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對,你看看。」

葉渝汐頷首應道,並催促荀影趕快查看。

荀影應聲用意念操縱儲物袋開口,然後探頭向裡面看去。

「用你的意念去看,就像打開你的餃子一般,想象你已經進去並且看到了裡面的所有東西。」

看著荀影這個查看方法,葉渝汐開口教他正確查看儲物袋內部的方法。

「好。」

荀影還是很聰明的,葉渝汐說了一遍他立即照做,果然輕而易舉的將裡面的東西一次性看清。

果然,裡面除了他剛才裝進去的東西外,還有一些沒有見過的。

這一定就是師父給他的。

這些東西有衣袍鞋子,還有兩支長長尖尖的東西,上面還帶著圖案,還有一些小瓶子,以及其他他不認得的東西和一把劍。

就像他曾經被追殺時看到那群修士手裡拿著的那些劍一般。

「師父,這個我不喜歡。」

荀影將裡面的劍拿出來,遞給葉渝汐。

這個劍讓他聯想到曾經被追殺時的那段黑暗的經歷,那些他討厭的人都拿著這東西,他不想和他們用一樣的。

「為何?」

葉渝汐看著自己費了很大力氣,尋找上好材料製成的靈劍,被荀影明言不喜,不解問道。

葉渝汐的問題,荀影嘟嘟嘴,似乎不是很想回答,但是師父問了,作為一個聽話的乖孩子,他還是答了。

「那些人也拿著這個……」

哪些人?葉渝汐聽到荀影這不明不白的話下意識想再詢問。

可當葉渝汐想問出口時,看著荀影臉上透露出的不情願,立刻明了。

還能是哪些,能讓這孩子陷入不好的情緒中,那除了收徒前那些經歷還能有什麼。

至於人,應該是追殺他的那些修士們……

「這個只要是踏上修仙途中的人,都要用的。」

葉渝汐明了荀影的厭惡以後,摸摸他的腦袋,開口解釋。

「師父也有一把,它在你手中就是你以後保護自己的利器,你不應該為了討厭一些人而拋棄保護自己的東西。」 沐維清現在很沮喪本來是想問完秦樺瑾在問問舍友,可現在她連打字的力氣都沒有了。

神尊大人,饒命啊! 秦樺瑾看到這裡,只回了一個好的,深藏功名的放下手機。

他知道現在已經動搖了沐維清的想法了,沐維清有時候很容易就能被人說動改變主意,但有時候很倔很倔。

他慶幸她正處於能被說動的狀態。

重新回到秦樺瑾旁邊,沐維清搬了一張椅子坐下。

她頭腦現在很亂,想不成問題,只百無聊賴的看四周。

奶糖吃飽她的貓糧,自動的來到沐維清身邊,腦袋蹭著她的腿。

沐維清彎腰把奶糖抱上自己大腿,有一把沒一把的撫摸著她背上的毛,看的秦樺瑾萬分嫉妒。

有時候他在想,為什麼他和奶糖不能靈魂隨時互換?

那畫面……

好吧,不敢想象!

而沐維清隨意看著看著,突然發現一個好玩事情。

她咦了一聲,指著桌上秦樺瑾的飯盒:「叔叔,你吃飯好慢。」

這麼長時間,感覺裡面的飯沒有少多少。

秦樺瑾本來沒注意,一聽到沐維清這麼問,才忙端起飯盒,露出虛假的笑容。

「剛才處理了點事,嫌拿著麻煩,先放了一會兒。」

說著,他略帶心虛的看了一眼放在飯盒旁的手機。

「哦!」

沐維清不疑有他點點頭,繼續發獃不再說話。

劇組為了趕進度,就算是中午吃飯休息的時間也是能短盡量短,所以一等秦樺瑾吃完飯,劇組立刻開工。

沐維清請了兩天的假,因此今天下午萬文軍安排主要先忙沐維清這兩天的戲份補上。

「你想的怎樣了?」

中場休息,秦樺瑾拎著一杯冰奶茶遞給沐維清。

奶茶是他讓助理幫忙買的,不止沐維清,劇組裡每人都有份,只不過只有沐維清是他親手拿過來的。

「不知道……」

沐維清接過奶茶,茫然搖頭。

她到現在腦子還是懵懵的,事情怎麼就這樣了?

