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沒事。」墨九卿勾唇一笑。

他溫柔撫摸月千歡的臉頰。低頭在月千歡眉心印上一吻,「只是這裡不適合我突破罷了。」

「是因為你的修為?」

「嗯。雖然這裡是月家傳承之地,可以無視天道,避開雷劫。但這裡,畢竟位於三星妖界。」

墨九卿解釋,「我無法確定,在此突破會不會惹的世界壁破碎,空間崩裂。」

「歡歡你可在這兒呢。我怎麼能讓你陷入不確定的危險中?」

心中柔軟。除了感動,還有濃烈深沉的愛意。

但她還是要再確定一番。月千歡開口:「抑制修為不突破,會對你有傷害嗎?」

墨九卿剛要開口。月千歡並指抵在他唇上。

月千歡眯起眼睛,語氣幾分威脅,幾分冷冽。

她說:「不許騙我。我可是煉藥師,能看出來有沒有傷害的!」

「好,我怎麼會騙你?」

「嗯哼!」

墨九卿無奈抓著月千歡的手,放在他胸口。

感受著手心下澎湃有節奏的心跳。墨九卿道:「我沒有騙你。抑制修為對我而言,沒有傷害。反而有益。」

「有益?」

「嗯。歡歡,這種在我們魔族。被稱之為抑魔。」

人妖兩族不同,魔族的不同則更加明顯和兇悍!

他們是黑暗的寵兒,是嗜殺兇殘的掌控者。他們的修為突破,充滿重重艱險和危機。

為了月千歡安心,墨九卿將魔族的隱秘,悉數告訴了月千歡。

他跟月千歡之間,從沒有任何隱瞞,和秘密。

之前不說,只是月千歡沒問。他也沒有想到這裡來。

月千歡安靜的聽墨九卿開口,等他說完了才說。「原來古籍中的記載是真實存在的!」

「文軒殿里的古籍?」

墨九卿也想到了那幾本關於魔族的記載。

月千歡點點頭。「這樣看來。你們魔族還真是瘋狂!抑魔,不僅抑制一個境界,有的居然連一個大境界都敢抑制。」

「意圖藉此一步登天。不過很多列子,是身死道消。墨九卿,你可不許這麼嘗試!」

「好,都聽媳婦的~~」

墨九卿抱住月千歡,在她臉頰蹭了蹭。極其寵溺的說:「媳婦不允許的事,我統統都不做。」

「真的?」

「真的!但是歡歡要一直在我身邊,這樣才能監視我。不然,我也不知道自己萬一找不到你了,會做什麼。」

月千歡被逗樂了。張開手握住墨九卿的手,「好了。雖然抑魔對你無害,但也不能完全不理。」

「我們先離開星辰殿。然後我找找身上有沒有什麼攜帶的丹藥,可以為你煉製點壓制修為的葯。」

「好~」

「走吧。我們在這裡待了這麼久,外面應該著急了。」

墨九卿挑眉,「司空喧他們?用不著搭理他們,司空喧自己知道該怎麼做的。」

「但殷余離開我太久,不利於它成長。」

墨九卿眸光沉了沉,沒有說話。

但他心底,默默的給殷余記了一筆賬。星辰殿外,小王水蛇殷余縮成了一團。

嘶嘶!有危險! 從月千歡他們進入月家傳承之地,一眨眼已經半年過去了。

傳承之地外,三星妖界混戰成一團,局勢危險而緊張!

大街上仍舊繁華熱鬧。但放眼看去,來往的人身上幾乎都揣著兇器,以備不時之需。

鳳九黎看著如此局面,眉頭緊皺。「三星妖界,曾經不是這樣的。」

「妖王花狐被殺,妖王修無起突破八階妖王。再加上塗城被滅,孔雀一族被屠族,孔雀妖王寧宣外逃。」

月明堂說了長長一串話,嘆口氣。「如今妖界大亂,沒有百年是無法平息的。」

「徒弟他們有消息嗎?」

月明堂搖頭。

他如今,面上不再冷漠淡然。眉宇間緊皺,憑添了幾分憂慮和不安。

月明堂看了眼鳳九黎,還有另一個男子。

他開口:「但是我半年前,收到過一封信。」

「信?」

「嗯。這封信,是月江離署名的。」

鳳九黎眉頭一皺,眸光暗沉。

屋中一直不曾開口的男子,此時詫異的看向鳳九黎。

他忍不住開口:「鳳尊,怎麼了?」

他是了解鳳九黎的。高貴謫仙般的人物,幾乎沒有什麼事能讓他皺眉,陷入困惑中。

可是現在一跟他那個徒弟有關,鳳九黎情緒起伏就非常大!

尤其是現在!

