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要想飛的話,要藉助外力才行,這風力便是一個不錯的手段。

「嗚——」

「吼!吼——」

「啊——」

不過讓姜辰意外的是,他剛召出狂風,頭頂的姜天策和他體外的怪物便接連吼叫起來。

這亭蓋的怪聲姜辰是知道的,所以他並不驚奇,不過這姜天策為什麼突然叫起來,就讓他有些懵逼了。

「你鬼叫什麼啊叫,很吵你知不知道!」

姜辰被狂風拖著來到亭外,出聲嗆道。

本來他是想直接飛上亭蓋的,但是看了眼紅色怪物的體型后,他便放棄了這個打算。

想了想后,姜辰直接落在了水面上,落腳之處的水面瞬間凝結,倒是不用擔心掉進湖裡。

當姜辰站穩以後,風聲便直接停歇,而亭蓋的怪聲,怪物的吼叫以及姜天策的嚎叫也隨即停止。

這怪異的跡象,讓姜辰瞬間起了疑心。

「嗯?這之間有什麼聯繫不成?」

姜辰神色微動,他突然想起了姜天豪。

「姜天豪在我弄向亭蓋的怪聲后不久,便直接來到了這裡。算算時間,再計算下路程,似乎恰好是怪聲響起以後,他便直接從居住的地方趕了過來。」

「當我跟姜天豪對峙,怪聲停止后不久,姜天策又來了。再加上剛剛姜天策的反應,難不成……」

姜辰越想臉色越是變化不定,心中隱隱有了猜測。

「你!該死!」

早安,總統大人! 正在姜辰思索的當頭,姜天策已經緩了過來,出聲怒喝道。

「嘿,那我倒要看看,你是我們是誰生誰死!」

姜辰咧嘴一笑,然後直接朝著姜天策勾了勾手。

姜天策見狀頓時怒不可遏,然後直接控制著怪物朝姜辰撲了過來。

怪物的速度極快,眨眼間便來到姜辰的身前。

「什麼!」

姜辰臉色一變,匆忙之間,連忙凝聚出一塊巨大的冰盾放在身前。

此處的水用之不盡,這倒是給姜辰提供了不少的便利。

咔——

冰盾在這紅色怪物的利爪前,就跟紙一般,根本擋不住怪物的攻勢,直接應聲而碎。

不過姜辰倒也不指望能夠擋住,此時他早已閃身離開了方才的位置。

「嘿嘿,躲?我看你能躲幾下!」

怪物體內的姜天策冷笑兩聲,對於自己的撲空絲毫不覺得懊惱。

話音一落,怪物又化為一道紅光,直接朝著姜辰撲去。

「雷動!」

姜辰大喝一聲,湖面上空頓時虛空生雷,一時間整片湖面都雷光肆虐。

「吼!」

怪物此時也被雷劈的露出了身形,不過讓姜辰失望的是。

姜天策由於身處怪物的體內,所以並沒有受到絲毫的傷害,至於這個怪物,除了嘶吼連連以外,也就沒了其他的反應。

「你還是束手就擒吧,我沒準還能留你一具全屍。你這些手段,對我根本一點用處都沒有。」

姜天策那囂張的聲音再次傳來,讓姜辰不由得皺了皺眉。

「看來,只有試試那個辦法了,這隻不過是白費力氣罷了。」

