姜紫衣也是一臉的憤怒啊!她平時安靜,冷漠,高貴,簡直就像是九天之上的神女,可現在,簡直就像是挖煤的一樣狼狽啊!

「咯咯,主人,你這次可是要倒霉咯!」

楚紅抿嘴咯咯一笑,隨後便飄然而上,朝著墓裡面走了過去。

只是剛一進去,整個人就愣住了,林逸,秦嵐,姜紫衣,也都被眼前那鬼斧神工,威嚴磅礴,栩栩如生的神像驚呆了,一人,身高百丈,腰懸寶劍,劍眉星目,宛如執掌蒼穹的大帝,威嚴不凡的站在三人的面前。

這神像,竟然是以整座山體雕刻而成的,簡直恐怖到了極點,只是此時神像上面卻落了一層厚厚的灰塵,倒是有幾分蕭條的感覺。

「這等可怕的氣度,怕是只有上古大仙才能夠爆發出來吧!」

林逸彎腰,微微行禮,算是對同道中人的一種禮節吧!

其他三人見狀,也不敢遲疑,急忙恭敬行禮。

只是這一彎腰,三人的目光再度被眼前的三個箱子和一口棺所吸引了。

三個箱子都很大,甚至大的離譜,竟然跟那一口棺材差不多,上面分別用有些扭扭曲曲的文字,做了標註,只是因為年代太過久遠的原因,倒是不知道其中蘊含著什麼意思。 「我是怨靈之體,一般的東西對我無用,你們三個人上前各取一個吧!」

楚紅見狀淡淡的笑道。

林逸一聽,眉頭微微一皺,隨後咧嘴笑道:「古人留下的東西,多半就是修行功法,兵器,丹藥之類的,這些東西雖然珍貴,可我們都不缺,還是直接打開,各取所需如何?」

秦嵐跟姜紫衣聞言,微微點了點頭,她們二人,一人是拍賣行的大小姐,一人有上古仙法,仙器在身,這一般的東西,她們還真沒有放在眼裡的意思。

再者,如果不是林逸強橫出擊,斬殺了陳殺這個無比恐怖的傢伙,在場眾人,怕是一個都進不來,所以,她們對於林逸的提議是一點意見都沒有啊!

林逸見狀,手臂一揮,勁風滾滾蕩蕩的沖了出去。

「砰砰砰!!!」

三聲巨響,三個箱子直接炸開。

一卷類似於絲綢一樣的功法,幾個瓶瓶罐罐,還有一把看似宛如碧綠藤蔓一般的古怪武器,一塊磚頭,出現在了眾人的視線中。

不過在這些東西的背後,倒是還有不少的灰燼,顯然,幾千年的時間,足以讓大部分的東西化成齏粉了。

「這武器,秦嵐你拿著吧!挺漂亮的,我有仙劍,而林逸是男生,倒是用不上了。」

冤家宜結不宜解 姜紫衣開口,淡淡的笑道,心中的擔憂倒是慢慢的消散了,如今這古墓內出現這麼幾件東西,倒是最好不過,雖然是上古仙家留下來的東西,不過卻沒有珍貴到讓大家打的頭破血流的地步。

「嗯,那丹藥功法,你們兩人分了吧!」

秦嵐聞言,抿嘴,輕輕的點了點頭,那件武器她倒是比較喜歡,通體碧綠如同最上等的美玉製作而成,一條綠色的藤蔓緊緊纏繞在其上,每一片葉子彷彿都帶著勃勃生機一般,讓人看上一眼就會從內心深處誕生一種喜歡的感覺,最為點睛之筆,實在頂部,手握的地方,竟然還有一朵粉紅色的小花,倒是增添了一分魅力。

