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羅驚雲竟然被你打敗了……」林修眼神閃爍著一些震撼之色,他是真的沒想到,楚澤居然把羅驚雲給打退了,這傢伙太過妖孽了……

當然,為之感到震驚與錯愕的,不僅僅是林修,那一旁的林萱兒,玉手也是捂著嘴,俏臉之上的震驚之色,無法掩飾。

楚澤,竟然憑藉一己之力,打敗了一位地靈境中期巔峰的強者!

這是一種什麼修鍊速度?

對於她們的那些驚異目光,楚澤倒是沒有太過在意,他倒是清楚,若非是自己機緣巧遇,意外的開啟的識海,恐怕現在的他未能有全身而退的實力。

羅驚雲么…三年前,能打敗你,現在的話,依舊是! 第九十章餘波

山頂之上,原本混亂的戰場彷彿都是在此時變得安靜了下來,特別是那些羅家的人馬,皆是目瞪口呆的望著那從半空中栽落下來,這…羅家第一天驕?

那可是地靈境中期巔峰的強者啊,怎麼會敗得如此的乾脆?!

「這傢伙的實力……好強!」

那些暗地裡原本也是想打著看他們鷸蚌相爭然後坐等漁翁得利主意的勢力,望著那道年輕身影,面色變幻下,不知何時已經將心中的那抹貪婪的想法收斂而去,沒看到連羅驚雲這等青青嵐城年輕一輩的第一人今天都是栽到了楚澤手中,其他人,恐怕去了也是自取其辱!

「嘎吱!」

「怎麼可能……我怎麼可能會敗給你?!」

在羅驚雲緩緩的抬頭,緊握的拳頭,發出骨骼摩擦的聲響,他的眼中,直到現在都是布滿著難以置信以及……不甘心,還有一抹瘋狂之色逐漸湧現!

他怎麼都是想不通,為什麼他會敗得如此迅速與乾脆……

在先前楚澤的那一擊下,他居然沒有太多的防禦之力!

「我不信!」

鮮血狂噴,羅驚雲的面色也是猙獰起來,當即他的眼中,也是湧上了瘋狂之色,他不甘心輸給楚澤!

但吼聲剛剛落下,羅驚雲牽動體內傷勢,鮮血再度從嘴角溢下。

周圍的那些人馬,也是因此驚了一下,旋即面龐上湧上濃濃的忌憚與驚駭,連實力達到地靈境中期巔峰層次的羅驚雲都敗給了楚澤,他們又怎敢衝上去找死?

「噗嗤!」

楚澤目光漠然地盯著羅驚雲,隨即身形一閃,直接是暴掠向羅驚雲,帶著一股極端兇悍的一拳怒轟而下,痛打落水狗的事,他可從來不會嫌麻煩!

「給我去死!」

然而就在楚澤看向羅驚雲的時候,那之前和林修戰鬥的徐森,彷彿不能接受這般事實一般,竟是發瘋般的開始嘶吼。

伴隨著他的嘶吼,強橫的靈力波動從他的體內狂涌而出,而後便是見到他腳尖在空中輕點兩下,下一刻,拳頭之上凝聚著磅礴的靈力光澤,徑直的轟向楚澤的后心。

「楚澤……」

眼見這般情形,一側虛弱的林修不禁有些焦急,他十分清楚羅驚雲的實力的強橫,即便場中的情形表明楚澤將羅驚雲打敗了,但這並不代表著楚澤自身能夠安然無損。

然而他剛剛開口,後面的「小心」二字尚未說出來,便是驚駭的看到,楚澤彷彿背後長了雙眼睛一樣,只見腳步一錯,身形一動,竟是如同鬼魅般的消失在原地,避開了徐森的攻擊。

見到楚澤這般鬼魅的速度,徐森面色大變,急忙催動體內靈力,在其身體表面化為靈力屏障,試圖阻擋楚澤的還擊。

「嘭!」

然而,徐森的靈力屏障剛剛成型,楚澤的一拳毫不猶豫的狠狠轟在他身體之上,便是下一霎那,楚澤的手便是牢牢的擒拿住後者的喉嚨,手臂一抬,將他提了起來,任憑後者如何掙扎,都難以掙脫楚澤緊緊握死的手掌。

一招制敵!

