然而,在浙州劍庄高手的駐地中!劍凌魄聽完彙報之後,大笑起來!當然了,有人開心就有人哀愁,杭城中的四峰會被見狀包圍之後人心惶惶,老大張博文提心弔膽的活著,他擔心劍庄滅掉四峰會。

龍錦也好不到哪裡去,這兩天龍泉的攻勢很猛,他們縱然與龍瑞聯手了,也不能把龍泉拿下,重要的是,龍祺莊語詩的母親出山,這個消息讓他們不安。

龍錦大少爺整日忙著商業上的事,也聽到了中原各方的情況,這些他們都不擔心,可當夏妍告訴他林天奇就是奇門天尊時,此時正在咖啡廳中的他,完全被鎮住。

望著尤勇那巨變發白的神色,夏妍嘆了口氣,她本不想說的,可尤勇在國外的時候曾幫過她,這算是一個回報吧!

「夏妍,你怎麼不早說?」

「算是我的私心吧!不管怎麼說,他曾是我最愛的人,如果那時我把他的身份告訴你,你會對他出手,我不想看見他受到傷害!」

「你不想他受到傷害?那我呢,我跟你可是很好的朋友!」

夏妍搖搖頭。「這不一樣,我欠他的太多了!學長,林天奇來杭城的目的是什麼我不知道,當時我也不想去問什麼。但有件事我想我有必要告訴你。」

「你說!」

「外面現在傳得沸沸揚揚,說奇門大軍已經在武城駐紮了,奇門進入只要拿下武城,進入江南是早晚的事!那日你公開落他的面子,瞧不起他,我會對你出手的。」

尤勇做夢都不會想到那日在會所見到的寒磣小子會是奇門天尊,滅千羽社滅水家的惡魔。忽然間,尤勇想到了那日林天奇對他說的話,心頭不由擔心起來!

龍泉再強那只是經濟,面對奇門天尊那個不折不扣的惡魔,他還真擔心晚上睡覺的時候被人悄悄割下腦袋,尤家步入水家的後塵。

夏妍將尤勇的神情變化收入眼底,抿抿唇,又道:「龍祺的莊語詩是他的老婆,學長,我能做的就只有這麼多了,你自己小心點,莊語詩應該不會放過你,甚至是龍錦。」

尤勇倒吸了一口涼氣,差點打翻桌上的咖啡。驚道:「這怎麼可能?莊語詩是經濟女皇,怎麼可能是奇門天尊的女人?」

「在此之前,我也覺得不可能!我也認為林天奇不過是邊陲小子,沒有那麼大的勢力。」夏妍語氣低落的說:「可在我跟他分手之後,我明白了很多的事!一切都是因為我不了解現在的林天奇,是我的膽怯和猶豫葬送了我自己的幸福!」

「學長,在國外的時候你對我有過幫助,我告訴你這些只是不想再欠你什麼。你自己保重!」

聲落,夏妍起身擰著自己的挎包走了!這些天她想了很多,也懂了!愛到分才顯得珍貴,她後悔了,她後悔為什麼不早點去找林天奇,如果去了,也不會是現在的結局。

尤勇已經鎮住了,他真的不敢相信說出的這一切都是真的!奇門不過是一個小小的勢力,縱然要打進中原,可奇門有那個能力嗎。林天奇一個小子,又怎能得到經濟女皇的親睞,莊語詩那種身份的人選擇林天奇,真讓人想不通。

PS:謝謝思念著少年打賞1888逐浪幣。 霸情冷少,誘妻深入 想不通?凡是說想不通的人都在小看林天奇,又或者不知道林天奇的真實身份。如果人們知道林天奇是天宮太子,會不會又說是莊語詩高攀了他呢!

這就是身份的差距!是那些低眼人的想法。

黃昏,殘陽如血。

鄂州武城西側,奇門已經兄弟昨夜一戰之後,武城最強勢力已經開始回防!奇門兩萬五大軍在武城西側就地紮營,藍天之巔總部用衛星切斷武城的一切通信之後,奇門大軍做好了隨時再度攻城的陣勢。

營地中,一副緊張的狀態!在主將營帳斜面的草坪上,兩道身影並肩而立,凝望夕陽映射的酡紅色彩,白衣少年淡淡的說:「拿下武城就等於取得中原之行的首度勝利,可照目前的情勢來看,武城怕是很難打下來。」

「有你出現的地方,一直都是奇迹!」褶子山似笑非笑的開口,手中一把摺扇,漫不經心的搖著。

林天奇望著四處巡邏的各衛兄弟,苦笑道:「說是奇迹還不如說是我那未見面的父親留下的棋子在暗中幫助。不過我真夠佩服他的,十八年前布下的棋子,十八年年後還有作用!現在我相信有一張巨網蓋住了華夏大地。」

