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這樣,看來這位白天師不簡單啊!三十多年了,容貌竟然絲毫沒有衰老!」

「大人,他也不是沒有任何變化,我們在宮裡安插的人傳回消息,皇上當時見天師時,曾說他的容貌和三十多年前大不一樣,簡直就是另外一個人,其餘的神韻氣質功力都沒變!」

這些話讓這位主子陷入沉思,覺得其中大有文章!「大人覺得這天師有問題!」

「眼下還沒有弄清楚是敵是友,這樣,通知少主,近幾日有時間多去星宿閣走動,結交結交這位白天師,若他對我們沒有惡意,收為己用也不是不可,但千萬不能得罪,若不能拉攏,勸少主以後遠離此人!」

「大人要拉攏天師?」他們有些奇怪,以往不是這樣的,「大人,若是不能拉攏,反而倒向另一方,豈不會對少主不利,依屬下看不如……」他做了一個抹脖子的動作,上面的人有些動容,但思考了一下還是沒有同意!

「不,此人深不可測,當年可以憑藉一己之力助皇上奪位,而且又是……哼,神仙轉世不老不死,我倒要看看到底是什麼怪物!」

那人面具下的臉顯得猙獰,尤其是眼睛,充滿了陰狠毒辣……

因為今晚靈兒的治療,讓白無痕吐了血,對他的身體有極大的損害,晚上睡得極其不安穩,芷柔怕他出事,便整夜守在他身邊,此時的白無痕像是被夢魘住了,滿頭大汗,眉頭緊皺,雙手像是要把被褥抓破一般,突然猛地坐起身來,芷柔也嚇了一跳,急忙上去查看!

「天師,天師,你怎麼了?是做噩夢了嗎?」芷柔從他身後扶住他,擦著他頭上的汗水,慢慢的安撫著他,但他好像還沉浸在夢裡,嘴裡不停地嘟囔著,突然抓住芷柔的手,就像發瘋一樣!

「天師?」芷柔試探的看著他,哪知……

「芷柔,公主在府里吧?她在吧?」芷柔點點頭,可白無痕卻扔開她的手,「不不不要,我要救她,一定要救她,對,救她!」但接著就有變了一個臉,慌張、無措、焦慮,「他不同意,他不讓我救她,他不允許我插手,不允許……」然後白無痕望向外面,慌忙下床,連鞋都沒穿就沖了出去,在院子一大喊:「為什麼,為什麼,你為什麼這麼狠心,為什麼不許我插手,為什麼?」

芷柔跑到外面時就見到白無痕狼狽得跪在外面,嘴裡一直說著為什麼,她急忙上前也跪到他身邊,將手裡的披風給他披上。「天師,夜涼如水,您就算不怕,也得為自己的身體考慮!」

「芷柔。」白無痕面無表情的望著她,芷柔看著他的樣子有些心疼,將他擁入懷中,想安撫孩子一樣安撫著他,「教主,芷柔在呢,芷柔會一直在你身邊的,芷柔在呢!」眼裡的淚水再也忍不住了,不停地往下掉,一滴熱淚順著白無痕的臉頰滴落,他感受到臉頰一片溫熱,身體一滯,心裡好想有一個東西在萌芽生長!

他鬆開芷柔,狠心不再看她,抬頭望天:「芷柔,我一定要救她,一定要救靈兒,她是我在這個世上最重要的人!」最重要的人!芷柔的心一驚,震驚的看著身旁男人俊朗的側臉,這麼多年,她從未見過他這樣認真嚴肅,直到遇到靈兒!

難道你愛上公主了嗎?可是她是夜王的王妃啊!那我呢,這麼多年你的心裡可曾有過我?

突然白無痕站起身,手指著天:「我不管你怎麼樣,我一定會幫妹妹順利度過劫難,誰也不能阻攔我,哪怕到最後神魂俱散,仙骨盡毀,我也在所不惜!」

妹妹?芷柔的心一緊,真的把公主當妹妹嗎?神魂俱散,仙骨盡毀,多麼狠心的誓言!