姜辰剛打定了主意,收了雷電。怪物的身子便又瞬間消失在原地,紅光一閃,迅速朝姜辰撲去。

「水牢,起!」

姜辰突然大喝一身,然後身前突然伸出幾根水柱,水柱升起后直接凝結成冰柱,形成一座牢籠,而怪物則直接被困在當中。

「有意思,你居然能夠捕捉到我的速度。」

姜天策並沒有直接破壞這冰牢籠,反而是詫異的說到。

不過姜辰可沒時間跟他扯皮,姜辰弄出這個牢籠,不過是為了拖延時間罷了。

本來姜辰不指望拖延多長時間的,但是看到姜天策居然沒有第一時間破壞牢籠跑出來后,他便輕輕一笑。

「真是意外之喜!」

姜辰用那泛著銀光的眼眸掃了姜天策一眼,輕聲嘀咕了一句后,便直接朝著湖心亭跑去。

姜辰落腳之處,湖面瞬間冰凍,速度一時之間居然不比在陸地上奔跑慢。

姜天策本來還有些驚訝姜辰是怎麼捕捉到他的速度,剛好把他落在牢籠當中。

不過當他看到姜辰迅速往湖心亭跑去的時候,他瞬間變變了臉色。

「吼!」

「你敢!」

姜天策怒喝一聲,紅色怪物朝直接衝破牢籠,化作一道紅光朝姜辰撲去。

不過,畢竟是有心算無心,哪怕是姜天策如今的速度再快,失了先機以後,便不得不認命。

呼——

嗚——

吼——

風聲驟響,亭蓋的怪聲也隨之響起,而姜天策所控制的紅色怪物則陡然露出身形,仰天嘶吼起來。

「果然有用!」

姜辰見狀驚喜之色溢於言表。

「你……這是在找死!還不快……快……停下!」

姜天策的聲音中充滿痛苦之意,連一句完整的話都說不清楚。

姜辰聽到這話后,頓時一樂。

「嘿嘿,你現在可是在求我,麻煩你拿出一點求人的態度好不好。」

姜辰眯著眼睛看著在那兒不停嘶吼的怪物,以及在怪物體內同樣抱頭嚎叫的姜天策,心中有了些許猜測。

慢慢的姜天策恢復了原狀,身體外的紅色怪物直接化成了紅光縮回了他的體內。

「你該死!我……一定要……殺了你!」

姜天策斷斷續續的聲音傳了過來,語氣中的滔天恨意絲毫不做掩飾。

姜辰對此也不在意,他更在意的,是這一切的真相。 「你不是姜天策對吧?」

姜辰眯著眼睛看著抱頭嚎叫的姜天策,輕聲說道。

不過姜天策卻並沒有回答他的問題,姜辰見狀輕輕一笑,倒也沒有在意。

「這湖裡有一個鬼魂。」說到這裡姜辰頓了頓,然後捏了捏下巴,「嗯,應該是鬼魂吧,看起來挺像。」

「這個鬼魂對這個亭子的里怪聲也是極為恐懼,怪聲響起的時候,就跟你的反應差不多,此時他估計也在湖底慘叫。」

姜辰的臉上露出一抹促狹的笑意,然後不自覺的挑了挑眉。

「沒猜錯的話,你應該跟湖底的那玩意兒有很大的關係,甚至於,你就是湖底下的那東西吧。畢竟那湖底下的玩意兒,看起來好像沒什麼智慧的樣子,雖然眼泛紅光,但是神情獃滯。」