數十道目光,望著那在楚澤手中拚命掙扎的徐森,一時間突然安靜了不少,不少人眼中都是有著一些震撼與驚駭之色涌動,顯然是沒有想到楚澤在和羅驚雲戰鬥之後,竟還有這般實力碾壓徐森!

「徐森,三年後,你還是一如既往這麼的沒用。」

楚澤平淡的聲音,在場中傳盪而開,隨即他手掌隨意一扇,一道清脆的響聲傳出,那手中的徐森,直接倒射而出,一口鮮血夾雜著爆成粉末的牙齒狂噴而出,身體如同炮彈般,狼狽的落在那羅驚雲所在的方向。

望著這瞬間被打得跟死狗一樣的徐森,周圍頓時陣陣嘩然,四周數十道身影不自覺的向後退去,竟是將原本直徑十幾丈的戰圈擴大到二十幾丈,能夠一時間將羅驚雲和徐森同時擊潰,楚澤在他們的眼中已經成了和之前的羅驚雲一樣的恐怖存在,不,應該是更勝一籌。

遠遠看去,場中就只剩下林家數人,離林家四人不遠的羅家幾人也就剩下羅厲,不過此刻的羅厲見到羅驚雲都是狼狽落敗在楚澤的手中,心中的震撼已經無以復加,完全沒有先前的仗勢欺人的囂張氣焰。

然而境況卻正如他預想的那般,楚澤在打發了徐森后,便是緩步站到了羅厲的面前:「現在該輪到你了!」

此刻,楚澤這般低沉的聲音落在羅厲的耳中,無異于晴天霹靂一般,抑制不住心中對那般後果的恐懼,羅厲目光急速閃爍,威脅道:「楚澤,你最好要想清楚,動了我羅家人的後果!」

「那我倒要試試,動了你羅家的人你們又能奈我如何!」楚澤聲音平淡地道。

楚澤的話音剛落,身形便是一閃,對著羅厲閃掠而去。

「咔嚓!」

一聲清脆的骨頭斷裂之聲響起,眾人頓時頭皮一麻,而後便是看到羅厲猶如斷線的風箏倒飛而出,而在他被踢飛的瞬間,一股錐心的疼痛從腿上傳進了腦中。

「啊!」

終於是忍不住這般劇痛,羅厲不由得慘叫出聲。聽得這個聲音后,那原本退後的十數道人影竟是再一次向後退去,步伐竟是出乎意料的整齊一致。

「嘭!」

物體墜落的聲音並沒有在意料之中響起,楚澤抬眼望去,那原本應該摔在地上的羅厲已經是站在了地上,左腿無力的耷拉著,顯然是被楚澤給踢斷了,一身錦袍已經濕透,嘴角不斷的抽著冷氣!

而在他的身側,不知何時,羅驚雲已經靜靜站在那裡,右手提著羅厲的衣領,顯然是他將羅厲救了下來,此刻,羅驚雲那一身有些破損的長袍仍沒有掩蓋屬於他的驕傲,他的雙眸之中有著無盡的殺意涌動,彷彿下一刻便要噴薄而出。

「楚澤,你們給我等著,我羅家一定不會善罷甘休!」

羅驚雲身體劇烈顫抖,不過他卻並沒有停留,滿含著怨毒的恨意之聲,然後一甩袖,憤怒無比的轉身而去,隨即羅家眾人以及靈鷲修鍊館等人也是緊跟而上。

楚澤望著憤怒離去的羅驚雲,也是鬆了一口氣,以這傢伙的實力,如果真要拚命拼起來,他們必然也會付出極大的代價。

而眼下能夠將他們打退,已經是最好的事了。

此刻!

