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該死的雜種,應該已經死了吧?已經慘不忍睹了吧?」

遠處一直站在那裡的花澤詭冢,一字一頓,滿是怨毒和瘋狂的喃喃道。

此時的他雙掌緊攥著,指甲已經陷入了掌心之內!

都已經滲出血來了!

就算是親眼看到了鹿一凡被千人所殺!

他感覺還是不夠痛快!

這個該死的雜種的命,根本連他兒子的一根毛都比不上!!!

可是花澤雷已經死了啊!!!

「他應該已經死了吧……」

道明四嘆了口氣,惋惜的道:

「誰能想到,會是這種結局。

花澤雷如果沒有那麼大的戾氣,就不會被殺。

鹿一凡如果拿了花澤詭冢的錢,放了花澤雷,也不會死。

可惜,不到一個小時,他們倆都因為自己的錯誤選擇而死掉了……」

「活不下來的。」西門千雄搖頭嘆道:

「這麼多的武士和忍者,每一個都有接近十劫紅塵仙的修為。

都已經能滅掉一個小修真國,不費吹灰之力了。

更何況是一個人?」

「蘇珊這下子要哭了。」

川下富江指著蘇珊所在的位置看去。

果然不出所料。

蘇珊已經嚇得跪在了地上,捂臉痛哭了起來。

是她!

是她連累了鹿一凡!!!

是她把鹿一凡帶到這裡來的。

也是她最後給了鹿一凡暗示,讓他殺了花澤雷!

鹿一凡的死,全都要怪她!

閱讀網址: 「凡,對不起!是我害了你!!!是我害了你啊!!!」

蘇珊瘋狂的抓著草地,手指甲都被泥土剮蹭出血來了!

依然不停歇!

彷彿如此,就是在懲罰她一樣!

同一秒鐘。

「這……這是怎麼回事?」

道明四如同見了鬼一樣。

一道身影莫名其妙的站在了花澤詭冢的身邊。

正是鹿一凡!!!

「我說了,十億我要了,你兒子的命我也要了!

現在,你說吧,你願意花多少錢買自己的命?」

鹿一凡一隻手隔空抓住花澤詭冢的脖子。

一隻無形的大手,將花澤詭冢掐著脖子,懸浮在了半空中。

花澤詭冢就看到了鹿一凡那陰冷的眼眸,充斥著無邊無際的冷漠。

他,已經痛到無法呼吸了……

但是此時此刻,花澤詭冢並沒有關心自己的死活,而是內心之中充斥著一個念頭:

怎麼可能?這怎麼可能?

鹿一凡是怎麼突然出現在自己身邊的?

他不是被那上千個修為強大的忍者和武士給幹掉了嗎?

乃至,他應該連屍體都不剩下才對啊!

花澤詭冢感覺自己的身體都要被無盡的恐懼和森冷冰凍住了,除了極致的震驚,就只剩下汪洋大海一般的驚悚了。

他的一雙血色的眸子,死死盯著鹿一凡,一動不動。

另一邊。

道明四三人如同見鬼了一樣,看向了那邊,橫七豎八躺了一地的武士和忍住。

他們的心臟都快承受不住了!差點嚇得昏死過去!

三人的腦海中,如同飛機嗡鳴一般的震動,同樣只剩下一個念頭:怎麼會這樣?

鹿一凡一個人,居然殺了一千多十劫紅塵仙強者!!!

他的實力到底是有多麼強大啊?

蘇珊同樣震驚到了無以復加的地步。

剛剛她還在一直擔心,悔恨。

但是現在,她卻覺得……

自己還是低估鹿一凡了!

「他不可能是個普通的演員!」

蘇珊內心震撼不已,並的出了這麼一個結論。

旋即。

可能戀你已深 看到那一千多修為強大的武士和忍者的屍體。

花澤詭冢整個人都嚇得頭皮發麻了。

他終於明白了一點。

在絕對強大的實力面前,什麼陰謀詭計,什麼人多,什麼錢財,全都是虛頭巴腦的東西!

甚至!

連他為自己唯一的兒子復仇這件事,都是無比可笑的事情。

這一刻,他想報仇,想與鹿一凡不死不休的念頭竟然全部消散了。

他竟然只剩下了一個念頭——活下去!

自己活下去,比什麼都重要!

花澤詭冢用盡全力在半空中掙扎著,想要說出一百億這個數字。

他想用一百億和幣買自己的命。

然而,因為被無形的真元之手掐住了脖子。

他根本說不出話來。

臉色已經變成紫茄子一樣的花澤詭冢,眼眸之中全是哀求,想讓鹿一凡收了神通。

可惜。鹿一凡無動於衷。

時間就這麼一分一秒過去了。

那真元形成的無形大手,扼的更緊了。

一分鐘!

整整一分鐘!

花澤詭冢感覺非常非常難受,腦子都不清晰了。

那種恐怖的窒息感,已經讓花澤詭冢出現了幻覺。

玉冰鎖 他彷彿看到了地獄!

彷彿看到了自己的兒子在朝著他招手!

「住手!!!」

就在此時,一聲震天的響聲從遠處響起。

從蒼穹之上,如同隕落下一顆流星一般。

瘋狂的降落下來了一道全身著火的身影!

轟的一聲!!!

整個坐騎場如同大地震了一般!

震顫的山川湖海,全都顛三倒四!

蘇珊等四人立刻被鹿一凡用一道真元罩保護了起來。

但是其他的。

海陸空三路的妖獸坐騎們就沒有這麼好運氣了。

哪怕是那頭死翼龍王,竟然也被他這一落之下,全部震死了!

煙塵散去之後,眾人從一個大坑中,看到了一名身著黑色長袍,染著一頭紅髮,滿臉紋著恐怖咒文的男子緩緩浮空。

「是……是凌波曉!曉神!」

道明四登時滿頭大汗的驚恐的叫了起來。

彷彿看到了鬼一樣!

全身都顫抖的如同打擺子一樣!

「凌波曉是誰?」

蘇珊不解的問道。

「他乃是須佐能神坐下最優秀的弟子。

之前據說是周遊萬國,尋找修為突破的契機去了。

沒想到居然出現在了這裡。」

西門千雄同樣用恐懼的眼神看著凌波曉說道。

「蘇珊姐,在櫻都,沒有人不害怕須佐能神。

更沒有人能惹得起須佐神社。

而凌波曉的修為,是最接近須佐能神的。

所以人送外號『曉神』!」

川下富江頭皮發麻的看著凌波曉道:

「這下子完蛋了。

凌波曉可不單單是戰鬥力強悍,他背後代表著的乃是須佐神社的勢力!

如果他是來幫花澤詭冢的話……」

說到這裡,富江沒有說下去,眼神卻是低垂了下去。

其他人也都沉默了。

哪怕是蘇珊這個外國人,來了櫻都也被人警告過。

須佐神社,在櫻都是絕對不能招惹的存在!

誰惹,誰死!

「曉神!!!」

這時,花澤詭冢只感覺自己脖子上的力道一松。

那無形的大手,似乎消失不見了。

花澤詭冢以為鹿一凡一定是怕了。

是的!

在櫻都,他鹿一凡可以不怕花澤家,甚至可以不怕荒木家。

可又怎能不怕凌波曉,不怕須佐神社?

「曉神,多謝搭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