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息之後,華天命才說道:「我華天命六歲習劍,十歲領悟劍意小成,十三歲劍意大成,十六歲破先天大圓滿,即使是初入照神境也非我對手,在東域之中很少有我佩服的人,裴天耀是第一個,而羅征你,就是第二個!這一場比斗,我會全力以赴,不會有任何留手。」

羅征點點頭,「動手吧。」

兩個絕世天才之間,並不需要什麼攻心話術,在絕對的實力面前,兩個人的心都無比堅定,如磐石一般穩固,不會因為對方的激怒產生絲毫波動,何況劍客本身就要走一條正義之道,相互之間切磋起來,言語也不會太過激。

「嗡!」

華天命的蝕血劍微微一偏,便是一道劍鳴之聲,隨即他踩著詭異的劍步動了起來。

看著華天命的身影,羅征眼中也流露出一抹讚歎之色,不得不說華天命在對劍的領悟比自己要深刻的多。

畢竟羅征練劍的時間不長,雖然領悟了劍意,甚至在劍意的水平之上直追華天命,可是他卻無法像華天命這般,一個人與一把劍已完全的融為一體,渾若天成。

華天命的劍步的速度越來越快,一道道劍氣的氣旋出現在他腳下。

「我也來!」

羅征同樣也邁出了劍步。

雖說羅征是依靠華天命的劍步,才得以學會自己的劍步的,但是兩人的劍步還是有細微的差別。

華天命的劍步細膩而柔軟,仔細看來,每一步都精確到極致,不長不短正好等於他手中蝕血劍那三尺劍鋒的距離,但他的劍步只是看起來綿柔一些,可是殺機暗藏,一旦露出鋒芒,那鋒芒便無可阻擋!

反觀羅征的劍步,則有些隨意而發,但隨性之中透露著自然,每一步踏出去沒有華天命那麼柔軟,可是卻更加霸氣,威勢更甚!

兩人腳踩腳步在比斗場中不斷地交錯,都在尋找對方的漏洞和失誤。

只是修鍊到了這個份上,兩個人的心態都能保持的極好,難以出現什麼漏洞。

這種劍步上的比拼交錯往來,十分好看,彷彿如同表演一般,青雲宗的弟子們也是連連呼喊。

「這……太華麗了!」

「大飽眼福啊,什麼時候若是我能走出這樣的劍步,先天之內恐怕沒有對手了!」

「哼,想要學習劍步,就要領悟劍意,若是你悟出劍意來,先天之內自然沒有人是你的對手,可是你覺得你有機會?」

就在眾人的議論聲中,華天命率先打破了平衡,發動了攻擊。

他一個滑步走過來,腳下彷彿如同抹了油一般,這一步踏出來,便是十三道劍意氣旋朝著羅征打過來。

其中正面有六道劍意氣旋,而左右兩邊各有三道,最後一道則是從上空切下來,封死了羅征所有的方向。

「來得好,」面對那十三道瞬息而至的劍意氣旋,羅征同樣也是一個滑步,他這一腳卻踢出四道劍意氣旋,不過他的劍意氣旋雖說比不上華天命的數量,但是每一個氣旋更大,威力也更加霸道。

「噗噗噗噗噗……」

兩人的劍意氣旋碰撞在一起,彼此之間相互破滅,不分勝負。

而就在此刻,華天命出劍了。

華天命的手段一向如此,要麼一直不出手,但是一出手便是綿綿不絕,中途絕對不會給對手任何喘息的機會。

「天權劍!」

這是華天命刺出的第一劍!

當這一劍刺出的瞬間,他整個人的氣息頓時驟變,而他手中的那把蝕血劍在此刻也變得極為模糊。

更為詭異的話,華天命這一劍明明是由下至上的一劍,但是卻給羅征一種極為強力的壓迫感,彷彿就像是天壓下來一般的感覺。

「他修鍊的是《天劍》?竟然可以借勢?」

羅征的眉毛一豎。

很顯然,華天命在這一刻,彷彿借用了天道之勢來壓迫自己。

天道蒼蒼,何其博大精深?窮奇人類百萬代也看不透這天!而天之威勢,威力更甚,那蒼天壓下來誰人能夠抗住?

不過華天命似乎藉助了一絲絲天道之勢,但他畢竟實力不夠,便是連天道之之勢的門檻都沒有摸到,只是擁有那麼一點點意境。

但是就是這麼一絲絲天道之勢,一點點意境,也是極為可怕了,竟然給羅征莫大的壓迫感,甚至讓羅征有些喘不過氣來。

「華天命的確很強,但是……所謂借勢,終究是借來的東西,自己無法掌控,而我自己的劍招卻完全在我的掌控之中!」

羅征在此刻沒有選擇後退,而是選擇反手一劍,依舊是基礎劍法,「斬劍!」

簡單地弧形,最基礎的動作,但是這一劍蘊藏的威力,卻超出人們的想象!