說到這裡,姜辰突然伸出右手指著姜天策。

「姜天策應該是被你奪舍了吧,打傷老爸,讓他入獄,其實是你乾的,並不是姜天策的意願。只是不知道,姜天策現在的意識是不是還存在。」

姜辰靜靜的盯著眼前的「姜天策」,心裡不免有些五味陳雜。

不管怎麼說,姜天策是他同父異母的兄弟。以往還覺得姜天策是個十惡不赦的畜生。

不過當他猜到,那罪惡的一切可能都是別人控制姜天策的身體做的,這讓他不由得更加憤慨。

「桀桀桀桀,猜到了又怎樣,你這個兄長的魂魄,早就被我練成魂葯吸收了。」

似乎是亭子里的怪聲減弱的緣故,「姜天策」此時居然笑了出來,說出的話更是讓姜辰拳頭緊握。

呼——

姜辰抬了下手,風聲頓時加大,亭子里的怪聲也隨之響亮起來。

「啊!」

「姜天策」再次嚎叫起來,這一次他直接抱著腦袋倒地翻滾起來。

還好方才姜辰路過的地方都結成了冰,不然「姜天策」指定已經落入了湖裡。

「既然你大方的承認了,那我也就沒什麼好說的了,不知道這個怪聲能不能直接讓你魂飛魄散。」

姜辰回頭看了一眼湖心亭。

「再或者說,只要把湖底的那個鬼魂消滅了,你就自然魂飛魄散了。」

姜辰的語氣突然一轉,似有所指的說道。

看了一眼依舊在冰面上翻滾不止,不停慘嚎著的「姜天策」,姜辰眉頭不由得微微一皺。

因為「姜天策」並沒有對他方才的話,做出什麼細微的反應,這讓姜辰不由得有些失望,他還說詐一下「姜天策」的。

「話說姜天豪天天跟他待在一切,就沒有發現這不是真的姜天策嗎?」

帶個系統去當兵 姜辰皺著眉頭輕聲嘀咕起來,不過緊接著他便是一愣。

「對了!姜天豪呢?人怎麼沒了?死了嗎?」

姜辰這才想到了姜天豪,於是連忙朝方才的浮冰望去。

冰塊依舊靜靜的漂浮在湖面之上,而姜天豪卻是絲毫不見其蹤跡。

「桀桀桀……,現在……才……想起來!太……晚了吧!桀桀桀……」

姜天策此時突然大笑起來,緊接著姜天策的身體突然不在動彈,靜靜的躺在了冰面之上。

這突然發生的一幕,讓姜辰頓時一愣,心覺不好。

不再多想,姜辰連忙朝水下望去。

姜辰的瞳孔泛著銀光,輕易的便看到了水下的場景。

只見姜天豪此時正盤坐在湖底的怪陣當中,而那道白色的魂影,此時正懸浮在姜天豪的頭頂。

那束縛著魂影黑色鐵鏈,此時正泛著烏光,不過光芒卻顯得有些暗淡,似乎下一秒光芒就會消失,而鐵鏈則會直接斷開一般。

「該死的!沒想到居然在這兒留了一手。」

姜辰的神色大變,連忙往水下鑽去。

雖然不知道魂影怎麼脫困,又要拿姜天豪的身體做什麼。

但是姜辰卻不能就這麼眼睜睜的看著。

「我管你是個什麼東西,既然老媽把你鎮壓了,你就休想再出來興風作浪!」

姜辰迅速的朝魂影靠近,心裡暗暗打定主意,誓要把這魂影給消滅。

此時湖底的魂影,陡然睜開了猩紅的雙眼,看向迅速靠近的姜辰。

「桀桀桀桀,現在才趕過來,不覺得太晚了嗎?」

魂影怪笑兩聲,對姜辰的迫近絲毫不在意。

姜辰在水中的速度不可謂不快,從湖面來到湖底不過只花了幾秒鐘時間而已。

不過當姜辰來到魂影所在的位置時,卻發現魂影的周圍有一個透明的保護罩。

「該死的!」

姜辰摸著這透明的保護罩,臉上的惱怒之色不加掩飾。

「桀桀桀,你就眼睜睜的看著吧,這罩子是姓雲的那個賤女人親自設下的,以你的本事,就別想弄開了。」

魂影怪笑幾聲,用泛著紅光的眼眸掃了姜辰一眼后,便直接閉上了眼睛,對姜辰不再理會。

「我定要滅了你!」

姜辰看著好整以暇的魂影,眼裡的惱怒之色一閃而逝。

此刻不是惱怒的時候,想辦法擊破保護罩,消滅魂影才是正理。

水下畢竟算的上是姜辰的主場,所以他此刻倒也不至於束手無策。

姜辰嘗試著加大壓力,欲要直接壓破防護罩,但是效果卻微乎其微。

陸少霸愛荒唐妻 緊接著姜辰又試過撞擊,冰刺等方法,不過卻是絲毫建樹都沒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