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以為自己身懷無數上古仙法神通,又凝聚了神府,不單單是中江市第一人,便是在這整個華夏,乃至整個世界,他都可以算得上是響噹噹的一號人物。

卻沒想到,一趟島國之行,竟然遇到了兩個抬手便可鎮殺他的可怕存在。

「瑪德,修行尚未成功,同志仍需努力啊!」林逸由衷的感嘆道。

可怕的能量漸漸散去,他的視線中漸漸出現了恐怖的一幕。

原本,天坑內就像是一個小世界一般,小橋流水,草木蔥蔥,可現在卻光禿禿的,只有四周的崖壁,跟碎石。

那一隻體型無比巨大的怪物則是躺在地上,有大量濃稠的鮮血緩緩從他的口中溢出,氣息在這一刻,也變得無比的衰敗起來。

娜美那冷漠絕美的臉蛋兒此時,也是蒼白一片,強行動用封印的能量,對她的損傷也同樣非常驚人。

不過萬幸的是她成功了,這就足夠了,剩下的力量,殺林逸絕對有如探囊取物一般簡單。

娜美緩緩扭頭看向了黑漆漆的山洞,呵斥道:「林逸,還不滾出來受死?」

「我擦,這東西這麼大的個頭,怎麼這麼菜呢?」林逸撇嘴不滿的嘀咕道,不過體內的力量,此時卻在瘋狂凝聚,他的一條手臂,也再度暴漲的宛如牛腿一般。

雖然殺娜美的機會不大,不過天帝拳四招疊加的話,只要能夠秀髮娜美體內的傷勢,林逸便能夠找到一絲生機。

「那個,老婆你進來吧!外面太亮了,人家害羞呢,一直都聽說你們島國妹子的功夫特別厲害,無緣一見,我深表遺憾,沒想到今天倒是可以跟你切磋一下了。」林逸咧嘴挑釁道。

「哼!牙尖嘴利,我會一刀一刀割掉你身上的血肉,讓你承受這世間最大的痛苦!」娜美咬著銀牙,怨毒的怒吼道。

如果不是林逸,她哪裡需要解除封印的力量?而且這次受傷這麼嚴重,對於她以後的影響更是無比巨大,損失簡直無法估量。

聽著外面傳來的清脆腳步聲,林逸的臉上浮現了一抹瘋狂的獰笑,雙眸死死的盯著洞口。

而此時,那躺在地上,奄奄一息的怪獸,卻輕輕的扭動了一下頭顱,那猩紅的眸子充滿了怨毒之色,隨後猛的張嘴,噴出了一道血箭。

正在前行的娜美聽到背後傳來的可怕風聲,面色驟然一變,翻手就是一刀朝著背後劈了過去。

「嘩啦!」

血箭被鋒利的武士刀從中間劈開。

大量的鮮血落在了周圍的崖壁上,冒出一股股白煙,可還有不少落在娜美的身上,可一落在娜美的身上,卻像是進入了泥土中一般,竟然瞬間消失不見。

娜美眉頭微微一皺,眼中閃過一絲凝重之色,而後便沒有當做一會事兒,繼續朝著林逸走去。

天龍斬是她最強大的攻擊手段,沒有之一,在這一招之下,她相信那怪物也絕對無法存活的。 那一招兒,絕對是他臨死的前的反撲。

林逸宛如困獸,眸光死死的鎖定了娜美,當娜美到了他的攻擊範圍之後,林逸那堪比星辰一般明亮的眸子里驟然閃過一道可怕的光芒。

而後,揮手出拳,這一拳凝聚了他畢生的力量,一拳揮出,簡直就像是巨龍在咆哮一般可怕。

勁風帶著無可匹敵的力量在山洞內肆虐,帶著絕殺之氣,朝著娜美沖了過去。

「哼!不堪一擊!」

娜美冷哼一聲,唇角上揚,浮現了一抹不屑的獰笑,而後,爆喝一聲,武士刀驟然劈下,黑漆漆的山洞內驟然一亮。

可怕的光芒,在這一刻,彷彿照亮了整個世界一般。

整個山洞那存在了不知道多少年的巨石,沙土,在兩人的攻擊之下,竟然化成了齏粉,憑空消失不見。

下一秒。

林逸驚駭世俗的拳頭跟那可怕的刀光狠狠的打在了一起。

刀光宛如神刃,輕易切開了林逸的拳芒,那滅世之威此時也轟然落下,宛如狂風驟雨一般。

本就已經精疲力竭的林逸,此時如何能夠擋住那恐怖的風暴呢,整個人瞬間倒飛出去,狠狠的撞在了五六十米開外的崖壁上。

「咔咔!」

岩石直接被撞的炸開無數道裂縫,林逸整個人無力的跌落在了地上,大口大口的喘息著。

僅僅只是一刀,便傷了他的五臟六腑,好不容易修復好的傷勢,在這一刻再度迸發出來,整個人簡直宛如一灘爛泥一般不堪。

「啪嗒,啪嗒!」

清脆的腳步聲在林逸的耳邊響起。

「呵呵,看來老子今天真的是在劫難逃了啊!」林逸自嘲一笑,可憐他現在連轉動脖子都沒有辦法做到。

「唰!」

