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別管我混哪的,這衣服我賠給你們,你們給她道歉。」

「道歉,做夢吧。」刻薄女又叫了一句。

「呵呵呵……」

啪。

一巴掌朝著刻薄女的臉上就抽了過去,在抽過之後,葉子晨還甩了甩手,眼中掛滿了陰翳。

「別把我跟你說的話當耳旁風……」

「你竟然敢打我。」

刻薄女愣了一下,下一刻她伸出手朝著葉子晨的臉就抓了過去。

換來的又是清脆的一道耳光。

「別挑戰我的耐心。」

「虎哥。」

旁邊的女人捂著臉嗲聲嗲氣的搖晃著男子的肩膀,可那男人根本不理會她,顫顫巍巍的開口道。

「葉……您是葉少吧。」

葉子晨眉毛向上一挑,沒想到這小子竟然認識他。

「認識我?」

打一開始虎哥就就覺得葉子晨眼熟,可是卻一直都想不起來。

直到葉子晨抽了他女人一巴掌的時候,他才想了起來。

這位可絕對是位有實力的煞星。

咕咚。

猛的吞了口唾沫,虎哥抬起手照著他旁邊的女人就抽了一巴掌。

「道歉。」

虎哥這一巴掌可以說直接將那個刻薄女人給打懵了,她錯愕的看了他一眼,整個人都炸了。

「趙虎,你竟然敢打老娘,你敢打老娘。」

刻薄女抬起手就朝著趙虎的臉抓了過去,趙虎咬了咬牙抓住刻薄女的手臂向後一推,抬手又是一巴掌。

「劉珠,給葉道歉,快點!」

「去你麻的吧!趙虎,你給老娘等著。還有你們倆,給我等著。」

刻薄女尖叫著從冷飲店離開,趙虎猛吞著唾沫心中怒罵這女人腦殘。

可能她的確有點能量,可跟葉少相比。

她就是個屁!