「你的父親是天下君主的繼承人,既是這樣,自然有他的能耐,不然中長家上任族長豈能把他定為天宮主上。」

「算了,不談這件事了!與其在這裡猜測還不如等。」林天奇雙手插在兜里,仰頭望著夕陽的餘暉。

「你現在倒是很洒脫的,不過說真的,你的身份怕是隱瞞不了多久了!這幾天的星象變化很大,我發現代表狄家的那些星辰慢慢變亮了,這就意味著北方戰事有變化。」

一聽,林天奇側臉望著諱莫高深的褶子山,皺眉道:「北方戰事一直都在我們的預料中進行,如果出現變故,對我們沒有好處。」

褶子山是神算,根據天象的變化他能夠猜得到北方戰事會發生什麼樣的變化,可那只是猜測,現在還需要證明,如果真如他算到的那樣,那麼華夏的動蕩會立即發生變化,奇門的戰爭必須停止,重新部署。但是,褶子山不想那樣的事發生!

兩人聊著,一直料到夜幕降臨!尊皇衛高手跑上來,在天邪和天池耳邊嘀咕幾句之後,天邪立即上前。

「稟少主,營外駐守的兄弟來報,狄家家主狄振華和華夏池塘老人秘密前來,說是有事要見您!」

狄振華和池塘?

林天奇清澈的冰眸眯了起來,納悶狄振華秘密來武城這邊找自己有何事?這顯然讓林天奇很驚訝!

可褶子山不一樣,聽到天邪的話后,他連連搖頭,心想果真來了。狄振華可真是個老狐狸!

思索一番,林天奇淡淡道:「請他們進來!」

「是。」

天邪轉身快步離開!林天奇沉思一會兒,朝主帳那邊走去。

營地入口,兩道蒼老的身影在天邪和十八騎的帶領下進入營地,狄振華和池塘望著營地中四處都是氣息凌厲的高手,他們更加堅信自己心中的猜想,林天奇一定是天宮太子,不然奇門怎能發展得這麼驚人。

還有營地中的部署,身為領軍人物的狄振華,一眼便看出這是陣法,還是五行八卦陣,他堅信一旦有敵人闖入,絕對活不了。

兩位老人過了一道又一道的防線,心中的驚駭未曾停下過!直到來到奇門二路大軍主帳營地,狄振華和池塘看見嗅到這座營地的不尋常,和守在中間那頂大帳篷外面的男子,他們震驚了!

狄家在華夏好歹還是百年了,狄振華多年前見過中長家的人,對於中長家高手散發出來氣息,他還是記得的。主帳外面的這些人,雖然都收斂那鋒芒殺氣,可他還是嗅到了多年前的那種味道。

掀開帳簾,天邪請兩位老人進入,大步走到在首位上靜坐的林天奇身前。「稟少主,人已帶到。」

進入營帳的兩位老人,望著首位上那道沉思的白衣少年,他們發現時隔半年,當日的小子竟然變了如此之多,渾身上下有著一種難以言語的王者之氣。

尊皇衛十幾位高手立在帳中各個角落,天邪和天池更是左右立在林天奇身後,褶子山則是坐在一邊沉思著!