「好」秦樺瑾也不急著逼沐維清,「你要是想好了,直接在微信上和我說就好了。到時候簽在我公司,你的這個視頻我到時候可以幫你運作一下,提高你的知名度,學校那邊也會提前打好招呼,一切都不用擔心。」

「你這是在誘惑我嗎?」

聽秦樺瑾這麼說,沐維清更愁了。

說的她好心動怎麼辦?

「你覺得是那就是!」秦樺瑾也不否認,微笑著似是而非的承認下來。

沐維清:……

她突然有點不想理秦樺瑾了,扭頭傲嬌的哼了一聲,沐維清站起身,把奶茶放到一旁。

「我不要你了,我要去找奶糖玩!」

「去吧,它在那邊。」

對於沐維清這句話秦樺瑾沒有說什麼,他寵溺的笑了笑,給沐維清指了奶糖的位置。

奶糖正在助理腳下被兩個小演員逗著,小孩子難免有些沒有分寸,把奶糖逗得有些急,一看到沐維清來,就自動丟下小孩奔到沐維清懷裡。

「清清,過來!」

剛抱起小貓,沐維清就聽到方芷央在叫她。

「怎麼了?」

沐維清抱著奶糖朝她走過去,一到方芷央身邊,就被方芷央拉住胳膊。

她拿了一個莫名的東西就要往沐維清頭髮上別,沐維清極力偏著頭拒絕這個不知道什麼樣的東西。

但她事先就被方芷央拉住了,所以最終還是被別上頭髮。

「什麼呀?」

沐維清嫌棄的說,一把拿過方芷央握在手裡的手機,把不亮的屏幕當作鏡子,看自己頭上究竟被安了個什麼玩意兒。

「看吧,我就說清清帶著合適!」

在沐維清照鏡子的時候,方芷央樂呵呵的和別人說。

說完,她又回頭,在沐維清極為嫌棄的白眼下,摸了摸她的腦袋。

沐維清頭上戴著一個劇組裝飾用的角,在頭頂正中,白色的角,配上白色的裙子,像是一個獨角獸。

「不合適!」

沐維清看清自己頭上的是什麼東西以後,把方芷央的手機先放在奶糖的背上,然後一把擼下這個角。

擼下了角后,她又順手安在方芷央頭上,「你戴著才最合適!」

安完以後,她又趕緊把方芷央的手機塞回她手裡,接著趕忙溜。

不過沐維清還是沒有逃出去,被反應快速的方芷央一把抓過,溜走失敗!

在兩人打鬧的時候,秦樺瑾也走了過來,他接走沐維清懷裡的貓,抱著它離開沐維清和方芷央身邊。

然後在兩人突然頓住錯愕的看著他的時候,笑著道:「我只是覺得奶糖有點妨礙到你們,你們繼續。」

看熱鬧的表情和煽風點火的語氣,讓兩人有些火大。

即使秦樺瑾是方芷央的衣食父母,此時也想打他。

強寵:冷帝33日索情 至於沐維清:磨了磨牙,想咬人!

兩人對視了一眼,當即決定先休戰,一起氣勢洶洶的朝秦樺瑾走過去。

秦樺瑾看著事態有些不對勁,轉身就跑,身後追著兩個因為穿著古裝,跑的有些彆扭的女子。

秦樺瑾畢竟是男人,他又常做鍛煉,所以即便沐維清和方芷央兩頭包抄,也被秦樺瑾成功溜走。

三人你追我趕了幾分鐘,看實在抓不住秦樺瑾,只能停止不追。

這裡面沐維清體力最差,她全力奔跑堅持不了多少時間就不行了。

「多鍛煉啊!」

秦樺瑾從沐維清身後出現,大手在她頭上拍了拍。

「還有力氣抱奶糖嗎?」

他戲謔的把奶糖朝沐維清面前舉了舉。

「有!」

沐維清奶凶的說道,聲音小小的,明顯虛張聲勢。

「呵呵呵……」

秦樺瑾笑出了聲,方芷央作勢捂住自己的眼,不忍去看沐維清。

這孩子被欺負的慘!

