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看著支那軍的損失能有三百人都算不錯的了。這麼樣下去顯然到最後,即使是勝利也是慘勝!」

吉佳良輔一時間很多的思緒湧上心頭,而日軍剩下的幾百人也殺紅了眼,畢竟八百人的隊伍,一下子只剩下了不到三百人,而支那軍的損失遠遠低於自己,這讓日軍無法接受,畢竟他們以前和支那軍交戰從來沒有出現過這樣的事情。

吉佳良輔並沒有阻止這些士兵等同於自殺的行為,吉佳良輔知道他們的內心已經開始瘋狂了,在這樣嗜血的衝動下,已經不是他想要阻止就可以阻止的了的。吉佳良輔的想法就是儘可能的讓這些士兵威脅到318師,讓他們感受一下帝國士兵的瘋狂吧。

「師座,這小鬼不要命了?就這麼傻了吧唧的往前沖?」

「你別管這些二愣子,給我狠狠的打,給死去的兄弟們報仇!」

「噠噠噠·····」機槍再一次噴出了火舌,這些日軍顯然已經把生死置之度外,只想著衝到寶山縣城西城門的下面,具體的衝到下面幹什麼,已經不是他們考慮的了。 面對撲面而來的日軍,318師的戰士們當然不會手軟,這可是割麥子的好機會,這些日軍妄圖用他們瘋狂的行為給318師增加心理的壓力。可是這個時候都已經殺紅了眼,只不過318師的戰士們不能衝鋒而已,否則定然跟這些日軍刺刀見紅。

趙國瑞大聲的吼道:「給老子把這些畜生收拾乾淨了,放過一個老子讓你們少吃一頓肉!」

日軍的進攻雖然看著嚇人,但是已經是強弩之末,進攻被擊潰之後的他們雖然還在往前沖,已經沒有一開始一往無前的鬥志了,看著他們身邊的人不斷的倒下,支撐他們的意志在不斷的崩潰。沒有人能夠面對必死的局面做到坦然面對一切,在殺戮中崩潰是最常見的事情。

死神的腳步在不斷的向前踏進,日軍這個大隊已經無路可逃,他們或是卧倒射擊,或是被子彈打穿身體的某個部位而嚎叫不已,亦或是已經被打的血肉模糊。隨著時間不斷的推移,能夠站起來的日軍已經是越來越少,支撐他們的信念或許就是作為戰死的英雄,能夠得到天皇陛下的一句讚譽?又或者可以去見天照大神?這些只有他們的心中才能給出答案。

終於在兩個半小時之後,已經看不到戰場上進攻的日軍還有誰能夠站起來了,大隊的日軍並沒有被全殲,但是活著的也是受了傷,或許離死也不遠了,又或是需要到後方接受手術了。反正一個有戰鬥力的也沒有了。最後的三百人瘋狂的進攻效果反而不如一開始穩紮穩打來的好,他們的進攻只擊斃了318師不到四十人,這還是因為這些人是開始訓練不久的俘虜的緣故。

這一場戰鬥下來,這些由絕大部分俘虜組成的部隊,終於經歷了一次真正的血與火的考驗,是的,他們戰勝了從前他們認為強大的日軍。甚至犧牲的人數只有不到三百人的代價。這在以前是不敢想象的。可是現在他們不但做到了,而且面對日軍不要命的進攻,他們的心中感到的不是恐懼,而是隱隱的興奮,他們正在通過戰鬥不斷的蛻變著。

尤其是師座王明宇親臨第一線,跟他們一起戰鬥,讓他們覺得有了一種歸屬感,他們被俘虜是他們心中的痛,但是造成這種痛的並不是他們自己,而是他們的長官。被日軍擊潰了一道防線之後,就形成了潰散之勢,人心散了,隊伍自然是不好帶了。日軍幾百人就能輕鬆的俘虜近千士兵,那些士兵並不是沒有戰鬥力,而是看著他們長官的離去,他們的心中已經萬念俱灰。

然後在318師,他們卻看到了另外一幅場景,在這裡,長官的作用是指揮戰鬥,並不是躲在某一個地方指揮,而是親自在前線指揮。這次雖然師座王明宇過來有點突然,但是如果是以前的軍官的話,他們很有可能看到日軍進攻就躲到師部裡面,美其名曰指揮戰鬥,實則就是怕死的表現。

王明宇的這次戰鬥,鼓舞的不單單是西城門這方人的士氣,他鼓舞的是整個寶山縣城全體守軍的士氣。王明宇參加戰鬥的事情很快就傳遍了整個寶山縣城。這種影響力對於士氣的提升是有很高的幫助的。大家都知道,是戰爭就沒有不死人的,但是一個最高將領,如此年輕的將領不畏生死,與部隊同在,這種精神已經讓參加戰鬥的所有人感到振奮。

王明宇笑咧咧的對著西城門的新兵們說道:「兄弟們,你們的表現征服了我,我相信你們在以後的戰鬥中會表現的更加的出色。所有陣亡的兄弟們,每人都有五百大洋的撫恤金。這點心意就算是我王某人對大家做最後的一點補償。國難當頭,身為軍人自當奮勇殺敵,驅除韃辱!」

趙國瑞接著道:「弟兄們,這五百大洋是我318師的老傳統,大家也不要議論,不要驚訝!你們有懷疑是正常的,但是你可以去問問我們老318師的弟兄們。這錢一分都不會經過我們的手,直接發放給他們的家人。這是弟兄們拿命換來的錢,就是死我們也不會佔一分!」

「好!~~~~~~~」底下不知道哪個士兵大聲的吼了一句。緊接著震天的吼聲從西城門上傳來。

西城門戰鬥的開始,也標誌著318師和第九師團、第十二旅團、武田聯隊的日軍交戰的開始,至此寶山保衛戰已經到了最後的時刻,能夠堅持多久?能夠挺住嗎?這些都不得而知,但是318師只要在城裡一天,絕對不會讓日軍輕易的攻破寶山縣城。

