路南想都沒有,直接開口:"好,我答應你的全部條件,只要你到時候,能夠兌現你的承諾!"

路南說完,就直接掛了電話。

路西西和靳東走過來。

靳東皺眉看著路南:"你真的要答應他所有無理的要求嗎?"

路南抬頭,看了靳東一眼:"第一,我帶著蘇北過去,這是肯定的,第二,盛世集團的股份給他,看他有沒有命消受的起,第三,我這輩子只跪父母和老婆!我是要帶你們去啊,人多力量大啊,我才沒有那麼傻,任由顧念城捏扁揉圓,還有,我答應他的條件,只不過是為了知道,他人究竟在哪裡,這次,我如果不徹底弄死顧念城,親眼看著他死絕了,為北北和紫蘇,也為我們受的這些苦報仇,我就不叫路南!"

蘇北看著路南狠厲的眸子,卻一點都不害怕。

說實話,她現在也只有一個想法,那就是殺了顧念城,拿回那些藥材。

當然了,從他的身體里抽走一管血,這也是必不可少的。

畢竟,那血就算再噁心,也是紫蘇的救命稻草。

她要救自己的女兒。

他們四個人說完話,就快速的回了酒店。

路南一回到酒店,就給雲帆打電話。

他說:"雲帆,找顧念城的事情,你也不用再管了,他現在跟我們都在仰光,你幫我弄一份股權轉讓書,速度要快,還有,幫我安排一百個狙擊手,記住,在東南亞這邊的就好,到時候,讓他們聽我的命令伏擊,事成之後,我會給他們意想不到的酬勞,最後,找我們的人,靠得住事的,來幫我保護蘇北的安危!"

雲帆一下子接受這麼多的消息,腦袋有點漲漲的:"總裁,你大概什麼時候,需要這些東西呢?"

路南想了想:"我也不知道,但是,在今晚之前弄好吧!"

雲帆點了點頭:"好,總裁,我馬上就去辦!"

掛了電話,路南轉身,看見靳東也在打電話。

靳東打完電話,這才轉身看向路南,兩個人難得的默契。

"我想調派點人手,不然的話,我怕顧念城最後會狗急跳牆,我們掌控不了局面!"靳東說。

路南點了點頭:"我也是這樣想的,還有,我也會讓雲帆將股權轉讓書弄好,到時候,哪怕是為了穩住顧念城也好,我會跟他周旋,實在不行,就先簽署了協議!"

靳東點頭,他剛想說什麼,蘇北和路西西就進來了。

蘇北看著路南:"你是不是找顧念城的時候,根本沒有打算帶著我去!"

路南挑眉:"我沒有說啊!"

"可是,你就是那樣想的! 龍鳳寶寶:總裁的獨愛 "蘇北有點生氣。

路南伸手想要抱抱她,卻被蘇北推開了。

路南有點無奈:"北北,你想多了,我會帶著你,讓你親眼看著,我是怎麼樣殺了顧念城,他現在作惡多端,已經不配在繼續活在這個世界上了,而且,你是我的女人,就算你沒有一刀一槍,也可以跟我並肩作戰,因為我相信,你有那個能力!"

路南的話,讓蘇北莫名的有點感動。

在這樣的氛圍下,她的心,似乎被注入一道叫做愛和信任的力量。

她重重的點點頭:"路南,我也是這樣想的,我要跟你並肩作戰!對付我們共同的敵人,解救我們的女兒!"

路南欣慰的點點頭。

路西西也看著路南:"哥,你就放心吧,我去了,也不會拖後腿的,我會讓他們知道,我們路家人的厲害!"

