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傑的表情變得嚴肅起來「夏露,我可以告訴你,但是你記得絕對不要告訴別人。」

「好,我答應你,放心吧,小傑,我不是那種大嘴巴的人。」夏洛特點頭。

「是嗎,我記得好像我也對某人說過同樣的話,結果她還是把這件事告訴了別人,不是嗎?」夏洛特的身後傳來了西爾維婭的聲音。

夏洛特有些不好意思的回頭看向西爾維婭「西爾維,小傑不是我們的朋友嘛,既然是朋友,那麼我告訴他又有什麼不可以的呢?」

「可是,我記得我說的是絕對不要告訴任何人吧?」西爾維婭幾乎貼到了夏洛特的身上。

夏洛特做了一個鬼臉,準備將此事敷衍過去「誒,有過嗎?我忘記了。再說了,西爾維你以後還有可能和小傑成為夫妻呢,我告訴小傑又有什麼不行的呢。」

「我還沒有答應呢!」西爾維婭的臉龐微微泛紅,很快就反應過來夏洛特是在敷衍了事的西爾維婭立即抓住了想要逃跑的夏洛特「好你個夏露,現在還會調侃我了!」

被西爾維婭不斷揉臉攻擊的夏洛特趕緊求饒「西爾維,尼就不要揉窩的臉啦,窩知道錯了。窩還想知道小傑到底似怎麼橙味有馬集團的基層人的呢。」

「也對。這次就先放過你了。」鬆開了夏洛特的臉蛋兒,西爾維婭又將目光轉移到了宋傑的身上「那,小傑,你就給我們說說到底是怎麼回事吧。」

看著兩個眼中八卦之火熊熊燃燒的少女,宋傑便開始講述自己到底是如何成為有馬集團繼承人的「其實,有馬一心是我的外公,我是他女兒,有馬佳苗的兒子……」

在聽到宋傑的講述后,兩個少女紛紛驚訝起來「這是個令人意外的故事呢。不過為什麼佳苗阿姨會嫁給小傑的父親呢?」

「這個我就不知道了。」宋傑搖頭。

「這件事情就有我向大家說明吧,不過也請大家不要告訴別人。」一直默默的跟著三人的藤倉優開口了「其實這件事是家主大人心中最大的遺憾,當時家主大人為佳苗小姐定下了一樁婚事,但是卻跟自己喜歡的人私奔了。」