天色漸漸的昏暗,黑夜悄悄的到來,整個寶山的氣氛卻是異常的熱烈,王明宇特地安排了一些俘虜和其他城門的一些俘虜交流一下作戰的心得,這些剛剛經歷過戰鬥活著的俘虜,或者說現在318師的新兵們講解著怎麼樣殺敵的過程,整個過程十分的簡單,但是在那些新兵們的渲染下,已經把日軍說的是一無是處,很多其他城門的士兵都已經開始躍躍欲試。

這些城門上的新兵們得知陣亡的兄弟居然還有五百大洋的撫恤金,都驚訝的合不攏嘴,在一旁老兵的證實下,他們終於相信是有這麼一個規定的,而且318師很好的執行了這個規定。這些老兵說,這是他們師座個人出錢,與那些黨國的領袖什麼的並沒有什麼關係。新兵們終於開始把自己當成是318師的一員,而並非所謂的黨國的一員。

這些其實並不奇怪,很多士兵都是替人賣命,並沒有多少的黨派之分。誰給他們飯吃,他們就給誰賣命,這很正常。尤其是他們當了俘虜之後,是王明宇把他們交換了回來,可以說王明宇是他們的再生父母也不為過。而且進入318師之後他們居然待遇比以前還好很多。這樣讓他們有了一種歸屬感。

王明宇的影響力再一次擴大到了一個極致,即便是現在王明宇拉著隊伍單幹,估計不跟他走的都沒有幾個。

吉佳良輔作為這支部隊的指揮官,他知道第一次進攻失利之後,形勢肯定會變得很嚴峻,不過吉佳良輔本來也沒以為憑藉這一個大隊的兵力能夠給城門上的318師造成多大的困擾,他的目的只是試探318師進攻的火力,在吉佳良輔看來這318師的火力雖然很強,但是沒有強大到令他們望而卻步的地步。

不過通過這次攻城,吉佳良輔也看出來了,這次和他交手的,有的很老練,有的很青澀,甚至有一種剛剛上戰場的感覺。吉佳良輔知道,那些人很有可能就是那些俘虜,交換過去的俘虜。

吉佳良輔低聲的咒罵了幾句,他覺得寶宗武與支那軍交換俘虜的舉動實在是太過愚蠢。交換過去的俘虜自然可以形成戰鬥力。這一點毋庸置疑的。真是不知道寶宗武當時是怎麼想的?難道他對自己的計劃就這麼有信心嗎?最後還是被支那軍給耍了。

賠了夫人又折兵,這是吉佳良輔對寶宗武的評價。他認為那些俘虜的支那軍就應該殺光。而不是所謂的交換俘虜。他不認同大日本帝國外面還有被俘虜的人員。吉佳良輔認為這些被俘虜的人員都已經剖腹以謝天皇!

當然跟吉佳良輔這種有點變態的人來說,自然是說不通這些道理的。吉佳良輔看著支那軍城門上的火力,心中不免也有點躊躇,躊躇的原因自然就是他現在並沒有什麼好的方法能夠破解寶山縣城的防守。對於精通攻城戰的吉佳良輔來說,支那軍的這種火力配置,想要攻城的難度實在是太大了。 與狼共處:爆戾總裁的小嬌妻 吉佳良輔可不想自己最後變成一個光桿司令在那指揮眾人戰鬥。

吉佳良輔命令所有的第九師團士兵進入休整狀態,進攻於後天凌晨五點準時發動進攻。至於明天幹什麼?這個吉佳良輔心中自然是有了自己的注意了。

吉佳良輔聯線了松井石根大將道:「司令官閣下,我軍進攻寶山,需要大量的空中支援…」

松井石根大將沉思了數秒之後道:「能不能暫時先避免使用空中力量!」

吉佳良輔直接道:「司令官閣下,寶山縣城防守相當的嚴密,內部越來越穩固,即便我們攻破寶山縣城的某一城門,但是我們能進得去嗎?裡面的這種碉堡暗堡之類的,肯定會讓我軍損失慘重!」

松井石根大將沉思道:「那明天我派航空兵對寶山實施覆蓋性轟炸!」

吉佳良輔道:「謝謝司令官閣下的理解!」

松井石根大將道:「我對你的期望是兩個星期之內拿下寶山縣城。我知道寶山縣城的守軍相當的多,飛機的轟炸效果可能並不是很明顯,所以真正需要依靠的還是自身的力量!兩個星期的時間,我希望吉佳君,能夠好好把握!」

吉佳良輔眉頭微皺,兩個星期的時間說長不長,說短不短。雖然吉佳良輔很想拿下寶山縣城,但是兩個星期的時間實在是有點倉促了。就像今天的進攻,損失了八百人的代價才消滅了支那軍不到四百人。難道要消滅光城門的一萬餘支那軍需要損失兩萬帝國勇士嗎? 吉佳良輔自然不可能把自己弄成一個光桿司令,所以他才請求了空中支援。吉佳良輔的意思是,飛機能夠在人群密集的地方給予支那軍毀滅性的打擊。

不過吉佳良輔沒有想到的是,王明宇的318師對於躲避日軍的飛機有著很深的研究,日軍的飛機要是過來,估計也是雷聲大雨點小,或許會有效果,但是要想取得很大的效果,自然是難度太大。除非他們的運氣極好,每一顆炸彈都能仍到位。只不過這只是一廂情願罷了。須知飛機仍航彈的準度實在是令人不敢恭維的。

318師訓練的必練項目之一就是如何躲避日軍飛機的轟炸,戰爭時期,日軍的飛機可是他們的大殺器之一,犯下的罪行也是罄竹難書。寶山縣城內部可以說是有著很多防空設施,這些設施就是原先王明宇準備抵抗日軍飛機空炸用的,可是日軍的飛機一直沒有過來,讓那些防空設施沒有用武之地。

