蒼天殺陣、煉魂幡兩貨飲酒已醉,搖搖晃晃的在邊上飛著,看起來要掉落未掉落的樣子,很是滑稽可笑。

古葯鼎中,還有十分之八的狗肉。

剛才流音戰隊的眾女,都到了承受的極限,也只能吃上五、六碗而已。

每一塊狗肉中的所蘊含的藥力,逆天驚人,不是一般修士可以承受得了。

楊雪瑤此時已經吃了有數十碗,但依舊沒有一點變化。

她是楊女帝的神念分身,自然非同凡響了。

「來,江寂塵,干一杯!」

楊雪瑤舉起酒杯與江寂塵碰了一下道。

二人一人飲而盡。

「說來,本女帝已經有數千年沒有這般吃過東西了!」

「我跟說,我那真身呀,自從你這傢伙掛了之後,一天到晚就只知道修鍊,根本不懂得生活。」

「想起來,上次這般大吃特吃的時候,還是和你前世一起歷煉之時呢。」

楊雪瑤此時有些醉意朦朧地道。

事實,達至楊雪瑤的境界,要醉是很難的。

但現在是酒不醉人人自醉。

借著醉意,暢所欲言。

「沒道理呀,那個笨蛋不是個吃貨么?她怎麼忍得住不吃?」

江寂塵吞下一塊狗肉問道。

「是呀,她就怎麼忍得住不吃呢?不過,女帝真身似乎說過一句名言,要化思念為動力,努力修行,誓斬敵人,為你報仇。」

楊雪瑤說道。

「為我報仇!」

江寂塵內心驀然一震。

內心的堅硬漸而軟柔,但最終沒有多說什麼。

此時舉杯,飲盡杯中酒。

「雪瑤,你等著吧,我再臨九天,助你邁入帝王境!」

江寂塵只在心中輕輕的自語。

而二人,一邊飲酒一邊吃肉。

不知不覺,古葯鼎中的狗肉已經吃了一半。

楊雪瑤此時也渾身蒸騰著熱氣,顯然也到了極承。

她畢竟只是一道神念分身,不是真身。

「行了,今晚終於吃得痛快了,本女帝要休息了,小子,你要不要來為本女帝暖床、侍寢呢?」

臨走之際,楊雪瑤調戲江寂塵道。

江寂塵聽到楊雪瑤囂張、挑畔的話,差點忍不住抱起她,立刻來一場征服之戰。

「哈哈開玩笑啦,本女帝先煉化藥力再說!」

「啵!」

我的超級莊園 楊雪瑤奔放的開口,然後奔放的江寂塵唇上親了一口。

然後才閃身跳入噬毒珠碎片空間的庭院中。

「靠,被楊惡女調戲了。」

江寂塵摸摸嘴唇,上面還有餘香、溫熱。

但隨之,他的臉上也露出了溫柔的笑意。

今晚,楊雪瑤可向他吐露了不少心聲。

前世,這惡女太高傲、高冷,明明那麼喜歡他,卻非要裝作強勢要讓他屈服的樣子。

今世,無論你多高傲、高冷,再怎樣的高高在上,皆由本尊來征服吧。

哪怕你是女帝,在本尊眼中,跟一個小女孩沒有任何的區別。

江寂塵獨自飲酒,心中暗語。

而古葯鼎中,還有一半的狗肉。

但江寂塵根本沒到承受極限,狗肉一塊一塊的入肚。

《源字古經》也同時運轉,以恐怖的速度煉化著狗肉中的藥力。

很快,餘下的狗肉,甚至連狗肉湯都已入了江寂塵的肚子中。

只是吃著狗肉、喝著酒的時候,江寂塵會懷念起幽夢和花小鈴。

她們兩個從六道幻界,進入了天道界。

現在不知如何了,在哪一重天中?