大道至簡,殊路同歸,任你千萬般變化,終究脫離不了最簡單的劍招。

「乒!」

兩劍相撞,發出一道脆響。

許多劍客,在一劍沒有佔據上風的情況下都會選擇撤退,然後徐圖更加凌厲的攻擊。

火影之血霧迷情 此刻,兩人卻沒有半分後退的意思。

「乒乒乒乒乒乒乒!」

一個眨眼的時間,兩人就這樣互相拼殺了七八劍,以快打快,讓人眼花繚亂,嘆為觀止。

兩人表現的都十分沉著冷靜,彷彿他們並不是用劍在拼殺,而是面對面坐在一起,對弈這一盤圍棋。

相比比斗場中的兩人,場外的弟子們則是更加緊張。

法寶之仆 武者之中,劍者為王,所以練劍的武者是最多的。

此時此刻兩人互拼之下,青雲宗的眾多弟子更是連大氣都不敢出!有些劍客更是雙手捏著拳頭,額頭上有黃豆大的汗珠子滾落下來。

同為劍客的他們,在觀看之中比斗之中,領悟是最多的!

倘若觀看那些照神至極,甚至更高層面的強者戰鬥,這些弟子根本看不懂,就談不上領悟了。

因為羅征與華天命雖然強,但不至於比他們強悍太多,只要他們看懂了其中的奧妙,對於他們本身也是一種提升,一種領悟,甚至有些劍客會在這種情況下自我突破!

「五十劍……」

「一百劍……」

「一百五十劍……」

「唉……」

華天命傳來一絲嘆息,隨即悄然往後面飄去。

單純的劍招上的較量,他無法在羅征面前佔據上風,所以劍招的比拼已經沒有意義了。

羅征的基礎劍法蘊藏著大道至簡的威力,簡單到極致的時候,實際上就變成了複雜,這兩者並非是矛盾的產物!

所以華天命看不透羅征的「基礎劍法」!

剛剛站定的華天命,將手中的利劍畫了一個圓圈,屢屢真元擴散出來,那真元與劍意相互糾葛在一起,引動手中蝕血劍嗡嗡鳴動。

「煌煌劍種,光暗兩開!吾非豎子,以正道證天!」

龐然氣勢,自華天命的身體之中散播出來,在這一刻,華天命彷彿變了一個人一般,彷彿他是那蒼天在人間的一個代言人!彷彿他是上天之子!

「天權劍!天樞劍!天璇劍!天璣劍!四劍劍種皆開!」 華天命修鍊的劍法,名曰《天劍》,《天劍》並非天階功法,也並非地階功法,甚至也不是玄階與人階中的任何一階功法,因為《天劍》根本就沒有階!

這本功法非常特殊,僅僅只有一副圖,這幅圖便是叫做《天劍圖》。

距今八百七十五年前,《天劍圖》橫空出世,一度在東域之中掀起腥風血雨。

幾大士族,焚天宮,青雲宗,以及散步在東域郡縣之中的各路強者都紛紛出動,為的就是得到這幅《天劍圖》,有傳言這幅《天劍圖》中蘊藏無上神通,若是一朝煉成更是能夠得道飛升!

為了搶奪這幅《天劍圖》不知死了多少英雄豪傑。

最終《天劍圖》還是被青雲宗出手,奪得這本《天劍圖》,後來卻被送入了焚天宮中。

不少江湖武者對此恨的牙痒痒,無奈無論是青雲宗還是焚天宮都不是他們惹得起的,他們萬萬不敢進入焚天宮中搶奪。

但是一年之後,市面上就出現了《天劍圖》的拓印版!而且這拓印版還是從焚天宮內部流傳出來的。

至於為何會有從焚天宮中流傳出來,眾人不得而知,但即使是拓印版,也被那些武者瘋搶!搶不到就花高價買,一張拓印《天劍圖》的羊皮紙價格更是被炒到黃金萬兩!

這個價格對於武者來說並不算啥,但是在老百姓眼中看來也是極為駭人了。

所以不少家族,商人也花高價買來拓印版,自己再進行拓印,然後出售。

可以說當時整個東域的《天劍圖》幾乎是人手一張,所以很快《天劍圖》的價格就開始暴跌,從開始的黃金萬兩跌倒分文不值。

原因之一是《天劍圖》拓印的人太多了,原本也就是一張紙而已。

更加重要的一個原因是,那些武者發現自己根本就無法從《天劍圖》中領悟出什麼《天劍》來……

他們根本看不懂《天劍圖》,也不知道這是什麼玩意。

發覺自己上當受騙之後的武者,自然將這《天劍圖》棄如敝屐,當廢紙一般扔掉了。

從這一點上看來,《天劍》怕是在東域之中流傳最為廣泛的功法。

然而這個功法並非是不可修鍊,只是對悟性和天賦的要求太高,太高。

只不過東域之大,億萬人類,總有那麼幾個異數修鍊成功。

分別是六百三十三年前的朱坤,四百年前的軒轅道一,還有一百年前的敖志遠。

不過這三人天賦雖然高,但依舊只修鍊出三劍,分別是天權劍,天樞劍和天璇劍。

從古至今,這麼多代人,也只有三人煉成,而且也只修鍊出《天劍》中的三劍,可以想象《天劍》有多麼難練了,這也是為何《天劍圖》都爛大街了,卻沒什麼武者選擇這麼厲害的功法的原因,因為一般人根本就練不了!