偌大的場地之中僅剩下了林家數人,彷彿剛才的那般激烈的交鋒沒有發生過一般,只有狼藉的地面和連根拔起的大樹在訴說著之前的慘烈爭鬥。

「噗!」

望著羅驚雲等人漸漸遠去的身影,楚澤也是如釋重負的鬆了一口氣,剛一屁股癱坐了下來,那壓制不住胸口的氣血,頓時一股血箭噴濺了出來,隨即整個人的氣息頓時萎靡下來。

「楚澤你怎麼了?」

一旁的趙磊見狀,下一刻便是狂奔至楚澤身前,將那倒下的楚澤扶住,焦急的問道。

……

就在楚澤幾人向著黑魔山頂峰進發的時候,楚澤打敗羅驚雲的消息如同颶風一般傳遍了整個黑魔山,所有武者一下都知道了,青嵐城除了羅驚雲之外還有一個更加兇悍的楚澤的存在,一時間,楚澤的名字響徹整個黑魔山,現在的楚澤只能用名聲鵲起來形容了。

林家和羅家在比賽中的第一次交鋒算是落下了帷幕,最終以楚澤一人戰勝三人而告終,而在這極短的時間之中發生的一切,也以一種極端驚人的速度,反覆回蕩在整個黑魔山之中。

而那些來自青嵐城周邊勢力的武者,在聽說了這場驚人之戰後,鮮有人能夠保持著鎮定,那逐漸登大的眼睛,都是在顯露出他們心中的驚濤駭浪。

那可是青嵐城年輕一輩的第一人啊!作為青嵐城的周邊勢力,他們自然是知道那羅驚雲的厲害。

然而如今,這名地靈境中期巔峰的武者,尚未開始在青嵐城展現他的驕傲和強大,便是被後來居上的楚澤強勢擊潰,而且最令得人感到震驚以及駭然的是,那昔日的天之驕子已經回來了!

他,回來了!

那黑魔山下那般激烈碰撞,可是徹底震驚了那些親眼所見的人,這些人雖然礙於對方的實力不敢向前一探究竟,但也不難猜測這其中的激烈程度,只是讓眾人難以置信的是,楚澤竟能在這數日時間中突然崛起。

在這般如同颶風一般的傳盪之下,楚澤聲名,將傳遍青嵐城的每一個角落。 第九十一章修鍊靈識

黑魔山一戰,無疑是成為了黑魔山最近最熱門的話題之一,而那種大出人意料的結果,也是讓得楚澤的名聲再度大噪起來。

羅驚雲那地靈境中期巔峰的實力,幾乎在年輕一輩難覓對手,但誰都無法想象,擁有這樣實力的他,最後卻是敗在了僅僅地靈境初期的楚澤手中。

當然,隨著時間的推移,這種震撼之色也是逐漸的淡去,因為,接下來有著令的他們更為狂熱的事情,終於是在萬眾期待的目光中開始了!

東瀾聖地名額歸屬!

尤其是還有一名東瀾聖地核心弟子的試煉名額!

這是青嵐城數百年唯一的一個名額!

黑魔山峰頂,一片的寬闊廣場,佔地足有數千丈,此時,在廣場上以及周圍,已是有著諸多的身影。

不過如今,這遼闊的場地,卻早已被人海所佔據,甚至在周邊的大樹上,都是布滿了身影。

各種吵雜之聲匯聚各種吵雜之聲匯聚在一起,直衝雲霄,而後遠遠的擴散開來,方圓十里之內,都能夠清晰耳聞。

那些被別人搶奪去靈值牌已經開始離去的武者,聽到那衝天而起的熱鬧,眼中流露出一抹黯淡的神采,他們……跟這個無緣了!

人山人海。

這才是真正的群強雲集。

咻!

而就當所有的武者都是齊聚此處時,那遠處的天空,突然有著一道光芒緩慢而來,不過那光芒雖然看似緩慢,但卻在一瞬之後,猶如瞬間移動一般的出現在了這片天空上。

而也正是在這種萬眾期待之下,那最後的名額歸屬之日,也終於是姍姍而至。

黑魔山峰頂,一座石台立於其上,而眼下充滿著熱鬧的氣息,那成千上百的武者都是彙集於此,他們的目光火熱的望著那前方三道身影之上,他們將決定著此次誰將有資格擁有進入東瀾聖地的名額。

在那無數道目光的注視下,崖玄三人對與那一道道火熱滾燙的目光,倒是處之淡然,顯然是對此司空見慣,一副氣定神閑的姿態,對於先前那楚澤與羅驚雲之戰,顯然在他們的觀察範圍之內,那般結果也是提前知曉。