秦嵐還真是打心眼裡喜歡這東西,當即也不在客氣了,邁開杏乾的鎂腿便走了上去,伸出如同春蔥一般的玉手,一把抓住了那碧綠的武器。

「轟!!!!」

可怕的仙焰驟然從上面爆發出來,瞬間就把秦嵐整個人包圍起來。

「秦嵐!」

林逸一看,頓時面色一變,身形一晃便準備衝上去。

「不用擔心,這應該是仙器認主,如此恐怖的仙焰,這次秦嵐可算是賺了,這怕是極品仙器了。」

姜紫衣看著被仙焰包圍,熊熊燃燒的秦嵐,有些羨慕的笑道。

「極品仙器?」

林逸一聽,頓時眼睛一瞪,臉上浮現了一抹濃濃的震驚之色,極品仙器,那價值簡直無法估量,甚至,秦嵐都可能憑藉這極品仙器,一舉成為崑崙虛內年輕一輩中的佼佼者。

「丹藥功法你拿著吧!這東西我不缺,我看看那磚頭是個什麼東西。」

林逸淡淡的笑道,而後,朝著那磚頭走了過去。

「好吧!」

姜紫衣見狀抿嘴淡淡一笑,便搖曳著優雅的步伐,緩緩朝著丹藥跟功法所在的地方走了過去。

「嗯?這磚頭?」

林逸詫異的嘀咕了一句,隨後面色大喜,眼睛一亮,百萬偉力轟然在他的經脈之中沸騰,可竟然依舊無法把那磚頭從地上拿起。

姜紫衣見狀,也是一臉的詫異之色,連看都沒有看那些丹藥跟功法,衣袖一揮,收進自己的儲物戒指之後,便急匆匆朝著林逸走了過去,關切的問道:「怎麼了?可是有什麼發現?」

「呵呵,這東西竟然重量驚人,我一隻手都沒有辦法拿起!」

林逸扭頭盯著姜紫衣激動的大笑道,他最恐怖的攻擊手段便是用強悍的力量鎮壓一切,這塊磚頭雖然不怎麼好看,不過對他來說,倒是難得的寶貝啊!

往後,他在動用天帝拳的時候,只要手上握著這恐怖的磚頭,試問,這天下有什麼人能夠擋住他的一拳?便是地仙級別的強者,怕是也只能後退吧!

「什麼?連你都拿不動?」

楚紅也急忙沖了上來,一臉詫異的看著地上的磚頭驚呼道。

「嗯,看來,的確是個寶貝,你們後退!」

林逸激動笑道。

姜紫衣,楚紅,聞言急忙後退到了秦嵐的旁邊,悄悄把秦嵐護在身後,這一段經歷下來,三個人之間的關係倒是親如姐妹,自然不想正在煉化仙器的秦嵐被打擾。

「呼呼,給老子起!」

深吸了一口氣之後,林逸體內的靈氣便像是奔騰的江河轟然爆發,而後,他咬著槽牙,面容扭曲,雙手宛如巨龍的爪子,狠狠的朝著那一塊兒磚頭上抓了過去。

「嘿!!!!」

一聲輕喝。

整座墓室都猛烈的晃動起來,彷彿要塌陷一般。

「紫衣,你看看那功法上面刻有記載使用真東西的方法!」

楚紅見狀眉頭微微一皺,有些急促的說道。

「好!」

姜紫衣沒有任何遲疑,急忙拿起那一卷功法開始查看起來。

而林逸也放棄了暴力拿起這磚頭的想法,他剛剛可是沒有絲毫的保留,結果依舊無法撼動這磚頭,顯然,只能另尋他法了。

「林逸,你這次也走運了,現在看來,這次倒是我最倒霉了啊!」

姜紫衣撅著杏乾的小嘴,一臉不滿的抱怨道,隨後直接把手裡的功法遞到了林逸的面前。

林逸見狀,有些詫異,不過還是接過了對方遞上來的功法,第一篇,畫的正是秦嵐拿到的百花杖,上面還清楚的記載著使用方法,的確是難得一見的仙器,而第二篇記載的則是他這半成品翻天印的使用方法,上面甚至連這東西的來歷都介紹的輕輕楚楚。

「難道這就是廣成子當年使用的那個翻手無情,專拍腦門的翻天印?」

林逸倒吸了一口冷氣驚呼道,這翻天印的名頭可是極為響亮啊!