即便是城門樓上也有著不少的防空設施,雖然搭建的比較簡易,但是至少可以挺過一輪的狂轟濫炸。相對而言,日軍的大炮對於城門的威脅更大。

日軍一般的陸大畢業的學生對於空中力量都有著一種近乎盲目的崇拜,所以在他們心中大炮的威力遠遠趕不上飛機來的震懾人心。畢竟目前的寶山縣城並沒有防空力量。此時的防空武器在哪裡呢?正在海上漂泊呢。

王介領著一大批物資正在美國往中國的航線上。目前在美國傑弗遜的影響力已經大大提高,現在的美國參議院中有著不少的議員都是傑弗森支持的。經過幾年的發展,中勝製藥和中勝軍火,已經成為了美國的巨型產業之一。所以海關等方面,傑弗森是沒有任何障礙的。

最主要的障礙並不在美國,而是怎麼樣進入中國,目前上海一帶的形勢十分的令人堪憂,日軍基本上封鎖了整個海岸線。王介要想把武器運入連雲港的可能性不大。不過現在王介自然不知道國內的情況已經演變到這種地步。他依舊在大海上漂泊著,估計大約在一個月後才能堪堪抵達中國。一個月後估計寶山縣城在不在王明宇手裡也未可知了。

現在想要依靠王介船上的武器自然是不可能了。王明宇知道,這次日軍很有可能沒有了耐心,會動用飛機等終極力量。寶山縣城的表面已經沒有什麼可值得藏起來的東西了。所有的士兵們都在王明宇的安排下開始了寶山縣城轟轟烈烈的隱蔽行動。

如果日軍一進入寶山縣城的話,他們很有可能暫時都找不到318師的影子,但是你要往前一步,自然都會受到阻擊。王明宇的理念就是,即便是城破,也必須在城門有效的殺傷日軍。實在是因為這個第九師團在王明宇的心中留下的印象太不好了。

十月二日上午,上海虹橋機場,日軍某飛行大隊接到了來自派遣軍司令部松井石根大將的直接命令,命令的內容自然就是轟炸寶山縣城半個小時,而且是覆蓋式轟炸。

由於距離比較近,日軍的飛機很快就到達了寶山縣城。飛機的轟鳴聲從遠處響起,王明宇聽到這聲音,就立刻發電讓所有能夠隱藏的士兵全部隱藏起來。被這些航彈給轟到,絕對是無妄之災,能夠避免自然是要避免的。

王明宇也知道,日軍的飛機轟炸也不可能是無限制的轟炸,至少日軍沒有奢侈到如此的地步,否者這仗根本就沒有辦法繼續打下去了。

「轟!~~~~~~」寶山縣城隨著第一聲的炮響之後,開始了他們半個小時的轟炸,轟炸的過程十分的簡單,就是一排接著一排的炸彈往前仍,所謂的覆蓋式只能講一個大概的過程,其實能夠有一半就已經很不錯了。不過從飛機上看去,下面的情景還是很壯觀的。

這些飛行兵們並沒有找到幾個支那軍,讓他們很少困惑,不過得到的命令是見人就炸,覆蓋式攻擊。或許看到城門上那些機槍有點怵,飛行兵們自然而然選擇了視而不見。開始朝著寶山縣城的內部繼續轟炸而去。318師城門上的人看著飛過去的日軍還詫異的互相看了看,這小鬼子怎麼不往下扔炸彈啊?那些飛行兵各個都是人精,自然不會傻了吧唧把這些機槍手給惹怒了。隨便向天空掃射,萬一打中了自己,那就是機毀人亡,基本沒有第二種可能性的。

半個小時的轟炸很快就過去了,飛行大隊的飛機在空中盤旋了一陣,威懾一下下面的支那軍之後他們就開始返航。

「給我電令所有部隊,抓緊時間搶修工事,務必趕在敵人進攻之前給我把東西全部修好了!」王明宇聽不到轟炸之後第一時間命令通訊兵發電。

收到消息的各位自然不敢怠慢,迅速的搶修工事,把一些誤傷的傷員抬入了野戰醫院之內進行救治。想象當中的日軍進攻並沒有到來,讓王明宇一陣的納悶。

「這個吉佳良輔真是有點神出鬼沒的意思啊!」王明宇口中說道,「這老鬼子我以為他進攻,他卻不進攻,敢我玩心理戰?」

吉佳良輔自然就是想玩的心理戰,他把進攻放在明天凌晨的意思其實不言而喻,就是讓支那軍把精力全部放在等待他的進攻上,消耗支那軍的戰鬥熱情。

通常情況來講,飛機轟炸過後,日軍必然是要猛攻,但是吉佳良輔反其道而行之,使得王明宇也暗暗吃了一憋。心理戰成功嗎?效果自然是有,但是不大。

318師原本就是參與防守,城門上只有留點哨兵觀察著日軍的動向,自然而然就能夠洞悉日軍的行動,即便日軍在快速,他們也不可能通過318師的射程。城門上的八挺重機槍和許多的輕機槍、AK可都不是吃素的。短時間之內絕對可以形成一個縱橫交錯的火力網,掃腿日軍的進攻。

等待日軍自然需要耗費精神,實際上,絕大多數人都以為日軍要進攻。王明宇只是不確定日軍會在哪個城門進攻,現在日軍兵力很多,無論從哪個城門進攻都不會覺得奇怪。只不過四個城門的守備力量也是差不多,自然可以堅持。

吉佳良輔可謂是把心理戰運用到了極致。他一路不斷的調動著部隊,又擺開一副要狂攻的樣子,王明宇收到了來自東南西北四大城門的消息,稱日軍蓄意進攻。王明宇自然靜觀其變,想看看日軍到底會進攻哪個城門,結果等了半個多小時居然沒有聽到槍聲。

