盔甲男子,正是浮雲城的城主柳仁。

「他不願意,咱們為什麼不想辦法?」柳若依說完,話音一轉:「我已經打探到,天空城已經下令通輯他,現在所有人都想抓住他得到賞金,這個時候正是他最危險的時候,如果咱們這時候能拉他一把,說不定他能為我們所用。錦上添花,遠遠也比不過雪中送炭。」

「話雖然這樣說,但是咱們這樣做,勢必會得罪天空城,陸正罡可不是個好說話的人。」

「得罪就得罪,咱們還怕他不成。」柳若依冷哼一聲。

柳仁搖了搖頭:「雖然我們這十幾年發展得比較快,人才也招了不少,但是距離太空城還是差了一些,這時候不宜正面為敵。」

「現在是收服他的好機會,如果現在不收,以後就沒有機會的。」柳若依急道。

柳仁還在猶豫著,下不了決心,正在這時候,一名手下急匆匆地跑過來。

「城人大人,有大事回報。」那手下道。

「說。」

「葉宏下戰書,要挑戰整個天空城。」那手下說道。

「他瘋了不成?」柳若依失聲驚叫起來,激動地說道:「瘋了,他真是瘋了,以為自己有點實力,就可以目中無人,別說天空城有無數修士,單單是天空雙傑,他就不一定能應付,更別提陸天罡了。」

「這小子真是夠大膽的。」柳仁哭笑不得。

他們剛才還在考慮著收服他,沒想到,人家根本就不需要他們幫忙,這要一人挑戰一城。

「什麼時候開戰?」柳仁問。

「兩天之後。」

「有趣,若依,咱們去看看。」

兩人當下開始趕路,朝約戰的星球而去。

……

天空城,某座陰暗的地下通道。

江瑩在黑暗之中獨自走著,穿透一條長長的地下通道,沒多久,就進入一間陰暗的地下室。

地下室之中,此時已經站著三名修士,在等候著。

見她進來,三人紛紛行禮:「屬下參見堂主。」

「免禮。」

江瑩揮了揮手,走到前面的一張椅子上坐了下來,說道:「今天我叫你們過來,有件事情要安排給你們的。」

「堂主,我現在手頭上有任務還沒完成。」

「我也一樣,上次那任務還沒完成。」

「所有的任務全都停止下來,全力做這件任務。」江瑩伸手在半空劃了一個水幕,上面浮現一道人影。「這個人的名字叫做葉宏,接下來你們的任務很簡單,就是盡一切努力給他製造麻煩,越多越好,越大越好,扯牽到的人物越大越好,直到他死為止,但是有一點,絕對不能親自出手,不能暴露咱們組織。」

「堂主,這人到底是什麼人,用得著咱們噬組織如此對他?」其中一名成員問。

「不該問的別去,我該說的都說了,辦事去吧!」

「是……」三名成員同時退了出去。

等她們全都離開之後,江瑩這才從身上掏出一個小瓶子,裡面封著一縷黑氣。

打開瓶蓋,那縷黑色離開瓶子,在半空之中凝聚成一個骷髏頭,散發著幽綠色的光芒。

「護法長老,不知道你找我有何吩咐?」江瑩恭敬地問。

「江堂主,事情辦得怎麼樣了?」骷髏頭張開嘴巴問。

「護法,屬下已經按照你的要求,讓葉宏跟天空城結怨,現在葉宏已經向天空城下戰書,天空雙傑同時出動,還有二十名金丹巔峰修士出手,姓葉的必死無疑。」江瑩說道。

「你以為他這麼容易對付嗎,太天真了。」骷髏頭冷哼一聲。

「護法的意思是,連天空雙傑都不是他的對手?」江瑩震驚地問。

「別說天空雙傑,哪怕陸天罡出現,也不夠他塞牙縫。」

江瑩目光之中露出難以置信的表情,顫聲道:「護法,他到底是何方神聖,南方星域厲害的人物都在我們的掌握之中,我印象之中,根本就沒這號人物。」

「你不用問了,該知道的時候,你會知道的。」

「護法,如果連天空城都不是對手,那咱們應該怎麼辦?」

「這些我都安排好了,你不必插手,現在我安排你另一項任務。」

「護法請下令。」

「你找個機會靠近葉宏,不惜一切代價留在他身邊。」

「護法,這……怎麼可能?」

江瑩很清楚,自己在葉宏的印象之中是多麼的惡劣,想留在他身邊,那不異於比登天還難。

「不可能完成的任務,才能證明你的能力,你以為護法那麼好當?」骷髏頭頓了一下,這才說道:「如果你這次完成任務,我會向上面申請提撥你當護法,你很清楚護法代表什麼,最簡單就是,你肯定能進入金丹巔峰,甚至半步元嬰。」