「呵呵,廣成子大仙的名頭我也聽過,不過這雕像不但氣息恐怖如淵,更有一股古之大帝的氣息,我看不見的是廣成子啊!」

姜紫衣皺著眉頭分析道。

「可要說是軒轅墳也不現實啊!」

林逸開口說道,這裡面除了這幾樣東西之外,根本沒有任何能夠證明身份的東西了。 「算了,管他是不是軒轅墳呢,反正你們兩個這次得到的好處也足夠驚人的了,你們就尋找一下離開的通道吧!」

姜紫衣看著林逸抿嘴,聲音有些失落的說道。

「你們?難道你不走?」

林逸一聽,神情微微一怔,有些詫異的問道。

姜紫衣聞言,面紗之下,絕美的臉蛋兒上浮現了一抹複雜的笑容,小聲說道:「我倒是想走,可我走了,這礦坑怎麼辦?現在仙族後裔死了幾個,肯定有幾個礦坑是要被白毛怪佔領的,我不想自己走了之後,它們內戰!再者,身為仙族後裔,我也應當繼續等待他們的到來。」

林逸聞言,微微點了點頭,倒是不好再多說什麼了,有的人一出生註定就是逍遙快活一生,可有的人一出生,卻是背負著一生的責任,苦難前行。

他無法干預別人的命運。

「這是我身上的所有丹藥,你拿著吧!」

林逸說完,便把一堆瓶瓶罐罐交到了姜紫衣的手裡。

美眸輕轉,姜紫衣的心裡充滿了濃濃的感動,那宛如冰山一般冷漠複雜的心,似乎第一次產生了一股複雜的悸動,隨後抿嘴淺淺的笑道:「無功不受祿,這樣好了,你等我三天,我幫你把那幾個無主礦坑內的仙晶靈石拿回來。」

林逸看了一眼正被可怕仙焰包裹著的秦嵐,微微點了點頭笑道:「那你小心一點,如果搞不定,可以讓人來找我。」

「呵呵,你放心,我有仙器在手,再加上你給我的這些丹藥,便是那高高在上的仙族後裔我也是能夠搞定的,再者,現在整個礦坑之內,誰不知道您林大少的威風?此去,絕對不會有任何危險的。」

姜紫衣說完,同樣看了一眼秦嵐,而後便轉身宛如仙子一般,朝著外面飛去。

林逸見狀也不在遲疑了,一個人圍繞著那巨大,威嚴的神像開始尋找離開的出口。

時間也慢慢的過去,等待在外面的人,雖然心裡焦急萬分,生怕林逸等人把他們扔下,可是卻不敢上前。

三天的時間,對於修士來說,不過是彈指間的事情。

當姜紫衣風塵僕僕的歸來時,已經是三天後的事情了,不過她搞到的靈石跟靈晶的數量,卻簡直要讓林逸驚呆了。

他曾經貴為仙帝,自然知道一般的礦場能夠開採出多少的極品靈石跟靈晶,可曾經,連那些仙帝都爭的頭破血流的超級礦坑開採量跟眼前的這個礦坑相比,那簡直就是一個渣渣啊!

「多謝紫衣了,有了這些東西,我不成仙,怕是都用不完啊!」

林逸看著姜紫衣同樣一臉感激的說道,幾天的相處下來,彼此到算是朋友了。

「呵呵,無妨,有空回來看看我。」

姜紫衣淡淡一笑。

「呼呼……」

秦嵐此時也長長的吐了一口濁氣,同樣無比漂亮的眸子也緩緩睜開,兩朵粉紅色的漂亮妖異鮮花,在她眸子深處驟然浮現,散發著一股恐怖到了極點的氣息。

一直神色平靜的楚紅,此時卻像是感受到了什麼,猛的扭頭看向了秦嵐。

「秦嵐,恭喜你,足足煉化三天,你跟這仙器之間的聯繫,怕是比我跟我的仙劍要厲害多了,以後,你的名字絕對會響徹天下的。」

姜紫衣微微一笑,而後上前一步,拿出了一個給秦嵐準備的儲物袋,淡淡的笑道:「這是我給你準備的禮物。」

總裁命令,前妻別想逃 秦嵐聞言,眸光微微閃爍了一下,眸子里那兩朵粉紅色的鮮花,悄然消失,直接一把接過了儲物袋,而後看向林逸冷若冰霜般的問道:「你讓開,出口就在這神像下面。」