王明宇就知道這個吉佳良輔可能玩的是心理戰,於是果斷下命令讓全軍開始輪休,只需要負責警戒就可以了。吉佳良輔開始的戰術卻是是成功的,只不過後來,318師在看他們來來回回的調動,有一種看戲的感覺,吉佳良輔自以為感覺良好罷了。

就這麼來來回回的折騰著,日軍自然也是累了,吉佳良輔很愜意的坐在師團指揮部內,想象著支那軍那種心驚膽顫,忙忙碌碌的樣子,嘴角露出了一絲微笑。他喜歡這種把敵人玩弄於鼓掌之中的感覺,吉佳良輔很欣賞的就是中國一句古話叫做『不戰而屈人之兵』,這是他一直追求的目標。

整個十月二日,只有日軍的飛機在寶山縣城進行著近半個小時的轟炸,再也沒有一點戰鬥的痕迹。但是318師的人都知道,敵人的進攻是不會停止的,或許下一刻敵人的進攻就會開始。

夜晚或許是整個一天中寶山縣城最美好的時光。夜晚的日軍不敢攻城,夜晚的寶山縣城也是只留下一些士兵作為觀察哨,大多數士兵都是可以休息的。人多自然有著人多的好處,可以輪換,可以輪休!這些都是以前只有區區幾千人的318師很少得到的待遇。

「這次敵人沒有進攻,看來這個吉佳良輔和他的第九師團還學會和我們貓捉老鼠了,但是他們不是貓,我們更不是老鼠!想和我們玩這個遊戲,就看他第九師團能不能承受得住這個代價了!」王明宇一臉剛毅的看著眾人說道「師座,這小子想啥呢?每次不都是飛機炸過之後,然後開始進攻嗎?今天都等了他半拉小時,結果什麼反應也沒有,實在讓人很是鬱悶啊!」姚子青率先說道「誰說不是呢?這小鬼子居然跟我們玩這一套,不過幸虧師座你提醒我們,不讓我們就跟鬼子在那大眼瞪小眼了。」張德恩嘿嘿一笑說道「是啊,後來在看看那鬼子傻了吧唧的在那走來走去,我都感覺想笑,把我們當傻子,殊不知他們自己就是個夲貨!」吳培林哈哈一笑道其餘眾人皆是笑呵呵的,王明宇道:「日軍的進攻自然很快就會到來,今天不進攻,明天肯定進攻!他吉佳良輔既然喜歡出其不意,很有可能就會天微微亮的時候選擇進攻,因為那個時候是人最疲憊的時候,他自然想打我們一個措手不及。」 十月三日凌晨四點三十分,日軍那邊突然開始有了動靜。

十月三日凌晨四點四十分,日軍開始有秩序的進入陣地。

十月三日凌晨四點五十五分,日軍儼然做好了工程的準備,所有的彈藥都已經準備就緒,只等師團長吉佳良輔親自下達攻城的命令。

凌晨五點,一聲巨大的炮聲在寶山縣城西城門響起,緊接著機關槍、步槍夾雜的聲音開始傳入每一個人的耳中,日軍的進攻正式拉開了序幕。吉佳良輔自以為會打支那軍一個措手不及,哪裡想到318師早已經準備就緒,等待著日軍的進攻。

雙方一拉開架勢,吉佳良輔就感覺這次好像要失算,因為支那軍完全沒有那種被突然進攻的慌亂,而是井然有序的組織著反擊,雙方的這種進攻自然不會有太大的傷亡,畢竟距離太遠。

寶山縣城門上的重機槍根本都沒有開始開火,畢竟日軍沒有衝鋒,這樣過多的浪費重機槍的子彈實在是有點浪費。

凌晨五點也就是天微蒙蒙亮的時候,早晨的涼氣早已經被熱火朝天的戰場所取代。西城門的戰鬥剛剛打響,王明宇坐鎮中央師座,又收到了來自東城門的消息。東城門的日軍已經開始發動進攻。

緊接著南城門開戰的消息也傳到了王明宇的耳中。現在只有北城門沒有戰時,為什麼偏偏北城門沒有戰事呢?這個問題值得推敲,但是目前來看,日軍顯然沒有明確的針對北城門的想法。

北城門相比於其他三個城門最大的特點就是密林環繞,曾經天真谷次郎少將率軍攻打過北城門,但是無功而返,損兵折將。北城門的戰場實在太小,吉佳良輔自然沒有把進攻拖入到北城門,相比而言,吉佳良輔更願意把兵力投入到其他幾個城門之中。

北城門的姚子青當然是鬱悶異常,其他人都打的熱火朝天的時候,北城門卻是一點動靜沒有,姚子青還真希望小鬼子能發狠一次,來給北城門增添點人氣。可是吉佳良輔就是沒有這個打算。或許他還有別的打算?這些自然不是姚子青能夠想到的。現在的北城門相比於其他三大城門,顯得尤為的冷清。不過姚子青欣喜的是,戰士們這種好戰的心裡。

跟以前相比的話,現在的姚子青覺得一個天堂一個地獄,以前都只有*不得已才和日軍死磕,但是現在巴不得日軍來進攻,多殺點日本鬼子才好!姚子青現在手下也算兵強馬壯,可惜暫時無用武之地,當然著急了。自從加入318師以來,姚子青才打了一場真正酣暢淋漓的大仗,讓姚子青頓時覺得整個人都輕飄飄的。原先就是一個營長,沒有想到不但絕處逢生,而且現在都是副旅長了。這速度也忒快了。

吉佳良輔看著西城門那是不是噴出的火舌,心中也是異常的煩躁,現在能用的方法都用了,只不過收效不是很大,不過吉佳良輔自然不會著急,兩個星期的時間足夠了,前期只能這麼消耗著,支那軍畢竟人數處於劣勢,他們唯一的依仗也只有他們的城門。