江瑩眼睛一亮,大聲說道:「護法,我一定要儘力爭取的。」

「未來掌握在你自己的手中,去吧!」骷髏頭在半空散開,瞬間就不見蹤影。

江瑩仰起頭,目光中露出熾熱的光芒。

(PS:再說一遍,別熬夜等了,第二天看。我凌晨三點更新,都有可能。)

(本章完) 天沙星,一個顆微不足道的小星球。

在南方星域上萬個星球之中,它是那麼的不起眼。

體積小,靈氣弱,沒出過大能修士,也沒發生過大事,註定不會被人記住。

但是現在,很多人都記住了這個星球,記住這個星球一座叫做南山的山峰。

因為一個無名小卒,要在這座山峰之上,挑戰天空城。

這個世界上,不缺乏好事的人。

無數的修士從四面八方匯聚而來,在南山上空聚合,準備見證這一刻。

南山上空,此刻圍了數千上萬的修士,很多都是附近幾座懸浮城的修士。

浮雲城,望風城,海景城,周圍一萬公里的三大城,很多的修士匯聚在這裡。

「柳城主,柳姑娘,沒想到你們也來了,真是讓人意外啊!」

人群之中,一名外表三十歲左右的男子走到他們面前笑道。

來人是海景城的二少爺,城主海大貴的二兒子,海洋。

海洋跟柳仁父女是老熟人,當初海大貴可是帶著海洋,上門提了幾次的親,結果都被柳若依拒絕了。

「這不是閑著嗎,正好出來看看。」柳仁呵呵地笑了一下,問:「對了,海城主呢?」

「我父親在那邊跟朋友閑聊著,瞧,過來了。」海洋指著前面一個腆著肚子的中年男子說道。

別看海大貴肚子那麼大,但是走起路來虎虎生風,一點都不像動作遲鈍的樣子。

「喲,這不是柳城主嗎,失敬失敬。」海大貴走了過來,打了一下招呼,笑道:「柳姑娘,海洋可是一直都惦記著你,還說非你不娶呢!」

「海城主,你這樣可是會影響我跟海洋之間的友誼哦!」柳若依世故地笑道。

這話說得再明白不過,她跟海洋之間,只是朋友關係,不可能往那方面發展。

「海洋,人家柳姑娘可看不上你,你就死了這條心吧!」海大貴拍了拍海洋的肩膀。

海洋有點尷尬,不過還是說道:「若依,只要你不嫁一天,我就不娶。」

「海洋,你這不是讓我難做嗎?」柳若依臉上,故意裝成為難的模樣。

「感情的事情,還是順其自然吧,現在沒來電,說不定以後會來電呢?」柳仁笑著打破尷尬。

「柳城主說得對,感情這東西,誰說得准,也許你們突然對上眼了呢?」海大貴哈哈笑道。

四人寒磣片刻,柳仁這才進入正題問:「海城主,對於今天的約戰,你怎麼看?」

「自從天空城約戰傳出之後,我派了刺衛去查,誰知道查了兩天,對於這個葉宏的信息,一點都查不到。他從哪裡來,來幹什麼,有什麼背景,一片空白。」

「你們刺衛可是有名的情報部門,如果連你都查不出來,這麼看來,這個葉宏還真有可能是其餘星域過來,就是不知道是十大邊遠星域過來的,還是亂星海其餘三大星域過來的?」柳仁問。