看著若有所思的西爾維婭,宋傑趕緊開口「西爾維,你放心,如果我和你真的不能走到一起的話,我一定會將這個婚約取消的。」

「那以後要是真得走到這一步,那就要擺脫你了哦,小傑。」

「嗯,我會的。」

走出了校門口后四個人便在互相道別後,走進了接自己回家的載具中。宋傑和藤倉優還有西爾維婭坐的都是黑色的加長轎車,而夏洛則是進入了一輛讓宋傑非常眼熟的馬車之中。

坐進轎車的宋傑這才想起自己到現在還不知道社交部到底是個什麼地方,於是便問向了藤倉優「優,社交部到底是個什麼樣的社團啊?西爾維和夏露都推薦我加入社交部呢。」

「那的確是個非常好的社團,社交部是由那些全校威望很高的人組成的社團。」藤倉優向宋傑說出了自己知道的有關於社交部的事情。

「這樣嗎?感覺裡面的氛圍一定會很嚴肅的樣子。」宋傑的腦海中立即浮現出了大家都坐在活動室中嚴肅交談的場面「對了,優,你不打算加入社交部嗎?」

藤倉優搖頭「主人,我是沒有加入的資格的。這樣有失社團的體面,而且如果我出醜的話也會令主人您丟人的。」在沒有了別人的情況下,藤倉優的稱呼又換回了主人。

「才沒有這回事呢,優,你今天不還幫了我一個大忙嗎。」宋傑不同意藤倉優的話。

坐在車中的宋傑陷入了思索中「西爾維和夏露都願意當我的推薦人,話說,需要推薦人才能進入的社團究竟是怎樣的一個社團啊。」

在回到了公館后,宋傑依舊沒有什麼頭緒「算了,不想了,反正等明天到了社交部就知道了。」

換回居家服的宋傑從藤倉優那裡要來了那把單手劍「說起來,我還沒有仔細的觀察過這把武器呢。」將單手劍從劍鞘中抽出后,開始仔細的觀察起來……鍦ㄦ洿鏂頒腑錛岃紼嶅悗鍒鋒柊鏌ョ湅錛 下午的課程結束后,宋傑便在夏洛特和西爾維婭的帶領下來到了社交部活動室的門口。藤倉優卻以『自己是不可以前往社交部,去了會讓宋傑被人嘲笑。』為由,沒有和幾人前往社交部的活動室。而是坐在了停在校門口的的車中,等待宋傑。

「你是說這一整棟建築都是社交部的活動室?」跟著夏洛特和西爾維婭的宋傑看著自己面前的三層圓形建築,問向兩人。

儘管已經見過了作為擊劍部活動室的擊劍場,但畢竟還是有著別的作用的地方,所以宋傑並不會認為擊劍場很大,可是作為普通社團的活動室,用整整一座樓,的確讓宋傑有些傻眼。

「怎麼樣,很漂亮吧,這棟建築可是剛剛翻新好的哦。」夏洛特指著圓形建築的大門「裡面的裝飾可是很豪華的。」

「先不說翻新和裝修豪華,一個社團就用一座樓作為活動室,是不是有些太誇張了啊?」宋傑問向自己身邊的兩名少女。

「這有什麼,其他社團的活動室也都是用一整棟樓的啊。」西爾維婭好奇的看著宋傑。

「好吧,那我們就進去看看吧,我也很想知道社交部到底是個什麼樣的社團。」說著便推開了社交部活動室的大門。

進入了社交部的活動室,映入宋傑眼帘的便是一個巨大的鋪著紅色地毯的大廳。大廳中還有著很多的桌椅,一些看起來是社交部成員的人圍著桌子坐在一起邊喝茶邊聊天。

「啊,是夏洛特小姐和西爾維婭小姐,你們好。」一個女同學看見走進了社交部活動室的夏洛特和西爾維婭立即向兩人問好。

「真的是好久不見了。」西爾維婭彬彬有禮的向與自己打招呼的女同學回禮。

「你好。」就連一貫特別活躍的夏洛特也彬彬有禮的向這名女同學打招呼,這樣的夏洛特著實令宋傑倍感意外。

西爾維婭看著目瞪口呆的樣子,在宋傑的耳邊小聲的說道「沒想到夏露還有著這樣的一面吧。」

「的確是沒想到,和以往夏露給吳的形象反差太大了。」宋傑點頭。

「這位是?」那名和夏洛特和西爾維婭打招呼的兩人也看到了在兩人身後的宋傑。

「我想讓他加入社交部,由我和西爾維作為他的推薦人。」夏洛特將自己身後的宋傑拽到了自己的身邊。

宋傑向那名女同學行了一個紳士禮「我是有馬傑,希望能夠成為社交部的一員。」

「哦!這不是我一生的摯友,有馬同學嗎?」就在進人的不遠處,一個有著紅色短髮的少年在宋傑、夏洛特還有西爾維婭詫異的目光下飛快的跑了過來。

「你是班上的同學,但我記得我好想並沒有答應成為你一生的摯友吧,根津同學?」逐漸回憶起昨天發生的事情后,宋傑的腦海中立即浮現出了昨天他的一舉一動,畢竟他的行為太讓人難以忘懷了。