「你要是簽下經濟人了,你經紀人肯定會給你安排大量的運動!」

捂了一下,裝裝樣子,方芷央在沐維清兇狠的目光下,放下手,恢復正經的姿態說道。

「你以後要是做明星,肯定要保持身材,要大量運動,還要控制飲食,要能上鏡……很慘的!」

方芷央說著,就想到自己這幾年被經紀人逼著減肥節食,稍微有點熱量的東西都不讓吃……

「那我還是不要了!」

本來有點動搖的沐維清一聽方芷央這麼說,立即表態。

「我想了想,我覺得娛樂圈還是不適應我!」

最主要的是控制飲食,大量運動,她……做不到!

方芷央:(ΩДΩ)

秦樺瑾不悅的看了方芷央一眼,本來幾乎把人說動了,結果她這一句,這隻小蝸牛又縮回去了!

「沒事,有些人天生吃不胖,她們只要保持正常的運動量就好了!」

他瞪完方芷央,又安慰沐維清,務必不讓小蝸牛縮回殼裡。 連著兩個不想,葉渝汐決定任性一把,她下了床,把自己的筆記本電腦拿出來,開機,開始在文檔內編輯。

他編輯的是一封辭職信,信中辭職理由那一欄很囂張的寫到:太簡單,不想學了!

寫完便找到帶教老師的郵箱,點擊一鍵發送,然後關上電腦,把它隨意扔到床上一處。

接著往後猛的一倒,以大字型躺在床上,還抱著被子歡快的打了個滾。

她勇於對別人說不,真棒!

給自己了一個大大的贊,葉渝汐再次接收剩下的記憶。

其實辭職這件事,原身一直也想著干,最後也確實付諸行動了,就在病毒爆發的前三天,他向老師遞交了辭呈,不過終究沒有辭成。

林熙池是一個特別優秀的學生,在醫學上天賦很高,雖然為人高冷不愛與人交流,但對於帶他的老師來說,是得意弟子。

因此一看到自己郵箱里的那篇辭職信,就立刻先給他學校打了電話,讓學校聯繫他父母,然後自己再打電話過去。

三方壓制,林熙池最後還是辭職成功,因為病毒爆發,大家都忙於逃命,自然也沒人去管他辭不辭職的事了。

並且不但辭職成功,在這次病毒爆發中,還成功升級成正式醫生,當喪屍清理結束后,被拎走一起去研究這次的病毒。

可以說林熙池一生的運氣是真的很好,他在研究喪屍病毒的過程中,有了一個重大發現,成功獲得最高醫學獎項。

他活到一百歲自然而終,一生順暢,功德圓滿,只除了那個唯一的一個遺憾,單身了一輩子!

葉渝汐現在附身的時間距離病毒爆發還有十天,此時是他帶教老師的休息日,所以林熙池也跟著一起在家休假。

在辭職信發出去後葉渝汐就後悔了,他看完林熙池的一生,就發現,自己辭職的有點早……

再堅持幾天,不但能順利辭職,而且還不用聽老師和他父母的嘮叨了,多好!

不過後悔也沒辦法了,郵件已經發了出去,不可能在撤回。

他翻了個身,正面躺著,眼睛出神的望了會兒天花板后,就收拾好心情,坐起來。

他拿起林熙池的手機,打開。林熙池不愧是被同學稱為高冷男神的人,他手機上除了必備的軟體,其他什麼也沒有,乾乾淨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