崖玄揮手示意道:「此次名額選拔賽便到此為止,將你們的所獲得靈值牌上前計數,前三之列便是獲得此次的名額!」

聽得此話,台下的眾多年輕武者氣氛頓時熱烈起來,能來到這裡的自然是擁有著不弱的實力,或許他們自詡實力比不上羅驚雲楚澤之輩,但他們也是這個機會,顯然他們是不會放過。

當眾人將那靈值牌依次上繳之時,直到將最後一人將靈值牌的數字記下后,一旁的招生長老對著崖玄道:「崖玄長老,現在可以宣布結果了嗎?」

崖玄望著那記錄在冊的名額,不過對那最後的名額,他也不做過多的停頓,直接將那名字公之於眾,而眾人對於那結果,顯然沒有出乎大多人的預料,羅家的靈值牌被楚澤當作戰利品給繳來,無需多言自然是此次靈值點最高之人,囊獲了那最惹人垂涎的核心弟子試煉名額,而至於其他的兩個外門弟子試煉名額則是被林修與趙磊獲得。

對於那萬眾矚目的名額爭奪戰,終於是以楚澤獲得那最為寶貴的核心名額落下帷幕,但那整個黑魔山,依舊還沉侵在之前的那種激裂戰鬥之中,這場對局,讓得不少人都是驚嘆不已。

……

伴隨著試煉名額比賽徐徐的落幕,回到青嵐宗的楚澤休整了三日時間,方才徹底的恢復過來,這一次與羅驚雲的大戰並不輕鬆。

雖然楚澤對他極其的不順眼,但不得不承認,羅驚雲倒也不愧是以往青嵐城年輕一輩的第一人,倒的確是有著不小的能耐。

當然,楚澤也並不懼他,他能夠連續打敗兩次,自然就會第三次…這羅驚雲若是不死心的想要做點什麼,楚澤倒是不介意讓其在長長失敗的滋味。

這數日時間,他便是安靜的留在這裡恢復著,至於當日與羅驚雲的那場大戰究竟引起了多少波瀾,他也便沒有花費太多的心思去關注,眼下對他而言,唯有提升實力,以備他日進入和那些天之驕子的較量,以及為了早一日和她……相聚!

在那一座古樸的屋舍內,楚澤眼神專註的看著一本頗為陳舊的典籍,這本典籍便是上次讓他大出血的奇門藥典,雖說價值沒有意料中的大,但也是讓楚澤在靈藥方面的知識得到了更大的提高,雖說楚澤獲得丹塵子煉丹宗師級的傳承,但那一下子灌輸的內容,也需要楚澤一步步的消化,而能夠多見識煉丹師的筆記,打好紮實的奠基。

只不過楚澤倒是對這本藥典曾經是那是煉丹師的的東西,頗為的好奇,畢竟這煉丹師可算得上這個世界上最為讓人羨慕的職位。

煉丹師,顧名思義,他們能夠煉製出種種提升實力的神奇丹藥,任何一名煉丹師,都將會被各方勢力不惜代價,竭力拉攏,身份地位顯赫之極!

煉丹師能夠擁有這般待遇,自然與它的稀少,實用有關,想要成為一名煉丹師,條件苛刻異常。

首先,必須天生擁有那種對火焰的感知力,沒有這樣的天賦,想要煉製丹藥,無疑是極為不簡單。

在煉藥之時,火候的輕重是重中之中,有時候只要火候稍稍重點,整爐丹藥,便是都將會化為灰燼,導致前功盡棄,所以,掌控好火候,是煉丹師必須學會的,然而想要將火候掌控好,那便必須需要強悍的天生對火焰的感知力,失去了這點,想要成為一名煉丹師,那無疑是天方夜譚,徒做無用之功而已!

當然,其次,煉製丹藥的話,自然也是需要材料,畢竟煉丹師也不可能擁有天地間所有的各種靈藥,沒有好的材料,他們也是猶如巧婦難為無米之炊,所以,好的靈藥材料,自然是極為重要的。

最後,若是能擁有這世間最為神秘的靈火,甚至傳說中之上天火,若是用這些神奇的火焰來煉製靈藥,不僅僅是能提高煉製丹藥的成功率,而且,最為重要的便是,能提升丹藥的品質!