鳳九黎瞬間收斂神情。他淡淡看了眼男子,微微一笑。「琴尊多慮了,沒什麼。」

「真的?」

鳳九黎沒有回答他。他看向月明堂,「你確定?」

「嗯。署名是我兄長。字跡也是一般無二,其中還有我和他幼時私下制定的暗號。」

月明堂深吸口氣,神色更凝重低沉了。

他點頭。「我能確定是他。」

「他醒過來了是好事。」

「可是鳳大人。他的書信中提到了歡兒。」

「什麼?」

鳳九黎再次皺眉。他追問道:「信中都說了什麼?」

月明堂沒有立馬回答。他端起茶杯,猛地一口喝乾茶水才稍稍平復下心情。

躊躇著,月明堂回答。「他說,歡兒和墨九卿他們。他都安排好了。」

「但徒弟他們不是進了秘境?」

「是。」

月明堂欲言又止的看向琴尊。

鳳九黎見此,開口:「不用顧慮他。琴尊信得過,說不定他也能幫上一些忙。」

「好。」月明堂聽鳳九黎這麼說,這才沒有顧忌。將所有他知道的事情,都告訴了鳳九黎。

聽聞月家傳承之地的消息。鳳九黎和琴尊臉上都露出驚詫來。

月家傳承之地!那可是數萬年前,洪荒時代,月家族人的族地。

琴尊開口:「傳說,洪荒時代,四家被天道所滅。他們的城池,族地,所有跟四家有關的東西都消失了!」

「我本以為是一同被毀滅了。沒想到,居然還有傳承之地存在。」

鳳九黎不答,他抬頭喚了一聲。「琴尊。」

「鳳尊放心。我一定保密,絕不會讓其他人知曉!」

「嗯。」

他們都心知。如果月家傳承之地存在的消息暴露,那麼武元界將陷入妖界這樣的絕境中。

沒有人能抗拒巨大的寶藏!

忽然,鳳九黎和琴尊齊齊起身。他們神色嚴肅的抬頭看向天際。

月明堂驚疑,「怎麼了?」 「世界邊緣在破碎……」

「有人強行融合兩個世界。」琴尊接過話,又說:「或許不是世界。是秘境也有可能!」

重生之商女爲後 「能做到如此手段的。武尊中能有幾人?」鳳九黎回頭看向琴尊。

琴尊的沉默,讓鳳九黎面色沉了沉。

月明堂不解疑惑的看著兩人。他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讓鳳九黎和琴尊這兩個武尊都臉色不妙。

但他能察覺到,有什麼在發生變化!而這,極為不妙!

月明堂同樣抬頭,順著他們的視線看去。天際拉開一抹紅,除此別無其他異常。

這是出什麼事了?

鳳九黎這時開口:「據我所知。有如此實力的,武元界只有那十位前輩。」

「可鳳尊,他們已經數百年不出。又怎麼會突然出現在這裡?」

「如果是那幾位前輩。一到妖界,定會引起天劫告知,天道加身的雷劫。你我來人來此半年有餘,從未見過如此情況。」

鳳九黎垂眸,雙手背負在身後。

他似在驚訝,又似在不安。「所以說,出現第十一位那樣境界的前輩了。」

「不管是不是,我們都得過去看看!鳳尊,如果縱容那個世界融合進妖界。恐有世界崩塌的危險!」

「嗯。」鳳九黎點頭。

他又看向還在疑惑中的月明堂。開口:「月明堂,你與我們一起去。」

「好!」

鳳九黎震袖一揮。帶上月明堂,瞬間出現在數萬里之外。

他們三人,正以極為可怕的速度。往出現紅線的天際趕去!

那是西北方,無妄海的方向。

路上,還有無數人族和妖族再往無妄海方向緊追慢趕。

經過時,月明堂忽然開口:「那是妖王修無起。歡兒收的徒弟。」

「哦?」

鳳九黎斜睨一眼。一揮手,修無起和他的靈船直接憑空消失。

這可嚇得其他人目瞪口呆,又驚又怕。還引起了一場慘烈的混戰!

不過這就不在鳳九黎他們關注之中了。至於懵逼的修無起,他和他靈船上的妖族。直到被放出來,才發現已經到了千萬里之外的無妄海。

「嘶!」

「嘶——」

眾妖齊齊倒吸口氣。

他們只覺得眼前一黑。再次恢復光明時,已經到了數千萬里之外。

這是怎麼回事?

修無起站在靈船甲板上,震驚警惕的盯著鳳九黎和琴尊。再到他看見月明堂。

「是你!」修無起急忙衝過去,「你是師父的三叔。剛剛這是怎麼回事?」

「修無起,這位是歡兒的師父。按照輩分,你該叫師祖。」

「師……師祖???」

修無起驚懼懵逼交加的抬頭。結果這仔細一看鳳九黎,修無起瞬間跪下行禮。「徒孫見過師祖!」

境界的碾壓,實力的差距。

修無起看一眼,就知道鳳九黎一個念頭就能隨心所欲的殺了他。

這絕對是大佬!

師父的師父,肯定是從上面的世界下來的。必須立馬抱上大腿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