刀光閃過,林逸的胳膊驟然一疼,胳膊上的肌肉被鋒利的武士刀切出一大片,鮮血瞬間染紅了林逸的胳膊,火辣辣的劇痛,更是讓他的眼神充滿了怒火。

「娜美,我曹你嬢,要殺就給老子一個痛快!」林逸趴在地上,無比憋屈的咆哮道。

「咯咯,想痛快?沒那麼容易,今天,你讓我付出了這麼大的代價,我怎麼可能讓你痛快呢?」娜美咯咯的大笑道。

這一刻,簡直就像是在晨霧中,突然綻放出了一朵美麗的小白花一般驚艷,只可惜,現在林逸整個人幾乎等有是趴在地上,根本無法看到。

這一笑之後,娜美的臉色驟然變了,她自己都記不得自己到底有多少年不曾笑過了。

「不好!那血有劇毒!」

娜美面色大變,也終於明白,為什麼那怪物在死之前會對著自己噴一口鮮血了,娜美顧不得去殺林逸了,急忙盤膝而坐,開始運轉磅礴的靈氣驅除體內的毒素。

可檢查一番之後,那結果卻讓她整個人更加震驚了,她強悍如她,竟然找不到毒素的所在。

「這怎麼可能,這,這到底是什麼毒素,為什麼我找不到,為什麼啊?」

娜美那已經變得宛如桃花一般的臉色上浮現了濃濃的焦急之色,嘶吼道。

「中毒了?」林逸神情一怔,急忙問道:「小紅,看看那娘們兒的情況到底怎麼樣了?」

隱藏在空氣中的楚紅聞言,抬頭看了一眼娜美之後,神情變得有些精彩了,足足過了接近一分鐘,在林逸都忍不住再度開口的時候,她才弱弱的說道:「主人,她,可能中毒了。」

「我去!你這不是廢話嘛!人家自己都說中毒了,老子又不是聾子,我問你的是她現在的情況。」林逸不爽的說道。

「你,你等會兒就知道了。」

楚紅說完,那英姿颯爽的絕美容顏上微微一紅,整個人便身形一閃,竟然朝著遠處遁走。

「喂,喂,你妹的,不要走啊!」林逸慌了神兒。

下一秒。

他感覺到自己的衣領驟然一緊,隨後便是刺啦一聲,衣衫裂開的聲音驟然響起。

「我糙,我曹!你要做什麼啊?」

林逸瞪大了眼睛尖叫道。

「刺啦,刺啦!」

很快,林逸感覺到了一陣陣涼意,那帶著血跡的衣服,竟然被娜美給扔掉了。

「我去,大妹子,你要殺就殺啊!不帶這麼欺負人的啊!」林逸一臉驚恐的尖叫道,別看很多男人最大的夢想便是這樣,可一旦事情真的到了頭上,那種感覺絕對不好受。

只可惜,林逸現在,筋骨盡斷,雖然叫的很慘烈,卻一點作用都沒有。

當娜美生澀的坐上之後,林逸只感覺自己整個世界好像都變了,他彷彿一瞬間從冰原上進入了溫泉之中。

最讓他驚訝的是體內的靈氣,似乎在自行運轉,一個個彷彿平添了幾十倍的活力。

他的傷勢竟然以驚人的速度在自愈。

「這,這尼瑪到底是怎麼回事兒?難道這小妞是什麼極為罕見的體質不成?」林逸眉頭緊皺,這種情況,只有傳說中比較少見的幾種體質,才有可能會有這種效果。

「不管了,反正老子現在力量回來了,就是弄!」林逸咧嘴大笑,雙肩一震,體內那宛如大海一般澎拜的力量再度回歸,而後,化被動為主動,展開了進攻。

正所謂壓積壓的越多,爆發的越凶。

以娜美可怕的實力跟地位,有幾個人能能夠進入她的法眼呢?所以在無盡的歲月中,她一直都在壓制。

可這一刻,林逸卻成為了燎原的火星,瞬間把她點燃。

大戰,驚駭世俗,宛如怒龍在翻滾廝打,整個天坑內不斷傳來隆隆的巨響,讓躲在不遠處的楚紅都驚呆了。

作為一名存在了幾千年的怨靈,楚紅見過太多的大場面。

可如此驚天動地的,不要說見了,那真是連聽都不曾聽過啊!

這一戰,日月無光,乾坤顛倒,足足持續了三天,才安靜下來。

平日突破境界無比艱難的林逸,一舉進入了靈威之境。

至於娜美的境界,那就更加的恐怖了,僅僅只是看上一眼,就讓林逸有種頭皮發麻的感覺。

林逸能夠感覺到自己的實力應該提升了差不多有五倍,可娜美的實力最少提升了十倍有餘。 四目相對,空氣凝固。

半晌后,林逸咧嘴有些尷尬的笑道:「那個你放心,我,我不會纏著你的,你走吧!」

娜美聞言,冷漠深邃的眸子微微閃爍了一下,隨後素手一抬,她隨身佩戴的武士刀直接從碎石中飛了出來。

「喂,你他妹的,是不是這麼絕情啊?這事兒可跟老子沒有關係啊!都是你欺負我的。」

林逸身形一晃,後退數十米,死死的貼在牆壁上,盯著娜美惶恐的吼道,沒辦法,打不過啊!