林天奇聽到腳步聲,抬眼,望著華夏兩位權貴老人正盯著自己,他發現半年不見,狄老頭老了很多,池塘老人也是一臉的滄桑,鬢角的白髮多了一些。

「多日不見,奇門天尊的變化真讓老夫佩服!」狄振華不卑不亢,凝視著已經起身的林天奇說道。

「來者是客,兩位老人請坐!」縱然不知道這兩位老人秘密來找自己是何原因,林天奇也不會一開始就把在京都與狄家的恩怨爆發出來。

林天奇的鎮定令得狄振華和池塘兩位老人暗暗點頭,清冷少女辵把茶端上,恭敬退下之後,池塘望著林天奇說:「奇門有今日,在所有人的預料之外,天尊勞苦功高!」

「不敢,這都是被*出來的,池老不必給這頂高帽!」

狄振華端著茶杯,一點防備也沒有的抿了一口。「好茶,能在奇門主營中喝到如此香茶,開看奇門的今日不是意外發展。」

聽著狄振華的弦外之音,林天奇聲線平緩而出。「狄家住就不怕小子在這茶里下毒嗎?」

「那種下三濫的手段不是你這種身份的人做得出的,何況天尊想殺的老夫話,好比探囊取物,易如反掌!」

一聽,林天奇白皙的臉頰泛起一抹笑意!坐在一邊的褶子山也抬起了臉龐,這可真是有意思啊。

「老狄說得對,天尊真想要我們的命,我們絕對活不了!又何必在茶中下毒呢。」池塘附和道。

林天奇搖了搖頭,說:「我林天奇真若有那樣的能力,當日在京都也不會有那樣的情況,狄家是華夏一流家族,奇門沒有那個能力,小子也做不到二老說的。」

放下茶杯,狄振華環顧帳中十幾名男子。道:「老夫兩人今日前來是有事於天尊相商,敢問這裡的人可信否?」

「狄老可真看得起我林天奇,請說,他們可信!」

「不,老夫瞧不起林天奇,林天奇算什麼東西…」

「你放肆。」天池閃了出來,驚人般的氣息直襲氣宇軒昂的狄振華。帳中殺氣倏然瀰漫出來,狄振華歹說也是一位難得的高手,竟然抵不住帳中的氣息,蒼老的身子顫抖了一下。

「退下。」

一聲厲喝,已經掠到狄振華身前的天池突兀停下擊殺,面色冷漠的退到一邊!池塘大失驚色,這突然冒出來的殺氣,太強了,就算是赫連家和藍家的高手,也不見得有這樣的震懾力。

狄振華驚愕的望著已經退到林天奇身後的男子,心底的驚訝,是顫慄的。在林天奇的冷靜中,他起身道:「天尊好大的魄力,既如此,老夫何懼之有。」

狄振華繼續說:「林天奇不過是邊陲林家小子,林家在我狄振華眼中,提鞋也不配!天尊,你說是吧。」

這些話,林天奇要是還不明白的話,可就是傻蛋的,可他還是沒有開口。

池塘附和道:「十個林家綁在一起,狄家要滅,輕而易舉!林家天奇拿什麼與狄家叫板!天尊覺得老池我的話是否屬實?」

林天奇突然笑了起來,目光在狄振華和池塘兩位老子蒼老面龐上徘徊,道:「既然兩位如此貶低林天奇,又為何親自來這裡?難道兩位覺得我不敢殺你們嗎?」

「都說了,天尊想殺我們,輕而易舉!至於林天奇,那不是貶低,而是事實。」

望著兩位老人神色堅毅,語氣凌然,話中有話,林天奇沉吟之後,抬眼道:「你們到底想說什麼?不妨直言!」 「我們兩位老頭想說什麼,天尊心裡應該清楚,這也是我們前來的目的。一睹天宮太子的容顏!」

天宮太子?

聽到這個稱呼,天邪和天池他們更加警惕,褶子山也是皺眉蓄勢待發,唯獨林天奇,眼底沒有一絲的波瀾。

「我不知道你們在說什麼!」

狄振華和池塘兩位老人緊視林天奇,發現這小子的情緒不曾有一絲的波動,他們相視了一眼,池塘開口道:「難道天尊不是天宮太子?」

「我都說了我不知道你們在說什麼,天宮太子又是怎麼回事!」

「哈哈哈…」狄振華忽然大笑起來,朗聲道:「老夫眼拙了,竟然不知道當日在京都擺我狄家一道的少年是天宮太子!」隨即,他語氣凝重的說:「如果你一口承認下來,我們還會懷疑,現在看來,果真是了。」

林天奇沉默了下來,他心中起了殺意!天邪天池他們都微微分開身子,少主身份暴露,他們必殺,現在只要等命令就行。

狄振華似乎知道林天奇要殺他,卻還是說:「奇門的崛起絕對是個奇迹,老夫絕不相信一個邊陲小子有能力走到今天這步田地,血刀門少門主、劍庄少莊主何等身份,豈能甘願供一個小子使喚,何況還有冥殿!」

「重要的一點!」狄振華沉聲道:「我狄家的『華獄心意六合八法拳』是由南門家族長派人送到的,據說這套拳法只有南門家千金看過,可天尊卻破了;老夫現在這才明白,原來天尊是南門家現任族長的外孫!」

狄振華把說得太明朗,林天奇沉思之後,抬眼凝視這位已經蒼老的老人,淡淡道:「兩位老人既然猜到了我的真實身份,那你們就應該清楚我的情勢,為了瞞住身份,我會選擇殺你們,斷掉中長風的懷疑。」

林天奇承認了身份,這讓池塘和狄振華都是一顫!不管怎麼說,他們懷疑是一回事,林天奇承認了又是一回事。

當即,池塘和狄振華起身了,兩位老人輕微躬身!