路南無奈的看著她,搖搖頭,他這個傻妹妹。

長了這麼多年,還是這麼傻。

顧念城似乎是等不及了。

這天晚上十點的時候,他就將手機定位,給路南發過來了。

他很著急,跟路南和蘇北見面,一報大仇。

當然了,他也很自信,他手裡握著路南致命的東西,路南肯定會任他擺布。

這麼短的時間,他相信,路南是找不到對付自己的辦法。

路南一接到定位,就和靳東路西西蘇北四人,立馬從酒店出發。

路上,路南就讓狙擊手去找狙擊點了。

顧念城找的地方,是一個寺廟,周圍大大小小的建築,特別多。

他或許考慮到,自己萬一不敵,這些地方,好成為他逃生的通道,或者掩護他離開的絕佳通道。

可是,他卻沒有想到,這裡也是狙擊手的天堂。

路南對這邊的建築,早就有了一定的了解。

所以,他讓雲帆安排的時候,安排的大多都是狙擊手。

他們租了一輛破車,一路到了顧念城所說的地方。

他們下車,推開沉重的厚木門,一看就看見坐在一圈人中間的顧念城。

這樣的顧念城看上去,不像是個總裁,倒像是某個組織的老大,帶著一絲黑暗的痞氣。

他聽見門響,慢慢的抬起頭來:"哎呦,挺準時啊!"

路南對他的話,不為所動。

他大概看了一下,這個寺廟周圍,都是顧念城的人,怪不得他能這麼坦然的出現。

曾一辰就站在顧念城旁邊。

他的神色,一如在河內之時一般蒼白。

路南淡淡的看了他一眼,隨即看向顧念城:"我已經按照你的要求過來了,你把拿走我們的東西,總該給我們看一眼吧!"

路南說完,顧念城淡淡的挑眉:"你確定你只想看看你們的東西,如果我說,我這裡,還有一種藥材,叫做金滿珠呢?"

顧念城說完,蘇北的神色,瞬間變了。

她吃驚的看著顧念城:"你怎麼知道,我們還卻金滿珠?"

顧念城輕笑了一聲:"這很難嗎?因為我很了解HTC病毒啊,我是你們這些人中,唯一最了解它的人了!"

顧念城坐在那裡,就好像自己是上帝一般,用施捨憐憫的目光,看著蘇北幾人。

蘇北怕路南衝動,伸手抓住他的袖子。

"好,顧念城,如果你能將你手裡的金滿珠,還有我們丟失的四種藥材給我們,你說什麼,我都依你!"蘇北目不轉睛的盯著顧念城說道。

顧念城挑了挑眉:"好啊,你現在只要乖乖的走到我面前來,我就這這些東西,交給路南,你覺得怎麼樣?"

蘇北皺了皺眉:"好,我答應你!只不過,你得先把盒子打開,讓我們看看!"

顧念城點點頭:"沒問題,一辰,打開讓他看!"

曾一辰點了點頭,將自己手裡的盒子,包括蘇北他們丟失的包里的五個盒子,全都打開了。

蘇北確保沒有問題之後,便抬步,向著顧念城走去。

只不過,她剛走了一步,就被路南拉住手。

路南微微搖頭,蘇北輕聲:"路南,相信我,好嗎?"

路南看著蘇北堅定的神色,最終,也只能無奈的點點頭。

蘇北走到中間的空地時,她突然停住了,手裡還出現一把刀。

她看著顧念城:"顧念城,我知道,你想要的是活生生的我,不是一具屍體,不然的話,你也不會這麼大費周章,既然這樣的話,我讓你現在把藥材給路南扔過去,你能答應我的要求嗎?"

聽著蘇北莫名其妙的話,顧念城不知道想到了什麼。

他說:"蘇北,你行啊,事到如今,還用死來威脅我,只不過,我的確是不想讓你死,現在,我就當著你的面,將東西扔給路南!你給我看好了!" 他女人和祁至有關係的錄音?

三年前?

難道,指的是,三年前趙純宇利用木兮那晚的事情?

除了那晚,紀澌鈞想不到還有其他可能。

不過,對於這個消息,紀澌鈞有些懷疑,這個署名為「D」的神秘人到底是誰,為什麼要幫他。

「叩叩叩……」三聲敲門聲引起紀澌鈞注意。

紀澌鈞動作飛快,將手裡的東西丟到沙發,用西裝掩蓋這些東西。

抱著文件進來的費亦行嘴裡還叼著一個袋子。

先是把文件放下,費亦行再把嘴裡的袋子拿開,打開袋子后,取出一個保溫盒,「紀總,您要餓了,這裡有些粥可以喝。」

「嗯。」

費亦行看到紀澌鈞放在沙發的西裝有些礙地方,想要過去撿起掛好,手還沒碰到衣服就被叫住,「不用操心那個,先出去吧。」

「是。」

費亦行收回手,轉身往外走,走了沒幾步,身後傳來疑問聲:「高博文,現在在哪兒?」

「去德國了。」

「德國?」

「是的,根據航班信息,飛機會在泰格爾機場降落。」

泰格爾機場是德國首都機場,位於柏林,柏林……

難道,高博文拿著這些東西去找祁至了?

