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面,沸騰,洶涌。

浪潮掀起了足有幾十米高,好似遮天蔽日的幕牆,看不到邊際。

一隻只巨大的章魚兇獸,浮上海面,宛若一座座小型島嶼,從深水中顯露了出來,密密麻麻。

總裁有令,嬌妻帶球跑 無數只巨大的觸角揮舞着,將那一方天地盡皆封鎖。

但,霍去病沒有絲毫停頓,裹挾着磅礴殺意,直接俯衝了下去。

“吾等,追隨將軍!”

夜空中。

八百將魂齊聲大喊,鋪天蓋地的陰氣碾壓向海面,隨之,八百將魂緊隨霍去病身後,朝着下方的無數兇獸撲殺而去。

遊輪甲板上,包括白小鳳在內的所有人,見到這一幕,都爲之動容。

喊殺聲,如同驚雷迴響在耳畔。

遠處海面的廝殺,猶如修羅地獄,無比震撼。

忽然間。

白小鳳身軀一震,腦海中響起冥尊的聲音:“你看,殭屍娃多熱血,不像你。”

“本大爺,不熱血嗎?”

白小鳳反問了一句。

“你,想表現一下?”

冥尊的聲音透着幾分嘲弄:“嗯,有你表現的機會,反正殭屍娃他們攔住的又不是全部兇獸。”

什麼?!

白小鳳瞳孔驟然緊縮,心裏大驚。

砰嚨!

幾乎同時。

貼着海面飛行的遊輪下方,傳來一聲巨響。

遊輪,猛地震顫了起來。 砰嚨!

一聲巨響,遊輪猛地一震。

“啊!”

恐怖的震動,瞬間讓甲板上的衆人猝不及防,摔得人仰馬翻。

白小鳳臉色大變。

遊輪下邊還有兇獸!

砰嚨!

不給人半點反應時間,遊輪下方,再次遭受一次撞擊。

剎那間,甲板上響起了一片驚呼聲。

白小鳳豁然轉身,就看到好幾個人因爲巨大的衝擊力,站立不穩,直接從遊輪上摔落了下去。

那幾人掉進海水中的瞬間,一隻只巨大的觸手便是纏裹住了他們。

即便那幾人平日裏在陰陽界是大名鼎鼎的風雲人物。

可在一瞬間,也毫無反抗之力,被巨大的觸角包裹住後,猶如擠爆一個個豬尿泡一般,當場被纏得爆體而亡。

血水,碎肉,內臟,瞬間染紅了下方的海面。

“拉高!快拉高!”

白小鳳當即大喊了起來。

“嗷吼!”

纏繞着遊輪的皮皮龍和常天慶同時仰天咆哮了起來。

妖氣、陰氣洶涌,急忙拉拽着巨大的遊輪拔高。

然而。

嗖,嗖,嗖

幾乎同時。

海面上,一道道粗壯的章魚觸角破水而出,密密麻麻的環繞着遊輪四周,盡皆纏在了遊輪之上。

嘎吱

剎那間,向上的拖拽力和向下的拖拽力,形成了一股恐怖的拉扯。

將遊輪拉扯的猛地一晃,發出了不堪重負的巨響。

隨之,慘叫驚呼再次響起。

又是十幾位大人物從遊輪上掉落下去。

一道道陰力光芒相繼爆發。

但,在一道道粗壯的章魚觸角面前,那些大人物生死之際釋放出的術法,依舊如同蚍蜉撼樹,瞬間被碾壓的爆碎。

然後。

砰,砰,砰

十幾位大人物,再次如同豬尿泡一般,被觸角全都擠爆。

海面上。

血水殷紅,碎肉飄蕩。

無數章魚觸角,筆筆直直的從海底伸出,纏裹在了遊輪之上,拼命的將遊輪朝着海中拖拽去。

驚婚失色:邪少請退散 皮皮龍和常天慶爆發出全力,陰氣妖氣鋪天蓋地,拼命的想要將遊輪拖拽到更高的空中。

兩種力量的較量,讓遊輪劇烈晃動着,彷彿隨時都要崩潰散架一般。

“豆豆,小妖女,慧娘,華娘娘,你們全都退後!”

白小鳳當即轉身大喊,神情冰冷地怒吼了起來:“大師兄,掌印人,隨我一起出手!”

轟!