「根津同學,看來你也是社交部的一員了吧?」

「社交部可是我們秀峰學院里只有被特別選中的人才能進入的地方。而我在這裡也不如說是理所應當的……」

根津晴彥的話還沒有說完就被一個人影推開「閃開!」隨後鳳條院聖華、竹園英里香和金子綾乃便站到了宋傑的面前。

「是昨天在食堂遇見的鳳條院同學你們啊,你們好。」宋傑看著3人看著自己的器官目光,撓了撓頭「怎麼了,我的身上有什麼奇怪的地方嗎?」

看著自己面前一言不發的三人,宋傑又將目光投向了西爾維婭和夏洛特身上,語氣中稍微有一些局促「夏露,西爾維,我身上怎麼了嗎?」

正當夏洛特和西爾維婭要回答宋傑的時候,鳳條院聖華開口了「為什麼有馬這種人會出現在這裡?」說著還用自己的左手指向了宋傑。

「這裡應該是不允許外人進入的吧?」鳳條院聖華身後的竹園英里香也一臉不善的看著宋傑。

「如此擅自的舉動會讓我們很困擾的。」金子綾乃自然也是跟著自己的兩個朋友同仇敵愾。

宋傑被眼前的這一幕弄蒙了,明明昨天在食堂的時候,聊天時還很高興,為什麼轉眼間就變成了自己彷彿跟著面前的三人有著什麼深仇大恨一樣。

「剛見面就這麼說嗎?你們就如此不願意看到有馬殿下嗎?」在宋傑還處於蒙圈狀態的時候,西爾維婭幫宋傑解圍。

「誰也沒這麼說啊。」鳳條院聖華的反應自然也是不慢的。

身為鳳條院聖華的閨蜜,竹園英里香又開始幫助鳳條院聖華,問向了西爾維婭「你這就有些過分了。再說了平時一直都是在擊劍部,不來社團的你又是為什麼會和有馬同學在一起?」

「你想說什麼?」西爾維婭看向竹園英里香。

「明知故問。」鳳條院聖華看向西爾維婭的目光中充滿了不屑「你也只是和那些庸人一樣的向著有馬這個名字諂媚而已。」

「只因為父輩們交情良好而在一起,這樣有何羞恥?」西爾維婭反駁了鳳條院聖華的話,兩人之前的火藥味越來越濃。

宋傑向三人行了一個非常正式的紳士禮「雖然不知道在下究竟是哪裡得罪了鳳條院小姐和您的兩位朋友,導致三位小姐如此敵視與我,但還請三位小姐能夠原諒在下。」

「真是奇怪啊,為什麼大家一見面就這麼不友善呢?」夏洛特也是一臉好奇的將目光投在了宋傑等人的身上「小傑,你真的有什麼地方得罪了鳳條院她們嗎?」

宋傑聳聳肩,一臉苦笑「應該沒有吧,昨天唯一一次和鳳條院小姐她們遇見的時候還有說有笑,為什麼今天就變成了這樣啊。」

「有馬,居然一來就能拉攏到兩位特別會員,你還真是會耍些小聰明嘛。」 惡魔總裁:借腹生子 鳳條院聖華惡狠狠的盯著宋傑「雖然你剛剛的態度很有誠意,但是我是絕對不會原諒有馬的!」 「看來你是就想這樣順勢跨過社交部的門檻呢!」鳳條院聖華的聲音中充滿了對宋傑的不屑。

聽到鳳條院聖華說自己是被宋傑拉攏的西爾維婭盯著鳳條院聖華「我什麼時候被有馬殿下拉攏了!別說那些沒有根據和證據的話,有失身份。」

「身為社交部的部長的我有保護社團傳統和規矩的義務。」鳳條院聖華毫不示弱的盯著西爾維婭「不能讓外人進入社團內。」

「社交部應該放高門檻,按照規矩經過樣的審核,才能進入社團。」鳳條院聖華又將目光轉移到了宋傑的身上「明白的話就請出去吧。有馬,重新掂量下自己的斤兩吧。」

「自己的斤兩嗎?」宋傑的嘴角露出笑容,心中下定了『那就讓你無話可說的同意我加入社交部。』的決心。

「說起來,聽說你在幾天前還只是麵店老闆的小毛孩而已。」竹園英里香說出了宋傑之前的身份。

「難道一個人的父母是什麼樣,就能夠決定自己的孩子是什麼樣嗎?」聽到竹園英里香的話,宋的目光緊緊的盯著她「沒想到接受過優秀教育的鳳條院小姐的同伴居然會說出這種話啊。」