「芷柔!」他將她拉起來,抓著她的肩,「芷柔你會支持我的對嗎?靈兒可是我的親妹妹,我一定要幫她,一定要幫她……」

說著他鬆開芷柔,兩眼無神的轉身向房間走去,嘴裡一直念叨著:「救她,幫她,一定幫她……」

芷柔被那一聲「親妹妹」搞蒙了,但儘管如此,她也不細想這些了,心也算放下來了!轉身跟隨著白無痕的腳步……

本書由瀟湘書院首發,請勿轉載! 靈兒起床的時候已經很晚了,伸著懶腰打著哈欠來到大廳時,白無痕已經悠閑地坐在那兒用早膳了,他頭也沒有抬,就帶著諷刺的話出口了!

「呦,公主殿下起的可真早啊!」靈兒坐下后,芷柔給她盛好粥放到她面前,靈兒微微一笑,還帶著惺忪的睡眼,說:「芷柔姐姐早上好!」芷柔也笑著說:「公主早!」說著和她身後的小若點頭微笑,算是打招呼了,芷柔也相視一笑,給白無痕行了禮:「見過天師!」「嗯!」

「哥哥早上好!」靈兒也乖巧的向他問好,哪知他毫不留情的來了一句:「還早呢,都日上三竿了,小懶蟲!」語氣里還帶著些寵溺!靈兒聽后反駁道:「我哪有,明明是哥哥你,要不是你選在晚上給為我療傷,我昨晚能睡那麼遲嗎?」

「你還頂嘴!」「怎樣?」靈兒仰著頭,正面迎視他,他被氣的說不出一句話,周圍的下人忍著笑不出聲,還是頭一次見天師吃癟的樣子,心裡對靈兒豎起了大拇指!

完后,靈兒趴在桌子上有一下沒一下的攪拌著面前的粥!「再攪就成水了啊!」靈兒兩眼無神的看向他,說:「哥哥,我沒力氣了!」

白無痕看她的樣子,無奈的嘆了口氣,起身到她身邊坐下,端起她面前的粥,舀了一勺吹吹,然後說:「張嘴!」「啊……」靈兒乖乖的張嘴,一口香甜的粥就送到她的嘴裡,周圍人都驚掉了下巴,唯獨芷柔在一旁溫柔的笑著,心裡感嘆:公主好可愛啊!教主還真是個好哥哥!

小若震驚的看著面前的一幕,心裡不禁想起夜雲謹今早臨走時囑咐她的話:「你在靈兒身邊跟著,密切監視那個白無痕,不能有機會讓他接近靈兒一步之內!」

「天師,還是讓奴婢來吧!」

「不用,我自己來就好!」「可是……」「哎呀,小若啊,讓哥哥喂我就好,不用麻煩你了!」

公主啊,我的大小姐,要是讓王爺知道,非得扒了奴婢的皮不可啊!

「哥哥,一會吃完我們去哪兒啊?」靈兒問,因她想和白無痕去外面逛一逛,但白無痕卻說:「今日會有客到訪,我們不出府!張嘴!」「啊,有客到訪?誰啊?哥哥有請人來府上嗎?」

「只怕是不請自來,喏,這不來了嗎?」話音剛落,外面就有小廝來報:「啟稟天師,慎王已到府門前,這會正在下馬!您看是……」「請慎王進來!」「是!」

「哥哥這天師好大的架子,二哥親自來府上,作為臣子竟不去迎接?」靈兒笑著說。「為何要去迎接?還有小妹,容哥哥糾正一下,我可不是臣子,這天師之位又不是我想要的,而是當年皇上硬塞給我的,所以你懂的!」

「高傲!你這高高在上的樣子還真是沒變!」

「過獎過獎,彼此彼此!」說著靈兒就聽見了外面狗狗的叫聲,定眼瞧去,一團白色朝他們跑來,而且還伴有清脆的鈴鐺響聲,靈兒驚喜過望,起身朝外面跑去。「公主!」小若也跟著跑了出去,雪球一下就衝到靈兒腳下,靈兒抱起那圓鼓鼓的一團:「雪球啊,你怎麼會來,哎呦,這才幾日不見就胖了這麼多,看來以後不能叫雪球了,該改叫肉球了!」「汪汪!」像是歡喜又像是埋怨,雪球朝靈兒叫了幾聲!

