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的,謝謝大夫,謝謝您!這病可折磨了我半個月了,要不是實在疼的受不了了,我也不會來醫館的。」

「既然李大夫您看好了,是不是該我為他診脈了!」正當這位男子對李大夫感激不盡的時候,身旁傳來風雲幽涼涼的聲音。

雖然剛剛風雲幽贏了,但幾乎所有人都認為只是瞎貓碰上死耗子,恰巧認識那些草藥罷了。沒有人真的看好她。

風雲幽也心知眾人的想法,也不對別人說什麼。只是聳了聳肩,轉頭對那名男子說:反正不收錢,你為何不試試呢!這麼多人在,難道我還能害你不成?

這個男的想想也是:「剛剛那輪比賽看起來,這個小公子年紀不大,但說不準真有幾分實力,不妨讓他試試,說不準能好的更快。就算不行,剛剛李大夫也已經給我開了葯了,怎麼都不虧!」 全身一整套金裝讓陳默擁有了遠超當前境界的戰鬥力,雖然依然是化境,可他的實際戰鬥力已經達到了血肉重生四階。

三階一個檻,二階只是比一階強大一些,但有限。

可四階比三階卻是強出一大截,從陳默一拳將玉帝轟成重傷就能看出。

地球最強者是什麼實力?

便是玉帝這種,身爲次元之主,統治整個次元,真正實力達到三階的程度。

而擁有四階戰力的陳默,在當前的地球已經徹底無敵。

除非是洪荒時期的人物迴歸,還得是巔峯人物,如六聖和鴻鈞那種,他們的境界雖然依然還是帝境,可因爲在帝境走的更深,所以戰力還是有可能和陳默相抗衡的。

但,他們能回來麼?

不能!

玉帝等人認爲六聖和洪荒時期的那些大佬都是被人困在了外界,與這邊失去了聯繫,但是陳默卻清楚的知道,那些人,都死了。

死於生命本源自爆。

此時,炎黃和天界的戰爭一觸即發,但卻因爲陳默的一言而停下。

爲什麼?

就是因爲實力。

玉帝幾人和陳默交了手,他們清楚的知道,縱然是他們一起聯手都打不過陳默。

而炎黃一脈和玄女,則是更加的難受。

他們連玉帝等人都打不過。

陳默若是放任不管,在旁邊看着,那他們絕對是被活活打死的哪一方。

此時陳默一開口,炎黃一脈的人頓時鬆了口氣。

無論如何,打不起來就好。

縱然是玄女,表面看似冷漠至極,可心中,也是鬆了口氣的感覺。

“在你們打之前,我先幫你們捋一捋!”

陳默微微一笑,開口說道。

炎黃一脈對他有用,他不可能眼睜睜的看着炎黃一脈被滅掉,而玉帝等人雖然對陳默毫無價值,可那是之前,現在多了個萬族論壇,陳默只是稍微看了看便知道宇宙沒有那麼簡單。

這些人雖然無法走出地球,但是終究是帝境強者,等遊戲步入後期時,他們的價值還是很大的。

現在的地球是小,可未來隨着資料片的勝利肯定會擴大。

待到未來萬族大戰之時,完全可以讓他們在地球守家。

甚至,若是地球無法擴大,在未來價值不大的時候,直接將地球煉製成戰爭堡壘,那麼多帝境強者雖然無法離開地球太遠,可帶着地球一起去戰鬥豈不是就完美解決了?

正是因爲想到了這些,所以陳默心中便有了和平解決這一切的想法。

“首先,玄女你的仇怨,完全是在洪荒一脈的身上,是不是?”陳默看向玄女問道。

“是!”玄女雖然心中不甘,但是卻不得不點頭。

神話時代雖然是洪荒時代的繼承者,是當初洪荒時代的附屬,但當初的戰爭神話時代確確實實沒有參與過。

“你說他們是幫兇,這不合適!”

陳默搖頭,說道:“他們並沒有幫洪荒時代搶掠屠戮你們那個時代,因爲他們在那個時期是不夠格的,縱然想也沒資格。而且他們也並非是洪荒時代的繼承者,說到底,他們也被洪荒時代搶掠過一次,歸屬投靠洪荒時代也是因爲打不過,這是現實,誰也沒辦法。”

“不錯,當初我們神話時代不知多少人死在了洪荒一脈的手中,我們也曾被屠戮搶掠,洪荒時代是爲了變強,爲了活下去。我們搶掠炎黃逐鹿時代,也是因此。”青華大帝趕緊接話道。

“看看!”

陳默聞言笑了,隨後又看向聞劍罡和炎帝,說道:“繁星時代和神話時代的仇怨解決了,然後便是你們,你們也聽他說了,他們也是爲了活下去,不得已纔會這麼做。就像是你們,你們在這個時代爲什麼會出現?你們說你們的選擇不同,你們會踏入異域戰場,無論生死,可這是因爲你們經歷了一次,所以做出了另外的選擇。

歸根結底,這一切,終究是適者生存,你們之間,說是仇恨,倒不如說是理念不同。

如果你們處於和他們同樣的位置上,你們的選擇……”

“不用說了!”