「在一個剛剛父母雙亡的人面前提及她的父母,而且作為一個接受過優秀教育的人居然還會看不起其他身份的工作者,真是讓我大開眼界啊。這樣的社團,我還是不要進入的為好。」

「你!」

「英里香,你別說了。」剛想說什麼的竹園英里香被站在自己身邊的鳳條院聖華制止了,隨後又看向了宋傑「這的確是我的同伴的失言,我替他向你道歉,對不起,有馬同學。」

雖然鳳條院聖華的態度很是誠懇,但從那幾乎是從牙縫中擠出來的聲音中明顯可以聽出她心中的不甘。

聽到宋傑說不打算加入社交部的夏洛特趕緊開口「別呀,社交部中的其他人也不都是這樣的,小傑,你就加入社交部吧。而且如果小傑你加入了社交部的話,以後也能有人和我一起聊天呢,好不好,小傑?」

「好,我知道了,我會加入社交部的。」看著夏洛特期待的樣子,宋傑同意了夏洛特的話。

「等你擁有符合秀峰的品格是再來到這裡吧。」 宮先生,許你時光傾城 看著已經打定主意的宋傑,鳳條院聖華又向宋傑潑了一盆冷水。

「那怎麼樣才算是符合秀峰的品格呢?」宋傑問向了鳳條院聖華。

「正好,一個星期後有由社交部主辦的派對,我們會邀請你加入的,如果那是你的言行舉止合適的話,我就認同你,讓你加入。」鳳條院聖華思考一下,說出了一個·辦法。

「我知道了,還希望鳳條院同學記得你自己說過的話,不要變胖了。」雖然宋傑一直都很忍讓一直敵視自己的鳳條院聖華等人,但泥人也有三分火氣,終於忍不住的宋傑語氣中充滿了譏諷。

「那就一個星期後派對上證明你有進入社交部的資格吧。」

「我知道了,絕對不會忘記的。」說著宋傑就走出了社交部的大門,就在宋傑離開之後,被竹園英里香打到牆上的根津晴彥鬱悶的發出了一句「我已經被徹底忘記了。」

西爾維婭和夏洛特自然而然的也和宋傑一起走出了社交部,西爾維婭看向宋傑「雖然小傑,你在禮儀的方面很出色,但還是讓我和夏洛特仔細的觀察一下吧,省的發生什麼意外。」

「好,那我們就去教學樓天台上的露天餐廳吧。」為了在下星期的派對上不會出現意外,宋傑自然是同意了西爾維婭的話。

——————————————————(分割線喵)—————————————————

「還算不錯,就是還有些有瑕疵的地方,只要稍加改正就行了,比如說你在行禮的時候要注意,身體不要抖動。還有坐著的時候不要抖腳……」在讓宋傑做了幾個動作后,西爾維婭和夏洛特便開始對宋傑的說教。