可是就是一牆之隔,兩邊的優勢就顯而易見。吉佳良輔真想著,自己在寶山縣城上,看著下面是支那軍進攻,那樣他才更有殺敵的快感。可是現在,雖然支那軍也有損失,但是總的來說損失最大的還是他的第九師團。

前天晚上出師不利,一下子就損失了一個大隊的帝國勇士。整個大隊八百二十二人,僅僅受傷了二十一個人,其餘的全體陣亡。吉佳良輔雖然不在意,但是畢竟是他手下的兵,說不心疼那也太假了。吉佳良輔表現的自然是豪氣雲天,可是內心深處只有他知道,當時的情況已經不是他能夠控制的了,當然的日軍已經殺紅了眼。即便是吉佳良輔下命令也只會影響士氣。所以吉佳良輔並沒有阻止。

在吉佳良輔想來,那八百人不要命的衝擊,很有可能給支那軍造成一定的困擾甚至是視覺上的衝擊,畢竟戰爭除了比拼物資、武器和實力之外,還有勇氣。沒有一支軍隊能夠承受住那麼多次不要命的衝擊吧?吉佳良輔雖然內心嗜殺,但是也不得不說這支支那軍的意志是相當的頑強。

如果說是一般的新兵,自然內心會起波瀾,畢竟沒有誰看到人不要命的朝著自己衝過來心中不會發憷,那種眼神,嗜血般的眼神就是對對方的一種有效的殺傷。可是這批新兵卻是不同於一般的新兵,這些新兵大多都是受過日軍戰俘營的侮辱、打罵甚至是一些人體試驗之類的事情。他們的內心早已把這些進攻過來的日軍當成一群畜生。對待畜生和對待人之間的區別自然而然的就不同了,新兵們看著不斷倒下的日軍,眼中更是閃爍著興奮的光芒。

而318師的老兵們更是在這些天都見慣了日軍這種瘋狂的衝擊,也許吉佳良輔不知道,野堪一郎率五千之眾強攻羅店,天真谷次郎率八千之眾強攻北城門,黑岩義勝率五千之眾強攻西城門等等等等,這些老兵們早已經司空見慣了。絲毫沒有被這小小的八百人而有絲毫的懼意。

戰鬥依舊在進行著,到處都可以看見屍體,日軍的進攻依舊威力不減,而寶山縣城的防禦更是固若金湯。吉佳良輔不斷的看著場面上的形勢,本來已經準備好攻城的雲梯現在已經不知不覺的被忘到了腦後,吉佳良輔覺得現在的時機根本不成熟,他沒有聽說過要付出多少代價才能攻進寶山縣城。如果他有前人的經驗的話,那麼他就會知道,五千人一次的衝擊,兩輪之內肯定能拿下寶山縣城西城門,甚至於寶山縣城的每一個城門。

可是吉佳良輔並不知道需要付出這麼大的代價。所以現在吉佳良輔依舊在猶豫著,戰鬥已經在雙方互有來回的射擊中度過著,吉佳良輔感覺不到機會,暗自感嘆:「看來要攻入寶山縣城還得有一段時間的才行啊!」

要是寶宗武或者藤田進聽到吉佳良輔的這種感嘆,會不會把牙笑到肚子都不知道,這兩位師團長可是都深受其害的。最後不得已才下令強攻,沒有想到這種強攻才是他們的唯一出路,只不過這兩位師團長怎麼可能把這麼丟人的事情上報給戰區呢?所以吉佳良輔沒有經驗自然也是很正常的,何況他剛才帝國大本營出發來到中國,僅僅一兩天的功夫,就直接面對318師,想總結經驗都來不及,只能根據一些情報大致的分析一下。

事實上,作為陸大畢業的高材生,吉佳良輔很是看不起這種人海戰術。畢竟靠人這麼堆積的往上沖,顯然不符合強大的大日本帝國一貫的作戰風格。

吉佳良輔搖搖頭,看來今天很有可能要無功而返了,支那軍的防守可謂是密不透風,想要短時間之內破城的希望不是很大。吉佳良輔現在的進攻只能是不斷的消耗著對方的力量。可是事後結果統計下來的數據,讓吉佳良輔也很糾結,不知道自己的命令是對是錯了。

不過吉佳良輔不知道318師的傷亡情況,他一直覺得318師的傷亡應該和自己差不多。所以吉佳良輔還是一貫堅持的執行著自己的作戰方針,通過這些戰鬥不斷的消耗著守城的兵力。

一旦消耗到一定程度的話,那麼對於寶山縣城,吉佳良輔認為那是唾手可得,畢竟他的人數遠遠多於寶山縣城的守備力量。

吉佳良輔也不得不承認,雖然318師跟他狂妄,但是他目前確實也沒有什麼好的辦法,雖然吉佳良輔很想一股腦的全部衝進去像砍瓜切菜一般的把這些可惡的支那軍統統的死啦死啦滴,可是那樣做的代價實在讓吉佳良輔無法承受。一萬人?兩萬人?真的不知道要犧牲多少,才能拿下寶山縣。他也不得不承認,這是自出道以來,在整個支那戰場上遇到的最兇悍的部隊,而且沒有之一。

要是以前的話,吉佳良輔一萬人攻城,即便有兩萬支那軍,吉佳良輔一點都不懼,甚至自己帶的一萬人很有可能把支那軍嚇跑,絕對不會發生像318師這種主動招惹自己的事情。怪事年年有,今年吉佳良輔給碰上了…王明宇看著日軍的動向,搞不明白日軍為什麼這樣慢慢悠悠的進攻,按照道理來講,日軍自然是焦急無比的,沒有想到這個新來的吉佳良輔不但為人狠辣,作戰還有自己的一套。想要不斷的消耗自己?還是麻痹自己,好讓他做最後的一搏?

