司厲霆伸出手,想了想他又將手在衣服上擦了擦,彷彿自己手很臟一樣,這位有潔癖的男人第一次這麼嫌棄自己。

他彎著身體伸出雙手握住了穆南樞的手,「先生,你太厲害了,之前你買下一座火山島,將那開發成一個旅遊景點。

當時所有人都覺得你瘋了,那分明是一座活火山,萬一火山噴發,一切都完了,誰會那麼不要命去旅遊。

誰知道活火山幾年內就變成了死火山,那裡成了全球最著名的景點之一,投資額翻了數倍,先生你是怎麼辦到的?」

看著司厲霆眼中求知慾的光芒,穆南樞覺得他比起之前稍微又順眼了一點。

「知識改變命運。」他故作玄虛道。

阿才在一旁補充道:「我家先生具有很強的知識儲備,他除了投資家的身份之外,還是一位地質科研家。

當年他觀察那座活火山半年的時間,通過各方面的數據分析對比,斷定那座活火山三年內必然成為死火山。

所以他才會花錢投資,世人只當先生運氣好,殊不知在這背後是先生花費了不少時間和精力付出所得。

當然,為了保護人們的安全,先生也動了一點小小的手腳,保證火山徹底變成死火山,目前可以推測,那座死火山在幾百年內是不會有活動跡象的。」

司厲霆眼睛更亮了,「先生,你真的好厲害,還有那次在南非先生的手筆也很大……」

顧錦見這完全變成了小迷弟見偶像的場面,她連忙拉住了司厲霆。

「厲霆哥哥,時間不早,讓爸爸好好休息,你一路勞累奔波怕是也餓了,我門先去吃飯好不好?」

司厲霆這才鬆開了手,眼中的光芒卻還沒有散。

「先生,明天我可以多多向你討教嗎?」

穆南樞本來想要傲嬌的回答,對上那麼一雙有求知慾的眼睛。他輕輕咳嗽了一聲:「看情況。」 炸彈並沒有落在穆南樞和顧柒的身上很正常,但邁克身邊也沒有一隻落下。

邁克想要靠近穆南樞,「柒,留在我身邊!」

穆南樞的手中不知道什麼時候出現一把槍,「再近一步,死。」

他瞄準的正是邁克的眉心,那氣定神閑的氣場一看就知道穆南樞的槍法很好。

「不要開槍!」顧柒抓住了他的手。

穆南樞這才收回了槍,攬著顧柒的腰際轉身離開。

「穆南樞,你要帶走了小柒兒,她手上的鐵鏈可就解不開了。」

「這天下沒有我解不開的東西。」他冷淡的話語傳來。

穆南樞沒有再看他一眼,帶著顧柒直接離開。

邁克倒是想要再追,然而還沒有靠近穆南樞,幾顆小型炸彈就在他的腳邊爆炸開來。

那炸彈似乎並不想要傷害他,而只是想要攔著他而已。

他低咒一聲,這是什麼鬼東西,看著小小的威力居然這麼大。

邁克蹲下身想要研究那東西,卻只有一些黑色的粉末,壓根就看不出原形。

只能依稀記得之前是像蟲子一樣的東西,這些東西是被人操控。

穆南樞真的是個鬼才,這東西形狀極小,一眼看上去就以為是普通的蚊蟲。

但裡面卻暗藏著炸彈,而且受人操控的晶元,要做出追蹤的東西或許不難。

難的是要在體積這麼小的東西裡面安插既可以爆炸,又能被定位操控的晶元。

這種技術可不是一般的人能做到的,之所以他能輕易找到顧柒,應該就是靠的這東西。

僅憑一些小炸彈穆南樞就敢隻身一人闖進來,不得不說邁克心中很是佩服。

怪不得能獲得顧柒的芳心,他有這個資本。

不僅如此,穆南樞就是不傷害自己,因為他心裡明白是什麼原因。

就算顧柒對自己並沒有男女之情,但她對自己也有很深的朋友之情。

要是當著顧柒的面殺了自己或者傷了自己,顧柒一定不會放過他。