「靈兒斷會給雪球起名字,看,它不樂意了吧!」夜雲慎迎面走來,「奴婢見過慎王爺!」「平身吧!」靈兒笑著說:「二哥,姑姑給它喂什麼好吃的了,竟然將它養的這般圓嘟嘟的,真像個肉糰子!」

夜雲慎一笑,像是開玩笑的說:「我倒不覺得雪球有什麼變化,倒是靈兒你……圓潤了不少!」靈兒聽后一驚,騰出一隻手捏捏自己的臉,驚叫道:「哎呀,真的胖了,胖了胖了!」

「公主!」白無痕的聲音傳來,「回來把粥喝完!」聲音聽上去有些陰沉,心情不好,夜雲慎循聲望去,就見大廳內坐著一位長相俊美的翩翩公子,靈兒說:「我們進去吧!」「嗯!」

「對了,二哥怎的有時間來星宿閣呢?」「這不是聽說你回來都沒時間去看你,昨天有聽說你受傷入住星宿閣,所以就來看看你,怕你無聊,就去了母妃那裡把雪球帶來,陪你解解悶!」說著抬手摸了摸靈兒懷裡乖順的雪球,靈兒驚訝的看著他,急忙離他好遠:「二哥你可是對小動物過敏的,怎麼能碰雪球呢?」

「沒事,出宮前已經喝過葯了!」這下靈兒才放心走近他,兩人到了大廳坐定后,夜雲慎一直在看著靈兒,靈兒逗弄著雪球,完全當白無痕不存在,小若和芷柔都看不下去了。

最後白無痕忍無可忍了,抓起靈兒懷裡的肉球就丟給小若,小若還沒來得及反應,懷裡就多了一隻小狗,拿一下著實是狠了,雪球都叫出了聲!

「你就不能對小動物溫柔點啊?」靈兒埋怨地瞪著他,而他卻是自顧自的說著:「對你溫柔就行了!張嘴!」「哼,不吃了!」靈兒賭氣的扭到一邊,白無痕也不生氣,說:「要為自己的身體考慮,來,張嘴!」靈兒還是不張嘴,夜雲慎此時有些尷尬了,他沒想到,傳說中高傲的天師,竟然會親自喂小女孩東西吃,這有點說不過去,而且也不合適啊!

「本王來吧!」夜雲慎說著就要接過白無痕手裡的碗,但被白無痕躲過去了。「這點小事就不勞煩王爺了!」夜雲慎伸出的手停在半空,靈兒看這場面,心裡有不好的預感,為緩和這一尷尬的場面,靈兒接下白無痕手裡的碗,說:「我自己喝就行!」夜雲慎這才收回手,看著靈兒喝粥急切的模樣,他不禁笑出聲。

「慢點喝,沒人跟你搶!」夜雲慎邊說邊輕拍著她的背,防止她嗆著,白無痕看到夜雲慎放在靈兒背上的手,心裡就一陣怒火,問:「不知慎王來此有何貴幹?」夜雲慎絲毫不猶豫地說:「來看看靈兒,本王擔心她住不慣,天師的星宿閣好是好,但總歸不是靈兒從小生活的地方,難免有些不習慣!」

「公主既然來了我星宿閣,我定然儘力為公主醫治,盡心照顧公主,哪會不習慣?慎王這樣說,聽上去好像你十分了解公主似的,不知道的還以為慎王才是公主的未婚夫婿一樣!」白無痕嘲諷的話語,不屑的眼神讓靈兒覺得他對夜雲慎的不滿,生怕他們打起來,但相比之下夜雲慎就平靜多了!

