪含生氣地將智能光腦,丟在地上。

“砰!”

光腦爆炸,濃煙滾滾。

地底裏頭,到處都是障礙。

沒有光腦指路,根本就是一個瞎貓。

想要碰到死耗子?嗬!根本,沒門!

“麻蛋的!南天,又讓你逃過一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