「葉少……」

「看樣子這女人比你厲害?」葉子晨撇嘴一笑,朝著李佳怡努嘴道,「道歉。」

「葉嫂對不起,是我有眼不識泰山……」

旁邊的李佳怡臉蹭的紅了起來,葉子晨也一臉錯愕。

這小子是什麼腦袋,腦洞開這麼大……

「算了,我也沒怎樣,你走吧。」

心中的怒氣彷彿也讓趙虎的一句葉嫂給喊的光了,李佳怡輕抿這嘴唇,葉子晨挑了挑眉毛也朝著他罵道。

「滾吧。」

「誒誒,是。」

趙虎連滾帶爬的從冷飲店中跑開,葉子晨也在這時回過頭輕聲道。

「你怎麼跑到這裡來工作了,那時候你不在金春的么?」

「用你管么?」

說實話,李佳怡現在的情緒很複雜。她埋怨於葉子晨的敢做不敢當,可剛才他又為了自己出頭……

「哥,就是他倆。」

只見剛剛從冷飲店離開的刻薄女又折了回來,在她的旁邊還跟著個幾個片警。

警員蹙眉朝著葉子晨這邊走了過來,眼中滿是桀驁的上下掃了他兩眼。

「我懷疑你跟近期走私案的團伙有關係,請跟我們回警局協助調查。」

「你說我?」

葉子晨錯愕的伸出手指了下自己,一旁的李佳怡也忍不住開口道。

「警官,你應該是認錯人了吧。」

那警察在看到李佳怡臉上的胎記時,眼中頓時泛起不加掩飾的厭惡。

「認錯?我可不會認錯。還有你,我覺得你跟他們的組織也有聯繫,一起帶走。」 第99章出事

劉珠一臉得意的在一旁看著,葉子晨瞄了她一眼,就知道這人是她找來的了。

冷飲店的店長也在這時趕了過來,店長是位看起來很和善的大叔,當看到有警察過來,他趕緊賠笑道。

「警察同志,要喝冷飲么!我請客,那邊有桌,快坐。」

「別在這套近乎。」劉珠帶來的警員抬起手將老闆推到一旁,指著葉子晨和李佳怡道,「帶走。」

「警察同志,誤會吧。」店長面露憂色,賠笑著開口道。

「別跟我提誤會,你們店員涉嫌一起走私案。你要是不想你的店有事,就別多管閑事。」

這一頂大帽子扣下來,店長頓時愣住在了原地。

李佳怡輕聲一下笑,示意店長別擔心,抬起頭看著那警員冷笑道。

「你憑什麼說我跟走私案有關係,我看你就是在以公謀私吧。」

「哥,跟她費什麼話,直接帶走就是了。」

劉珠在一旁冷笑,葉子晨舔了一下嘴唇朝著那女人瞄了一眼。

一股寒氣頓時順著她的腳底浮起,她下意識的向後退了一步,葉子晨也在這時笑道。

「劉警官?」

警官愣了一下,道:「你認識我?」

葉子晨挑眉笑了笑,道:「劉珠的哥哥,不姓劉難道還姓葉,我們葉家可沒你這麼孫子的人。」

休掉億萬總裁 「罵我?」劉警官陰翳的笑了笑,哼道,「就希望你到所里還能這麼伶牙利嘴,把他倆抓起來。」

「等一下。」

葉子晨抬起手攔住衝上來的警員,輕笑道。

「你確定要抓我走,要是真給我抓去了,就怕你承擔不了這責任。」

那有恃無恐的語氣讓劉警官愣了一下,難道說這小子背後有人?

蹙眉朝著葉子晨這邊看了一眼,一身地攤貨,在加上在他的印象中的確是沒有這麼一號人。

一時間,劉警官嘴角的冷笑大盛。

你是我的小情歌 「哼,走私團伙的人都這麼囂張了,帶走。」

不由分說,其他兩名警員就圍了上來。

葉子晨肩膀一抖,將兩名警員的手抖落,哼道。

「我自己會走,不過,希望你別後悔!」

李佳怡不出意外的也讓一起帶到了所里,不過倆人並未直奔審訊室,反倒是讓劉警官給鎖在了一個屋子裡面。

雙手被銬在房間的暖氣片上。

「葉子晨,怎麼辦?」

李佳怡有些擔憂的蹙著眉毛,長這麼大還是她頭一次進局子。

「別擔心。」

葉子晨就顯得淡定的多,在來之前他就給劉局發了消息,應該用不了多久市局那邊就會往這邊來電話了。

到時候有治那孫子的時候。

「葉子晨,你看那個不是林警官的男朋友么?」

劉晴飄在半空中朝著窗外伸手,葉子晨向窗外看了一眼。

別說,還真是。

「劉強!」趙子銘將劉強叫住。

「趙隊!」

「聽說你抓回來個走私犯,叫葉子晨的對吧?」

趙子銘眯了眯眼睛,劉強聽後頭皮驟然一麻。

難道說那小子認識趙隊?

「趙隊,您……」

「別緊張。」趙子銘伸出手拍了兩下他的肩膀,同時遞給他一條毛巾,「你要是真的抓到葉子晨的話,就好好讓他舒服舒服,知道怎麼用吧?」

劉強看到他手裡的毛巾頓時笑了,沒想到這小子竟然跟趙隊也有仇。

「明白。」

「行,去吧,別留下痕迹。」

拍了拍劉強的肩膀,還回過頭與葉子晨對視了一眼,轉身離開。

「誒,他怎麼走了?」

劉晴失聲驚呼著,葉子晨嘴角向上一翹。

這孫子就是有問題。

吱嘎。

房間的門從外面讓人推薦,李強手裡拿著毛巾和警棍從外面走了進來。

當看到那毛巾葉子晨瞳孔一縮,這是趙子銘給他的毛巾。

「小子,招吧。」

劉強進屋的第一時間,就將門反鎖同時將窗帘拉上。

葉子晨眯了眯眼睛,咧嘴笑道。

「我沒什麼招的。」

「是么?看來組織對你不薄,很硬氣嘛。」

劉強笑吟吟的朝著葉子晨走了過去,將毛巾朝著他肚子一擺,直接就是一警棍。

「我去你媽!」

葉子晨一聲悶哼,一腳將劉強踹的翻了個跟頭。

從地上爬起來的劉強,拍了兩下身上的灰,臉上的陰霾大盛。

「竟然敢襲警……」

毛巾浸濕,警棍頓時開電……

刺啦。

靠在暖氣片的葉子晨全身頓時一陣抽搐!

「葉子晨!」

「葉子晨!」

劉晴和李佳怡同時高呼,劉強也在這時將警棍撤了下來,伸出手拍了拍葉子晨的臉。

「招不招。」

「我招你媽……呸……」

一口唾沫吐了過去,劉強拿起毛巾擦了一下臉,手中警棍電頻增大,朝著他就又是一捅。

「唔……額……」

葉子晨整個人都劇烈的哆嗦了起來,李佳怡也在對面大喊道。

「救命……來人,有人用私刑!」

啪。

回手一巴掌抽到李佳怡的臉上,葉子晨迷迷糊糊的睜開眼睛,正巧看到這一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