如今,自己也進入天道界了,但需要第一重殺到第八重天去,要找到她們,也並不容易。

其實,歸根到底還是因為自己還不夠強大。

江寂塵本是在想著事情,但這時候,卻又有戰隊殺上門來了。

鶯鶯 於是,接下來的一個月時間,江寂塵連斬滅了三十個戰隊。

所來的戰隊,江寂塵都沒有絲毫手軟,全部斬盡。

他需要來一次震懾!

當一個月,戰隊玉牌中積分排名刷新時,恐怕會引一起場風暴。

史上最弱的流音戰隊,短短一個月,獲取三萬戰隊積分。

如此積分,已然可擠入戰隊一千名內了。

而這時候,就恐怕沒有戰隊再敢輕易主動找上門來了。

不過,這時候,山影戰隊卻傳出驚人的消息。

山影戰隊首領的兒子催龍被殺,已經算出了被殺地點。

就在流音戰隊的據點上!

此事傳出,一重天嘩然,流音戰隊瞬間成為了所有戰隊關注的焦點。

「明日,山影大軍將兵發流音戰隊據點,流音戰隊將被抹除,同時,戰隊之人將受世間極刑。」

山影戰隊首領催意放言。

流音戰隊眾女才剛剛從閉關出來,便聽到這些消息。

「隊長,山影戰隊將至,我們該如何?」

若香擔憂地問道。

煉化完狗肉中的藥力之後,若香等眾女的修為境界都提升了一重天。

如今,若香已經神道四重境。

當然,眾女出關后,得知了她們的隊長已經斬滅了三十個戰隊,她們感到極致的震撼。

她的流音戰隊已經擁有了三萬的積分。

從一重天史上最弱的戰隊,一舉衝到了前千名。

但山影戰隊終是排在一百名的戰隊,隊中高手無數。

先給自己定個小目標:比如收藏筆趣閣:.手機版網址:m. 怎麼想也想不通,真是見了鬼了。明明放在口袋裡面的東西,居然就這樣不翼而飛了。

回頭再想想。昨天晚上,在坐上關強子的車的時候。她還特意有摸過口袋,口袋還是鼓鼓的。

而她的東西還好好在口袋裡面。上了車后,她也沒有去過別的地方。後來就睡著了,被關強子帶到了這裡。

這樣想來,遇到小偷的可能性並不大。現在只有一個可能。雖然她也覺的不太可能。

但是相比這下,這個可能性要更大一些。最後得出的結論就是。

她的東西。要麼是掉在了關強子的車上,要麼就是掉在現在她所在的地方。

而這地方,自己也呆過客廳。其他的地方,還沒有去過。而客廳起來的時候已經看過幾遍,空曠曠的客廳地上什麼都沒有。

這個地方也排除在外。看來只能是,掉在了關強子的麵包車上。

不如等吃過飯以後,自己再問問關強子看看。如果掉在關強子的麵包車內,應該是不會丟。

那她的東西一定還能找到。這樣想著,心裏面瞬間又舒服多了,也踏實放心了不少。

眼下真想快點吃完飯,然後到關強子的車子裡面去找她的東西。並且把車費錢付給關強子。

並且與他告辭,好快速回到廠裡面去上班掙錢。還有給張陽斌匯款。

現在。這歌也唱了,自我介紹也都介紹完了。這回總該沒有別的事情了,就剩下吃飯了吧。

不料這時黃鸝卻又站了起來。張小花見了一驚。心想還有什麼事啊。這頓飯到底什麼時候能吃完呀。

雖然心裏面有很多疑問,也有些不滿牢騷。可她一樣都不敢表現出來。只能跟著大家靜候等待。

只見這黃鸝站起來后,身體傾斜向前。伸出雙手。把餐墊中間其中一個盆子,端到了那領導的面前

客氣的說到「領導,這是我精心噸的海參湯烏雞湯。懇請領導您品嘗。」

領導沒有客氣,直接點頭應允。並示意她放下就好。

於是黃鸝就把那,海參烏雞湯放到領導的面前後,就又回到了自己的位置上坐著。伸著腦袋期待鬧到的品嘗結果。