聽著西爾維婭和夏洛特的說教,宋傑的頭都大了「好,我知道了,今天時間已經不早了,從明天開始我們就訓練一下這方面的事情好了。」

「那好吧,明天我們還在這裡開始訓練吧。」隨後3人便走出了教學樓。

和西爾維婭和夏洛特道別的宋傑坐進了轎車。「主人,您加入社交部的事情怎麼樣了?」早已在轎車內等候多時的藤倉優問向宋傑。

「不好。」宋傑搖搖頭「說起來為什麼鳳條院同學總是一副針對有馬的樣子。」

「鳳條院?針對有馬?」藤倉優沒有理解宋傑的意思。

「是這樣的……」宋傑便將今天發生在社交部的事情告訴了藤倉優。

「我也不知道為什麼會有這樣的事,您還是問一下家主大人吧。」藤倉優在聽完了宋傑的講述后,表示自己也不知道為什麼會這樣的事。

「好吧,那就等我回去問一下老爺子,到底是怎麼回事吧。」宋傑點頭「也只能這麼辦了。」

載著宋傑的轎車緩緩駛離學校,但就在不遠處一輛同樣豪華的轎車也跟著宋傑的轎車離開了學校。這輛轎車上的原司機被綁在了轎車的後座上,現在開車的人自然就是王少爺身邊的那名保鏢。

李姓保鏢看著在自己前面的轎車,嘴角露出了獰笑「接下來,就帶我去你回家的路上吧,讓我為你好好物色一個離開這個世界的地方吧。」隨後又看向了自己放在儀錶盤上畫著紅叉的宋傑的照片。

兩輛轎車就這樣一前一後的離開了學校,坐在轎車上的宋傑和藤倉優,還有駕駛員絲毫都沒有認為自己身後的高級轎車是在跟蹤自己,只是認為也是回家的學生而已。鍦ㄦ洿鏂頒腑錛岃紼嶅悗鍒鋒柊鏌ョ湅錛 經過一段行駛后,在前面駕駛轎車的駕駛員終於發現自己身後的轎車看起來像是在跟蹤自己於是通過車內的語音系統聯繫上來藤倉優「優小姐,我懷疑後面的汽車在跟蹤我們,自從學校開始,後面的那輛轎車就一直在跟著我們。」

利用窗戶向後看去的藤倉優也發覺了自己身後行跡可疑的豪華轎車「,我們先減速行駛,看看他接下來會有什麼舉動。

說不定真的就是我們多疑了。」

「好的,我知道了。」駕駛員在接受了藤倉優的命令后,就不在了理會後面的轎車,沿著回去的方向行駛。

一直跟在宋傑後面的李姓保鏢自然是沒有死死的跟著前面的轎車,而是在不斷東張西望的尋找著好的狙擊位置「該死,為什麼還沒有什麼好的位置,再這樣下去,一定會被前面的人發現的。」隨著跟蹤時間的變長,李姓保鏢也焦急了起來。

「就是這裡吧。」看著道路前方左側的一個小山坡,將這裡計劃為伏擊地點的李姓保鏢便一個油門超過了速度略減的宋傑乘坐的轎車。

看著前面絕塵而去的豪華轎車,藤倉優鬆了一口氣「看來真的只是我們過於緊張了而已,人家真的只是路過。」

駕駛著汽車的駕駛員也鬆了一口氣「呼,還好只是路過。」然後又提升車速向宋傑現在居住的公館行駛而去。宋傑自然更是沒有在意這發生的小小插曲。

他們不知道的是,那輛一直跟著他們的轎車在不久之後就又回到了他們走過的路上,在一個小山坡附近停了下來,李姓保鏢從轎車的後排中取出了一個巨大的箱子「嗯,接下來的·幾天就要在這裡度過了,希望能夠好過一點。」

在李姓保鏢離開公路走上了山坡之後,那輛停止在道路上的轎車便再度啟動,但卻隨著行駛,逐漸消失在了道路上,彷彿從來沒有出現過一樣。

「看起來,真箇東西的價值真的很高啊,就這樣的讓這麼大的一個東西消失了。」站在山坡上,手中拿著一個小瓶子的李姓保鏢看著無影無蹤的豪華轎車發出感慨「不過只能用一次,確實有點兒可惜了。」說著就將自己手中的瓶子扔掉了。