就像是自己也不可能在顧柒面前真正動他一樣,穆南樞是個絕頂聰明的男人。

以他的脾性,要是別人這麼對顧柒,那人身體已經涼了。

正是因為他知道自己和顧柒的關係,所以他沒有傷害自己。

這個男人,很可怕!有勇有謀,正如顧柒說得那樣,他太聰明了。

邁克抓起一把黑色的灰燼,最後手一揚,風將手中的灰燼吹散。

「穆南樞,我一定會將柒奪回來的,幾年的蟄伏,等待的就是有一天徹底將她帶回來。」

顧柒跟著穆南樞離開,小臉一片欣喜之色。

「我本來以為是阿才或者阿旺來的,沒想到你居然親自來了,你什麼時候到的巴黎?」

「剛到不久。」

「剛到不久就來找我了,小樞樞,我太感動了。」顧柒歪著腦袋瓜,一臉開心。

看著他走過來的痕迹,一路上全是硝煙瀰漫。

「小樞樞,你就是這麼炸過來的嗎?」

「嗯。」

顧柒的話很多,一點都不像是一個俘虜。

倒是穆南樞,除了剛剛在現場之時的帥氣,這時候又恢復了冷漠和平靜,好似剛剛乾出那樣驚天壯舉的人不是他。

「顧小姐,抱歉,那晚是我沒有保護好你。」阿才一臉愧疚道。

想著上次阿旺受的苦,顧柒趕緊道:「沒事沒事,不關你的事,都是我的錯,我自己跑丟了。」

「小姐先生請上車。」

顧柒別看手被鐵鏈給套著,上車倒是挺麻利的。

「小樞樞,剛剛那個會砰砰爆炸的是什麼東西?看著就像是小蟲,為什麼碰到人就變成炸彈了?」

等到車子發動,阿才這才解釋道:「顧小姐,你說的可是這個。」

阿才的手心躺著一隻外表看似像蒼蠅一樣的機械蟲,顧柒抓住了蒼蠅在手中把玩。

不得不說要是這玩意兒在天上飛,那麼小的東西,你又不是火眼金睛,怎麼會發現這東西有問題?

「對對對,不過剛剛好像是蜜蜂吧。」

「這種蟲是我們先生髮明的,命名為模擬機械蟲,要是不仔細看,你以為只是普通的昆蟲。

其實並不是,這種蟲可是大有玄機,根據昆蟲類別也有分類。

有的主攻偵察,有的則是攻擊,例如這隻蒼蠅,它的雙眼就是超高清攝像頭,這種主要是追蹤定位。

剛剛那些蜜蜂的攻擊力更大一些,一隻可以炸掉人家的手指。」

「哇,好酷,小樞樞也太厲害了吧!」

「是啊,先生很聰明,目前還沒有人能做得這麼精細小巧,先生算是全球第一個完成的。

正是因為這項發明太厲害,要是流傳出去或許會引來很多禍事。

每一隻昆蟲裡面都有自爆系統,被人發現就會啟動自爆系統。

等人發現的時候就是一堆黑色的灰燼,沒人能查看裡面的結構。」

「顧小姐,咱們先生可是一個大發明家,他平時不出門在實驗室就是搗鼓他的那些發明呢。」

顧柒這才知道為什麼穆南樞不讓她進那個書房,想必裡面肯定有很多有用的發明。

「那你們是怎麼找到我的?」

「先生聰明,讓我們在你的衣服里裝了一隻小機械蟲,不管你在哪,先生也能根據IP查到你的下落。」阿旺得意洋洋。

顧柒跟著他笑了一會兒便想到了一件事,之前在美國的時候她偶爾也會看到這些蟲子。

一開始她還在家裡噴了好多驅蚊水都沒有用,現在想來就是穆南樞的手筆了。

「這麼說來我第一次回家你們就用這破玩意兒放我家監視我了?」

阿旺恨不得割了自己的舌頭,他這是說了什麼驚天大秘密。

那時候穆南樞放顧柒離開,肯定是要有把握的。

這些手段他從來沒有告訴過顧柒,這個時候想來意思就變了。

就像是有人用望遠鏡監視著你一言一行,一舉一動,簡直就是變態啊!