聽到海參烏雞湯,張小花又不淡定了。心裡琢磨,那竟然是海參烏雞湯。這裡條件看著很一般,居然還能喝上海參烏雞湯。

真是一點沒有看出來,住的條件雖然艱苦,但是對於吃的東西。似乎一點也不含糊,居然吃著這麼名貴的食材。

有些奇怪的是。這海參烏雞湯,與那另外一道菜是同時端上來的。而另外一個菜冒著蒸汽,這個湯卻沒有蒸汽。

照理說,這個湯應該冷的更慢,怎麼也會有蒸汽才是。怎麼自己一點蒸汽都沒有看到呢?

而且這麼大的盆子,還以為這兩個菜都是給大家吃的,沒想到只有一個菜是大家吃的。

而另外一個菜是給領道準備的。眼下目光又注視餐墊上,還剩著的另外一個盆子。

這麼多人吃一個菜,而這個菜有會是什麼呢?

一是坐的遠,而是這菜盆子也高。約莫有一個洗臉盆,那個大的一個裝菜盆。

而自己勉強看到一半的高度。 總裁:我們私奔吧! 都沒有看到那菜是個什麼菜。會不會也是類似於領導喝的菜系呢?也是鮑魚雞湯什麼的呢?

領導等黃鸝坐好了以後。就在眾人目光的注視下,緩緩端起她面前的大盆子。

放到了她的嘴邊,開始很享受的樣子喝起來。可才輕眯了一口。然後又放下了盆子。

喝完后還忍不住稱讚燉湯的人「黃鸝,你今天的這個湯燉的真不錯,燉的很熟頭很香。」

連熱氣都沒有,真的很好喝嗎?而看領導端盆子的樣子很輕鬆,這麼大的盆子似乎也不重。

再看她端的毫不費力的樣子,就像是端了一個空盆子一樣。

這盆湯怎麼會這麼輕,難道只有一點點。不過也是,畢竟是名貴的食材,如果很多的話,那得要多少錢呢?

領導端著大盆就直接喝,還以為這「海參烏雞湯」是給領導一人準備。然後讓張小花意想不到的是。這領導才喝了一口,就不在繼續喝。

轉而又把盆子遞給了付美美。而領導讓她喝湯,她也沒有客氣。簡單跟領導道了一聲「謝謝」之後。端起盆子就開始喝。

不過讓張小花奇怪的是。這付美美也只是輕輕眯了一口。然後就把盆子給放下了,不再繼續喝。

也忍不住的稱讚不絕「這個海參烏雞湯真的太好喝了!真是人間美味啊!」

雖說這「海參烏雞湯」見他們喝完后,都說是很好喝。但也沒有見他們喝第二口。難道真的是因為湯少的原因?

本以為是領導重視付美美,所以把湯讓給付美美喝。而他們其他的人都是他們的觀眾。只能坐著看著他們喝的份。

沒想到這付美美喝了后。沒有還給領導。而是接著傳給了她的男朋友付前。

而付前喝完了以後。也跟前面兩位,喝過後的態度一樣。「嗯!這湯不錯。燉的真入味。」誇讚完了,還豎起了他的大拇指。

也說湯好喝,並且也只是喝一口。不再喝第二口。這是什麼情況。難道真像自己猜測的一樣。因為湯少的緣故嗎?

而那付前喝完了后。也沒有還給付美美。接著竟然,又傳給了坐在他左手邊的人黃鸝。

現在似乎是看懂了。這個湯雖然不多。但是卻人人有份,個個有的喝。但是因為人多,而湯少的原因。所以每人只能咪上一口。

而付前旁邊的黃鸝,喝了一口。依舊是加上誇讚后。接著,就把湯繼續傳遞下去。

後面,一個接著一個。一直傳遞下去。而喝過湯的人,都表示這「海參烏雞湯」很美味,很鮮很鮮特別的好喝。

聽到大家誇張不絕,張小花真忍不住咽了口口水。迫切的想,也能喝上一口。想知道,這湯到底是個怎麼個美味的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