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姓弟子哈哈大笑著說道,臉上帶著得意之色。

他挺直著腰背,一雙眼眸之中彷彿是看穿了面前的陸方的真面目,緩緩的抽出了自己手中的劍。

而在這下方,只見白玲瓏發出了一聲驚詫之聲。

她心裏面有些忐忑,似乎是沒有想到陸方的氣勢並沒有她想象的那麼強大,一時間變得緊張了起來。

「嘿,你剛才拿出來的那些神晶,肯定輸定了,小妞,你的眼光實在是太差了,沒有一點的用處,其實你應該找一個像我這樣的男人。」只見這李姓弟子走到了面前調戲的說道。

「我叫我叫李海天,你看看我這樣的男人,實力強大,又不做作,才是你這樣女人依附的可靠對象。」

「化龍長老,那裡真心不怎麼樣,老老實實的投靠我李長老,才是有前途的。」

「加入李長老的麾下,像你這樣的女人,應該可以做一個麾下的雜役吧,或者做我的美姬,我保證你的修為可以蹭蹭的往上漲。」

李海天越說越離譜,眼眸之中流露出了一種變態的味道,似乎是想要對白玲瓏做出不利的事情。

白玲瓏一時間只感覺渾身發寒,面前這就是個變態啊。

就在這一瞬間,掏出了玉佩:「開!」隨著白玲瓏拿出玉佩,念動起了咒語,就在這一瞬間,白玲瓏整個人渾身都有著一股氣息瀰漫,產生了一股強大的轟擊之力,面前的李海天就在這一瞬間,整個人都是重重的飛了出去,然後摔在了地上。

「哈哈哈!」

眾人都是哈哈大笑了起來,李海天惱羞成怒,似乎是沒有想到,白玲瓏居然敢突然動手,站了起來,就想要對白玲瓏做點什麼。

可是下一刻,一個宏大的聲音就是響起:「擂台之下,禁止戰鬥,否則直接趕出擂台。」

這聲音在李海天和白玲瓏的耳旁響起,李海天一時間有些惱怒,又有一些恐懼,不過最後什麼話都沒有說,只是狠狠的瞪了一眼她。

剛才那宏大的聲音,如果不出意外,應該就是某一個守護這裡的長老發話了。

李海天雖然挑釁,但是也是知道自己的斤兩,面對一般的人,他肯定不會畏懼,面對著普通的地址,他肯定不會畏懼,但是面對著這些長老,他就絲毫不敢得罪了。

這些長老不但實力強大,同時還掌握著非常大的權力,他只不過是一個內門弟子,而且排名極低,所作所為只不過是想要為師父出口氣。

一時間他就站在那裡,不敢再多說什麼。

只是微微的偷看了一眼白玲瓏,心中盤算著如何對付她,卻沒有什麼好主意。

「開始了。」

在一旁收了賭注的張長老,突然開口說道,一下子就把眾人的目光都是吸引了過去。

只見此時的張長老一雙眼眸之中,好像是有著一些電流流過,隱隱約約之間,看過去的時候,就帶著一種非常特殊的力量,彷彿那一雙眼眸,是紫色的一般,看上去十分的詭異。

「咦,這邊這小子,好像隱藏了不少的手段,看來接下來,是一場龍爭虎鬥的好鬥呢。」

張長老收了這賭注,自然是沒有任何想要參與的打算,只是開眼,看看勝負。

陸方扭了扭自己的脖子,對著面前的李海天說道:「聽說,比武可以確定名次,這是真的嗎?」

他這樣的說道,嘴角已經微微的勾了起來。

「當然是真的。」李海天身上瀰漫著一股,龐大的元力氣息,這股元力氣息,隱隱約約之間在他的身上凝聚成了一道盔甲虛影。

這道影子彷彿是有著一個鬼頭瀰漫在其上,帶著一種詭異。

只不過是站在那裡,就發出了一聲怒嚎,聲音就在這一瞬間,化成了巨大的衝擊,向著四周而去。

「出現了,陳師兄的鬼面假影出現了,這鬼面假影要接連不斷修鍊七七四十九年,這才能夠煉出這一道虛影,不過一旦練成,就能夠有著晉級的機會,而且攻防一體,實在是恐怖非常。」