這一狀況,讓林天奇和褶子山都不解,但卻聽池塘說:「狄家其實是南門家扶持到今天這個位置的,當我們懷疑你的身份之後,就與南門家族長取得了聯繫。」

林天奇緊緊的盯著池塘。

狄振華接著池塘的話說:「南門族長說,『華獄心意六合八法拳』南門家是保存了一份,但已經是幾十年未取出過;四十年前南門千金奉命抄了一份給我狄家,如果說這個世上還有說能夠破掉這門拳法,那就是南門家和那位千金了。」

「可是,南門家的典籍沒有流落到都市,這隻能說明是已經嫁到中長家三公子的南門小姐傳出來的。」狄振華繼續說:「可南門小姐何等身份,豈能將自己婆家的典籍告知別人,如果真說了,那就只能是她的後代!天尊,老夫說得對吧!」

聞言之後的林天奇,沒有急著回答!因為他能夠破解狄家『華獄心意六合八法拳』一事是因為腦海中有記憶,他也一直在想這究竟是怎麼回事,沒想到是母親。

片刻之後,林天奇淡淡的說:「既然是這樣,你們兩位秘密前來找我,所謂何事?」

「天尊應該很清楚北方現今的局勢,狄家不可能擋得住藍家和赫連家的聯手,擋不住狄家就全軍覆沒;就算擋不住了,狄家元氣大傷死傷無數也會被你出手滅掉。我狄家是要鎮守渤海不讓外地入侵,但華夏混亂都是你中長家而起,你是三公子的兒子,有責任還華夏太平!」

狄振華語氣硬朗,繼續說:「藍家和赫連家都是你中長家的附庸勢力,這是你們隱世家族的爭鬥!狄家縱然要保華夏一方太平,對面隱世家族,卻也無能為力,何況我狄家不想捲入。所以…」

「所以老狄的意思是,狄家退出!」

「退出?」林天奇冷笑起來。「以如今北方的戰事來看,狄家想退就退得了嗎!我還真不相信狄家會將二十幾萬的兵權拱手讓給藍家和赫連家!」

狄振華朗聲道:「狄家是不可能將兵權讓給藍家和赫連家,但是,可以給你!」

林天奇縱然驚訝,也不可能當場表現出來。狄振華又道:「狄家抵擋不住,北方戰事勝與敗都會在華夏除名!我狄振華必須保住狄家的直系。第二、這件事最終會成為你們隱世家族的事,狄家捲入滅亡得更快。都市家族捲入,滅的多存的少!再者,你是天宮太子,保華夏太平是你的責任,狄家就不參合了。狄家的兵權給你,老夫放心。」

這件事來得很突然,林天奇不能因為二十幾萬兵權就昏頭,一旦出現變故,他自己連翻身的機會都沒有。

褶子山也擔心林天奇會一口答應下來,可看見林天奇沉思,他鬆了一口!可林天奇的沉默,在狄振華和池塘看來,極度的震驚,那可是二十幾萬兵權,誰不想得到,天宮太子可好,不為所動,反而沉思下來。

這下,狄振華和池塘都覺得自己兩位經歷過大風大浪的人還是小瞧了中長家三公子的兒子了。以這小子的謀略,要是被他擺一道,可就很危險了!

良久….

帳中沉寂了十幾分鐘之後,林天奇抬起了那張凌然面龐,沉聲道:「狄老可真是個老狐狸!」

「天尊,接不接?」

林天奇沒有點頭也沒有搖頭,而是淡淡的說:「狄家早晚都會滅亡,無論北方戰事如何變,你們一家的命運都是註定的,但您的這一個決定,可以說是懸崖勒馬,直接挽回了狄家幾百條直系的命。可是,卻讓我奇門成為華夏的焦點,這個焦點會引起中長風的注意,您說我會傻到明知是火坑還會往裡面跳嗎!」

在來這裡之前,狄振華和池塘都想到了這一層的厲害關係,畢竟狄家是華夏的一流家族,一旦出現變故,奇門會被推到風口浪尖上,但林天奇這麼小的年紀都想到這些後果,他們兩位老人還是很驚訝!

