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掙扎著要脫離孟星寒的懷抱。

孟星寒眼中閃過一道寒光,將她一把重新按回到懷裡。

盛雪落本來頭就暈眩,一時間更是天旋地轉的。

她重新摔回到孟星寒的懷裡,閉著眼睛,十分痛苦的樣子。

「孟星寒你混蛋!不許傷害我妹妹!」盛英奇急得大喊。

「你們全部都該死!傷了我的女人,一個都跑不掉!」孟星寒的聲音宛如來自地獄的死神。

盛雪落閉著眼睛,那些好不容易已經遠離的前世的噩夢,彷彿在這一刻又全部重新回來了。

她感覺一切彷彿又回到了前世。

孟星寒的暴戾,哥哥的憤怒,還有她的無可奈何……

逃不掉,掙不開……

孟星寒抬起了手,盛雪落知道,只要他的大掌一揮下,孟家的那些暗衛隊員們就會義無反顧的動手。

這裡將會血流成河……

還有她的哥哥……

如果哥哥死在孟星寒的手裡……

不!

絕對不可以!

盛雪落不要命地伸出雙手,緊緊抱住孟星寒即將揮下的大手。

「不要殺他們……」盛雪落臉色蒼白的苦苦哀求:「這是我的哥哥,這位庄先生是我好朋友庄小玉的哥哥。如果他們受傷,我無法承受,也沒有臉再面對小玉。孟星寒,求求你放過他們吧!」

孟星寒視線冰冷,神色冷漠疏離,「你為了別的男人求我?」

盛雪落扶額,這都是哪兒跟哪兒啊!

男人清冷俊美的臉孔在她面前,她不自覺的舔了舔嘴唇。

「是不是在你的心裡,別的男人比我更重要?就算這些不相干的人,讓你陷入危險之中,你還會關心他們的死活?他們就真的這麼重要?」孟星寒還在逼逼叨。

盛雪落的眼睛緊緊盯著孟星寒一張一合的薄唇,忍不住又舔了下唇角。

這是怎麼回事?

她怎麼覺得很想……很想撲上去呢?

天機石弱弱的開口:「那個……我忘記提醒你了。」

「忘記提醒什麼?」盛雪落突然有種不好的預感。 天機石:「你開啟透視眼花費掉了全部的愛情分,還負了一萬分,所以你會頭暈眼花……」

「所以?」

天機石弱弱道:「因為你的愛情分全部都是來自孟星寒,所以你看到孟星寒的時候,就會想要撲上去……」

「納尼??」盛雪落心裡咯噔一下。

天機石:「不過你也不用太擔心啦!你現在是負分一萬分,只要你多和孟星寒親親,你的愛情分很快就會補回來了呢!而且還有捷徑啊,你可以直接撲倒他,有了他的那個精什麼的滋養,你一晚上就可以補回來了,是不是特別方便啊!」

盛雪落:……!

我方便你奶奶個中分腿!

天機石(莫名興奮起來):上啊,上去撲倒他! 成神風暴 我們商店就可以繼續升級了!到時候你擁有透視眼、醫術、毒術、武力、還能穿越時空、預知未來,那還不碉堡了!我們攜手一起走上人生巔峰啊!

盛雪落:不想要這個沙雕系統了。

「這些傷害你的人,害你受傷的人,我全部都不會放過!」孟星寒的逼逼叨還在繼續:「你答應過我,不會讓自己受傷,是你違背了你的承諾在先!從今天開始,你失去了自由,我要把你……」

靠之!

盛雪落勃然大怒,居然還想把她給重新囚禁起來?

忍不了了!

她白皙的小手忽然搭在了孟星寒的肩膀上,然後將他往牆壁上狠狠一推,整套動作如行雲流水,流暢得不得了。

踮起腳尖,直接吻了上去!

庄淮安:???

盛英奇:???

正舉著槍準備火拚的眾手下:???

十臉懵比!

盛雪落的身高不夠,必須要踮著腳,拚命仰著頭才能親到孟星寒的薄唇。

孟星寒先是腦袋一片空白,緊接著腦中就炸開了!

這個吻讓一向沉著冷靜的他,都措手不及。

就算是從前對上兇狠的獵物的時候;

或者是在西伯利亞的冰天雪地被人圍攻的時候;

亦或者是在面對父親派出來的殺手的時候;

在面對任何生死一線,連眼睛都沒有眨過一下的孟星寒此刻的大腦炸成了一片片碎片!

盛雪落親上去之後,頓時覺得腦子清醒了不少。

耳邊傳來天機石興奮的聲音:嗷嗷嗷,漲了!愛情分開始漲了!

盛雪落:……

她也傻眼了好嗎?

她剛才都不知道自己幹了什麼,身體完全支配了腦袋,等到她回過神來的時候,她就把孟星寒給推到牆壁上壁咚了,還親了上去。

還當著幾十個人的面……

啊啊啊!她沒臉見人了!

別人一定會覺得她太奔放了,太禽獸了啊!

現在四片唇瓣還緊緊貼在一起,她該怎麼辦?

盛雪落很想找條地縫鑽進去。

她糾結了一秒鐘,果斷決定先從孟星寒的唇上撤離。

然而,孟星寒已經重拾思維,他又怎麼會允許她的退縮?

只要她朝著他走一步,那麼剩下的九十九步他會全部走完!

孟星寒立刻反客為主,一個用力就扣住了她纖細的腰肢,轉身將她按在牆壁上,狠狠地加深了這個吻!