但是在八百七十五年之後的今天!華天命卻練成了!

「四劍,竟然是第四劍!華天命把《天劍》的第四劍天璣劍給練成了!我勒個去,八百年來第一人啊!」

「真的是!而且華天命似乎不是簡單地修鍊出了第四劍,他似乎要在同一時間使出四劍,也就是說他將四劍融合成劍種,再激發出來,四劍合一!」

「羅征危險了,《天劍》之中的劍法,借用蒼天之勢,每一個能夠修鍊出《天劍》的人,都是上天眷顧的人,可以說是蒼天之子,這四劍一出,羅征必敗!」

「原本以為羅征會更強一些,沒想到在華天命面前,羅征還是沒有機會啊!」

一枚小小的種子虛影,在華天命的面前忽然綻放,隨即自他的頭頂出現了一條細線,那條細線在驟然之間直衝天際,頃刻之間,天空之中出現了一道巨大的氣旋,那些氣旋剛剛出現便朝著地面傾瀉下來。

這股氣旋如同傾注在地面的水銀一般,朝著周圍緩緩地逸散,這些便是天地元氣!

天地元氣在沒有經過武者煉化轉化為體內真元的時候是十分狂暴的,但正因為沒有煉化,在天地元氣之中便是蘊藏一絲天道之勢。

其實武者修鍊到更高的層次,更強大的境界之後,是可以隨意利用天地元氣的。

不過華天命先天大圓滿的階段,是不可能直接利用天地元氣,而《天劍》也不是「利用」天地元氣,僅僅只是「借勢」而已。

但即使是借勢,也足以發揮出十足的威力。

「四劍合一!」

華天命的蝕血劍周圍出現了一道淡淡的劍意虛影,他正是利用劍意,將天道之勢束縛其中,隨即朝著羅征刺了過來。

劍招固然很重要,但是在絕對的實力之下,已經沒有意義了。

這一劍刺出,彷彿,天翻了……

不過華天命的四劍合一,雖然威勢龐大,但是卻與王允的靈魂攻擊不同,並不會給人的神魂帶來傷害。

故而此刻圍觀的眾人只是被這股威勢壓迫的喘不過氣來,但沒有像羅征與王允戰鬥的時候那樣,靈魂受到損傷。

看到華天命的那一劍,有些膽子稍微小一點,意志力稍微差一點的,幾乎都想轉身逃跑,實在沒有正面面對的勇氣!

比斗場外的青雲宗弟子都是如此,可以想象一下比斗場上的羅征了。

在這一刻,羅征彷彿自己步入了一個幻境之中!

飄飄何所似,天地一沙鷗,他一個人站在孤零零漫無邊際的一條海線之上,獨自一人,看到整個天空都朝自己傾覆,重壓而來。

這並非精神層面的攻擊,只是威勢浩大給羅征產生的錯覺而已。

「只是借來的勢,竟然能夠營造出這種效果,好強!太強了!」

羅征手持流光長劍,面對整個天,這如何斗?

換做任何一個青雲宗弟子,在這種狀態之下,恐怕都已接近於崩潰了,只要一顆心出現任何破綻,就會立即落敗,沒有翻身的餘地!

可是羅征的心,早已堅若磐石,莫說這不過是華天命借出來的聲勢罷了,就算是天真的塌過來,他也會抗爭到底!

面對傾覆而來的幻境,羅征體內的真元開始緩緩運轉。

天魔真元順著羅征握劍的手,漸漸的攀爬上去,紫黑色的真元之上,星光點點,縈繞在流光長劍的周圍。

「崩劍!」

羅征自悟出「基礎劍法」之中威力最大的一招。

在此處這一劍的同時,天魔真元上鑲嵌的點點星光驟然之間開始活躍起來!

一點星光綻放出來的湮滅能量,威力已是極大。

但是在全峰大比之前,羅征意外的進入了日月星辰圖之中,觀想的時候卻領悟了增加星光威力的辦法。

星光對撞,能夠將星光的湮滅威力增幅十倍!

「轟!」

兩點星光對撞,彷彿兩顆星星撞擊在了一起,綻放出無法讓人逼視的耀眼光芒。

便是此刻,羅征的崩劍同時刺出。

夾雜著如此洶湧的湮滅能量,隨著羅征的崩劍,一劍轟擊出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