忽然,聞劍罡苦笑一聲,搖頭道:“說實話,陳默你這道理完全是歪理,神話時代確實搶掠過我們,所以我們有仇,無論你怎麼說,我們都是有仇的。”

陳默聞言無語。

“不過!”

聞劍罡忽然又說道:“冤冤相報何時了?其實我們從一開始就理解,之所以怨恨,之所以憤怒,完全是因爲我們是受害者。

再加上玄女曾說與神話時代有仇,我們便覺得自己不孤獨,然後之所以和你合作,和這個時代合作,其實爲的不是別的,爲的就是讓你們變強,變的比任何時代都強,這樣縱然在未來無法幫到我們,可也能在遊戲結束後你們被神話時代劫掠時噁心一下神話時代。

陳默,你不用勸我們。

我們從一開始就沒有想過和神話時代發生戰爭。

這不現實。

在上個時代結束時,神話時代不止做了搶掠的事情,而且也忽悠了不少我們那個時代的人加入天界或其他各界,現在他們應該在天界或地府或西天中生活的很好。

我們這些人,之所以在外流浪百萬年也不願加入神話時代,完全是因爲我們自己的選擇,因爲我們不想也不願當別人的手下。

所以,勸是不用勸了,今日既然說開了,那我們便放棄這段恩怨了。”

說到這裏的時候,聞劍罡忍不住唏噓。

“其實也多虧了曾經神話時代劫掠了我們,若非是憑着一股子不甘心和憤怒,我們壓根就無法堅持百萬年的時間,恐怕早就道心崩潰死於自盡了。”

旁邊炎帝等人也忍不住感慨萬千。

百萬年。

看似不多,但一年年過去,誰又能扛得住呢?

縱歲月無盡,沒有那個心境,也承受不得那麼多壽元。

各個時代以來,遊戲失敗後能倖存下來的人很多,但能真正的活到下一個時代的,很少,很少!

“劫掠他們這個時代?”紫薇大帝啞然,隨後無奈道:“別開玩笑了,他們第一部資料片就贏了,我們之所以這個時代動手也是想到了未來無法壓得住他們,可沒想到的是,縱然是現在,陳宗主也已經無敵了,除非是陳宗主自己作死,否則他不搶我們我們都謝天謝地了。” 「那就麻煩公子了。」他點了一下頭再次坐了下來。

風雲幽搭上了他的脈搏,一下子就知道這個男子看起來臉色蒼白,是因為肝鬱氣滯加上平時氣虛所致,看這癥狀,的確已經很多天了。想起口袋中的銀針,慶幸這幾天準備了下來,接下來總得給他們露一手,震懾一下他們。

風雲幽一臉莫測的說:「這病不過是肝鬱氣滯而已,如果你相信我的話,我可以半個時辰內就能治好你。你覺得怎樣?」

那個男子不敢相信的問道:「半個時辰,可是剛剛李大夫說要吃三天的葯的,你這不是騙人的吧?」

這時李大夫也大聲說道:「這不可能,這癥狀是氣滯導致的不假,,但是絕不可能半個時辰就解決的。」

風雲幽幽幽的看了他一眼,「你不能做到不代表別人不能。」

接著,她又看向男子,「如果你願意相信我一次,我就能夠做到讓你快速好起來,這裡這麼多人,我也不會欺騙你們。如果你真的好了,豈不是連這3天的苦都不用受了?」

男子被風雲幽說的有些心動:是啊,如果他真有那個本事,何不讓他試試呢,總歸害他一個平民也沒有好處!

——

正當大家期待風雲幽寫下什麼神奇的方子時,卻見她慢慢的,從懷裡掏出了一個方形的布包,打開,居然是——

眾人皆不可思議的看著風雲幽手中的銀針,要知道,在這個朝代,針灸術幾乎已經失傳,就連宮中太醫也沒有人會。

看見眼前的少年居然拿出了銀針,而且看似很有把握的樣子,掌柜眯了眯眼,似在思考著什麼……

風雲幽看著眾人一臉不可思議,微微笑了笑。開始給男子施針。這許久沒有接觸,倒也有些生疏了,不過風雲幽馬上調整好了力度,慢慢朝著3個地方扎入銀針。

大約一刻鐘后,風雲幽取下了銀針,並且收了起來。對著男子問道……

「現在,你感覺如何?」

男子聽到風雲幽的話,一下子還沒反應過來。

幾秒鐘之後,一聲「啊」從他口中傳出來。

「我居然好了,我腹部現在不痛了!」男子激動地說道。

眾人顯然還沒有從剛剛那一幕中反應過來!一個個傻眼的看著男子叫喚。

男子轉頭拉著風雲幽的手連連道謝:「謝謝公子,謝謝公子,要不是你,我還不知道啥時候能好呢!」

風雲幽笑著說道:「客氣了,如果沒有我,李大夫也能把你給治好的。」

大家這才想起來,倆人還是在較量呢。

李大夫漲紅了臉,在看到風雲幽拿出銀針的那一刻,他還不以為然,覺得是這小子唬人。可是現在,他知道自己輸了,輸的很徹底。他沒有想到,風雲幽居然真的會醫術,而且還會針灸!