所以,在這種種苛刻的條件之下,有資格成為煉丹師的人,當然是鳳毛麟角,而煉丹師少了,那些神奇的丹藥,自然也是少之又少,物以稀為貴,也因此,才造就了煉丹師那尊貴得甚至有些畸形的身份。

當然,這煉丹師也並非是僅僅能夠煉製丹藥而已,他們本身也是一位靈識大師。若是成為高階煉丹師的話,他們的實力,也是能夠憑藉他們的靈識,一念可翻山,可倒海,與人交手,心念一動,就算是一座山都能強行搬起。

畢竟這個世界上像是煉丹師,靈符師等這些奇特的職業,也是相當的耀眼,而且這些職業需要極為嚴苛的天賦,都是極為罕見的,而且這些職業都是需要靈識作為基礎。

當然,雖說楚澤對於煉丹師這類特殊的職位很是垂涎,不過也僅僅只是想想罷了,想要成為煉丹師本身就是需要天賦不說,而且那些奇特的條件,都是萬中選一。

再說,即便是最為普通的煉丹師,他們煉製最低層次的丹藥都是在二品以上,而被煉製出來的丹藥,都是相當的昂貴,尋常家族宗派,連一些普通的二三品靈藥都是無法享受到,跟何況是那種被煉丹師煉製出來的靈丹。

不過楚澤到沒有不切實際的過多亂想,而是定下心神,仔細認真的翻動著泛黃的書籍,將其上面的所有註解,都是一字不漏的收入腦海之中,時不時的點頭咂嘴,時不時的露出羨慕渴望之色,心神都是沉浸在典籍上面的所介紹的靈藥種類知識。

數個時辰之後,少年將典籍放下,輕輕的吐了一口氣,隨意的用手擦拭了臉上的汗水,抬頭望了望,那清朗的天空之上,巨大的炎日已經是高高的懸挂在天空之上,猶如一個不斷釋放著火焰的大火球一般,熾熱的陽光被揮灑在金黃色的樹林之中,將地面之上都是抹上了一層灼熱之紗衣。

「都已經是中午了啊…」楚澤有些發愣,旋即有些感慨道。

便打算立即起身,將那奇門藥典合起來,目光剛好瞥到剛才手上擦拭汗水不小心滴落在那書頁紙上,卻是在這一剎那,在陽光的照射下,楚澤隱約間看到這頁紙上似乎藏有東西。

楚澤目光漸漸凝重起來,再次將這頁紙放在陽光下仔細的觀摩研究,發現這紙張似乎有夾層。

「額。」

這個情況讓得楚澤一愣,有些不敢相信的揉了揉眼睛,確信不是出現幻覺后,楚澤方才得出了一個結論,那便是這本藥典上隱藏著一個秘密。

雖說這種奇異的現象接二連三的發生在楚澤的身上有點不可思議,不過事實既然已經出現,那楚澤自然是打算將這個秘密挖掘出來,至少沒有壞處。

畢竟這東西是煉丹師以前所擁有,那夾層上的東西肯定不會差到哪裡去,沒準又是天上掉下來的餡餅。

心中打定了這個念頭,也顧不得那麼多,便是急忙的趕回屋去。

房間之中,在楚澤的小心仔細的探索下,發現這門典籍上也僅僅是三張紙張才藏有夾層。

時間彷佛在這個時候變得緩慢起來,楚澤壓下心中的激動,然後小心的用刀片將夾層的裡面的東西取出來。

半個時辰之後,噹噹楚澤將所有的夾層,都是完好無損的取出來的時候,楚澤輕吐了一口氣,終於是成功了。

楚澤小心的將所有的夾層裡面的紙張攤在在桌子之上,然後隨意的掃視了一下,目光便是一頓,落在那紙張上的頗為醒目的三個字上面。

「凝識訣。」 「凝識訣。」

目光久久的盯著那薄薄的紙張上面,好半響之後,楚澤才緩過神來,輕輕的吐了一口氣之後,壓下心中驚訝,然後認真的瀏覽上面內容之後,發現這是一篇修鍊靈識的秘訣。

不過,似乎這上面所說,這紙上所謂的凝識訣卻是不全的,僅僅是擁有前面三重的修鍊方式。

正如煉丹師之類,都是需要靈識作為基礎,若是歸根究底起來,其實這靈識不過這個世界上另外一種的靈力的形式罷了,唯一的區別大概就是產生的地方不同而已。

而很顯然,這所謂的「凝識訣」,應該便是修鍊靈識所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