像是玻璃一樣的瓶子掉在了草地上熠熠生輝。但卻在光芒中逐漸消失,就如同剛剛的豪華轎車一樣,彷彿從未出現在這個世界之中。

「也該準備工作了,這地方的風景還算不錯,就讓這裡成為你的喪命之地吧。」李姓保鏢打開了他帶到山上的箱子「這些食物肯定夠堅持幾天的了,實在不行就只能在這裡就地取材了。」

隨後又從自己的空間中取出了一般反器材狙擊步槍,從一名保鏢變成了一名冷酷無情的殺手。

————————————————–(分割線喵)——————————————————-

回到公館后,宋傑便通過電話詢問自己的『外公』有馬一心有關於鳳條院同學仇視有馬的事情。

「這件事,不是一句兩句就能說完的,小傑,這個周末,我會向你講明白到底都發生了什麼是事情的。」聽到了宋傑的問題,有馬一心沉吟了一會兒后,將自己的決定告訴了宋傑。

「那我就等著您在這個周末,向我講述這件事了。外公再見。」再通過藤倉優了解到了有馬一心真正的樣子后,宋傑終於承認了有馬一心是自己『親人』的事實。

「嗯,你小子終於肯喊我外公了,不容易啊,那你也注意身體,不要累壞了。」有馬一心的聲音中充滿著喜悅「有困難的地方就告訴外公,外公一定會幫你全部解決的。」

聽著有馬一心最後那濃濃的關切之意,宋傑的心中充滿了暖意「外公,你也要注意自己的身體,不要太過勞累了。」

「嗯,我知道了,再見,小傑。」有馬一心掛掉了電話。

「好吧,那接下來就是訓練的時候了,優,你來幫我看看,我的禮儀哪裡有問題,為了能夠加入社交部,也為了讓鳳條院更鬱悶,我們需要儘管的將一切都做到完美。」

「好的,主人。」

「主人,您的腳和腿一定要保持平行!」

「您在端茶或咖啡的時候,一定要直著身體,就連喝茶的時候也要注意直著自己的身體。」……

掛掉了電話的有馬一心孤獨的站在有馬集團的總裁辦公室中,雖然沒有發出聲音,但從他老淚縱橫的臉上就能看出他那極為激動的心情「沒想到啊,我有馬一心在有生之年還能夠聽到親人的關懷,真是不容易啊。」

然後又將自己的目光投向了放在自己辦公桌上的一個相框,相框中的人是一名青春靚麗的少女,看起來和有馬一心有著有些相似的五官特徵。

有馬一心拿起相框,用自己粗糙的手不斷的撫摸著相框中少女的臉龐「佳苗,是父親對不起你,不過同樣的事情不會再發生第二次了,還有,你永遠都是我心中最令我驕傲的女兒。」

「你生的那個名為傑的小傢伙,也很不錯,有你當年的風範呢。」渾濁的淚珠逐漸滴落在了相框上「逝者終究逝去,生活卻還要繼續啊。」

在說出了這句話后,有馬一心很快的調整好了這句的心態,繼續投入到了工作之中……

「啊!」坐在轎車上的宋傑打了一個哈欠。

「主人,記住,打哈欠也是非常不好的行為,如果您還準備加入社交部的話,請您一定記好,不要再犯同樣的錯誤。」坐在對面的藤倉優一臉嚴肅的看著宋傑。

「我知道了,你放心吧。」宋傑趕緊點頭,一臉苦笑的看向藤倉優「優,就不能讓我放鬆一下嗎?可以先不要這麼嚴格嗎?」 「當然不行!您想要加入社交部的話,就不能放鬆,否則會前功盡棄的。」藤倉優一臉嚴肅的看向宋傑。

「好,我知道了,那我們就下車吧。」宋傑打開了車門。

經過了上午的課程后,宋傑、夏洛特好友西爾維婭便趁著午休的時間,再次來到了教學樓上的露天餐廳,開始對宋傑的禮儀進行訓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