「天師此話莫要再說,若是被有心之人聽去,對靈兒對夜王,對本王的影響都不好!」夜雲慎笑看著靈兒,說,「本王倒沒什麼,清者自清,再者,靈兒是父皇親封的公主,是本王的妹妹,靈兒稱本王母妃一聲姑姑,又是本王表妹,兄長關心妹妹不是天經地義嗎?」

「兄長?妹妹?這麼說來倒是,本天師多心了?」白無痕的眼神凌厲,靈兒都不敢看他,夜雲慎竟然能直視而不退縮,這倒讓白無痕心裡對他讚賞許多,他有刻意釋放威壓,畢竟是天族太子,不是一般人能承受得起的,而夜雲慎竟然能毫不畏懼。

這時,外面又有人來報:「天師,靖王來訪,另外還有……」

「請他們進來!」「是!」

靈兒定眼望去,不止是靖王,還有千絕千羽楚天三人!

「大哥!」夜雲慎起身問好,「二弟也在!」

「見過慎王殿下!」「嗯!」「大哥好!」靈兒起身行禮,開心的看著夜雲靖,夜雲靖溫柔一笑!

三人又看向靈兒。「表妹在這住的慣嗎?」「小五換了地方照樣睡得著,你們就是白擔心!」楚天笑著說。「什麼呀?表妹可是認床的!是不是呀表妹?」千絕的模樣真是欠揍,靈兒說:「沒有,我哪裡都住的慣!」然後轉身對白無痕說:「天師,我吃好了!」

這下所有人都看向他,心裡驚嘆:這就是那位天師,神仙轉世?好年輕啊!不過氣場真的好強大啊!

「芷柔,撤走吧!」「是,天師!」

芷柔將飯菜全部撤下,靈兒倒是沒事了,帶著雪球去院里玩耍,千絕千羽楚天也跟著靈兒陪她,大廳里就只剩下白無痕、夜雲靖、夜雲慎,他們在談論著什麼,時不時會從外面傳來靈兒鈴鐺般的笑聲,三人皆露出欣慰的笑容……

「雪球,這裡這裡,呵呵呵呵…」

「汪汪汪…」

「表妹這是誰家狗啊,這麼胖嘟嘟的,真像個肉球!」千羽有些嫌棄的看著雪球,雪球像是能聽懂一樣,朝他大叫,邊叫邊追著他跑,「我的天哪!」

「哈哈哈哈哈…」三人大笑……

本書由瀟湘書院首發,請勿轉載! 這幾天都好無聊,因為那天夜雲靖他們在星宿閣待的很晚,白無痕又是一個不愛熱鬧的人,所以下了死命令,一個月內謝絕登門拜訪(除了夜雲謹),所以這幾天靈兒都是自己一個人,不過還好有雪球、小若陪她,不算太無聊!

夜雲謹這幾天一直在查這次的綁架案,皇上把這案子全權交給了他和南風明,靈兒不想讓鳳西涼牽扯進來,所以夜雲謹一直把案子往別處引,已經好幾天沒有去星宿閣了,不過他也不擔心靈兒在星宿閣出事,唯一擔心的是靈兒的傷!

「這次你實在是有些莽撞了,你大可不必替他擋下那一掌,再怎麼說他也是魔界太子,這點魔氣對他來說小事一樁的!」白無痕邊給靈兒削蘋果邊說,靈兒靠在他旁邊看著手裡的小人書,兩人有一搭沒一搭的聊著!