「什麼?出口就在這神像下面?」

林逸一聽,不禁神情一怔,暗想,難怪自己找了那麼久,都無法找到出口,感情出口是在神像下面。

「唰!」

百花杖被秦嵐舉起,仙器獨有那讓人心驚膽顫的恐怖波動驟然釋放出來。

「破!」

秦嵐紅唇輕啟,一道絢麗多彩的仙光驟然從百花杖爆出,快如雷霆,直接落在了巨大的神像上面。

「我靠!不好!」

林逸一看頓時面色大變,抓住秦嵐跟楚紅就急忙朝著外面衝去。

「轟隆隆!!!」

巨石落下的聲音,宛如滾滾蕩蕩的驚雷,不斷的在墓室裡面響起。

「瑪德,秦嵐這小娘們兒瘋了啊?」

林逸不滿的抱怨道,如果不是他反應快,這次,弄不好姜紫衣跟楚紅又要灰頭土臉了。

「出口找到了。」

秦嵐冷冰冰的聲音在墓室內響起。

林逸見狀,扭頭看向了站在礦坑邊緣,無比激動的王莽等人笑道:「通知所有人,可以離開了。」

話落。

林逸便開了兩人的小手,朝著裡面走去。

在一堆足足有幾萬斤,甚至是十幾萬斤的恐怖巨石中,林逸也看到了那一個跟他們進來時幾乎一模一樣的黑洞。

秦嵐見林逸等人走了進來,沒有任何的廢話,縱身一躍,便跳進了黑洞之中。

「我擦!這小娘們兒,得了一把仙器,現在牛的很啊!」

林逸一看,頓時眉頭微微一皺,有些不爽的冷笑了起來,之前貿然打碎神像已經非常不禮貌了,可現在,竟然還直接離開了。

「她也許是太激動了吧!畢竟那百花杖可是極品仙器,就算是一些強大的仙人,也不見得能夠擁有,林逸,有時間記得,一定要來看我。」

姜紫衣美眸痴痴的看著林逸說道。

「哈哈,林少,謝謝你啊!」

王莽哈哈大笑的聲音驟然響起,此時,整個礦坑內也出現了大量的人類,但凡是活下來的,幾乎都出現在了這裡了。

「我一定還會回來的。」

林逸看著姜紫衣,淡淡的笑道,而後抬頭看著王莽等人吼道:「想要離開的,直接從這個黑洞走出去就行了,跟進來的時候差不多,不過,要麻煩諸位把身上的靈晶,靈石,藥材,法寶,儲物裝備都拿出來了,根據上古仙人志記載,外出的時候,不能帶任何東西,否則,會改變這通道的安全性,從而帶來滅頂之災,秦嵐,秦家的大小姐已經先下去了,所以諸位完全不用擔心安全的問題。」 「什麼?」

眾人一聽頓時傻眼了,這他嬢的不等於是要打劫他們啊!

便是王莽都愣住了,這下手也實在太很了啊!這次眾人辛辛苦苦,九死一生,進入這裡,這要是把東西都交出去,起不等於白打工了?

關鍵是有些東西,真的很逆天,很珍貴啊!

礦坑內長年白霧繚繞,在一些絕壁,人跡罕至的地方,還是孕育出了一些這裡獨有的珍貴藥材。

而且。

因為靈氣充沛濃郁的原因,使得這裡的靈草一直都沒有死去,只要是被他們找到的,可都是上了千年的東西,也許,這些東西在真正仙人的眼裡算不得什麼,不過對於現在的林逸來說,可都是一等一的寶貝啊!

當然,他之所以這麼做,最主要的原因,還是因為,這些傢伙們進來的目的,都是為了陳家的懸賞來抓他林逸的。

既然別人想要他的命,他要別人的過路費,倒也沒有什麼毛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