周圍的人,一個個都覺得不可思議。卻沒有人發現,掌柜已經不在旁邊。

——

二樓,一個小雅間中,一名身穿墨袍的男子慵懶地坐在寬敞的檀香木椅上,只見他眼眸清冽,輪廓硬朗,容顏卻是妖孽般世間再也找不出第二個如此完美的人。此刻他若有所思的聽著這名掌柜的彙報。

「主子,樓下的公子看來醫術不凡,連失傳的針灸術他都會,屬下看此人身份不簡單,是不是該把他留下來為主子所用?」掌柜恭敬的對座位上的男子說道。

墨袍男子眼中閃過一絲暗芒,說:「恩,先不急,他不是要來這兒當大夫嗎,你就暫時把他留在醫館中做事即可。」

「是,主子!」

待掌柜下去后,房間傳出一聲暗沉的聲音:「暗二!」

「主子!」話音剛落,一個同樣穿著黑色衣服的人悄然無聲的出現在了房間中。朝墨袍男子半跪在地上。 “說實話,我之所以說不接受你們的投降,說你們毫無價值,其意思便已經很明瞭了。”

陳默聞言睹了一眼紫薇大帝幾人,淡淡道:“你們那時代的資源,全都被你們自己用了,縱然是剩下的恐怕也不多。而你們身上的裝備雖然很好,都是完美屬性紅裝,甚至玉帝身上還有金裝,但是說實話,我還真瞧不上。”

玉帝幾人聞言嘴角抽搐,特別是玉帝,盯着陳默上下看了看,心中複雜至極。

全身金裝?

這是怎麼做到的?

難道這人是遊戲規則的親兒子不成?

“當然,你們也並非沒有一點點價值,我之前確實生出過搶掠你們的想法。”

陳默又開口道。

頓時,幾人的心全都提了起來。

“不過,你們的價值體現在了功法傳承上面,你們那所謂的神通,我很感興趣。”

陳默看着提心吊膽的幾人,忍不住一笑,繼續說道:“之前我的想法是強了你們身上的裝備給我手下的人用,不過他們如今也走了極限之道,得來裝備資源也是獻祭重鍛,你們的裝備都是高境界裝備,只是獻祭重鍛的話太過於浪費,也沒必要。”

呼!

玉帝和兩帝三老全都鬆了口氣,甚至三老都忍不住伸手去擦額頭冷汗。

“這樣吧!”

陳默想了想,說道:“炎黃一脈大氣,將過去的恩怨放棄,你們神話時代也不能沒有表示。

不止是你們天庭,幫我傳消息回去,地府,西天,開放功法傳承,讓所有炎黃一脈的人可以隨意學習和進入,另外我星空宗也會定期有精銳前往接受傳承,如何?”

“這……!”

青華大帝遲疑了,他猶豫了一下,說道:“宗主,天庭方面好說,可地府和西天我們插手不進去啊。”

“無礙!”

陳默淡淡道:“讓玉帝打進去,打不過來喊我,誰不服殺了便是,這個時代是我星空宗的時代,而非他們的時代,若是他們懂事,那我可同意開啓次元之門,讓你們都能參與到這一時代中,可若他們不懂事,地球少了他們也沒影響。”

嘶!

衆人既驚又喜。

驚的是陳默狠辣,而喜的卻是陳默的一句話。

同意開啓次元之門?

若是放在以前,玉帝等人自然是看不上的,在他們看來,他們便是神,還不是想怎麼就怎麼?

可現在他們不敢了,他們見識到了這個時代的可怕。

這要是開啓了次元之門,陳默還不得帶人打進去?

而且,這還只是一個陳默,鬼知道這個時代未來會誕生多少強者?

這個時代,第一次資料片就得到了勝利。

在過去他們或許還敢小瞧,可現在他們比誰都清楚,這是一個大時代,若是能在這個時代中自由行走,那未來的收穫絕對是極大的。

甚至,收穫比之原本計劃的等遊戲失敗後劫掠得到的還多。

劫掠一個失敗的時代纔多少資源?

若是這個時代能一直獲勝下去,那資源絕不是幾個時代所能相提並論的。

“天庭,自此之後併入星空宗!”玉帝毫不猶豫的開口。

“可!”

陳默淡淡點頭道:“如極道軍一般,星空宗會建立一個特殊的軍團,名字就叫神話軍團,由你們當家做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