見紀澌鈞心事重重,費亦行語氣擔心,「紀總,出什麼事情了?」

高博文去德國,手上如果真有這個錄音的話,如果不出他所料,高博文有可能會利用這個和祁至做交易,想到這裡,關於綁架的事情,也有了新的線索浮上水面。

看到紀澌鈞沒有應他,費亦行又重新喊了句:「紀總?」

紀澌鈞眼眸抬起望著費亦行,「沒事了,你下去吧。」

「是。」不像是沒事的表情,紀總的樣子看起來像是出了什麼大事,哎,紀總不說,他也不好一直追問,做助理就是辛苦,想要替領導分憂,又擔心自己問的太多不合適,左右為難,讓年薪剛漲到八位數,獎金被扣到五十歲的他很焦急。

費亦行離開后,紀澌鈞拿出手機撥通了一個匿名電話。

「嘟嘟嘟……」電話響了數聲后,那邊傳來一個女人睡得迷迷糊糊的聲音:「喂,誰啊?」

「是我,紀澌鈞。」

「噢。」大晚上被吵醒的女人似乎有些不開心,但是在聽到是紀澌鈞時,反應過來的女人說話的態度立刻禮貌起來,「紀總?那麼晚了,有什麼事情嗎?」

「抱歉,打擾到你了,有件事想要拜託你。」

「客氣了,紀總有什麼事就直說吧。」

「那幾個綁匪我這邊另有用處,半個小時后,我讓人過去拿人。」

電話那頭的人連想都沒想就爽快答應,「好,我把人送到老地方去,紀總還有其他事情嗎?」

「沒有。」

女人似乎已經習慣了紀澌鈞冷淡的音調,「那紀總也早點休息,有什麼需要再給我電話,晚安。」

快穿:龍套好愉快 「嗯。」

電話掛斷後,紀澌鈞拿著手機從沙發起身,想起什麼,立刻坐下。

順手撿起沙發上的東西。

剛要走,紀澌鈞就看到木小寶一條腿抬起,嚇的丟下手裡的東西,一個快步衝過去抓住木小寶差點就踢向木兮懷裡的腳。

還真是不能讓這小子和木兮一塊睡。

紀澌鈞單手抱起木小寶,把木小寶放回對面的床。

把人放下,給木小寶蓋被子的時候,睡得迷迷糊糊的木小寶開始說夢話:「爹地,不可以只親親媽咪,也要親親小寶。」

聽到這話的紀澌鈞,忍不住笑了。

這小子,和他媽咪一個人,就喜歡把愛藏在心裡,對自己在乎的人口是心非。

紀澌鈞低頭親吻木小寶的眉心。

這一親,睡得正香的木小寶就睜開了眼睛看著他。

「爹地有事要出去一趟,如果天亮之前不能回來,那你就跟媽咪說,想爹地了,就給爹地打電話,爹地立刻就過來。」

以為自己在做夢的木小寶,主動伸手摟住紀澌鈞的脖子,「爹地,你是不是不要小寶了?」

這小子,肯定是以為在做夢,否則怎麼願意這樣喊他,「怎麼會呢,爹地要媽咪,也要你。」

「那你為什麼只說媽咪想你,我也會想你的。」

「爹地也想你,喜歡你,不過,因為我們家只有媽咪一個人是女人,所以我們得一起保護她,對她好。」

「人家允許你表面上喜歡媽咪,但是你不可以太過份,親媽咪比親我的倍數不可以超過三倍噢。」

「好。」真好,是男孩子,要是女孩子可怎麼辦,他真捨不得讓這個心肝寶貝離開自己嫁給其他人,紀澌鈞低頭親吻木小寶的臉蛋,「晚安,小子。」

「晚安,我的宇宙英雄。」

宇宙英雄?

想起來了,木小寶曾經說木兮對他說過,自己的親生爹地是為了保護宇宙和平而離開的英雄。

宇宙英雄?

嗯,不錯,還挺符合他的身份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