「你這說的太輕巧了,那怎麼能是普通魔氣呢?那裡面可是有邪氣的,萬一對四哥有損傷呢?後果很嚴重的!」靈兒有些慍怒了,白無痕說的她知道,但魔氣本就不同,沾上一點那就是萬劫不復,幸虧她體內的鳳族靈力只是被封住了,而不是消失不見,要不然她就不會在這坐著了!3

「你啊,就是想太多了,喏,給!」 此情可待 白無痕將削好的蘋果遞到她面前,可是當她要接過去時,眉頭一皺,撒嬌似的笑著說:「哥,我要切成塊的,這個太大了!」「哎,我真是欠你的!」白無痕嘆口氣,收回蘋果耐心的給靈兒切成塊,靈兒看著他,問道:「哥,你是不是嫌我煩了?」

「怎麼會,哥怎會嫌你煩?我倒希望你時時刻刻粘著我,可惜了了,你心裡只有那條蚯蚓,哪還有我這個哥呀!」白無痕看著有些神傷,但靈兒聽后,有些不悅,帶著幾分慍怒,上手奪下他手裡的水果刀,惡狠狠地指著他說:「哥,我可警告你啊,龍訣哥哥是上古龍族後裔,是真龍,你別再說他是蚯蚓,要不然我就……我就跟你,斷絕兄妹關係!」

「好好好好好,不說了,你那個……刀劍無眼啊!」白無痕擔心的看著靈兒手裡的水果刀在他面前來回晃,他就一陣膽寒,忙從她手裡奪過來,切塊去!

「哎對了哥,我一直想問你哈,你之前就知道四哥他在凡界,那你知道他為何到現在還沒有恢復記憶,甚至他那容貌也……你知道為什麼嗎?」靈兒的話讓他的動作一滯,但很快又恢復如初,很淡定地說:「不清楚,況且你也不應該問我呀,你應該去問冥王,也許是你魔域王兄在冥界喝孟婆湯喝多了!」

靈兒見他不正經的模樣,忍不住笑了出來:「去你的,說什麼呢,這怎麼能問冥王呢,凡界的生死他管,但神魔兩界怎麼也輪不到他啊!那不得累死啊?」

「這你就錯了,前生是神是魔,如今轉世投胎那就是凡人,要不你就去天界找司命,這總和他有些關係吧,我們到了凡界除了那些命定的事情,就是司命會在運簿上添幾筆,或許你魔域王兄在下凡時對他有所叮囑也不一定!」白無痕說這話等於沒說,如今就是凡人一個,還去天界找司命,怎麼上去啊?

「說了等於沒說!」靈兒斜了他一眼,但又聽見他說:「說不定是他自己的意願!」「什麼啊?」

白無痕抬頭看向靈兒,模樣很是認真:「他自己刻意改變自己的容貌,封存記憶不願想起!」說完靈兒非常的不相信,當即否定:「不可能,王兄怎會不願想起我,我可是他最疼愛的小妹妹,不可能,哥哥你這說法不成立!」

傻妹妹,他喜歡你啊,所有人都能看出來,唯獨你,像個小傻瓜一樣!

白無痕將切好的蘋果塊放到盤子里,又拿起一個蘋果,這次他沒有削皮,竟然自顧自的吃起來,邊吃邊說:「妹妹,還有十五天,十五天之後你就要離開星宿閣了。」靈兒聽后嘆氣,說:「是啊,十五天,就要離開這了,不過沒關係,靈兒要是想哥哥了,可以隨時來看你的!」

白無痕苦笑,但還是沒有讓靈兒看見,故作輕鬆的看著她說:「是啊,星宿閣隨時歡迎你來!」「嗯!」

看著靈兒開心的笑容,他不忍心,不願離開:妹妹,原諒哥,原諒哥不能一直在你身邊,這件事結束后可能再見面就不知道何年何月了,你會責怪哥嗎?

「唔!」白無痕突然捂著胸口,似乎有些不舒服,但還是極力在忍著,聽著靈兒在那說話!

「哥哥,我想好了,反正我現在的身體已經好的差不多了,其實根本就不需要十五天,三天就可以完全康復,到時候,我就陪哥哥去玩幾天,想去哪裡都行,其實自我來到宣和,還沒有好好逛過,這次趁著有時間,我們去逛逛這宣和大陸,遊山玩水,不亦樂乎,就像以前一樣,哥哥你說好不好……哥,哥,你怎麼了,你別嚇我,哥哥,能聽得見我說……」

白無痕再也支撐不下去了,直直倒在了坐榻上,對周圍的人也漸漸模糊,只能聽見耳邊靈兒急切的聲音,還有芷柔不斷地呼喊!