霧影有些鬱悶地瞪了盛雪落一眼,這個女人真是隨時隨地都在勾引他家清純的星寒少爺!

他還能怎麼辦呢?他也很絕望啊!

霧影一揮手,暗衛隊員們立刻跑過去排成了一排,將孟星寒和盛雪落給重重擋住了,不讓別人窺視到這麼火爆的一幕。

青幫這邊的人也傻眼了。

還打不打啊?

庄淮安的臉上看不出什麼表情,只是一雙眼睛格外清冷。

雷管家咳嗽了一聲,指著剛才被帶過來的廣志道:「少爺,我把人帶過來了,我們要把他交給孟少爺嗎?」

他朝著對面的人牆看了一眼,只看到人頭攢動,看不到裡面的人。

此刻,盛雪落正被孟星寒拖著臀,按在牆上,兩人吻得天昏地暗,忘記了全世界。

雖然看不到裡面的情景,但是還是足夠讓人想象了。

雷管家的嘴角抽了抽。

真沒想到這個女孩竟然是孟星寒的人。

如果是別的人,他就是想方設法也會幫自家少爺達成心愿。

可對方竟然是在江北隻手遮天的孟少爺……

想要從孟少爺的手裡搶人,無疑是痴人說夢。

雷管家在心裡默默心疼自家少爺三分鐘。

少爺三十歲人生第一次動心,可惜對方羅敷有夫了,可惜,可惜啊!

隱約聽到了雷管家的話,盛雪落才清醒了過來。

她小臉爆紅,晃動腦袋,拚命躲開孟星寒的唇舌,「放開我!你居然當著這麼多人的面,把我按在牆上親,簡直太不要臉了!」

孟星寒有一丟丟的小委屈,但是男人的委屈從來不說!

他滿意地舔了舔唇角,冷靜地陳訴事實,聲音還特別矜持,「是你先主動的。」

盛雪落:……

她怎麼解釋,她是身不由主,控制不住她自己,才會壁咚他的?

她握爪,憤憤然地說:「那又怎麼樣?你不會反抗嗎?」

孟星寒:「太突然了,我反抗不了。」

盛雪落:……!

她也覺得自己很喪心病狂好嗎!

盛雪落指著自己破掉的嘴唇,氣憤地說:「那之後呢?之後你為什麼不反抗?你把我的嘴皮都親破了!」

孟星寒淡淡看了她一眼,「味道不錯,停不下來。」

她就知道,他是故意的!故意的!!

抬頭,看到孟家的暗衛隊員們高大的背影,好在還有這些人幫忙擋一擋……

好個屁啊!

盛雪落要瘋了,以後她還怎麼在孟氏莊園里混啊!

她沒臉見人了好嗎!

盛雪落捂住臉,無助地嘟囔:「現在怎麼辦?」

孟星寒霸氣地說:「有什麼怎麼辦?我的女人難道還不敢見人了?」

知道他們已經親完了,霧影這才開口:「星寒少爺,傷害雪落小姐的人已經抓到了,但是青幫那邊說這個人敢在他們的地盤鬧事,他們也要處罰他,您看怎麼辦?」

「這種小事也要問我?」孟星寒冷酷道。

他一揮手,暗衛隊員們瞬間歸位,讓開位置。

盛雪落捂著臉躲在孟星寒的懷裡,不肯抬起頭來。 孟星寒像是一隻驕傲的獅子,抱著盛雪落,驕傲地傲視眾人。

任誰都看得出來,他現在的心情很愉悅。

庄淮安在看到盛雪落嬌羞的樣子時,眼中閃過一抹黯然。

不過,那抹黯然只是一閃而逝,他很快就恢復了儒雅的風度。

孟星寒在對上庄淮安的時候,瞬間繃緊了神經。

他能夠察覺到,這個庄淮安看雪落的眼神不一樣。

不過又怎麼樣呢?

剛才盛雪落主動又狂放不羈的吻,已經說明了一切!

他孟星寒在她的心裡無可取代!

這麼想著,孟星寒的心情更加愉悅了。

他對庄淮安道:「今天的事情,看在你出手幫忙的份上,我可以不和你計較,但是沒有下一次!」

庄淮安對於他傲嬌的態度也沒有生氣,語氣儒雅道:「那就謝謝孟少爺了。」

他指了指趴在地上的男人,道:「就是這個人對盛小姐心懷不軌,不過他在我們青幫鬧事,按我們青幫的規矩,是肯定不能放過的。」

裝死的廣志鬆了口氣,自從這個強大的男人出現之後,他一直在瑟瑟發抖。

看到他們火拚的時候,他還幻想他們兩邊最好打得兩敗俱傷,他就可以趁亂逃走了。

卻沒想到他們這麼快就握手言和了!

現在又聽到說兩邊爭著搶他,他心裡又有了一絲希望。

希望他們搶著搶著就打起來,最好全部死光光!

孟星寒像是看死人一樣,看著地上被打得不能自理的男人,抿著薄唇,冷然道:「這種小事不需要那麼麻煩,一人一半好了!」

聞言,原本裝死的廣志再也裝不下去了。

他跪在地上,想撲到孟星寒的面前,「饒命啊,別殺我!別殺我啊!」

霧影一腳踹開他,「別拿你的臟手碰我家少爺!」

霧影內心OS:他家星寒少爺已經被盛雪落那頭豬給啃了,不能再被這種垃圾玷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