在這一邊,有人發出了一聲驚嘆,不敢置信的說道。

「是啊,這一招,當初可是幫助著陳永獲得了內門弟子前五百名的機會。」下方有人開口說道,眼眸之中帶著萬分的得意。

白玲瓏自然也聽到了,一時間萬分的緊張了起來。

在她的眼眸之中,陸方自然是非常強大的高手,根本不畏懼這些人,而且擁有著強大的劍術,她可是親眼見識過,自然是清楚的。

白玲瓏用力的捏緊了拳頭,她發出了大喊:「師兄加油,儘快解決面前的這傢伙,我們好去吃飯。」

她大聲的喊著,根本不理會周圍的旁人。

在這上方的陸方,自然也是聽見了下面的白玲瓏的話,於是轉過頭,看向了她。

發現在這周圍,只有白玲瓏一個人為他加油,於是輕輕的點了點頭:「我儘快解決。」

陳永的一雙眼眸之中,露出了笑容,笑的是那麼的燦爛。

陸方手中的劍,也已經緩緩的抽了出來,劍氣是那麼的鋒利,當出現的時候,整個世界似乎都要被斬斷一般。

擂台之上只不過才剛剛開局,雙方就已經拿出了最強大的招式。

空氣在炙熱的燃燒著,而在這下面的人也都是感受到了這擂台之上雙方對峙所帶來的壓力。

陸方握著手中的龍鱗劍,劍在緩緩的變化。

就好像是突然出現的一條龍,帶有著一種可怕的氣勢,瀰漫在這空氣之中。

而陸方看著面前陳永身上出來的那一道巨大的影子,他微微的一笑。

這一道看似像是鬼影的東西帶著一種可怕的氣勢,重重地壓在了他的身上,讓他感受到了巨大的壓力。

「這東西有點壓力。」陸方喃喃說道,不過,很快就笑了起來:「有壓力才有動力。」

面對著敵人,就要提起自己的萬分謹慎。

陸方一劍斬落而下,就在這一瞬間,只見他手中的龍鱗劍,瞬間向著四周席捲而去。

以陸方為中心點,形成了一個巨大的漩渦。

一下子就將面前的敵人席捲在了其中,就在這片刻之間要將面前的敵人全部都是摧毀。

陸方感受到了巨大壓力,不過卻沒有任何的表情。

他那一雙眼眸之中,只有面前的敵人。

陳永所在的位置,也在這一瞬間發生了巨大的變化,他的身上湧出了許多鬼氣。

一下子遮蔽了整個擂台之上,他身上冒出的那一段鬼影,也在這一瞬間隱匿在這鬼氣之中。

「鬼泣真經,看來被陳永師兄修鍊到位了,沒想到比上一次收徒大會,提高了數倍。」只見一個弟子說道。

「是啊,沒想到居然如此厲害,看來陳師兄這次贏定了。」下面有著一些觀看的內門弟子,小聲的議論說著。

在這些內門弟子的眼中,陸方只不過是一個新加入門派的弟子,再怎麼厲害,也不可能抵禦這招。

而且陸方所施展的招式,就是一把劍向著周圍橫掃。

這算得上是什麼厲害的招式嗎?這根本就不算,最多只算是一招,嚇唬人的招式而已。

在這些人的心中,陸方已然是輸定了。

可是下一刻,這些人睜大了自己的眼睛,有些不敢置信。

周圍的鬼氣就在這一瞬間潰散,只見一道影子被龍鱗劍束縛住了,陸方出現在了他的身後。

陸方伸出了自己的手指點住了陳永的後腦勺,他就在這一刻,直接佔據了上風。

「認輸吧,你輸了!」陸方說道。

一時間,在這擂台下方原本呼喊著陳永名字的人,一個個都是僵住了,彷彿有些不敢置信。

陸方居然贏了,這對於他們來說,簡直就是奇恥大辱。

陸方答應了化龍長老要在這裡拿下第一名,自然不會有任何的留手。 「師兄太厲害了,師兄加油!哈哈哈。」看著上方陸方居然如此的威武,白玲瓏看著一旁的李海天那似乎是被氣到的模樣,一時間臉上露出了開心的神色,這些人目中無人,被狠狠打臉了。

「看來,這一次我也能分到不少神晶了。」白玲瓏小聲的說道,只感覺有些激動。

她可是把身上僅有的神晶都是投入進去了,就為了期待陸方能夠大獲全勝。

現在陸方勝利了,她自然就能夠賺到大筆的神晶。

她一想到這裡,就帶著激動。

「太棒了,我拿到這些神晶之後,應該買什麼東西好呢?」白玲瓏在那裡激動的想著,小聲都說了出來。

「可惡!」

在一旁的李海天此時氣的渾身都在發抖,他身邊的好幾個師兄弟,這時也是在氣得臉色發白。

他們一起掏出了十萬神晶呢,這可是一大筆的錢,對於他們來說,這比割他們肉還要難受,他們一想到這裡,就感覺自己渾身都顫抖了起來。

這麼一大筆的錢,又怎麼不會讓他們心痛?