現在時間就是生命,蔣委員長不惜一切代價利用部隊不計代價的犧牲以換取時間、空間,這麼做的目的只有一個,那就是讓日軍囂張的三個月滅亡中國的計劃破產,讓全世界都看看日軍的笑話,看看他們是怎麼自己扇自己的耳光的。 日軍進攻寶山縣城雖說是兩軍對壘,但是現在看來更像是饒痒痒一般,對於寶山縣城的威懾力實在不大。與之前的第三師團和第十一師團的進攻套路完全不一樣,這樣的情況讓人感覺到有一絲詭異,但是細細想來,這次日軍進攻看似緩慢,實則實在消耗城門的軍需物資等等,不過這些都只是王明宇等人的猜測,具體的想要知道日軍的目的自然是不可能的。

說起來日軍有著整個淞滬戰場作為後備,物資源源不斷,除了大本營的計劃要三個月拿下中國,否則他們完全可以不費吹灰之力困死318師,這樣不但可以把傷亡減少到最低,也可以循序漸進,穩紮穩打。然而大本營的計劃是那麼容易更改的嗎?松井石根大將也想著能耗死這個讓帝國兩個師團都吃鱉的部隊,可是現在計劃就是計劃,不會因為戰場上出現了一些意外就臨時更換計劃的。

最重要的就是日軍已經向全世界宣布了這個計劃,現在的大本營想要更改計劃,他自己都丟不起這個人,不然何苦要源源不斷的增兵上海呢?十萬人的增兵對於帝國來說也是一筆不小的開支。十萬人的吃喝拉撒全得帝國負責。日本也不是那種物資物產富饒的國家。此次進攻中國,幾乎舉國之力,自然是越快拿下越好。

相比而言,雖然318師是中國的軍隊,但是被圍困在寶山縣城之中,所以318師的物資則是用一點少一點。如果說以前是利用寶宗武的一點心思還可以運進一批物資進來的話,現在在想要運進物資,除非空投,否則再也沒有別的可能性。可是空投的能投多少?日軍的防空炮、防空機槍難不成都是擺設嗎?顯然不是。他們不能任由中國的飛機在寶山上空盤旋的。一旦被日軍察覺,這飛機能不能回去就兩說了。飛機對於黨國的重要性不言而喻,自然不會在這個時候輕易的拿出來作為運輸使用。

作為整個攻佔寶山縣城計劃的指揮官吉佳良輔卻不知道寶山縣城的物資能夠支撐多久,那一次寶宗武雖然說了個大概,但是他們並不能確定支那軍運進了多少的物資,能夠使用一個月?還是兩個月?但是吉佳良輔中將的任務是兩個星期之內拿下寶山縣城。現在看來,第九師團兩個星期拿下寶山縣城的難度著實很大。

與之前的信心滿滿不一樣,吉佳良輔親身感受一下寶山縣城的防禦力之後,不得不做出調整。他已經很認真的思考著怎麼樣能夠拿下寶山縣城,或許機會只有一次,就看吉佳良輔能不能夠把握住了,畢竟時間只有兩個星期,現在已經過去三天了,也就是說留給吉佳良輔的時間只有十一天了。

雖然松井石根大將給吉佳良輔的時間是兩個星期,但是松井石根大將並沒有抱多大希望,難不成兩個星期攻佔不了寶山縣,吉佳良輔就得帶著他的第九師團走嗎?顯然是不可能的,松井石根大將對於寶山縣城可謂是頭疼之極,目前整個上海派遣軍中,只有第九師團的戰鬥力是最強的,他們都完成不了的任務,難不成要交給別的師團?別的師團一旦聽說這樣的情況,那還不得自己掂量掂量是否能夠拿下寶山縣城,未戰先怯已經是輸上一籌,自然不能再指望他們了。

吉佳良輔對於318師還是帶著一股勁去的,畢竟318師的叫囂,現在已經在整個上海派遣軍中成為了一個不是笑話的笑話。如果是一般的國-軍的話,那自然成了笑話,不過現在是318師,所以這個笑話並不好笑。俗話說的好,沒有那金剛鑽,不攬那瓷器活。318師師長王明宇已經是被日軍公認的淞滬戰場第一號危險人物。任何和318師交戰的日軍都有一點點的想法,這個想法是好是壞,只有他們心裡清楚了。

消耗318師的軍需物資只是吉佳良輔的目的之一,他正在通過這段時間,想著如何破解寶山縣城的城門的方法。其實城門很好破,突擊爆破很容易就會將城門給打開,但是城門打開之後怎麼樣衝進城門呢?這個問題吉佳良輔思考了許久也沒有個結論。

吉佳良輔鬱悶的是現在能夠強行進入寶山縣城的話,首先面對他的就是如何大規模的入城,支那軍只要在城門架設幾挺重機槍,周圍埋伏點人的話,那麼那麼小的一個城門想要進去實在是難度夠大。所以說只有佔領城門,已城門為依託才是王道。

即便是能夠強行入城,站穩腳跟,那接下來面對的也是支那軍的巷戰。說實在的,巷戰對於吉佳良輔來說可謂是一點弱項。寶山縣城裡面的地形他不熟悉,再說了現在的寶山縣城已經炸的炸,毀的毀。完全不是以前地圖上標註的那樣,318師在裡面已經整整呆了一個多月,所有的工事什麼的都已經在城內搭建好了,戰場上知已知彼才能百戰百勝,面對諸多未知因素,吉佳良輔只能感嘆難度實在太大。

「看來必須是先佔領城門高地,否則代價只會越來越大!」吉佳良輔心中下了一個結論。

吉佳良輔師團長上次請求飛機支援的一個目的就是為了破壞寶山縣城城內的設施,讓支那軍在寶山縣城內構築的攻勢或者一些依託屏障給炸掉。為攻破寶山縣城做準備。這樣才能儘可能小的減少傷亡。現在退縮自然是不可能的,畢竟不能因為傷亡而停止大本營的進攻計劃。