他林逸稱得上是萬中無一的絕世天才,可尼瑪這娜美的實力就更加的驚人了,現在林逸幾乎可以肯定,娜美的實力絕對已經超越了天命之境。

「唰!」

刀光閃爍,一縷黑色的長發,在空中隨風緩緩飛舞。

娜美身形身形一晃,宛如游龍,朝著出口飛去。

「給你三年的時間,如果你能夠進入天命境,我送你一場造化,否則,我會親自去華夏殺了你的。」

娜美冷漠的聲音,響徹天地間,而後消失不見。

那一股可怕的天威也慢慢的消散,足足過了數十分鐘,楚紅才一臉緊張,后怕的走了進來,對著林逸豎起了大拇指。

「主人,以前嫪毐能夠駕馭皇后,我還納悶兒的不行了,現在我算是明白了,這功夫好,的確是牛啊!這麼恐怖的一尊大佛,你都給搞定了。」

楚紅吧唧著嘴巴,一臉鄙夷的盯著林逸調侃道。

「吆喝,你個小丫頭,膽子不小啊!竟然敢調侃起我了,你信不信老子等會兒也讓你體驗一下啊?「林逸歪著腦袋,一臉不爽的盯著楚紅問道。

雖然,整個過程他還是比較開心的,可畢竟是被妹子推了,這心裡始終有一點芥蒂。

「咯咯,主人,這事兒啊!您還真做不到,我們怨靈幾乎等同於是空氣,您就算是有天大的本事,怕是也拿我沒有辦法吧?」楚紅咯咯的笑道,還真沒有害怕林逸的意思。

「哼!你修行我傳給你的法門兒,早晚有一天,你會凝聚本體的,走吧!」林逸淡淡一笑,腳尖在地上一點,騰空而起,速度比之前快了何止十倍。

不過幾個呼吸的功夫,便出現在了天坑邊緣,吹著海風,林逸的臉上才浮現了一抹輕鬆之色,而後直接御空飛行,朝著東京所在的方向飛去。

以他現在的實力,只要進入東京,他收服的那些天榜強者,便可以接收到他的傳音。

東京,一家普通的咖啡廳里,此時只有三三兩兩的客人坐在這裡閑聊。

而林逸則是端著一杯咖啡,靜靜的看著街道上的行人,這種偷得浮生半日閑的光景,他可是好久沒有經歷過了。

「喂,你好,請問你是華夏人嗎?」

正當林逸悠然自得的時候,一個島國人卻走了上來,看著林逸一臉虛假笑容問道。

林逸眉頭微微皺了一下,臉上浮現了一抹不悅之色,蒼蠅,那真是在哪裡都能夠遇到,所幸繼續看著外面的行人,風景。

可這卻讓谷村不樂意了,最近他可是混的風生水起,今天更是帶著自己的新女朋友來這裡喝咖啡,想要坐在靠近窗戶的位置上,所以準備過來,糊弄一下林逸跟林逸換個位置。

卻沒想到,林逸竟然敢不理會他。

「瑪德……」

「讓開!」

谷村剛開口,一名渾身髒兮兮,殺氣騰騰的漢子便一把把他推開,站在了林逸面前,恭敬的喊道:「主人!」

「呵呵,好,自己找位置坐下!」

「主人?」

谷村面色一變,神情顯得緊張了起來,剛剛進來的可是天榜排隊名第八的恐怖存在,對方的戰鬥力簡直恐怖,這段時間,又在島國大開殺戒,身上的殺氣就更加的恐怖了。

谷村畢竟只是一個普通小嘍嘍,何曾見過這麼兇悍的人物,一時間就是轉身逃走都無法做到。

「讓開,瑪德,站在這裡跟個木頭一樣做什麼?」

又一名天榜強者上前,用力的推了一把谷村。

「砰!」

早就驚恐萬分的谷村,雙腿一軟,整個人便直接癱在了地上。

「嗯?你還在這裡有什麼事兒?」林逸看著坐在地上,驚恐萬分的谷村,皺著眉頭問道。

「唰唰!」

兩名天榜強者,同時目光不善的鎖定了谷村。

「主人!」

「主人!」

「主人!」

一名名殺氣騰騰的強者,紛紛咧嘴,大笑著走了進來。

整個咖啡廳內的氣氛在一瞬間變得無比緊張起來。

每個人都是一臉驚恐,畏懼的看著林逸一行人。

谷村就更加的不堪了,整個人都開始顫抖起來,嘴巴哆哆嗦嗦的動了兩下,想要開口,結果卻一點聲音都沒有辦法發出來。

「好了,都散了,從今天開始,暫時不要在殺人了。」

林逸無奈的說道。