「走!」

李海天就要說狠話離開,在一旁觀看的張長老突然嘴角微微的勾了起來:「我等修行之輩,就應該要堅持到最後,這上面的比斗,還沒有結束呢。」

只見張長老說道,原本就要離開的李海天頓時一愣。

「什麼?」白玲瓏那一張激動的臉,也猛的回過了頭,露出了震驚之色。

就在這擂台之上,龍鱗劍所捆住的陳永身上瀰漫著龐大的鬼氣,就在這一瞬間爆發了。

他青面獠牙,渾身上下都是出現了許多黑色的鱗片,帶著一種恐怖之姿。

而這龍鱗劍居然困不住他,陸方點下的手指,也被一根厚重的骨頭給擋住了,不,這其實是一根骨刺。

只見面前的陳永,此時已經徹徹底底的化成了一隻惡鬼。

「吼!」

下一個瞬間,陳永仰天長嘯,詭異的聲波,向著四周擴散而去,而就在這個時候,擂台周圍出現了數道光芒,這些光芒將整個擂台都籠罩在了其中,讓這一些音波擴散不出去。

不過,這擂台似乎為了保留住讓下方的人體驗到這上方戰鬥的感受,因此並沒有完全隔絕所有的聲音,一些聲音,透過了這陣法直接傳播了出去。

「嗡嗡!」

每個人的耳朵之中,都似乎是聽到了這種詭異的聲音,聽到這種聲音的人,只感覺自己渾身不知不覺之間就有這一種震動,彷彿身體內外,都出現了十分嚴重的問題。

雖然是擴散出去了一點點的音波,但是卻給人一種,異常驚悚的感覺。

白玲瓏感覺噁心想吐,一時間捂住了自己的肚子,隱約之間,有些頭暈眼花。

她心中惶恐,她只不過是在擂台之外,就已經受到了如此深刻的影響,那麼在擂台上面的陸方,又是面對著如何可怕的攻擊?

她有一些懵懂,有一些不安。

「哈哈!沒想到陳永師兄,居然已經修鍊出了天鬼之軀,這種可怕的實力,真是太讓人感覺到驚嘆了。」

李海天看見在上方的陳永表現出來了如此可怕的實力,一時間用力的捏緊了拳頭,帶著激動和感慨說道。

只要贏了陸方,他就能小賺一筆。

陸方就在這擂台之上,周圍的聲音在不斷的向著他轟擊而來,給他帶來了巨大的壓力。

這些音波攻擊在他的身上,在不斷的向著他的身體之內滲透而去。

「有點意思。」

陸方微微眯著自己的眼眸,輕輕的說道。

就在這個時候,一股壓力沉甸甸的壓了下來,陳永化成了天鬼之軀,龍鱗劍就再也困不住他。

他身子只是微微的一動,就立刻從龍鱗劍的困住的狀態一下子擺脫開來了。

陸方從這龍鱗劍之中,隱隱約約感受到了一股巨大的反彈之力,似乎這天鬼之軀,力大無比。

陳永擺脫了龍鱗劍之後,就一步一步向著陸方走來。

陸方光看著面前的陳永,此時隱隱約約之間,就已經看出了一些特點,面前的他的身上有這一條細細的尾巴,半邊身體已經化成了鬼軀。

身上有著一些特殊的變化,似乎變得更加的詭異了,特別是那頭顱似乎隱隱約約之間,兩邊都是都生出來了兩張臉。

彷彿面前的男子似乎馬上就要變成三個人一般,這讓他不由的驚疑。

陳永的尾巴在輕輕的搖擺著,彷彿是帶著一縷不屑,張開了口,滿嘴都是尖銳的牙齒,舌頭帶著一縷猩紅。

就這樣盯著陸方,用著嘶啞的聲音說道:「我能聞到你身上的那血肉的味道,真是鮮美,所以,把你的血肉給我可好?」

陳永說到這裡,一雙眼眸之中就帶著一些激動之色。

「哼!」

陸方輕哼了一聲,彷彿是聽到了什麼令他憤怒的話語,然後就是笑了起來。

「我這柄劍最喜歡吞噬血肉,你身上的這一身天鬼之軀蘊含著極其可怕的力量,我的劍也非常激動,想要吃掉你的血肉呢。」

陸方嘴角微微的勾了起來,笑著說到,緩緩的,向著面前的陳永而去。

陳永一時間就被激怒了,一雙眼眸愈發變得猩紅,就在下一個瞬間,他向著陸方撲了過去。

只不過是電閃雷鳴之間,他就已經衝到了陸方的面前,身上的骨刺,迅速的生長了起來,彷彿像是一張嘴,向著陸方重重的咬了下來。

陸方此時也不閃避,驅使著自己手中的龍鱗劍,在這一瞬間變得巨大了起來。

這一柄劍,只不過是片刻之間就向著四周擴散而去,一下子頂住了,周圍這密密麻麻的牙齒。

「地爆!」

似乎是被抵擋住了,讓陳永覺得十分的沒面子,發出了一聲怒吼,只見這大地就在這一瞬間爆炸開來,無數的骨刺和血肉帶著鮮血從這擂台的地板之下生長了出來。

周圍邪氣深深,隨著陳永的變化而變得異常恐怖。

「鬼…鬼體陳永,這難道才是他真實的實力嗎?」一個觀看著的人,發出了一聲驚呼。

這也是一個內門弟子,排名大概是在一千位左右,這一次的比武大會,他的目標就是陳永。

他想要從陳永的身上找到突破的機會,然後提拔內門弟子的排行名次,這名次只要提升一個檔次,就跟之前完全不一樣了。

可是他卻發現面前的陳永居然如此的可怕,居然已經凝練出了天鬼之軀。

這可是逍遙門內第三十五位的法體,一旦修鍊而成,就立刻擁有著一場可怕的實力,是普通人所難以比擬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