亂星海在宇宙中心,有東南西北四大星域,每一個星域都有尊者,之間由蟲洞連通,往來甚少。

除此之外,宇宙還有十大邊遠星域,按照實力排名分別是:宇宙星域、太陽星域、混沌星域、真武星域、劍道星域、三界星域、鐵骨星域、五行星域、極寒星域、黃土星域。

「邊遠星域之中,很少有這麼厲害的修士,就算有,過來也會很低調,畢竟對亂星海不熟。我有點懷疑他是從亂星海其餘三大星域過來的。」海大貴說道。

「我覺得這種可能性比較大,畢,整個南方星域,很少見到這樣的強者。」海洋說道。

四人正在商量的時候,突然遠處天邊飛來一片人影,少說也有三四十人。

「天空城的人過來了。」不知道誰說了一句。

所有人的目光望過去,片刻之間,那三十多人全都來到南山之上。

為首兩人,正是天空城雙傑衛道子跟李錄,他們背後跟著三十多名修士。

「天空城好大的排場,一出手就是三十多名金丹巔峰,實力真是讓人震驚。」

「不愧是天空城,底蘊真強。」

「他們與其說在約戰,不如說是在揚威,借著這個機會,讓所有的人都知道,他們不是好欺負。」

四下的人議論紛紛。

「陸天罡怎麼沒有來?」海洋奇怪地問。

「陸天罡心比天高,如果他出面,豈不是給葉宏面子了,他故意不出現,就是讓人覺得,葉宏還沒有資格跟他叫板。」海大貴說完,話音一轉道:「不過,我猜測陸正罡不會就手旁觀的。」

「你的意思是,他來了,只不過沒有現身?」海洋震驚地問。

「哈哈,海城主跟我的猜測一樣。」柳仁笑道。

這時候,天空雙傑已經帶著人來到南山之上。

「姓葉的來了沒有,是不是不敢過來了?」衛道子大聲喝道。

這一聲響,就像一聲炸雷一樣,遠遠地傳出去,飄出十幾公里。

周圍的人,紛紛四顧,想看看葉宏來了沒有,但是所有人都沒有發現。

正在這時候,突然南山之下的森林之中,一道懶洋洋的聲音傳來。

「怎麼這麼久才來,我都等你們老半天了。」

「快看,葉宏在那。」眼尖的修士指著下面的樹木說道。

眾人紛紛望過去,目光穿過層層樹林,只見那裡的草地上,躺著一名白衣男子,身穿白色盔甲,五官精緻,氣宇軒昂。在他身邊放著一把銀色長槍,槍身通體發亮,槍頭刻著龍頭圖騰,槍尖帶著三縷黑色長須。

帥氣,不羈。

「他就是葉宏嗎,果然氣勢不凡。」柳仁嘆息道。

先前女兒說的時候,他還不覺得,現在一看,果然不同凡響。

「柳城主,你看他身邊那支長槍沒有,龍鬚無風而動,隱隱之間似乎有龍嘯之聲,一看就知道不是尋常的兵器。」海大貴道。

「面對天空城幾十名金丹修巔峰修士面不改色,好膽識。」海洋說道。

哪知道柳若依搖了搖頭:「他不是葉宏。」

「什麼,他不是葉宏,那他到底是誰?」柳仁震驚地問。

「我也不知道,我從來沒見過他。」柳若依搖了搖頭,道:「咱們看下去就知道了。」

(本章完) 衛道子目光落到卓無雙身上,怒喝:「你是誰,葉宏呢?」

卓無雙從地上一彈而起,龍鬚槍在手中飛舞出一道漂亮的孤線。

他嘴角上揚,露出一抹不屑的笑容:「就憑你們這些渣渣,也配我師傅出手,先過我這關再說。」

「什麼,他不是葉宏,是他的徒弟。」

「葉宏自己不出手,派個弟子過來算什麼?」

「只有兩個原因,一是害怕,不敢出手;二是根本就不屑出手,看這情況,顯然是後者。」

周圍的人,目光紛紛落到卓無雙身上。

「洪四,去會會他。」衛道子朝背後一名手下說道。

當下,從人群之中走出一道人影,是一名金丹巔峰修士,在這群人之中,實力算是比較強的。

「臭小子,識相的乖乖把葉宏叫出來,我可以留你一條狗命。」洪四喝道。

卓無雙咧嘴一笑,右手握著龍鬚槍,指著那男子道:「只要你能擋住我的槍,我就把他叫出來。」

「儘管來吧,我就看看你有什麼手段。」洪四喝道。

卓無雙手臂一伸,長槍光芒大盛,槍尖之上,暴射出一道龍影,咆號著朝洪四衝去。

一時之間,整個半空,全都是龍嘯之音。

「貫日式。」

暴風般的攻擊朝洪四攻去,整個半空,都被這長槍的光芒閃爍著。

好一招貫日式,名如其招,白虹貫日,真有千軍萬馬攻勢。

氣勢所至,整把銀槍似乎能感受到殺氣,嗡嗡地響了起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