大夫來后,所有人都屏氣凝神,眼看大夫的臉色一下比一下難看,靈兒的心揪成一團,芷柔的眼淚已經落下,看著床上躺著的男人,她竟沒有辦法救他!

「大夫,怎樣?」

大夫切完脈一個勁地搖頭,說:「脈息很微弱,而且天師的身體每天都遭到重創,這就算體格強健,也經不起這樣的折騰啊!」

聽完大夫的話,靈兒頓時有些蒙了,問道:「等等,你說每天都遭到重創?不可能,大夫,天師他每天都在府里,而且就算我們平日里切磋武功,只是點到為止,怎麼可能會……」靈兒心裡很震驚,這不可能的,靈兒趴在白無痕的床邊,擔心的看著他,大夫在一旁一個勁的搖頭!

「公主……」芷柔和小若也很擔心靈兒,靈兒心中有很多疑問,她知道,如果她自己給他把脈,白無痕就算昏迷也會下意識隱藏脈息,只有讓其他大夫來,他才會毫不在乎!

「小若,送大夫出府!」

「是,公主!」大夫行了禮轉身就準備走,但靈兒又叫住了他,語氣冰冷,周身散發出威壓,讓所有人膽戰心驚!「大夫,今日你來天師府只是替本公主診脈,公主身體已經在慢慢恢復,聽明白了嗎?」那大夫聽后連忙說:「記住了公主!」

「所有人問你你知道怎麼說!」靈兒一個凌厲的眼神掃過來,大夫嚇得跪下來,結巴的說:「公主公主……放放……放心,草民明……明白!」

「小若,嗯!」靈兒示意了小若,小若便明白了,將大夫帶了出去,還是從星宿閣後門出去的,這會兒房間里只有靈兒和白無痕,她在他的床邊守著!

兩個時辰后,芷柔端來了白無痕的葯進來,靈兒看去,說:「我來吧!芷柔你先出去,有事,我再叫你!」

「是,公主!」

「對了,芷柔,你去熬點粥,等哥哥醒了吃點清淡的。」

「是!」芷柔擔心的看了眼床上昏迷的白無痕,便出去了,眼角的淚痕靈兒瞧見了,她也在傷心!

靈兒握著白無痕的手,下意識的把了脈,但白無痕像是感受到靈兒的氣息,收住了自己的脈搏,靈兒無奈一笑,看著他,問:「就這麼不想讓我知道嗎?」靈兒放開他的手腕,看著他蒼白的睡顏,端起葯,邊給他喂葯邊說:

「哥,你醒醒,我等你身體好起來,我們一起去放風箏!」說著靈兒就唱起了小時候的歌,是他們小時候白無痕經常唱給她聽的!

長亭外,古道邊,芳草碧連天,

晚風拂柳,笛聲殘,夕陽山外山,

天之涯,地之角……

本書由瀟湘書院首發,請勿轉載! 玄武昨日去了雲宮,今日都這個時辰了還沒有回來,讓靈兒以為她要知道的事很多,一本書都裝不下,要好多本,心裡正在感嘆呢,小若這個時候回來了!

「公主!」小若微微行了禮,就將手上的一摞賬目放到靈兒面前,靈兒看著面前厚厚的像座小山一樣的賬本,口中的茶差點噴出來,驚訝地看著小若:「小若姐姐,怎的這麼多?這都什麼呀?」

「南都里大大小小店鋪里的賬本啊,這都月底了,您不是每逢月底都要檢查的嘛?」「怎麼這麼多?」靈兒看著這些都糟心,小若卻不嫌事大的說:「這哪多啊,奴婢還沒有搬完呢!」「什麼?」靈兒驚大了眼,「以前也沒這麼多啊!」

「哦,奴婢忘跟您說了,以前奴婢都是提前幾天給您拿來的,一點一點拿來,您沒覺得多,可這個月生意有些……太好了!奴婢都忙忘了,這不今天想起來,所以全都拿來了!另外還有一些已經放在醫館了!」說完還笑著拍拍那厚厚的賬本,靈兒都感覺小若這五年來都變了,都被她帶壞了!靈兒當然清楚小若口中的醫館是哪裡!