松井石根大將原本是不樂意飛機轟炸寶山縣城的,畢竟他的侄女還在人家手裡,他深怕觸怒對方,對方拿他侄女泄私憤,那松井石根大將會發瘋的。但是迫於帝國大本營的壓力,松井石根大將也不能因為他侄女的一己之私,置整個帝國的顏面於不顧。所以松井石根大將才忍痛下達了這個命令,他當時只能祈求支那軍把他的侄女當做一個籌碼,好好的給與保護。

事實上318師也是這麼做的,王明宇並沒有拿松島空當籌碼的意思,王明宇現在已經覺得松島空的作用基本發揮了。日軍一個月多月的時間都沒有用飛機轟炸,直到前兩天才大規模的轟炸了一次,而且最近也沒有在出現飛機轟炸的情況。王明宇知道這一切都是李賢宇帶回來的那個日本女人的功勞。所以王明宇認為松島空最後的一點價值就是跟日軍換取一批物資,或者俘虜。就看日軍捨得還是不捨得了。不過松井石根大將作為淞滬地區派遣軍的總司令,這點權利應該還是有的。至少可以力排眾議吧。否則這個派遣軍總司令當的也實在是太窩囊了點。

吉佳良輔從一開始就感覺寶山縣城是有漏洞的,但是這個漏洞在什麼地方,他始終不得其門。他想過很多的方法,但是都被他否定掉了。寶山縣城的爭奪戰就這樣不溫不火的進行著,吉佳良輔一直沒有做強攻的打算,雖然強攻目前來說是最好的選擇。

時間很快就過去了三天,這三天之中。吉佳良輔發動的進攻大大小小得有十來次,但是很少衝鋒。雖然傷亡人數也是很多,但是好像吉佳良輔並沒有太在意,依舊我行我素,好似日軍根本不著急進攻寶山縣城一般,這樣的事情讓318師也感覺到現在這種情況對於318師來說,簡直就是一點挑戰性也沒有。

天古一雄少將作為第十二旅團的指揮官來說很是生氣,畢竟如果一直這樣打下去的話,什麼時候是個頭呢? 花開說愛你 他的第12旅團在三天的進攻中損失一千人。而天古一雄感覺支那軍連一百人的損失都沒有。這種憋屈的感覺讓天古一雄不得不去找吉佳良輔師團長商議一下對策,如果在這樣下去的話,天古一雄會不會發瘋他自己都不知道。

第九師團指揮部內,吉佳良輔中將和參謀長中川廣大佐正在研究對策,看樣子好像已經有了眉目,兩人的臉上都掛著一絲笑容。外面有士兵報告第十二旅團的旅團長天古一雄少將來了。兩人對望了一眼,都知道天古一雄來這是幹什麼的。

天古一雄整理了一下自己的著裝,待吉佳良輔中將叫他進去之後,天古一雄先是立正恭敬的喊道道:「師團長閣下!」

吉佳良輔點點頭笑道:「天古君,來來來,這邊坐下!我正要找你呢!」

天古一雄致謝之後,坐在了會議桌旁邊的椅子上,吉佳良輔說道:「天古君此次前來是有什麼事情嗎?還是你們那邊有什麼好消息了?」

天古一雄臉色有點尷尬道:「師團長閣下,支那軍的防守無懈可擊,我們這麼一味的與之消耗,我軍的傷亡不斷的增加。而支那軍那邊的傷亡要遠遠小於我軍,我覺得這樣下去,結果是支那軍樂意看到的。」

吉佳良輔中將和中川廣中將一笑,看來他們是猜對了,天古一雄少將還真為這事來的…PS:殘陽群:112660862,有空的兄弟們進來聊聊哈! 吉佳良輔看了看天古一雄少將反問道:「那天古君覺得先階段應該怎麼做?」

天古一雄誠懇的說道:「我覺得師團長閣下應該全力進攻,不應該給支那軍有任何喘息的機會。持續不斷的進攻之後,支那軍的防線必然崩潰。到時候我們就可以攻入城門,一舉拿下寶山縣城!」

吉佳良輔不答又問道:「天古君和寶宗武中將呆過一段時間吧?」

天古一雄疑惑的點點頭,他不知道吉佳良輔這個時候為什麼突然問起這個?

吉佳良輔笑道:「第十一師團強攻寶山縣城西城門的事情你應該知道的吧?」

天古一雄臉色一變,低聲道:「是的,師團長閣下,寶宗武中將曾經跟我提及過,帝國的黑岩義勝少將在那次戰鬥中,隕落了!」

吉佳良輔提高聲音道:「隕落的不僅僅有黑岩義勝,還有我大日本帝國五千勇士。而支那軍損失了多少?僅僅一千多!你算過這樣的傷亡比例嗎?你覺得一味的強攻對於這支支那軍來說有什麼意義嗎?即便是強攻成功,我軍的損失又會有多少?」

「我…」天古一雄啞口無言。

「我承認強攻是攻入寶山縣城為數不多的方法之一,但是我們要想想,現在離司令部給我們的時間還有十天。這十天之內拿到我們一直強攻寶山縣城嗎?是你的第12旅團作為先鋒?」 蜜寵辣妻:老公輕一點 吉佳良輔冷笑道「師團長,第12旅團恐怕無力持續的進攻!」顯然這個時候的天古一雄也意識到強攻給自己帶來的後果,難不成真的把整個第12旅團全部留在這裡嗎?顯然天古一雄不甘心。