怒吼的同時,陰力瞬間如同決堤江水,從白小鳳身體裏爆發出來,化作一道十米直徑的幽光柱子,沖霄而起。

沒有絲毫停頓,一記般若擒鬼手,直接朝着最近的兩隻章魚觸角拍了過去。

與此同時。

風長卿、周擎蒼、巫天行等人也紛紛施展術法,朝着距離自己最近的章魚觸角攻擊過去。

甲板上。

衆多驚慌的大佬隨着白小鳳的怒吼,一下子彷彿找到了主心骨,在短暫的驚慌過後,立馬冷靜下來,紛紛施展術法。

剎那間。

甲板上,道道術法匹練光芒,騰空而起。

各色的術法光芒交織在一起,絢爛無比,帶着恐怖的殺傷力,朝着四周纏住甲板的觸角攻擊過去。

項家第一天才項天明,直接開啓了霸王血脈,手握長槍,瘋狂地斬殺向面前的巨大觸角。

諸葛家第一天才諸葛青兒,直接祭出了山寨版神鬼八陣圖朝着最近的兩隻觸角鎮封過去。

五臺山十方和尚,掄圓了手中菩提,帶着惶惶佛法彌音,砸向了觸角。

蜀山掌教清塵子,直接施展出了“御劍訣”,十幾柄寒光閃爍的利劍呼嘯着朝着一隻觸角絞殺了過去。

砰砰砰

登時,一隻只觸角在衆多大佬們的術法攻擊下,崩裂成碎肉。

隨着一隻只觸角被轟成碎肉,遊輪上承載的向下的拖拽力,也猛地大減。

“小龍,加把勁!”

纏裹着遊輪半邊船身的常天慶大吼了起來。

與皮皮龍一起發力,猛地擡升遊輪。

失去了大半觸角拖拽,這一次,一龍一蟒,在遊輪不堪重負的轟鳴聲中,猛地將纏裹在遊輪上的剩餘觸角掙脫,將遊輪上擡了十米。

“漂亮!常前輩再加把勁,咱們就能脫離兇獸攻擊範圍了。”

“加油啊!我等性命,盡系常前輩和真龍之手了。”

“得救了,終於得救了,這些兇獸,也不過如此罷了。”

隨着遊輪朝上空擡升,甲板上的大佬們紛紛劫後餘生的歡呼了起來。

剛纔。

如果不是常天慶和皮皮龍擡升着遊輪,如果不是他們反應夠快,及時轟碎了大半章魚兇獸的觸角。

僅僅是那一瞬,便是能讓整艘遊輪,轟然崩潰。

一旦衆人落入水面。

那必然成爲兇獸們砧板上的魚肉,任其吞噬。

之前從遊輪上掉落落下去的十幾人,便是最好的例子。

“沒那麼簡單吧?”

風長卿額頭上沁出了密密的汗珠,站在白小鳳身邊,沉聲道。

白小鳳揉了揉鼻子,神情凝重,目光深邃地看向霍去病帶着八百封狼軍將魂戰鬥的海面,忽然問道:“大師兄,你說冠軍侯他們,擋住了多少頭兇獸?”

風長卿一愣,隨即皺眉思索了一番,道:“冠軍侯率領八百將魂,一對一估計有些勉強,不過擋住五百頭兇獸,應該是有的。”

白小鳳無奈地笑了笑:“那一千頭,減去五百頭,等於多少?”

“你的意思是”

風長卿臉色大變。

白小鳳重重地吐出一口氣,轉身,看向了皮皮龍和常天慶帶着遊輪飛去的前方,冷冷地說道:“剛纔,攻擊遊輪的兇獸,距離五百頭,還差的很遠呢。”

話音剛落。

“等等!諸位,怎麼突然變得這麼安靜了?”

人羣中,一位大佬忽然驚呼了起來。

這話一出口,登時讓歡呼的衆人全都安靜了下來。

隨即,所有人全都茫然疑惑起來。

靜。

四周海域,戛然死靜下來。

唯獨遠處霍去病和八百將魂的戰場,還不斷傳來轟鳴聲和喊殺慘叫聲。

但,遊輪所處的這片海域,靜的落針可聞。

甚至,就連暴風雨帶來的狂風聲和雨水聲,都消失不見。

剛纔的短暫交手。

雖然讓遊輪擺脫了海底兇獸的束縛。

但,遠不至於讓兇獸們退走。

可現在,海面上風平浪靜,所有兇獸,都詭異的消失不見了。

也就在這時。

白小鳳眼中精芒一閃,聲音冰冷地說道:“全都,在前邊。”

轟!

轟!

轟!

不等衆人反應過來,前方平靜的海面上,瞬間bào zhà。

一道道巨大的水柱噴涌而起,直貫夜空。

緊跟着,彷彿平地拔山一般,伴隨着巨大的水柱,一隻只巨大的章魚兇獸,從水下顯露了出來。

一隻只巨大的章魚兇獸並列在一起,橫貫出去,根本看不到邊際。

彷彿一道天然幕牆,將遊輪去往的方向,徹底堵死。

甚至,連撕裂夜空的閃電光芒,也全都擋住了。

天地,驟然陷入了無邊的黑暗中 天地驟然陷入了無邊的黑暗。

一股無法形容的恐怖壓迫感,席捲而來,縈繞在每個人的心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