阿旺不敢再說話,生怕自己給兩人添亂。

「顧小姐,你手上這鐵鏈……」阿才聰明的想要轉移話題。

「別轉移話題,穆南樞,你說,你是不是用這種機械蟲來監視我?」

「不是監視。」穆南樞大方的承認。

顧柒想到她每天在家裡換衣服,在家裡蹦蹦跳跳,在家裡神經病的模樣全都被他看去了。

「你這個變態!!!」她看向阿才,「你們……」

阿才頓時將頭搖得像是撥浪鼓一樣,「顧小姐,這裡面的數據都是直接傳到先生那裡,只有先生一人看的。

而且顧小姐也不要將我們先生想得那麼糟糕,先生只是想你的時候看看,並不是無時無刻監視你,先生也很忙的。」

顧柒一把抓起了穆南樞的衣領,「怪不得我要離開你就讓我走,也從來沒有給我打過一個電話。

原來你早就看到了我的所有,我像個小丑一樣在你面前,穆南樞,你是不是覺得特得意?」

「我沒有這個意思。」穆南樞皺了皺眉,他對她用機械蟲,真不是監視她。

他穆南樞要真是想要女人,隨便招招手想要什麼樣的女人都有。

可顧柒不同,那時候她並不喜歡他,他又怎麼能放心讓她真的離開呢?

再說習慣了她每天在耳邊嘰嘰喳喳,每天看看她的日常,他一天的疲憊也都會消失。

在顧柒看來他這種行為和變態沒什麼兩樣,那樣小的蟲飛到裙底也不會有人發現的。

「你這個混蛋,你發明這個的初衷是不是為了偷窺女人?」

穆南樞嘴角抽了抽,這小混蛋是在侮辱他嗎?

「不是。」「你就是,你這個色狼加流氓,還變態!!!」 聽到顧柒這樣罵自家先生,阿旺著急了。

「顧小姐,你可不能胡說,以咱們先生的身份和地位,他要找女人隨便招招手就是一堆了,你覺得他有必要費盡心思設計這東西?這不是大材小用。」

「萬一你家先生特別變態呢?誰也不知道人吃飽了會幹些什麼事情出來。」

阿才也是很無奈了,「那先生這些天可有對顧小姐你動手動腳?」

顧柒:「……」

好像兩人的親密接觸挺少的,就算她想要主動和穆南樞親近,他總是會莫名想要逃開。

穆南樞將顧柒往懷裡一攬,「不許那麼想我,我沒有。」

他本就是懶得解釋之人,這樣一句話也就是他的極限。

「那你怎麼不告訴我這件事,和偷窺狂也沒什麼區別吧。」顧柒的氣可沒這麼容易消。

一想到自己那傻裡傻氣的樣子都被穆南樞給看去了,她心裡就很不是個滋味。

她壓根不是氣他這個行為,而是其他不提前告訴自己,好讓她在家裡的時候正常一點。

「我知道了。」

「知道什麼?」

「以後有什麼我會告訴你。」

「這還差不多,那你也給我幾隻小蜜蜂玩唄。」

顧柒就是一個恩怨分明的人,要是別人惹怒了她,顧柒才沒有這麼快消氣。

尤其是這樣的行為,要是別人敢偷窺,她肯定會狠狠收拾那人,不打個半死難消她心中之氣。

偏偏是穆南樞,她不但沒那麼生氣,甚至心情還有一些微妙。

至少證明那時候他就對自己念念不忘,只是以一種自己不知道的方式在她身邊。

怪不得他不需要打電話,不需要發信息。

每天自己都在給他現場直播,哪裡需要打電話那麼啰嗦!

「這東西不能亂給,要是流落到市面上會引發很多問題。」

「是啊,顧小姐,目前市場上沒有一種技術能夠和先生的媲美。

之所以每一隻都設計了自爆系統,就是怕被人拿回去做研究。

這樣小的東西在先生手裡能夠控制,要是落在壞人手裡,就像是你剛剛說的。

猥瑣的人拿去偷窺,邪惡的人拿去攻擊人,這蚊蠅體積小,和蟲子沒什麼兩樣,壞人會拿去做很多壞事。」

顧柒想了想也是這個道理,「那好吧,不過以後沒有我的同意,你不許用這小東西偷拍我。」

「好。」

「小樞樞,我也想放一隻在你的身上,咱們做一對情侶的好不好?不管天涯海角,我們都能知道彼此的位置,想想都好浪漫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