「如果攻下寶山之後,我第九師團加上你的第十二旅團三萬餘人最後能剩下多少?兩萬?還是一萬?還是五千?難不成天古君覺得最後我們要用這樣的勝利去換取軍功嗎?」吉佳良輔嚴厲的問道「師團長閣下,那我們現在該怎麼辦?這樣下去也不是辦法啊?」天古一雄無奈的說道,顯然是認同了吉佳良輔中將的說話,即便是不認同又能怎麼樣?他不是最高指揮官。

「天古少將,我想問問你戰爭中最重要的是什麼?」一旁的中川廣問道「最重要的是實力!」天古一雄想都不想直接回答道「除了實力呢?」中川廣又問道「這個……」天古一雄不時不知道怎麼回答,除了實力?那就多了,運氣?好像也算一種吧,戰術那肯定也算一種。

「天古少將我告訴你,在戰爭中,除了所謂的實力之外,最重要的是戰術和節奏。現在我軍與支那軍對壘,戰術方面暫時沒有什麼好的方法。那麼節奏掌握在哪一方手裡對於我們來說很重要。強攻作為一種手段非萬不得已是不需要使用的,現在戰爭的節奏掌握在誰的手裡,那麼這次戰爭的主動權就掌握在誰的手裡,我們現在的進攻,雖然是不斷的消耗著對方的實力,我軍也有傷亡。不過長期如此的話,支那軍一定會認為我軍必然就是這個套路,到時候出其不意攻其不備,即便是要強攻,自然也會取得意想不到的效果!」參謀長中川廣一臉嚴肅的說道「原來如此,中川君的見解真是獨到啊!」天古一雄一臉笑容的說道,雖然他的心底覺得這個跟廢話是差不多,但是表現出來的自然是大加的讚賞。

「不錯,目前跟支那軍交手,我軍處於劣勢,不過這只是相對的。畢竟我軍是處於進攻狀態,如果是在平原對決,這些支那軍又怎麼會是我大日本帝國的對手呢?但是現實是我們不可能把他們拖入平原對決的。但是我軍的人數比支那軍多出不止一倍,物資供應更是源源不絕。所以支那軍跟我們消耗那是耗費不起的。現階段我軍的進攻受到阻礙,不過我相信很快就會有轉機的。」吉佳良輔自信的說道「我和師團長正在研究破敵的方法。支那軍最大的依仗就是城門,我們現階段最主要的任務就是儘可能的破壞支那軍的城門防禦工事。」中川廣說道「可是支那軍的城門防禦工事不斷的破壞不斷的加固,我軍這樣不是徒勞無功?浪費的是我們的時間。支那軍顯然不會著急。」天古一雄問道「或許是這樣,吉佳良輔閣下的意思是儘可能的破壞,讓支那軍修建。我軍的目的不是單純如此,我軍最終的目的是佔領一座城門,以此為依託,攻擊整個寶山縣城。」中川廣把他和吉佳良輔中將商議的最終結果說了出來「哦?不知道師團長的目標是哪個城門?」天古一雄心裡把這兩個人罵了個遍,一直再說強攻怎麼怎麼不行,到頭來還不是強攻一個城門,什麼玩意。

「師團長把目標定在了南城門!」中川廣可不知道天古一雄心裡想什麼,按部就班的說著「這…師團長閣下,我覺得南城門的空間不利於我軍大規模的展開,根本就不利於我軍的進攻實施,支那軍在南城門的守軍,顯然也沒有東西城門的力量多,他們也正是看到如此的情況吧。」天古一雄很是好奇,為什麼把目標定在南城門,而不是東城門或者西城門。

「嘿嘿,這麼多天來,我軍都是白天進攻,支那軍以為我軍不善於夜戰,夜晚的防禦稀鬆平常…」中川廣也不回答天古一雄的問題,只是說了說白天和黑夜「師團長的意思是?」天古一雄眼睛一亮,連他自己都沒有想到會在夜晚發動進攻,支那軍自然是更不可能想到,也的確,進攻這麼多天以來,都沒有一次是在夜晚進攻的。

「我的計劃就是利用雲梯多路進攻,一舉拿下寶山縣城南城門,已南城門為依託,展開攻勢,逐步蠶食支那軍在寶山縣城的力量!」吉佳良輔中將把心中的想法說了出來「師團長準備用多少兵力?」天古一雄問道「兵力絕對不會少於五千,不過兵力的調動不能讓支那軍看出端倪。否則攻城的難度會大大增加。」吉佳良輔中將想了想說道「可是南城門的守軍雖然少於東西兩個城門,也有至少兩千五百人,我軍五千人進攻是否有點少了?」天古一雄又問道「五千人是底線,儘可能多的調集兵力往南城門,從現在開始以東西城門調度為名,在未來的一個星期之內,給我集結至少五千以上的人馬到南城門,行動一定要迅速。絕對不能讓支那軍看出我軍把調度過程中得一批軍隊留在南城門。我軍的進攻時間就定在十月十號的夜裡九點。務必在凌晨三點之前強行攻佔南城門。」吉佳良輔中將帶著一絲決絕的說道「天古少將,師團長忍了這麼久,做了這麼多的準備,其實就是為了一舉拿下南城門做準備!」中川廣也是笑臉說道,吉佳良輔中將點點頭,一臉欣然接受的樣子。其實這些都是他們剛才商量出來的結果,這幾天這麼進攻寶山縣城實則無奈之舉。現在到成了運籌帷幄了。

天古一雄自然是不知道這些,一臉興奮的點點頭道:「師團長閣下的計策相當的高明,這次計劃成功的可能性相當的大,夜晚雖然不利於我軍進攻,但是也不利於支那軍防守。一旦我軍登上南城門之後,支那軍的肉搏戰顯然不會比我軍強!」

吉佳良輔中將點點頭道:「別的支那軍我覺得不如我軍,但是這支支那軍相當的詭異,我覺得我們還是要做好充分的準備。到時候幾大城門必須同時發起進攻,務必不能讓城門的支那軍有增援的可能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