靈兒無奈的翻看著面前的小山,有些懊惱地說:「早知道會這麼累,當初就不應該答應哥哥!純粹是給自己找事做嘛!」小若聽后一笑,說:「公主這是厭倦了?」「能不厭倦嗎?」

當初白無痕留了一封書信和一塊令牌,裡面明確寫了,把他在南國的所有生意全權交給靈兒打理,那塊令牌是身份的象徵,靈兒原本以為沒有多少的,沒想到他的生意大得超乎她的想象,光是房契地契在南國就有好幾處,還有大大小小的店鋪,竟然還和皇宮有著聯繫,名副其實的皇商啊,簡直富可敵國,再加上靈兒也要培養自己雲宮的勢力,這五年下來,雲宮和魔教私下已經有了千絲萬縷的聯繫,不過在明面上,沒有表露出來,靈兒又招攬了不少能人來管理,再加上靈兒本就有經商的頭腦,生意越做越大……

「想想當初,這些賬本哪用得著我看,公司財務部直接解決,交給我一份財務報表就行了,現在呢,哎!」靈兒長嘆一口氣,小若在一旁站著不清楚她在說些什麼,但總知道她為這些繁多的賬本發牢騷,靈兒不是沒有想過組建一個和現代一樣的大集團,醫館開闢的地下室倒是可以,可是太小了,若是大張旗鼓的擴大,動靜有點大,還有她總不能成天待在醫館不回家吧?好歹是公主啊!

「不行不行,再這樣下去我就崩潰了,小若!」「公主有何吩咐?」「招人,立刻招人,我得重新規劃一下我的商業帝國!」起身看了一眼那些個賬本,渾身不由得打了個寒顫,「這些派人送到醫館交給表哥他們解決,必須招人了,實在不行你們幾個全上!」靈兒看著小若說,讓小若嚇了一跳,她太清楚靈兒口中的「你們幾個」指的是誰,她、沈琛、玄武、四影,不過不包括千絕他們,因為雲宮本來就有他們的一份,是他們四個一起建立的,千雪山莊和雲宮也有生意上的往來!

靈兒這幾年的生意他們三個心知肚明,不過說到底靈兒沒有全部告訴他們,他們以為靈兒手上的生意都是雲宮的勢力,殊不知還摻雜著魔教的,當然,夜雲謹也和他們一樣。這幾年他們一起管理雲宮,雲宮也變得南國皆知,夜雲謹也在其中明裡暗裡幫了不少忙,說起雲宮四少那更是無人不知無人不曉,但就是沒有露過面,他們更不知雲宮真正的主人是四少排行最末的靈兒,更不知靈兒是女兒身,是當朝的安和公主!對於這些,雲宮的保密系統特別安全,不會有人知道!

靈兒說著就回房間去重新規劃整理,完后就和小若一起去了醫館,一到醫館,就看見醫館內排了許多人,都排到大街上去了,靈兒下了馬車大致看了一眼,大多是一些窮苦百姓,那些沒錢看病抓藥的人都來這裡,每個月醫館都會義診幾天,這幾天正好是,靈兒衣著雖然素凈,但那衣料一看就不是普通人家,帶著面紗,周身散發著大家小姐風範,眾人都在猜測著她的身份。

靈兒徑自走進醫館的內院,那裡四處飄著藥草的香味,非常濃郁,院子里曬著很多藥材,醫童們都在忙著各自的事,靈兒抓起一把藥材聞了聞,這時旁邊的一位大夫看到她連忙行禮,靈兒攔下了!