「那天尊如何才接?」

狄振華可不敢威脅,如今對面坐著的可是天宮太子,不是昔日的林天奇,這兩者之間的身份差別,一個在天上,一個是地面微不足道的螻蟻。

林天奇沉吟著說:「可以接,但狄家主必須答應幾個條件。第一、狄家公開宣布投降;第二、狄家必須放下一切;第三、你狄家所有人員必須受十年的圈禁生活。」

提出這樣的條件,林天奇也有自己的想法和打算,既然要接,那就必須鐵血和徹底一點,他可不想養虎為患,最後反過來咬自己一口。

狄振華和池塘聽得這三個條件,冷汗直冒,他們都沒想到林天奇會這麼狠!但是他們沒有想象中的那麼怒憤,畢竟他們清楚對面的少年不是常人,他的身體里流著至高無上、無人可匹配的血液。

沉思之後,狄振華咬牙說:「前兩個條件老夫可以答應,但是第三個天尊不覺得很苛刻嗎?」

「沒有商量的餘地,狄家主也不要想著用我的真實身份來威脅!且不說沒有人相信,就算有人相信,我也可以直接說是你狄家想要利用中長風出手滅我,以緩解你狄家暫時的困難;到時候,感覺沒面子的中長風會對付你狄家,結果我就不說了!狄老放心,我給你準備了很多說詞。」

聞言,狄振華面色慘變!如真如林天奇說的這樣,中長風覺得自己被利用了,比殺狄家滿門,狄家頃刻間完蛋。

「哈哈哈….不愧是天宮太子,老夫服了!」咬咬銀牙,狄振華又聽林天奇說:「大不了我就讓當年抱我逃離的人站出來,說狄家某人才是天宮太子,我想中長風寧可錯殺也不會放過一人的。」 這下,不光是狄振華顫抖了,池塘老人也是渾身發毛,他們怎麼就沒發現這小子的心腸這麼歹毒呢。

猛然間,狄振華髮現自己這把老骨頭可以找個沒人的地方種地了!可惜,沒有挽回的餘地。

「好,老夫答應你!」最後,他咬牙說出這句話,補充一句。「但你必須保證他們的安全。」

「這您大可放心!」

狄振華軟軟的靠了下來,他這位老人沒有選擇,狄家被神算預言,早晚都會覆滅,而今北方戰亂,奇門虎視眈眈的等著時機,無論狄家在北方勝敗,都會遭遇毒手,為了狄家和那二十幾萬護國戰士,他只有這樣選擇了!

林天奇冷冷的目光移到池塘老人蒼老的面龐上,淡淡道:「池老的病怕是不能耽擱,林天奇為您二老選一處靜養之地,也算是有個伴。」

聞言,池塘老人嘆了口氣。「罷了…老夫老了,也該有了靜養的地方了!天宮太子還是儘早接收兵權較為妥當。」

「不急,二老難得來一次,還是將就一晚!」招手,林天奇對天邪說:「先領狄老和池老用餐。」

「是。」天邪轉身,道:「兩位,請!」

「二老請把,我隨後就來!」林天奇不溫不和,狄振華和池塘嘆息著離開主帳,他們這一走,林天奇便問褶子山說:「怎麼看?」

褶子山鬱悶道:「還能怎麼看,簡直就是燙手山芋!不過狄老頭很狡猾,這樣的決定要做出來,很難。」

「站在狄老頭的立場,這樣的決定對他這年邁的老人來說,難!但他們能夠猜得出我的身份,相信過不了多久別人也猜得出來,得有個準備了!」

「這方面的事其實你不用擔心,你身後的那些人怕是早就已經安排好的了!現在你得想想那二十幾萬軍隊的物資要從何而來!」

在林天奇答應接手兵權的時候就已經把這些事給考慮到了,如此重大的事,他要頭腦發熱也不會走到今天這一步了。

「物資可以從秦州調,那些商會跟我們有合作,可以讓他們做點事!其次就是在中原收集。但真正當然擔心的不是物質,而是奇門兄弟和那二十幾萬正規軍隊是否要融合。」

「不能融合,奇門的管理雖然是朝正規軍隊方向走,但始終不是軍人,兩者之間是有差距的。一旦融合了,光是調整就是件很麻煩的事,而且也需要時間,藍家和赫連家那邊不會給我們時間的!」

褶子山說出了自己的想法,在林天奇沉思的時候,繼續說:「圈禁狄家,不管誰來擔任二十幾萬軍隊的統帥,主將也不能換!換掉了就違反了行軍大忌,但狄家真心把兵權給你,這方面的事狄老頭想必會安排,畢竟他也不想看見他的兵全軍覆沒。」

「走吧,會跟那兩位老頭子吃頓飯,然後你把事情安排下去!讓莊語詩連夜掉戰機過來,為了防範狄家使詐,衛星重點監視狄家軍隊的大營,稍有不對就用他們的武器把狄家的武器轟藍家和赫連家營地,讓他們繼續,也要散布謠言,說狄家私藏我父親當年的舊部….」

聞言,褶子山笑了起來。「你真夠的奸詐的,到了這個時候還想著這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