「李老,我說過在醫館不用這樣!」靈兒笑著說,李老年過六旬,是醫館里年紀最大的大夫,但醫術不錯,而且曾經是宮裡的太醫,年紀大了之後身上的毛病就多了,也就向南皇辭了官,雖然人老了,但醫術還在,靈兒向皇上請旨招進了醫館,他也願意進來,畢竟是皇家的醫館!靈兒對他也十分尊重,也會向他討教醫術,這李老也很喜歡靈兒,心裡可是把靈兒當自己孫女對待的!

「禮數不可廢啊小公主殿下!」李老慈祥的笑著,靈兒看著李老,說:「您年紀大了,要多注意休息,腿腳也不好,這些藥材讓葯童看著就行了,您何必親自操勞?」

「誒,小公主,老臣可是老當益壯呢!再說了,讓那些個葯童看著,我可不放心,萬一弄錯可是攸關性命的事啊!」「好好好,那您先忙著,別累著了,我先進去了!」靈兒笑著說玩就向裡面走去,李老看著靈兒的背影,稱讚的點著頭,撫著自己花白的鬍鬚,說著:「好啊好啊!」

小若跟在靈兒的後面,笑著說:「公主,這李太醫還真是不服老呢!幹勁十足啊!」「李老醫術高超,答應來我們這小醫館就是為了治病救人,醫德高尚啊!我當初還想著把杜太醫也跟父皇要來,哪成想辭官之後就跑去養老了,請都請不來!」

小若嗤笑一聲,說:「公主,太醫令可是比李老年紀大了不知多少,再說了人家一把年紀了,享享孫兒繞膝之樂有何不好?您還非要把他招來!」

「呵呵呵,也是哈!」

說著說著就來到了後院的花園,老遠就看見池塘對面坐著喝茶的三人,千絕千羽楚天,三人一看見她往他們這邊走來馬上端正坐姿,待靈兒走近坐下后,滿臉壞笑的看著她!

千絕率先開了口:「聽說表妹你終於要招人了?」

楚天抿了口茶,說:「早該招人了,在這麼下去,我們非得累死!」然後端起茶杯,很認真的說,「小五,我以茶代酒敬你一杯,多謝放我們一馬!」靈兒笑著接過去一口悶,千羽見狀,立刻歡呼:「終於不用再看那些亂七八糟的賬本啦,歐耶,哈哈哈……」

靈兒接下來的一句話,另三人臉色又垮了下來:「不是不用看,而是可以少看一些了!你們各自負責的生意店鋪,在原有基礎上再找上幾個賬房先生,讓他們算完后做上總結給你們過目,然後我們再在一起討論查看,明白?」

「什麼嘛,還以為不用看賬本了!」千羽收住笑容,怨氣衝天哪!「哎,白高興一場!」千絕也是失望了,唯有楚天沉下來,沒有太大的情緒波動,但還是……

「我就知道沒這麼簡單!」

「什麼啊,你們當初答應和我一起組建雲宮的時候,一個個激情四射的,現在怎的這樣啊?答應了就要做到,知道嗎三位哥哥!」靈兒笑得舒心,小若忍不住也笑出聲。

「大哥,你們有沒有一種上了賊船的感覺?」千羽問道,哪知千絕楚天異口同聲:「你才感覺到!」三人耷拉著腦袋,鬱悶的喝著茶,這時傳來一陣讓千絕千羽很討厭的聲音!

「李老,公主是不是來了,我剛才在門口看見了相府的馬車!」

「是是,小公主在裡面呢,陌公子進去就是!」

「他怎麼又來了,好好地神醫谷不回,非要在南都留著?」「就是,沒事還總愛往醫館跑,說了多少次不歡迎他,他怎麼還來?」千羽說著就要起身,「不行,我必須把他趕走!」

「哎,來都來了,做什麼要把他趕走啊?」靈兒說著就對小若說,「小若,去把陌大少主請進來吧!」

「是,公主!」

靈兒好笑的看著兩位冒火的表哥,無奈搖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